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乡里

第006章 他醒了,她来了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青铜穗 本章:第006章 他醒了,她来了

    宋珉就在兴平县衙里当同知,县太爷也偏向他,于是罚郑容赔礼。

    郑容怎么可能赔礼?要赔礼早前不就不打了吗?她不但死活不赔,还跟县太爷杠上了,天天大早上地跑去县衙击鼓喊冤。

    县太爷大约也没遇到过这等烫手山芋,天天在睡梦里被鼓擂醒,最后人都给弄得失眠了。

    县令夫人没办法,提着礼物到宋家,反过来跟郑容赔了个礼,也当面训斥了游氏,才把这事给调停了。

    但郑容仍觉得二房从头到脚散发出来的市侩气息会让她一双正在成长中的儿女消化不良,影响发育,于是就带着他们姐弟搬到了村里。

    宋湘少时在自由散漫的父亲手下涉猎颇广,民间寡妇被夫家欺凌并夺占家产嫁妆的事情看得不要太多。

    他们手段五花八门,便心知游氏作妖,图的哪只是三十亩田地?眼下宋濂还小,读书要紧,先图个安静过上几年也好。

    上回游氏为自家儿子十岁生日上门来讨过贺礼,没成想两年过去了,如今她竟然又找上了门。

    “对了!”宋濂深吸着灶上汤锅里冒出的香气,又道:“她走的时候说过两日还会来。姐,我们要怎么对付她?”

    早上放在灶头的一锅肉骨已经炖得喷香,熊孩子已经馋得流口水了。

    宋湘睨他,挑了根肉多的大骨先拿碗装着,再找了个小碟拌了些椒盐给他拿去蘸着吃。然后小灶生火,刷锅准备煮饭。

    宋濂虽说淘气,但是拎得清,知道不能被人欺负了也是好事。

    要是她那两个孩子在她死后也能这样就好了……

    “姐你怎么了?”

    吃着肉的宋濂看到了突然缓下手势来的她。

    宋湘摇摇头,添柴禾的中途她夹了块骨头放到门槛下梨花的食盆里,接而再把菜蓝里的萝卜芫荽放进水盆清洗。

    这恍惚之间已成了两世,那可是自己的亲骨肉,一时半会儿还真没办法撂下。尤其当心里牵挂着,却又不知后续,就更为纠心了。

    宋湘放下火钳,心思回到眼前事上。

    游氏为什么来,宋湘前世压根没顾上理会,但过了几日游氏的确来了,宋湘素知她为人,只时也只当她是听说她救了个皇孙,特意过来凑热闹的。

    因为从那之后,二房往他们这小村子里来的就勤了,并且对他们态度大变,赐婚圣旨下来后,甚至抬来轿子要把她接回老宅去住。

    如今看来,显然不是这么回事。

    宋湘又回想起来,她麻雀变凤凰后,也带契这唯一的二叔升了官。而且陆瞻的罪并没有株连旁人,在陆瞻被贬之后,其仕途基本上便也没受什么大的牵连。

    她前世跟着陆瞻,白眼受尽,连性命都给丢了,结果倒让素来跟他们过不去的二房吸了血得了便宜。

    这倒罢了,关键是,以游氏的为人,她跟着陆瞻被贬之后,二房难道就不会冲她母亲和弟弟落井下石了?

    想到这里,她更是疑惑起了游氏的来意。

    “姐,姐!”

    抱着碗在院子里吃肉的宋濂忽然又带着狗子飞跑进来了。“好多穿一色衣服的人,骑着高头大马,往我们家菜园去

    了!”

    菜园……

    宋湘停下手:“什么颜色的衣服?”

    “青衣,还滚着黑边的。剑柄上还垂着黄色的穗子。!”

    宋湘探头,下意识看了出去。

    ……

    陆瞻明确了所处位置,再从铁牛嘴里打听到时下年代,再是不能相信世上还有死后重生这种事,也不能不接受它。

    庆元三十四年,也就是七年前,他受皇帝旨意微服出城办事,被暗查的对象发觉,撤退时马匹被武器击中,失控闯入了这个村子。

    伤倒是并不重,但却恰好在腰上和腿上,没法行动。虽然救他的人不知为何从孩子娘变成了铁牛,且他对前世之事还有一肚子疑惑,但前世他在宋家养了小半个月才回王府,而就是这养伤的半个月,被查的人有了警惕,使得他如今拿到的证据也被推翻。

    这件事于他个人前途没有造成什么影响,但却因此让父亲和母妃知道了他在干什么。

    他是王府的世子,是已栽培成年的王府继承人,父亲显然容不得他出意外。便进宫跪求皇帝,请他的父皇心疼心疼他只有这么一个出息的儿子。

    可前世的事实证明,哪怕他什么都不做,他也根本没有办法像父亲所期愿的那样平安顺遂一生。

    家世带给他的优越尊荣里,也夹杂着责任和挑战,一个温室里长大的子弟,何以承他这身份之重?

    前世后来他便已明白,他是最没有资格安于舒适的。

    归心似箭。

    他坐上侍卫弄来的简易轿子。

    简轿的高度顿时使视野立刻开阔,小山村尽露于眼前。

    熟悉的场景使他的目光立刻就落到了前方半露在民居群中的宋家坐落处。

    打从被晋王接回家后,他就没再来过鹤山村,他不知道宋湘何以不像前世那般就在现场,在潭州的妻儿他至死也不知情况如何,敌人究竟是只想杀他还是要连他们一起杀害?

    前世在宋家养伤的这半个月,不但是让他重回了安稳舒适的环境,也成就了一桩让他终生都无法接受的婚姻。

    妻子自然也算能干,各方面打点得井井有条,孩子也让她教养的很有规矩。就算挑剔如他,也挑不出什么毛病。

    但即便她有长处,他也没有办法强迫自己对一个被迫拴在一起的人产生爱慕和依恋之情。他讨厌被压迫。

    那七年的婚后生活于他而言寡淡如水。他承认他从来没有生起过了解她的兴趣,也没有想过去与一个终日在田间地头的女子讨论诸如皇权矛盾与朝堂冲突这种更高深的东西。

    如果不是想到赐婚圣旨之下,他绝无放她自由的可能,他甚至都不会与她圆房。

    她不能离开晋王府,一辈子便注定只能成为他的妻。他想,他若再连房都不圆,子嗣也不让她生,那么她日后老了,岂非面前连个尽孝和陪伴的人也会没有?

    再说他与她又没仇,甚至还有恩,他何至于连孩子都不与她生?

    “吱呀——”

    轿子刚刚经过宋家门前,大门便开启了三尺宽,半新裙幅下,一只穿着绣花鞋的纤秀小脚跨出了门槛。


如果您喜欢,请把《锦乡里006》收藏,方便以后阅读锦乡里第006章 他醒了,她来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乡里第006章 他醒了,她来了并对锦乡里006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