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处女欲情

第二章 敏感体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海岸线文学网 本章:第二章 敏感体质

    第二章 敏感体质

    「你发誓的事情决不可以忘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明子说完,高高兴兴的回去。

    (真是的……又上当了…………)

    梨奈咬紧嘴唇,目送同学离去。

    她答应负责处理明子的弟弟强生的性欲。

    (我真笨。我为什么必须和强生睡觉………)

    不过,并不是无代价的奉献,明子说,让强生的性欲满足一次,付给她一万圆。对小器的明子而言,这一次算很大方。可见她为弟弟的事相当苦恼。

    「我说不能拿钱给他说『你去泰国浴』或『买女人』吧。不知道会碰上什么样的坏人,万一得了性病,我的责任可重大。如果是梨奈我就放心了。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明子一再拍梨奈的马屁。

    ( 我是最好的朋友……可是每一次都是我被她利用………)

    梨奈嘀咕着,不过她本人也有责任。受到明子不可思议的魅力引诱,过去一真都听她的。简真像主人和奴隶的关系。无论什么事,梨奈都无法抗拒明子,就是拒绝也会像刚才那样,最后还是屈服。

    (啊……我为什么不能反抗明子呢?)

    梨奈仍裸身享受性高氵朝的余韵,她抱着换洗衣服走进浴室,用冷水淋在兴奋状态的肉体,梨奈右手搓洗着微涨粉红色的rǔ头,左手不自觉伸进自己的ròu洞内上下抚摸着,梨奈在阵阵快感中不由得回想起她们相识的经过。

    速水梨奈和野添明子是梦见山市的白萩女子大学英文系的同学。

    白萩女子大学是具传统的私立教会大学。从国中到大学,可以直升,梨奈就是从国中直升到大学。

    大学生的大半数是考进来的。从高中直升的学生大多是千金小姐,梨奈就是典型的人物,从全国各地考进来的学生,各有差异,有努力学习的同时也喜爱游玩的类型,明子就是其中之一。

    两人从大学一年级就是好友,那是因为明子接近梨奈之故。

    明子常跷课,然后借梨奈的笔记,不知为何,梨奈对这个走在尖端的明子,凡事都无法拒绝。

    明子具备的社交性、积极性、自主性、变化性……都是梨奈欠缺的,这种相反的性格可能使梨奈感到羡慕。

    同样的,明子在梨奈身上发现自己欠缺的良好教养,温柔性格,举止优雅等。

    两人的关系急速发展是在去年……也就是二年级的秋天。

    明子向梨奈提出奇妙的请托。

    「我有一件事,听起来怪怪的,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我认识的一个人,从乡下来东京,希望你能和我们一起吃饭。」

    明子是来自C县,从东京搭新干线一小时就能到达。梨奈原以为是乡下来的亲威。

    「不是的,是N县的官员。大概五十岁左右,还是县政府的高官。」

    梨奈听了觉得很奇怪。

    「你么会认识这种人?」

    「这是秘密……和我现在的打工工作有关。」

    明子从一年级就开始打工,过年也不回家。她说家里寄来的钱不多。其实按一般的标准,应该是够了。梨奈认为明子是在赚玩乐的钱,因为东京的消费昂贵。

    最初是在大学附近的咖啡厅或餐厅当服务生等,后来转到市区中心打工。最近连好朋友梨奈都不知道她在做什么事。所以梨奈猜想,可能是大学禁止的有关风月场所的事吧。」

    「你现在做什么事?」

    「伴游。在宴会或派对上招待客人的。」

    「哦,这个很适合你。」

    梨奈脱口而出。明子的胆量很大,又不怕生,还有艳容,以及魔鬼身材。

    「并不见得。」

    明子表示,伴游在宴会或派对上不可太抢眼,或和特定的客人过分亲密、大声谈笑。这样会妨碍宴会的初衷,常常被警告服务时要谨慎。换了二、三家伴游公司,现在在一家规模较小的公司。

    「这一家和政府的关系良好。所以官员的互相招待,或招待地方来的官员比较多。」

    以陈情或视察等名义,从地方来的官员或议员们,对东京不太熟悉,不知道如何玩乐,就由专门的公司为这些人计划玩乐。这时候去担任伴游的工作也蛮好玩的。

    「对来自乡下的中年或老年人而言,我们是很醒目的都市姑娘,很疼爱我们,把我们视为女儿或孙女,不但请我们吃,还送礼物给我们。还有人说,肯答应约会的话,什么要求都会接受。其中也不是没有受过洗练的中年人。这一次来的两个人就是潇洒大方的中年男人。」

    这两个男人是在一个月前的宴会上认识的。一个是县政府的总务部长。另一个是教育长,为争取N县的教育补助经费,每年都要来几次东京。

    他们和明子以及另一个伴游的女孩玩得很投机,宴会后还一起去卡拉OK。

    「当时就约定一个月后再来东京时,四个人将再见面。他们不是坏人,又肯花钱,我也期盼他们来东京,可是那个女孩突然说那天有事不能来,这样就剩下我一个人了,不但对方会失望,我一个人对付两个人也很累,所以我想请梨奈代打。」

    「为什么找我呢?」

    「其它的伴游都很贪,会欺骗乡下的欧吉桑,我相信梨奈是不会的,而且陪他们吃喝聊天就行了。」

    「话是不错,可是他们也会有企图吧。不然为什么请不认识的女孩吃喝呢?」

    「完全没有那回事。你见了就知道,都是温和的中年人。只是想回到乡下后好炫耀曾经和东京的少女共餐过。即使约你做其它的事,就说家里有规定回去的时间。」

    经明子的说服,梨奈终于答应。本来这个周末就没有事,一个人在家又无聊,而且还有寻找刺激的欲望。

    梨奈对父母说要去参加同学的派对后离开家。父母甚至担心梨奈不爱出门,所以一口答应,只说十二点以前要回来。

    此刻,梨奈还是轻松的认为在一起吃饭而已。

    明子和梨奈在市中心的一家大饭店前厅和N县政府的两名官员见面。他们的工作已经结束,在东京多待一天,准备星期天回去。

    两人看到梨奈,都露出兴奋的表情。

    「原来的弥生小姐今天不方使,所以请这位小姐来了,真不好意思。不过,她比弥生小姐可爱多了。」

    的确,这两个男人的穿著整齐,人品也像很不错的绅士。总务部长比较年轻,个子稍矮,微秃头,稍胖,但充满活力,谈笑风生。

    教育长是曾担任过高中校长,六十出头,头发半白,风度仅的绅士,予人瘦枯的感觉。

    很自然的形成梨奈坐在教育长的旁边,和他说话的机会较多。因此,明子和总务部长形成一对。

    「没想到能和孙女一样的小姐共同度过东京的夜晚……对乡下人来说,真是三生有幸。」

    喝酒后,又出现乡音,但也不会到难堪的程度。在地方算是名人,也有丰富人生经验。

    最后上卡拉OK酒吧,再回到大饭店,准备分手是十点钟。

    「还剩有从乡下带来准备送给国会议员的礼物。」

    他们这样要求明子和梨奈去房间。

    「我快要到回定的时限了。」

    梨奈如是说,可是看到教育长露出寂寞的表情,就特别说明去房间拿了礼物就要立刻赶回家。

    到了房间,事情很快就结东。男人们表示要喝一杯啤酒,也不用担心末班车,会替她们叫计程车回去。

    梨奈就在他们劝酒的情形下,喝一口啤酒,结果突然感到醉意。

    ( 啊……怎么办……突然感到很困…………)

    觉得天旋地转,掉入黑暗的世界里。

    她好像就这样睡了。

    突然惊醒时,自己是仰卧在床上,身上的衣服完整。

    ( 奇怪?我是……)

    梨奈抬起上身,看到旁边床上进行的事,惊讶得目瞪口呆。

    赤裸的明子在床上被两个男人夹成三明治。明子采取狗爬姿势,嘴里吞入教育部长的yīn茎,总务部长从后面插入。

    ( 啊……明子,怎么会这样…………)

    梨奈大概只睡十五分钟,其间,不知他们是怎么交涉,总之两个男人都取下绅士面貌,露出兽性。

    总务部长抱紧明子的屁股,把粗大的ròu棒插入ròu洞里,有节奏的进行抽插运动。总务部长一边抽插时,一边用手爱抚明子的乳房。

    「啊………唔…………」

    明子偶尔露出苦闷似的哼声,脸仍贴在教育部长的胯下,不断的用舌头刺激半勃起状态的yīn茎。

    「啊…………」

    梨奈发出傻叫声。

    「不要紧。你再休息一下,弄完就立刻回去了。」

    明子对瞪大眼睛的朋友说完,又对两个男人说:

    「已经和梨奈说好了,请你们不要碰她。」

    「没问题,但你一定要让我们两人满足。本来是谈好弥生小姐来和我们玩的。」

    「对不起,但梨奈和弥生不同,是出身在良好家庭…………」

    「这个我们知道,要我们不侵犯梨奈小姐,你就要让我们满足。」

    两个男人轮番在大学女生的嘴和性器发泄性欲。首先是总务部长发出哼声,在和女儿差不多年纪的明子ròu洞里shè精,当然是戴保险套。

    「好啦。教育部长请吧。」

    总务部长去浴室,教育长压在仰卧的明子身上。明子迅速的替他套上保险套。

    「好啦,来吧。」

    「嗯。」

    「这边……差不多………来吧………」

    明子仰卧在床上,两脚张开露出自已的性器,教育长握着半勃起yīn茎,guī头在明子的yīn户上摩擦着,弄一些时间才能插入。

    六十来岁的男人活动一阵,但还不能shè精。

    原来是弄到一半又萎缩了。明子只好取下保险套,再用嘴让他勃起,可是一直达不到目到。

    「看这样子,只好请梨奈帮忙了。」

    教育长呼吸急促的说。明子看一眼梨奈后,摇头说:

    「真的不行,梨奈几乎还是处女。」

    「哦?是那样吗?」

    「是。」

    梨奈的脸通红。明子一面继续努力使男人的东西勃起,一面说出梨奈的情形。

    「原来在高中时受到体育老师的诱惑……几乎强奸一样的……真是可恶的家伙……那个人空有体力。是早泄。到我这个年龄,就是早泄也很羡慕。但那样也太快了吧。这样说来,将近半年任由他玩弄身体,却始终得不到快感,真是遗憾。」

    「不要说啦,不要一面谈我的事,一面性交。」

    本来发呆的观望,听到这样的话,梨奈显得有些不快。奇怪的是,看到教育长和明子的性行为。梨奈开始兴奋,三角裤也湿了。

    「啊!怎么办?快要十一点了。」

    明子用嘴或手刺激萎缩的yīn茎,同时困惑的说。

    即使是坐计程车,要到梦见山也需要一小时以上。半夜以前要赶回去的话,现在就得准备离开了。

    「既然如此,还是请梨奈小姐帮忙吧。其实很简单,骑在我脸上就可以了。」

    「不行!已经说过,不能要梨奈………」

    就在明子要拒绝时,梨奈下了决心。她觉得自己造成明子的困惑,而且看到男人和明子的身为,梨奈也有一点心动。

    在奇妙的冲动驱使下,梨奈爬上隔壁的床。

    「明子这样努力,我只是看也太…………」

    「太好了。那么,我仰卧,梨奈小姐骑到我的脸上来吧。」

    梨奈听后吓了一跳。

    「这样的话……我去淋浴。」

    「不用了,有年轻女孩的强烈味道可能更容易勃起。」

    「这………………」

    「梨奈,你不愿意就不要做,我会想办法的。」

    梨奈觉得明子的话有点轻视她,使梨奈决定坚持到底。

    「好吧。」

    梨奈立刻脱光衣服,全身赤裸,骑在头发半白的男人脸上。

    「噢………唔……………」

    梨奈的性器正好压在男人的鼻子和嘴上。男人呼吸困难似的深深吸一口气,享受年轻女孩健康的体臭。

    「啊………………………」

    火热的气味及喷在梨奈的性器上。

    「哇!好大的效果。」

    明子大叫,教育长一直萎缩未能勃起的东西开始膨胀。

    「什么?」

    梨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个教育长好像有被虐待狂倾向。有非常美丽的女孩骑在脸上。就刺激了他的被虐待狂欲望,立刻开始兴奋。

    「那么,要开始了。」

    赤裸的明子和梨奈面对面的,明子骑在教育长的下体上,用自己的ròu洞口对正勃起的guī头。梨奈伸手支撑那那个东西的根部。

    教育长的阴毛几乎是半白,但像年轻人一样勃起脉动。

    ( 闻到我那里的味道就勃起成这样……那个味道真的很好吗? )

    梨奈发现自己的阴部味道能使男人如此兴奋,感到惊讶的同时也觉得高兴。

    明子的屁股下沉,加上梨奈支撑根部。勃起yáng具完全进入大学女生ròu洞里。

    「噢………唔………噢……………」

    教育长从梨奈的胯下发出哼声。

    「你高高抬起,把他的脸压扁吧。」

    明子一面上下活动屁股,让父亲般年龄的男人感到高兴,一面对梨奈说。

    「这样吗?」

    梨奈稍抬起屁股,连同体重压在教育长的脸上。

    年轻女孩的屁股压在脸上,教育长发出可怜的哼声。

    「哇!连我这里都有感觉。」明子感到不可思议,继续说:「你这样弄,他好像更有精神,就这样继续弄吧。」

    「可以吗?不会痛苦吗?」

    「不要紧,床是有弹性的。」

    明子的身体上下活动时,圆润的乳房也随之上下摇动。梨奈也配会明子的节奏,比明子还要大的乳房亦随之摇动。

    「哇!真了不得。教育长,这样是违反规则,竟然让梨奈小姐做这样的服务。」

    不知何时从浴室走出来的总务部长,身上围一条浴巾,手拿罐装啤酒,露出惊讶表情。

    「唔………唔………」

    教育长想说话,可是梨奈的屁股压在脸上,话说不清楚。但总务部长好像能了解他的意思。

    「你是也要我分享吗?那么,梨奈小姐,也让我摸一摸吧。」

    梨奈觉得自己把性器压在一个男人脸上闻味道,就不好拒绝另外一个男人的要求,所以点头答应。

    「那么,就不客气了。哦,真是值得爱抚的乳房,像充满气体的皮球。」

    总务部长也上床后,从后面抱住梨奈,爱抚乳房。急促的呼吸喷在梨奈的脖子上。

    「啊………啊……………不要!」

    在梨奈屁股下面的男人突然开始伸出舌头舔,使梨奈吓了一跳。

    有被虐待狂倾向的教育长,在梨奈的会阴部到肛门之间不停的舔。尤其热心在肛门上舔,还将舌尖用力插入洞里。

    「哎呀……唔……那里好脏………」

    「嘻嘻,他好像开始用最擅长的舔肛门的技术了。」

    明子一面摇动屁股,一面上下摇动着说。她上一次和这个男人发生关系,所以知道他的性癖。

    ( 这是说,明子从开始就有…………)

    梨奈能清醒的思考就到此为止。总务部长把她的头扭转过去接吻。有点烟臭味,但意外的没有厌恶感,在性感已发作的状态下,无论肉体是什么状态都没有关系了。唾液被男人吸吮,梨奈的的理性完全痲痹。

    「噢!射了。」

    数分钟后明子发出欢呼声。梨奈的身体也感受到教育长的身体开始痉挛。

    「唔……谢谢梨奈小姐,这都是你的功劳。好几年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教育长露出难为情的表情,擦拭着脸上的蜜汁向梨奈道谢。

    「你的小儿子满足了,我的大ròu棒可还没有。怎么办?」

    总务部长把勃起的ròu棒对着两个女人说。

    「那么,我再给您弄一次吧。」

    明子还没有说完,梨奈接下去说:

    「不,这一次让我来给他满足吧。」

    「梨奈,真的可以吗?」

    梨奈不理会明子的担心表情,从床头柜拿起保险套。明子已处理过两个男人的欲望,而她还没有,所以觉得应该分担处理总务部长的第二次欲望,这是梨奈特有的牺牲精神使然。

    总务部长又恢复野兽的表情,压在身材娇小,乳房和屁股却很丰满的女孩身上。

    他精力旺盛,刚才在明子的身上shè精一次,现在仍能坚硬勃起,轻易的插入梨奈的ròu洞。

    对梨奈而言,他是第二个男人,高中时被仰慕的体育老师说服,几乎如强奸般的在男人的公寓里被夺去处女。自此以后,几乎是在恐吓的情形下连续被奸淫半年。对方也话会说是爱的行为,但几乎没有爱抚就爆发强烈的欲望,很快就shè精。梨奈几乎没有感受过快感。

    比那个男人大二十多岁的总务部长,不愧有很多女人经验,有一流的爱抚和抽插技术。插入后还会吻梨奈的香唇,以及耳朵及至脖子、乳房、肩部,双手爱抚后背和圆润的屁股,刚开始抽插时也像小波浪,没有一点粗暴感觉。

    梨奈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被男人插入的快感。

    在总务部长shè精前数分钟,梨奈疯狂般的发出浪声,猛烈扭动身体。

    「真是敏感的小姐,能这样连续泄身的女孩也很少见。」

    总务部长兴奋得使出浑身解术,到最后才猛烈抽插。梨奈完全不记得他何时shè精,因为自己呈现半昏迷的状态。

    三十分钟后,明子和梨奈搭计程车,经过高速公路驶向梦见山。梨奈可能赶不上规定的时间到家,但从大饭店打电话回家,明子也帮忙说项,父母也就放心了。

    「明子,你是不是设下陷阱?」

    梨奈拿出勇气询问,明子笑着说:

    「怎么可以说是陷阱。我本来准备喝一杯啤酒就回去的。结果你就昏昏的倒下去,害得我很紧张,所以让你躺在床上,这时候,裙子撩起,看到大腿和三角裤,那两个男人就兴奋得不得了。」

    「可是他们说,当初就约好要性交的………」

    「那是弥生来了才如此。她没有来,一切约定就不算数了。可是他们激动得把约定事给忘了……所以我就想赶快使他们满足,不然会害到你,答应后我就拼命的想让两个男人快点shè精。」

    「这………………」

    依明子的说法,变成她牺牲自己的身体保护梨奈了。

    「你说过经过高中时代的性交经验,不喜欢性交,我知道这种情形后,怎么可能会让你去性交。」

    「你这样说我就…………」

    看到明子纯真的表情,认真她不可能有预谋………。

    明子用慈母般的口吻对梨奈说:

    「你不是有强烈的性感吗?」

    「这……………」

    梨奈的脸通红。

    「究意怎么回事?你还一副完全没经验的样子…………」

    「我说没有经验是真的。自从高中那事以后。不曾和男人性交过。」

    「是吗?这样说来,你的身体的确很敏感。」

    「是那样吗?」

    「一定是的。在泄出来时,我也有昏眩的感觉,但从未像你那样真的昏过去。一定是那个第一次的男人不好。你有这样的肉体,一真到今天才使用,实在太可惜了。」

    「不应该这么说吧。」

    「对了,还有………」

    明子打开皮包,拿出五万圆给梨奈。

    「这是刚才那两个男人给的。他们要谢谢我们的服务。」

    「哇!这么多啊。」

    梨奈瞪大眼睛,因为超过她一个月零用钱的数字。

    「他们请我们吃昂贵的螃蟹料理和洒,还有这样多的钱…………」

    「梨奈啊,真没见过世面。」

    明子说完大笑。

    「为什么?」

    「像那两个男人用来吃喝的钱,都是列入公家的帐。他们来东京为的是陈情,所以可以用政府官员应酬的名义,也可以说我们是用N县的百姓缴的税钱吃喝的。」

    「是这样吗?」

    「没错。」

    「那么这个钱呢?」

    也许是掏包,也许用应酬费用报销吧。」

    「照你这么说,这不是贪污吗?」

    明子嗤之以鼻。

    「你真傻,这种事不叫贪污,只是在工作时用公费休息一下而已,也算是公职人员的特权吧。真正的贪污可严重多了。我当伴游小姐,偶尔会听到。例如一个县长为公共建设介绍特定的某一家建设公司,至少能得到一千万圆的好处。还有当介业有环境污染问题时,政治家就去关说……背地里有经千万或上亿的钱在动,所以这些钱是小巫见大巫啦。

    「是那样吗…………」

    梨奈想了一下,又紧张的说:

    「喂!明子!」

    「什么事?叫得这么大声。」

    「我们做的事算不算卖春呢?」

    「傻瓜?」

    明子急忙用手遮同学的嘴。

    「你这样大声说,司机会听到的。」

    「可是……………」

    「我们今晚那里卖春了?」

    「性交后拿钱了呀。」

    「真是的,就的话像个高中生。现在的高中生也不会说这样的话了。」

    明子叹一口气,认为梨奈太无知。

    「我们只是偶尔和他们谈得很投机,然后快乐的性交,也们为表示感谢而给我们零用钱,这不叫卖春。」

    「是吗…………」

    「是啊,而且我们做了什么坏事吗?他们都很满足。尤其那位教育长,因为能确实插入女人体内shè精,而且五年之久没布如此,实在是太高兴了。又没有要求我们做不愿意做的事,更重要的是我们也享受了快乐,你甚至昏过去。」

    「不要说这个了。」

    「我们不是未成年的少女,只要自己负责任,做什么都可以。」

    「这……………」

    明子看到梨奈仍不同意,嘟着嘴说:

    「是这样吗?你以为拿钱就算卖春,那么把钱给我,卖春的责任我来负,你还是做你的千金小姐吧。」

    「不,这个……我知道了……这是零用钱。」

    「是感谢的酬劳,是一种心意的表示,用什么名称任你想吧。」

    「那我就收下了。」

    梨奈把钱放进皮包里,明子开朗的说:

    「这就对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美处女欲情2》收藏,方便以后阅读美处女欲情第二章 敏感体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美处女欲情第二章 敏感体质并对美处女欲情2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