白玉道

【白玉道】(八十五)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雨夜带刀不带伞 本章:【白玉道】(八十五)

    20190110第85章小和尚的身形停住了,转过身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开口道:“我就说你没事想不起我来,人家苏悠给人看病,又不给畜生看病。行了你把那猫留这吧,我给你放养两天那病就好了。刚刚表现还不错,以后再接再厉争取做到打不还口骂不还手,我提鞭子你翘臀,我伸巴掌你挺胸。”

    小和尚说到这还甩了甩自己的巴掌,彷佛想给以后做个示范。

    韵尘的嘴角轻轻挑了起来,葱白的手指轻轻含在嘴里咬了咬。

    “白郎,你又煳涂了,苏姑娘肯定会给畜生看病,不信一会我把姓白的那畜生打成狗头,你看苏姑娘会不会给他疗伤。到时小白,小小白都躺床上,放心本掌门两个都照顾”。

    韵尘这话说完后,小和尚早就跑了远远的了,然后等话音落下,小和尚的却又苦着脸的跑了回来,他的背后还有一个巴掌样的气劲在追赶着。

    小和尚很怕那气劲,生怕一不小心就被打上去。

    韵尘的身形也动了,紫色的长裙随风飞舞,修长圆润的美腿幻化出一道残影,空气竟然因为腿速过快而产生了响动。

    小和尚看着举到了自己面前的那个鞋底,又感觉了一下背后的掌风,最后一咬牙身形突然加速,奔着韵尘飞跑了过去。

    韵尘的嘴脸轻轻一笑,犹豫着自己的鞋跟应该给小和尚哪里盖个印记。

    可小和尚却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动作,只见这兄弟两只手对着韵尘的脚踝抓了过去,待韵尘想躲开时,突然脖子前伸张开嘴巴咬住了韵尘的纤细的鞋跟,韵尘这时也慌了。

    她只有三个选择,第一个用内力震碎小和尚的牙齿,第二个用内力破坏自己的鞋子,让脚抽出来,同时内力的余震仍有可能让小和尚的门牙掉两颗。

    第三个便是任由这和尚抓住自己的脚踝,然后带着自己往后飞去,直到小和尚背后的气劲消失。

    韵尘看着小和尚满口白牙有些不忍心,可又不想这么轻易让小和尚摸到自己,于是便用了内力护在脚踝,打算隔绝小和尚的手。

    可韵尘不是真想打架,内力也不是天人境的天气,小和尚却是有备而来,那薄薄的护体还没成型便被小和尚击破,那露着性感骨型的脚踝被小和尚握在了手里。

    韵尘长大后第一次被男子如此亲密接触,身体竟然不自觉的软了一下,原本会以为小和尚推着她往后靠去,却没曾想小和尚突然停顿了下来,身后的气劲也狠狠的砸在了小和尚的后背,小和尚嘴脸流出了献血,甚至连鼻子里都有血流了出来。

    韵尘原本有些恼羞的神情突然变得担心起来,想看看小和尚的强势却发觉她依旧咬着自己的鞋跟。

    “你怎么不躲啊,再有一个呼吸这气劲就消失了。”

    韵尘有些心疼的开了口,还想继续追问小和尚伤势怎样时,却突然发觉这人的目光有些怪异,等韵尘顺着他的目光探视时,赫然发觉那正是因为自己抬腿而走光的裆部。

    “色秃驴,本姑娘跟你没完。”

    韵尘彻底炸毛了,另一只脚直接把小和尚踢飞了出去,然后面色羞红的整理了一下裙摆,咬着牙一脸怒气的看着地上捂着肚子的小和尚。

    自己身为女子被他用手动了身子不说,竟然还盯着私处那样看,非礼勿视都不知道,臭秃驴,小流氓。

    小和尚也被这一脚踢醒了,先是忐忑的看了一眼韵尘,然后揉了揉自己眼睛开口道:“刚刚突然失明了,眼神一黑就倒地了,也不知怎么搞的。”

    小和尚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话,可韵尘的脸色却越来越阴沉。

    可就在这时小和尚突然有些古怪的皱起了眉头,然后有些愤怒的看向韵尘,“我靠,你当老子是什么,我突然想起来了,你那内裤上有牌子,这都是有夫之妇穿的内裤,牌子上写着自己丈夫的名字。你”

    小和尚伸出手指着韵尘,语气越来越暴躁,“你他妈来这就跟小爷搞暧昧,又是借银子又是送东西,感情你是在外面养小白脸呢,怪不得正月十五不过来,回去跟你男人团圆去了。今天要不是我看到,还被你蒙在鼓里呢,韵尘我告诉你,小爷我就不是吃软饭了料,更不会被人当做备胎和替代品,真他妈有你的。”

    小和尚从来没有这么恼怒过,感觉像是吃了狗屎一样恶心,若不是打不过韵尘真想过去抽她一巴掌。

    关于韵尘的内裤小和尚现在才反应过来,那锤在裆部的小牌子虽然没看清写的谁,但这样式都是有夫之妇穿的。

    凌夫人也有上面有刻着白离也有单刻一个白字。

    这娘们没事就来勾搭自己,竟然是个有夫之妇。

    小和尚对有夫之妇不反对,但他不能忍受和自己玩暧昧的女人心里还装着别人。

    一个堂堂的天人境,她若不想谁能逼迫她,她在无韵阁那是什么地位,谁能威胁的了她。

    肯定是心里装着那人,所以才心甘情愿的穿那样的内裤。

    小和尚的话让韵尘的脸色先是从愤怒,到惊讶,然后到羞涩,最后再便成恼怒。

    自己和他这样,虽然没有点破,但中间那点事两人心里都清楚,可今天却被他这样谩骂,韵尘心中着实又羞又恼,不过还有一丝高兴,至少小和尚认同了和她的关系,也认同了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

    韵尘抿着嘴没说话,她想看看小和尚会恼怒到什么程度。

    小和尚看到韵尘不说话,脑门都气的发红了,伸出手算了算两人之间的东西,然后咬着牙开口道:“今天把话说清楚,欠你的我一并还清,一时钱不够我给你打借条,按官方的利息给你算。以后你无韵阁和我也没啥关系,你也别没事就来勾搭我,我也不去找你。那天楼上的话我就当没听过,京城你爱跟谁逛跟谁逛,以后咱俩别见面。”

    小和尚说到这还赌气的踢碎了一块石头,看到韵尘仍旧没有反应,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一脸憋屈的往山下走去。

    “姓白的,只准你在外面沾花惹草,凭什么我就不能嫁人。我又没逼着你休了凌夫人凭什么你还在这大呼小叫。你从别的女人身下滚下来,衣服不换就来见我,我却又说你什么了。无韵阁的人勾搭黎莹,你出手格杀,我不还是压了下来。”

    韵尘说着这话时小和尚仍旧再往回走,韵尘的语气有些焦急,“你给我站住,你凭什么能一走了之,你做的那些事瞒得住别人瞒不了我,一个没姿色破捕头也被你压在身下,你做这事时可想过我的感受,我凭什么和那样的人混为一谈。

    你今日竟然还辱我清白,我才不是你身边那些人尽可夫的女人。”

    小和尚的身形也停了下来,阴沉着眼神转身看向韵尘,“别拿我说事,不喜欢我又没逼你,受不了三妻四妾你别来招惹我啊,莫不是见你一面还得沐浴更衣不成。我知道你心气高,但你既然来了肯定有自己的打算。我也没觉得自己能配上你,所以我从来没有开口说破,所以我一直在努力,就希望你有一天觉得自己跟我不会委屈。是,你是不委屈了,我就是一乐子而已,还辱你清白,你下面那东西脱下来看看,本大人辱没辱你清白。”

    小和尚一口气说完,心里觉得舒坦了许多,不管以后怎样,反正心里藏了很久的话终于能袒露了。

    韵尘的眼神有些复杂,盯着对面的小和尚突然咬了咬嘴唇,一声饱含不甘和委屈的声音从她嘴里传了出来,“奴家就是犯贱,偏偏把你这人看上眼了,别人怎么说我都可以不管,也可以顺手杀了,但唯独你不能辱我清白。”

    韵尘说到这便看到一个牌子从裙子里面掉在了地上,然后被内力包裹着飞向了小和尚。

    小和尚没好气的接过来,带着一丝不屑一顾的样子拿着牌子看了看。

    嗯,小牌子很精致,一侧凋琢着花纹,另一层刻字的光滑如初,没有一丝抹去的痕迹,小和尚瞬间便知道自己误会了,不过白大人若是认错就不是白大人了。

    “你看你,又胡闹,没事穿着带牌子的干嘛,这都是出了嫁的妇人穿的。我就说嘛你这等身份,若是嫁人肯定大张旗鼓,怎么会不知不觉嫁出去。”

    小和尚像没事人一样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继续道:“牌子就没收了哈,省的以后在误会,你不早开口解释,还给我看什么看,我是那小心眼的人吗,唉你别走的,韵尘仙子,姐姐,尘尘。”

    小和尚还没说完韵尘便掉头往远处走去,小和尚也能看出来这韵尘再使性子,不然以她的功力早飞没影了。

    毕竟是自己误会了,小和尚总得先去低个头。

    于是树林中韵尘再在前沉默的走着,小和尚在后嘴巴不停的说着。

    小和尚是可着劲的往好的地方夸,倒是韵尘就是不回头也不停步,小和尚最后一咬牙,一把抓住了韵尘的手腕,然后往回一拉,顺带着自己的身体往前靠去。

    韵尘也被小和尚的动作强迫的转过身,二人的距离越来越近。

    小和尚这时骚包的想了想自己一连串的动作,还真是有些潇洒。

    韵尘本来只是再享受着小和尚的马屁,没由来的被人猝不及防的拉扯回去,一时间竟然也忘了反抗。

    小和尚逮住机会直接对着面前的红唇闻了上去,可惜韵尘却先一步反应过来,一根手指搁在了两人的嘴唇边。

    小和尚痴情的看着韵尘,眼里饱含爱意。

    韵尘的脸蛋红了红,微闭的嘴唇也长开了,“白郎,你又不规矩了,你知道不可能亲的到奴家的,所以你的手才是目的。”

    韵尘直接点破了小和尚的目的,原来白大人的手早就摁在了韵尘的臀肉之上。

    “白郎,奴家刚刚是真的生气了,想听你哄人你却只想着占便宜。记得,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以后再辱奴家清白,奴家跟你没完呢快把手拿开,白郎,别惹奴家不开心,奴家这次来还没给你算账呢。”

    韵尘那柔弱的声音让小和尚听着心里一荡,离开臀肉的最后一刻,小和尚用力捏了捏,这手感跟娘亲的差不多来。

    韵尘有些恼怒的推开小和尚,皱着眉头从怀里拿出来手套,手套是她的兵器,小和尚知道这娘们是要来真的了。

    “有话好好说,我不是故意的,我实在是手头紧,拿不出来那么多钱,所以才把功法兵器当做筹码买下苏悠。”

    小和尚知道逃不过,但他还是希望能从中逃过一劫。

    韵尘轻轻的笑了笑摇摇头,“都说你白大人千万白银求苏悠,但你那所谓的武器和兵器真当奴家不清楚。兵器本就是玉剑阁欠奴家的,那功法不就是你那白家邪功,除了你白家人便是给我了我哪里能修炼。空手套白狼的见过,拿着无韵阁的钱买无韵阁的东西,这事你白离还是第一个。我若不是最近事太多,早就过来收拾你了,本姑娘听到你的价码,拍卖的那个长老都被我贬出去了。你让本姑娘气的两夜合不上眼,恨不得掏了你的心看看你有没有良心。别跟奴家说没钱,玉剑阁不会少了你的钱,你不就是想给艳剑省钱吗,你做英雄,姑奶奶今天让你做狗熊。”

    韵尘说完后身形一动,紧接着便是一阵惨叫传来。

    半个时辰后,小和尚浑身泥巴躺在地上,韵尘正在小溪边清理自己手套上的血迹。

    小和尚已经基本成猪头了,好在没啥内伤全是外伤。

    浑身的骨头像是断了一样,动一动都疼的直咧嘴。

    小和尚咬着牙不敢哼出声,刚刚就因为他呻吟的声太大,韵尘又揍了一次。

    韵尘把自己整理好,然后拿着手帕沾点水给小和尚擦了擦,眼里带过一丝心疼,“白郎,还疼吗疼就忍着,千万别出声,不然又得动手了,奴家刚收拾好,不想从头再来。对了白郎,这次就是个利息,等奴家什么时候心情好了再来收拾你一次,苏悠怎么还没破身呢,你不想修复自己的经脉啦,这次飞马牧场江湖高手不少,奴家和艳剑都不能出面,你可千万要带着瑶儿和苏悠,荆玉莹也要带过去,飞马那边有奴家安排的人,不会对你们出手的,万一扛不住就去那里的摘花楼,会有人护着你的。”

    韵尘一脸担忧的说着,像是个小媳妇一般,叮嘱这临行前的丈夫。

    小和尚偶尔疼的皱下眉头,韵尘这时都会心疼的在他伤口上吹一吹。

    “白郎,奴家心疼你呢,以后别惹奴家不开心了好吗你不能总是触碰奴家的底线,有你那样占便宜的吗招呼都不打,好像奴家会不答应似的。其实奴家本来还有事呢,突然听到你和侯家公子碰面了,心里怕你出事,特意跑过来看看你,谁成想还被你谩骂了。不过你那话奴家爱听,咯咯。”

    “侯公子找我能出什么事,他不是那种背后使坏的人。”

    小和尚咬着牙躺在地上开口道。

    韵尘听后点点头,“奴家知道,候敬之是个好人,比你要好千倍万倍,但他求你的事却并不是你能参与的,这事你应该也能猜出来了。南宫家的二女儿可算是老圣的挂名弟子,老圣都放她走了,又哪里能是你管得了呢。你手别乱动,给你点好脸就不行呢。”

    韵尘一边说着一边拦住小和尚脏兮兮的手抓,然后拿着手帕给小和尚清洗起了爪子。

    “是啊,一开始我没觉得,昨晚苏悠跟我说,无韵阁就不卖侯家二公子的面子,这背后牵扯的人得有多大势力。南宫家也不是心甘情愿的吧,只是我对敬之兄一见如故,若是不出点力总觉得过意不去。你给我透个底,南宫家的二小姐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小和尚开口问道。

    韵尘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面色带着一丝可怜,“大概比刘捕头稍微好些吧,南宫家也不是被强迫的,估计里面有交易,现在就是不知道艳剑的态度。白郎,我没有挑拨你和艳剑掌门的意思,但她对你隐瞒了一些事,她好像不希望你参与进来。她是为你好吗可为何不想你夺取一分利益。仅凭借你不够,但加上曹家定然够了。现在你不出头,曹家那小姑娘刚做了家主也不敢贸然行动。”

    “行了”

    小和尚有些不耐烦的摆摆手,“别说那些了,总会有揭开谜底的时候,应该不会太远了。还是说说敬之兄的事,你真没办法帮忙吗我可以说通玉剑阁对南宫家施压。你们两方表态,应该能救出来敬之兄的妻子吧。”

    小和尚带着希冀的眼光看着韵尘。

    韵尘却疑惑的反看向小和尚,“你难道不知道,这事就是玉剑阁出面施压的,不然老圣怎么会这么老实的把挂名的徒弟送出去,阻拦侯公子的也是玉剑阁啊,不然你以为无韵阁为何不去插手。艳剑果然都瞒着你这个小秃驴,你都被她整得鬼迷心窍了。”

    小和尚听着这话笑了笑,眯着眼睛看向一旁噘着嘴巴的韵尘,“吃醋了不是,你若也有那股子魅劲,我也会被你迷的鬼迷心窍。”

    小和尚的话让韵尘皱了皱眉头,看到韵尘又想动手,小和尚赶忙捂住自己的脸,“我还没去说完呢,你身上这股子俏皮劲比她好,尤其是你一口一个奴家的喊着,骨头都被你叫酥了。”

    小和尚这略带调戏的话语,让韵尘弹了下他的脑袋,小和尚嘿嘿一笑继续道:“说个正事哈,敬之兄那我打算帮一帮,我去跟玉剑阁谈谈吧。”

    韵尘听到这不屑的笑了笑,“你去了也没用滴,玉剑阁现在是骑虎难下,不得不表态,木雨生来的时候带了一个女人,那可是艳剑遇到了都得行礼的主。艳剑是不是好久没来了,既然她不想你牵扯进来,你又何必自讨苦吃。我也不知道她瞒着你是不是为了你好,但我觉得你心里肯定有数。这样吧,这次我出面,只能保证他见到妻子,其他的不敢保证。你也别强求了,若艳剑掌门这样做是为了你好,你便不应该让她为难的。”

    小和尚皱着眉头想了想开口道:“你是不是猜出点什么来了,得,你别说,也别套我话,这样吧,明天你跟我一起去见侯公子,把事情说清楚,让他自己做选择。你出面比我有信服力,嗯,你要有急事就算了,明天我自己去找他就好,有事让摘花楼的人通知你。”

    韵尘听到这话咬着手指头开口道:“难得求奴家一次,若不答应说不得被你怎么在背后说坏话呢。明天我会把知道的都告诉他,至于怎么选择就看他自己了。白离我总觉得我们都被人按着预定的轨迹算好了,玉剑阁为何偏偏留下你这个最大的破绽,艳剑掌门是故意的吗。白郎,奴家问你,若以后奴家真的和艳剑打起来,你会帮谁。”

    小和尚愣了一下,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怎么哪里都有这问题,儿媳妇和婆婆天生就是命理相克吗“不会的,不会有那一天的。”

    小和尚对韵尘打了个马虎眼,韵尘没好气的拧了他一下,然后用功消去小和尚的外伤,又扶着小和尚起来,二人一起往京城走去。

    苏悠正和瑶儿在厨房做饭,确切说应该是苏悠在做饭,瑶儿在捣乱。

    听到院子里的声音,苏悠出屋后看到白大人狼狈的样子有些惊讶,身后的韵尘低着头乖巧的站在那。

    对着苏悠疑惑的目光,小和尚瞪了一眼,“没见过打野战的,哪天领着你也试一试。”

    小和尚说完后没好气的进了屋。

    瑶儿从苏悠后背露出头对着韵尘做了个鬼脸,韵尘咯咯一笑,往大厅里走了进去。

    小和尚再出来时已经收拾干净,苏悠也把菜都端了上来,依旧是很清澹。

    韵尘很不客气,像是在自己家一般拿起来筷子尝了尝。

    瑶儿闭关几天嘴巴也是馋的很,只是这清澹的菜系明显不和她的口味。

    苏悠给小和尚盛好饭,然后站在小和尚身旁伺候着。

    韵尘看到这一幕对着小和尚挑了挑眉毛,“你还真当个丫鬟使了,苏姑娘你要觉得委屈就去无韵阁吧,省的在这受他的气。”

    小和尚听到这挑衅的话挑了挑眉毛,正想对苏悠动动手宣誓一下主权,可看到了一旁的瑶儿后便放弃了,有些事还是别再瑶儿面前做了。

    苏悠笑了笑没说话,依旧给小和尚细心的挑着鱼刺。

    韵尘轻撇嘴角再次开口道:“你这的菜好清澹。”

    “吃个饭哪那么多废话。”

    小和尚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有的吃就不错了,我又不是你无韵阁天天大鱼大肉的吃,再说了,苏悠还得养身子呢,吃胖了我可不要她”。

    韵尘听到这话给小和尚丢了一个白眼,“幸亏苏悠没去女帝那,不然定吃不惯那的口味。顿顿都是荤腥菜,上次去找女帝,愣是陪着她吃了一头羊,就我们两个,我也就吃了一个羊腿。女帝这样吃身材也没见走形,倒是她那儿子,胖的跟个球似的。”

    “哈”

    小和尚突然来了兴致,“我还真没见过女帝,听说她是姜国第一美女,听这称号就心里痒痒。下次有空领着我一起去拜见下,也让我过过眼瘾。你说你们三个要是能在一起,那得是什么样的美景。”

    小和尚说到这还舔了舔嘴唇,彷佛真看到了一样。

    “恶心人,在一起也不带你。”

    韵尘厌恶了看了眼小和尚,“听说女帝打算去雷鸣了,姜国让她儿子执政,我总感觉得出事。算了,反正离咱们远着呢,现看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可以。

    别到时被人卖了还在那美滋滋的,看见胸大的就抬不动腿。”

    韵尘说这话时还看了眼瑶儿。

    小和尚知道她暗指谁,但也懒得跟韵尘争论这些,瑶儿却挑衅般的挺了挺自己的胸部,“韵尘阿姨,娘亲不会害了师父哥哥的,你就是嫉妒。”

    瑶儿这话像是点着了韵尘的炸药桶,两个人又在那玩起了瞪眼睛,只不过韵尘看着瑶儿那高耸的胸部,突然又觉得有些泄气,自己的也不小,可终究还是跟这母女俩差了一些。

    还有大公主也比我大点,嗯女帝也比大,苏悠跟我差不多吧,应该是,要差也就差一点点。

    “快吃饭,晚上你留下吗”

    小和尚吃饱起身开口道:“屋子不多,你随便挑选,我的床最大,保证暖和”。

    小和尚刚说到这韵尘突然搂住了瑶儿的手,“今晚奴家和瑶儿一起睡。”

    小和尚听后看了看瑶儿,显然是征询瑶儿的意见。

    瑶儿微微一笑点点头,算是同意了韵尘的要求。

    晚上的时候三个女人都在瑶儿屋子里说话,小和尚破天荒的没让苏悠来伺候自己,其实他对韵尘今天的态度还是有点小感动了,知道自己和侯敬之碰了面,也猜到了侯敬之为何而来。

    韵尘怕自己硬要参与进去,担心自己出事,居然特意过来把一些事告诉自己,这份用心小和尚还是能感受到的。

    小和尚休息了,苏悠也回了自己的屋,韵尘躺在床上有些羡慕的看着瑶儿胸前颤悠悠的乳房。

    瑶儿一双灵动的眸子转了转,然后有些可怜的看了看韵尘的胸部摇了摇头,嘴里还叹了口气:“怪不得哥哥看不上呢,你的还没大公主的大呢。”

    “臭丫头,白疼你了,下次别去无韵阁缠着我要东西。”

    韵尘拿被子遮住自己的身子,语气带着一丝不甘心。

    瑶儿嘿嘿一乐趴在韵尘的耳边开口道:“别生气啦,哥哥其实喜欢着你。”

    “谁用他喜欢,本姑娘又不愁嫁不出去,你别以为你师父有多好,我还真没看在眼里,之所以走的近,只不过是其他人比他更差劲而已。”

    韵尘躺在被子里开口道。

    “嗯,我知道,可哥哥总算是那个不太差劲的吧。”

    瑶儿说到这声音小了起来,“我告诉你个秘密,娘亲和哥哥前一阵私会过,哥哥三天没回家呢。”

    韵尘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一脸慎重的看向瑶儿,“你跟我说这个干嘛,你又打的什么鬼主意,别跟我耍小心思,你娘亲估计是年纪大想嫁人了,给你找了个这么小的爹,你娘亲太不知羞了,就算嫁过来做了正房,不也是跟着一群人伺候他一个,到时她的脸都丢光了。”

    瑶儿用手推了推韵尘,显然是不喜欢韵尘当面她的面说艳剑坏话。

    “你就是喜欢我哥哥,我反正人看出来了,你嫉妒娘亲,还放不下架子。还掌门来,做事畏首畏尾,我若以后做了玉剑阁掌门才不会像你一样来,我也喜欢哥哥,我会跟他表白。”

    瑶儿一脸憧憬的开口道,突然又对着韵尘笑了笑:“娘亲是不能嫁给哥哥的。”

    韵尘听到这突然面色严肃起来,轻轻扶住了瑶儿的脑袋开口问到:“白离和你白家到底什么关系,你偷偷告诉我好不好,作为报答我可以满足你任何条件。”

    瑶儿的眼珠转了转,咬了咬嘴唇反问韵尘,“你现在是无韵阁掌门还是韵尘阿姨。”

    韵尘弹了瑶儿一脑门:“喊姐姐,说吧,你这个结果不会影响我的任何决策。”

    “那就好。”

    瑶儿心领神会的点点头,然后凑到耳边开口道:“白离是我亲哥哥,艳剑是他娘亲,我俩同母异父。”

    瑶儿一边说着一边捂住韵尘的嘴巴,韵尘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瑶儿,目色中带着一份恼怒。

    “你别大声说,你应该是第一个知道的外人,啊呀。”

    瑶儿的手被韵尘咬了一下,不得已只能松开韵尘的嘴巴。

    韵尘不甘心的捏了捏自己的脸蛋,然后一脸怒气的看向瑶儿,“我被你娘亲耍了,让她答应不入白离的道,为此我还做了很多让步。我本以为白离只是你娘亲的培养的炉鼎呢。早知道他们是这关系,我就是不说你娘亲也做不出爬儿子床的事啊。你们白家一个比一个狡猾,敢情本姑娘在这被你们耍着玩呢。你娘亲也是他娘亲,又怎么会害他,我这千里迢迢跑过来,被人当笑话看一遍。”

    韵尘又恼又委屈,自己就是被艳剑给耍了,还想着怎么帮小和尚一把,其实人家母子二人早就有了打算,自己这算啥啊。

    瑶儿一把拉住要起身离开的韵尘,脸色有些不悦,“你刚刚说的,结果不会影响你的决策,你不能耍赖皮。”

    瑶儿的话并不顶用,韵尘仍旧在穿衣服。

    瑶儿不得已只能用出大招,“娘亲也想上哥哥的床,若不是你拦着可能她早就沦陷了。便是你认为娘亲不会那样做,你觉得哥哥是那种能忍住诱惑的人吗。

    如果到了那一步,你觉得谁会屈服。”

    瑶儿这话让韵尘停了下来,韵尘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瑶儿,突然眼里竟然含住了委屈的泪水。

    “你娘亲怎么那么不要脸,天下的好事都让她得了,胸也是她第一,百花榜她也要争一争,以后武功第一也是看得见的,好不容易出来个有意思的男人,她还是不放过。天下好事都让她一人得了,凭什么呀。”

    瑶儿竟然也感同身受的点点头,“可不是嘛,虽然是我娘亲但我也嫉妒的很呢。不过你得这样想,娘亲就是再好她也不能有名分,唯一一个认可生母嫁子的高丽,那生母的地位连个小妾都不如,其他的更是被人唾骂不说,还得避着人不是。你若真能和哥哥在一起了,你觉得娘亲会怎么对你。她若没被哥哥动过还好,你得尊称一声婆婆,她若是被哥哥动过,怕是遇见你都得躲着,就是不躲你觉得她感挺胸抬头的看着你”

    韵尘愣在那想了想,好像的确是这么个道理,不过这话从瑶儿嘴里说出来可是不太对路。

    韵尘也不傻,思索了一会便也明白了。

    “这话是不是你娘亲的意思,想给你哥哥寻女人呢”

    瑶儿连忙摇了摇头,“还真不是娘亲,她可不敢把你拉进来,她是天人境,便是做了那事其他女子哪个真敢给她脸色。姐姐不同啊,你也是天人境,你岂会给她面子。我也看了,我哥哥其实挺怕你,今天出去你是把他收拾了一顿吧。你想以后家里你就是老大,娘亲见了你都行礼,啧啧,这感觉想想就挺爽。”

    韵尘听了这话对着瑶儿冷笑了一声,“你这做妹妹的心机还挺重,你也喜欢你哥哥吧,你就不怕本姑娘以后做了主,把你们母女俩都收拾了。哼,少给我来这套,哄哄别人还行,在我这行不通,我若想压人,凭什么要仗着你哥哥达到目的。随你们白家怎么折腾,本姑娘才不会上套呢。”

    “你这人”

    瑶儿突然像个大人似的,一脸诲人不倦的态度继续道:“我今天跟你说这些,你总是把这事复杂话。这么跟你说吧,娘亲对我做的安排虽然合了我的意,但我并不高兴,可她终究是我的娘亲,我不能看着她一人犯险。”

    说到这瑶儿扬了扬手腕的玉环,这镯子可以跟艳剑沟通。

    “你们的事娘亲都告诉我了,不就是一个木雨生吗,你也应该猜出来了,娘亲当初答应你和老圣只不过为了拖延时间,他的天道白家势在必得。只不过娘亲要对付你们两个,终究还是有危险的。”

    瑶儿的话让韵尘面色一变,身在再次坐到瑶儿前面,脸上带着几分不安,“你娘亲竟然想出手对付我和老圣,即便她只是为了拖延时间,但这难度也不小。

    她再赌呀,赌我和老圣会不会下狠手。下了狠手你娘亲的天道会被你继承,说到底你们白家还是要出两天人,除非我和老圣能在杀了你娘亲的前提下,还能阻止你姥姥。你娘亲是不是疯了。”

    韵尘分析了一遍后眉头皱了起来,这种平衡一旦打破,势必要有新的势力出来填补空缺。

    “好一个艳剑,为了把儿子推上去,连自己的性命都舍弃了,怪不得这事瞒着你哥哥,原来她的确是为了要保护白离。”

    瑶儿赞同的点点头,“对,但我的目的不是告诉你这些,我不想让娘亲受伤,哥哥也不允许娘亲这样做,所以,这事我会在合适的机会告诉哥哥。”

    瑶儿的话让韵尘挑了挑眉毛,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摸了摸瑶儿的头眼神带了一丝宠爱,“有你这么一个妹妹,你哥还有什么不知足的,你哥若参与进来定然会对我出手了。咯咯,你这是提前给我打预防针呢,你为了你哥哥也是煞费苦心咯。”

    瑶儿拍下去韵尘的手,然后又讨好的往韵尘怀里靠了靠,“人家把该说的都告诉你了,你可答应人家决策不会变,知道你也有后手,但最好别抱太大希望,还有你要想想万一这事成了,你便要面临一个取舍,若真有哪一天,你会对哥哥出手,瑶儿对你不会心软的。”

    韵尘搂住瑶儿的身子笑了笑,“不会,我答应过你哥,无韵阁不管做什么表态,我本人都会支持他的。你们白家是不是天生就会算计人,连你这丫头都起了坏心思。这次去飞马你一定要跟着他呢,你们兄妹二人联手,应该不会有大碍的,白离若是有个闪失,我可不放过你呢。”

    韵尘和瑶儿躺在床上,瑶儿睡得很快,彷佛是个没心思的傻白甜,若不是今晚这些话,韵尘也没想到看似人畜无害的瑶儿竟然算计的那么深。

    瑶儿今天做的这一切,无非是想告诉自己,哥哥对她出手不是不在意她,而是有不得不出手的理由。

    韵尘心里也清楚,这种事怪不得白离,不过是谁若是知道自己对他娘亲出手,估计都会跟自己玩命的。

    艳剑,天下好事让你一人占了,奴家嫉妒。

    第二日一清早,小和尚吃饱饭领着韵尘去了摘花楼,小和尚觉得韵尘今天有点反常,出门刚走两步竟然搂住了自己的胳膊,胳膊那传来丰满弹润的触感让小和尚有些头皮发麻。

    小和尚不敢推开,更没胆量占便宜,只希望这小妞一会能克制下,别让自己在侯敬之面前丢了面子。

    摘花楼里韵尘领着小和尚走的后门,开口的女人看到是韵尘的姿态,却是吓的连礼都没行。

    韵尘今天心情还算不错,并未当面怪罪,二人一路往侯敬之的地方走去。

    侯敬之早就等着白大人的消息了,今日看到白大人过来顿时面露喜色,可看到白大人旁边的女子,却是由喜变惊。

    不过侯敬之很快镇定下来,小和尚对他的反应有些惊讶。

    侯敬之先对韵尘行了一礼,然后又对小和尚行了一礼。

    小和尚当然也是第一时间回了礼。

    韵尘只是点了点头,不过小和尚和侯敬之都没说什么,毕竟人家身份在那摆着呢。

    “白兄,不知这事打探的怎样了。”

    侯敬之很关心自己的妻子,连前面客套的话都省略了。

    小和尚摇了摇头,然后看向韵尘,韵尘也知道这是让自己说话呢。

    三人坐下后韵尘开口道:“侯公子,这事还请你做些准备,根据南宫家的探子汇报,南宫二小姐现在应该和木雨生住在了一起,这事应该不是她自愿的。”

    韵尘说到这看了一眼侯敬之,面前的男子面色瞬间苍白起来,双拳也紧紧的握在了一起,显然他也能猜想到什么。

    韵尘顿了顿再次开口道:“这事你父亲应该知道,估计也是怕你会做出傻事,里面牵扯太多,便是无韵阁也不想出面去管。只不过没找到白离也牵扯进来了,我本想给他提个醒,可他仍旧要往里跳。白离既然做了这个决定,我也只能出面支持一下了。”

    韵尘说到这柔情的看了一眼小和尚继续道:“侯公子有安排吗韵尘提议不如还是好好照顾好你们二人的孩子,或许会有转机也说不定。”

    小和尚被韵尘那一眼看的晕乎乎的,不过一旁的侯公子却是面色越来越难看。

    小和尚和韵尘都没开口说话,有些事还要当事人自己做决定。

    侯敬之过了一会咬了咬牙对二人行了一礼,“这事家兄家父都瞒着我,无非觉得我是个废人,左右不了局势,今日二位相告之恩,敬之永生难忘。只是我们夫妻二人早就不能离开彼此了,我念着她定然她也念着我,还请韵尘掌门帮敬之一次,让我和贱内见一面,虽然这恩情在下还不上,但此生所得尽可赠与二位,还请”

    侯敬之说到这突然跪了下来,小和尚眼疾手快扶住他,同时阻止了他未出手的话。

    “敬之兄一拜在下承受不起,你我虽然相识日短,但在下对敬之兄却是相见恨晚,一见如故。敬之兄和嫂子的感情更是令我佩服。”

    小和尚把侯敬之扶回座位上继续道:“敬之兄想去南宫家这事不难,但能不能回来,去到那什么结果在下不能保证,便是韵尘仙子也不能保证。志远还小,敬之兄还是要三思而后行,不过你若真决定了,我会全力支持你。”

    侯敬之感激的点了点头,“多谢白兄,这事来之前在下就想好了,都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可我却偏要做个同福同难的丈夫,妻之情,深似海,敬之无以为报,只能在她最困难的日子里陪着她。不管最后结果如何,白兄的这份情宜,敬之欠你一辈子。”

    小和尚听了这话看向韵尘,却发现韵尘竟然有些感动,韵尘也注意到了小和尚的目光,略有深意的对小和尚点点头。

    小和尚心中有底再次开口道:“既然如此,知你心切,现在便动身吧,楼下有安排好的马车,去了南宫家的地盘自然会有人接应你,在下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些了。”

    侯敬之站起来再次行了一礼,“白兄,有生之年遇到你,算是敬之的幸事,可惜不能与你把酒言欢。不过等我们夫妻的事安顿好了,敬之一定会亲自过来拜见,还望白兄到时备好酒菜,你我二人共谈天下之事。”

    侯敬之说到这又对韵尘行了一礼,然后再次对小和尚开口道:“白兄,科举之事可缓不可急,姜国有女帝已经为女性执政开了先和,万事开头难,还望白兄不要太过仓促。皇家之事三皇子那白兄肯定有安排,但五皇子绝非皇帝人选,还请白兄早做打算。沧州的势头阻挡不了,六年内只能安抚不能打压。沉大元帅底蕴终究还是差了一些,终究斗不过皇帝,沉家军的态度全看沉家千金,曹家也是一样,白兄欲成大业,当断则断,切不可优柔寡断,飞马之后定大势。”

    侯敬之说完后便走下了楼梯,小和尚手拿折扇皱着眉头一脸担心的看着他的背影,韵尘对侯敬之最后一番话很有感触,这人果然不简单,可惜了。

    “小秃驴”

    韵尘柔弱的声音传过来,“你真舍得让他走,这都给你交代后事了,你还当以后真有把酒言欢的时候呢,我觉得这个坎他过不去的呢。”

    小和尚扭过头笑了笑,伸出手捏了捏韵尘的鼻子,这还是他第一次对韵尘做如此暧昧的动作,韵尘也出奇的没有反抗。

    “大概是回不来了,若真是早些认识他,恐怕这事也不会落得这种结果。罢了罢了,你不是还有事呢,去忙你的吧,我也得去黑军伺了,很多事还没做呢。”

    小和尚和韵尘摘花楼分别后直接去了黑军伺,荆玉莹正在给他打扫屋子,小和尚的地方从来不用外人的手,以前这是大公主的活,现在都归了荆玉莹。

    荆玉莹看到小和尚后赶忙行礼,小和尚左右看了看开口问了一句“尾巴呢”

    荆玉莹站起来转了个圈,今天她依旧穿着很修身的衣服,身材被衬托的淋漓尽致。

    小和尚明白了她的意思,显然是这衣服不合适塞尾巴。

    小和尚点点头坐在主位上摸着下巴想了想开口道:“一会把这裙子后面剪个洞,夹着尾巴去给玉剑阁柳长老送封信。以后你的衣服都要弄个洞,尾巴永远不准拿下来,除非我用的时候,若是我用完了你也立马再塞回去,流出来的自己舔干净。”

    荆玉莹犹豫了一下,然后红着脸跪在地上应了下来,小和尚提起笔来开始写信,荆玉莹乖乖的去给自己的裙子剪开口。

    小和尚是写信给自己娘亲,一个是谢谢她的礼物,另一个是请她帮着照顾下侯敬之,当然,这是在不影响娘亲计划的前提下。

    小和尚不想因为这事把娘亲计划打乱,做了决定就要有承担的信心,小和尚相信侯敬之,他也不想自己因为这事太作难。

    荆玉莹一会跑了回来,身后居然弄个了披风,这披风是黑军伺统一发的,有黑色的有白色的,荆玉莹选了一个黑色的。

    小和尚挑起来嘴脸笑了笑:“怎么了,怕被人看出来”

    荆玉莹红着脸点点头,“嗯,出门走在大街上肯定很丢人,我这样打扮对黑军伺声誉也不好。不过你放心,见了柳长老以后我会脱下披风的。谁敢占我便宜我断谁手脚,回来后我再给你领罚,规矩我都懂。”

    荆玉莹现在很听话,一直都按着小和尚的性子来。

    小和尚点点头把信封丢过去,荆玉莹用嘴叼起来然后就这样四肢着地的往门外爬去。

    小和尚已经立了规矩,荆玉莹这类的接到命令后必须爬着出去,只能下了楼以后才可以站起来。

    所以一般要是看到荆玉莹这样走下楼,同僚便都知道了这是有任务在身,一般不会和她说话问好。

    小和尚在黑军伺又没了事做,现在黑军伺就是个摆设,一切都得等飞马牧场的事过后才能把名头打起来。

    小和为了名声可是煞费苦心,不知道那和尚还有多久能送到飞马牧场,希望这一举动能引起来江湖人的公愤,到时自己把他们一网打尽。

    小和尚回家很早,说实在的他心里一直惦记着瑶儿,想把一切弄清楚,但又怕知道自己难以承受的结果。

    小和尚刚一进门,瑶儿便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嘴里俏生生喊了句哥哥。

    小和尚心中一柔,原本还想板着脸责问的想法也瞬间打消了。

    “多大的孩子了”

    小和尚摸了摸瑶儿的头,“最近闭关怎么样,进展大不大。”

    小和尚随口问了一下,瑶儿却一抬自己的手臂,示意小和尚运功探查一下。

    小和尚立马尴尬起来,有了那晚的事,他哪里还敢往瑶儿身上送内力。

    看到小和尚拒绝,瑶儿突然捂住自己的小腹,眼里也硬生生的挤出来了几滴泪水。

    小和尚噗嗤一笑,对着瑶儿的脑袋弹了一下,“你少来这套,苏悠比我会看病,以后身体不舒服你找她,少来烦我。”

    瑶儿的小心思被小和尚点破,脸蛋红红的跑去了屋里。

    院落里还搭着衣服,都是苏悠洗的,凌夫人不在苏悠把家务活都包揽了。

    苏悠没想到小和尚回来这么早,赶忙去厨房准备饭菜。

    瑶儿看到小和尚进屋后来者不善的样子,突然一个闪身往自己屋里跑去。

    小和尚没去抓她,有些事还是私下问问比较好,估计瑶儿也是怕苏悠听到。

    小和尚追着瑶儿的脚步也去了瑶儿的闺房,刚一进屋一股带着澹澹骚香气味扑面而来。

    这味道小和尚很熟悉,那次瑶儿高氵朝后流出的液体就是这味道。

    小和尚皱着眉头看着坐在一旁低着头的瑶儿,犹豫了一会开口道:“这事以后少做,对身体不好,毕竟不是阴阳调和有违天理,多了伤的还是你自己的身子。”

    瑶儿抬起头看了小和尚一眼,指了指小和尚的胯下开口道:“哥,你那硬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白玉道85》收藏,方便以后阅读白玉道【白玉道】(八十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白玉道【白玉道】(八十五)并对白玉道85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