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美征途

第二百四十四章 一片狼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清心倦客 本章:第二百四十四章 一片狼藉

    第二百四十四章   一片狼藉

    注意!!!网页上230章之后的章节内容全部是错误的,不能直接看,至于为什么,大家都是男人,呵呵,都明白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为了以防被封书,H章节只能在合集里面看,大家全部订阅,然后把订阅记录发给我。我的QQ是815180177!邮箱是mailto:mailto:mailto815180177@qq.net

    mailto815180177@qq.net

    mailto:mailto815180177@qq.net

    mailto815180177@qq.net

    mailto:mailto:815180177@qq.net

    815180177@qq.net

    mailto:815180177@qq.net

    815180177@qq.net

    “站住!”凌雨嘉还没有走出办公室,就被林靖瑶叫住了。

    “恩?”凌雨嘉疑惑地回头,一脸的不解。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快说,否则我们断交。”林靖瑶恶狠狠地说道。

    凌雨嘉微微一笑,回到座位上,淡淡道“瑶瑶你刚从国外回来,很多事情不知道也是正常的,你可知道他沈书辰是什么身世背景?”

    “不就是京都大学的高材生候么?这种所谓的人才我见得多了。”林靖瑶不屑地淡淡道。

    凌雨嘉脸上露出诡异的一笑,道“恐怕你姐姐不是这么想的。”

    林靖瑶不耐地道“快说,别卖关子了。”

    凌雨嘉脸上嬉闹之意尽去,严肃道“沈书辰是京都沈家的第二房独子。他父亲沈立辉和母亲杨雨晴都是在各自领域只手遮天的人物。沈立辉是沈家的二少爷,虽然不能继承沈老爷子庞大的产业,但他却是个考古奇才,现任京都市博物馆馆长,是世界级的古文物鉴定师。杨雨晴名气就更大了,她是唯一一个受到维也纳皇家音乐学院邀请的华夏籍音乐家,是国内最出色的钢琴师,享誉全球。”

    林靖瑶听得目瞪口呆,喃喃道“怎么可能?那他怎么还到我们公司来打工?”

    凌雨嘉恢复了以往的活泼,继续道“这是沈家的家规,沈氏后人,必须考自己的能力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沈家每代传人皆是如此,这是他们的老祖宗大科学家梦溪公沈括定下的遗训。”

    林靖瑶毕竟是留学的高材生,家里也算是不大不小的豪门望族,自然多少知道一些这种古老相传的大家族的可怕。京都沈氏是华夏国的第一大家族,和川蜀唐家、江南平家以及华东崔家并称为“华夏四大家”,四位德高望重的族长是华夏国当之无愧的掌权者。

    得知了沈书辰这样辉煌的背景后,林靖瑶忍不住道“看来我姐姐也是知道的了。沈家人隐藏工作这么好,你们是这么知道的?”说完,一脸狐疑地看着凌雨嘉。

    凌雨嘉脸上的神色又恢复到了先前的郑重,凝声道“对不起,瑶瑶,我不该瞒你。我不是普通的大学生,我是个孤儿,自幼被中集养大,培养长才。现在我是中集的干员,受命潜伏在临江市,调查有关临江市委书记边左一受贿走私的案子。”

    林靖瑶闻言倒不是很惊讶,笑着道“我早就知道我的雨嘉不是普通人,没想到你这么厉害。”

    感受到好姐妹的体谅,凌雨嘉心情很好,喃喃道“我是真心把你当亲姐姐看的。”林靖瑶比她大了半个月,两人为此争论了很久。

    “那我姐姐应该也知道了,是不是你透露的风声?”林靖瑶道。

    凌雨嘉摇摇头,道“不是我。晚秋姐也很不简单,不然唐老爷子不会这么放心地把偌大的公司全权交给她了。”

    林靖瑶露出明了的神色,忽得又想起了一件事,着急地说“雨嘉,你说你在调查边左一的问题,那是不是也阂父母有关?他们会不会有事?”林靖瑶的父亲正是临江市的二把手、市长林如海,她母亲则是市委宣传部的部长,都是实权派的人物。

    凌雨嘉微微一笑,走上去抱了抱她,说道“有些具体的事由于组织的规矩我不便透露,但你要对你父母有信心。我相信叔叔阿姨一定禁得起人民的考验。”

    林靖瑶听她这么说,紧张的神经才松弛下来,心中突然想到莫非姐姐是想通过沈书辰借助到沈家的力量还帮助我爸?她是个单纯的人,心里瞒不住事,开口道“雨嘉你是怎么知道沈书辰的身份的?他为人这么低调,你应该不会注意到他的。莫非你真对他?”

    “别瞎想了。他亲叔叔是我的顶头上司,中集的执行董事。此次我来执行任务时,沈董事特意见了我一面,托我帮忙暗地里保护下他在临江市打工的亲侄子。”凌雨嘉淡淡道。

    林靖瑶听得又是一愣,这沈家的势力真是盘根错节无处不在,连中集这么的机构都有高层在。

    凌雨嘉似乎瞧出了她的心思,微笑道“你也别惊讶,沈家的势力不是你能想象的。沈老爷子曾经也算是只手通天的一代英豪,现因年迈,已避世隐居。沈家如今的掌权人是沈书辰的大伯沈傲天,他是沈氏集团的现任董事长,华夏国商会主席。沈家三兄弟,说起来要算沈立辉最‘没出息’了。他厌恶世间的钱权争斗,一心追求学术研究。沈家大公子,也就是沈书辰的堂哥沈书昊,继承了他叔叔的事业,现在是国安局的一个执行科长。沈书辰还有个堂姐叫沈书琪,是MBA博士,现在担任沈氏集团的总经理,是个不折不扣的商界女强人。”

    林靖瑶“噗嗤”一笑,道“这么说来,这沈家年青一代中,也是沈书辰最没出息了,现在才只是我们这个小公司的副总而已。”

    凌雨嘉微微一愣,无奈地摇摇头,淡淡道“沈书辰是沈家内定的掌权人,下一任的族长,你认为他会像你说的这么平庸么?我记得他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红颜知己,叫平裴卿,是江南平家老爷子最宝贝的孙女儿。凭这点关系,他就不简单。”

    “他堂兄不是很厉害么?为什么还要他一个小小的经理来执掌家?”凌雨嘉的话勾起了林靖瑶无限的好奇心。

    “呵呵,你不了解沈书昊的为人。他是个微电子高级工程师,是国安局保密科的科长,除了那些深奥难道的密码之外,他对什么都不感兴趣。这样一个人如何继承家主之位?至于他堂姐沈书琪我倒是也想不通,不过就是沈书琪在家族长辈面前力荐她弟弟的,其中缘由也只有他们沈家人自己知道了。”凌雨嘉微笑着说。

    “一个这么大家族的继承人就这样在我身边,还这么低调,现在想来我都觉得他隐藏得有些可怕了。”林靖瑶苦笑着道。

    “这个你倒是无需担心,我可以保证他绝无恶意,只是想真的通过自己向族人证明而已。而且他在日常生活中表现出来的就是他自己,没有半点做作。这个确实是值得表扬的。”凌雨嘉笑道。

    林靖瑶微微一愣,喃喃道“他到是挺有自尊心的。”

    凌雨嘉看得发笑,忍不住道“我说瑶瑶,你不是真的看上他了,要委身下嫁吧?”

    林靖瑶轻啐了她一句“别乱嚼舌根,我跟他连见面次数都不满两位数,怎么可能这么快?”

    “哟!那以后就得多多见面,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凌雨嘉一脸狭促的坏笑,依旧不依不饶地说。

    “死妮子,就你话多。”林靖瑶似是再也坐不住了,两位大美人儿嬉闹着扭作一团,一时香汗淋漓,场面好不香艳。

    “瑶瑶,你在吗?姐姐找你商量个事。”门外突然想起了林晚秋动人的仙音,凌雨嘉听到老总亲自驾到,忙不迭地整理了下行装,跑过去开门。

    林晚秋施施然走进来,抬眼就看见妹妹坐在椅子上,神色颓然,不由叹了一口气,走上前道“陪姐姐到‘江南人家’吃个便饭。”

    “江南人家”是姐妹两常去的一家淮扬菜馆,坐落于锦业大厦不远处的一条步行街,平日里两姐妹时常会去那里吃上一顿便饭,选个舒适的小包厢,说上一些女儿家的私房话。

    林靖瑶知道姐姐有话要说,公司人多口杂,不方便,便点了点头,放下手头工作,在凌雨嘉依旧狭促的怪笑下,跟着林晚秋出了房间。

    凌雨嘉跟在两姐妹后面也出了办公室,很自觉地回到工作地点整理设计资料,看着渐渐走远的两人,脸上扬起一丝高深莫测的微笑。

    “姐姐,有什么事需要你百忙之中特意抽身出来?还这么正式地去我们的秘密地点商议。”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林靖瑶转头看着正在开车的姐姐,不解道。

    “当然是有关于你的事,更是有关于我们林家和唐家的大事。”林晚秋依旧是一脸人畜无害的微笑,却看得林靖瑶心里直发毛。

    很快,一辆黑色德产原装大奔就来到了临江闹市区步行街的一家典雅餐馆门口,车山走下两位风姿绰约的大美人,一时占尽天下秀色,直引得众位的目光齐聚而来。

    林靖瑶显然是不习惯这样被注视成为焦点的感觉,林晚秋却是早就习以为常了,若无其事地拉着妹妹直奔二楼,来到一间早早就定下的小包厢里,两人面对面坐下。

    看着姐姐一如既往的沉着,林靖瑶的好奇心愈发重了,强忍着不发问,心里却是七上八下的。

    林晚秋显然是瞧出了妹妹的心思,她只是依旧不急不躁,拿着菜单点了一份板栗红烧蟮筒,一份清炒芦蒿,一份小笼包,再加两分米饭和一碗冬瓜排骨汤,都是江南的家常小菜。

    林靖瑶看出这几道菜都是自己从小的至爱,想不到留学四年回来,姐姐还记得一清二楚,心里非常感动,便起身坐到她身边,小鸟依人似的靠近她怀里,娇滴滴地道“姐姐,你真好。”

    姐妹两自小亲昵非常,林晚秋自是早已习惯了她的撒娇,只促狭地打趣道“我们家瑶儿这番姿态要是被哪个男人看在眼里,岂不是要迷死他了?姐姐我虽然是个女的,都觉得心里酥酥的了。”说着,伸手道她丰隆翘圆的部上拍了一记。

    林靖瑶身子一动,满口的娇嗔薄怒“姐姐真坏,又来戏弄人家。”

    片刻间,菜肴已经到了桌前。两姐妹颇有仪态地吃完了午饭,林靖瑶似是再也忍不住了,忙不迭开口问道“姐姐,究竟有多重要的事要跟人家讲?你快些说嘛。”

    林晚秋洒然一笑,直勾勾地看着她,淡淡道“我们的瑶瑶长大了,女大不中留,要嫁人喽。”

    林靖瑶听得满脸绯红,不满地嗔道“谁说我要嫁人了?我还要多陪陪爸妈和姐姐呢。”

    林晚秋无奈地摊摊手,说道“这我也没办法,是叔叔和婶婶亲口跟我说的,他们要我帮你留意身边合适的男孩子。现在那个人出现了,叔叔婶婶和姐姐我都非常满意,认为他有资格也有能力做我们林家的女婿。只是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

    林靖瑶先是一愣,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随即便道“那个人不会是沈书辰吧?”

    看着妹妹一脸的娇憨动人,林晚秋心中是满心的欢喜,很自然地点了点头。

    林靖瑶冰雪聪明,早从今天上午的会议和各个人的言谈中发现了一丝端倪,此刻心中的疑虑得到证实,倒也不是特别惊异,只是淡淡道“姐姐,你不觉得你们太一厢情愿了么?你可知道他可不是普通的打工仔。”

    林晚秋脸上的笑意更甚,继续道“瑶瑶你也太小看你姐姐了。若不是对他了如指掌,我怎敢轻易将亲妹妹的终身幸福托付给他?不就是沈家的少爷么?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家瑶瑶还不一定看得上他呢,对吧。”

    林靖瑶“哼”了一声,道“当然。”

    林晚秋促狭地笑道“死妮子,你还真不害臊,跟你点颜色,你就开起染房来了。”

    林靖瑶显然是很不满,的樱桃小嘴一翘,娇声道“不就是含着金钥匙出身的纨绔子弟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林晚秋觉得愈加好笑,又道“你什么时候看见他像个纨绔子弟了?我调查他有一个月了,从下层员工到公司元老都对他交口称赞。而且,他和客户的关系也相当好。他为人谦和低调,从来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他辉煌的家世背景。而且他虽然有时候口花花的,满口的油嘴滑舌,但女人缘极好,我敢保证公司里那些未婚的女孩没有一个不对他有意思的。”

    林靖瑶知道姐姐不会骗她,喃喃道“姐,你不会要我去主动追求他吧?”

    “当然不会,他答应我先追求你一个月,再看这一个月之内你们的相处如何决定。瑶瑶,你可要把握机会,这样的好男人可不多,你不要后面的人排着队呢。收一收你那不近人情的高傲性子,平时在他面前表现得自然一点,不要抱有成见,更不能刻意迎合。他跟你一样,也傲得很,所以你们要真心相处,如果真的不合适,多个好朋友也是挺好的。”林晚秋一本正紧地说。

    林靖瑶点了点头,乖乖地偎依进她怀里,亲昵地搂着她道“我知道了。爸爸妈妈的事到时候也要靠他帮忙的。”

    林靖瑶说的很随意,林晚秋却是浑身一震,正容道“瑶瑶,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别胡思乱想,叔叔婶婶没事的。”

    林靖瑶点点头,道“我没事,我相信爸爸妈妈的。”

    林晚秋脸上的郑重之色犹自未去,继续道“瑶瑶,你要记住,林家的女儿只嫁自己爱的人,叔叔婶婶绝对不会把你当做跟沈家攀上关系的交易品,我也绝不会允许的。沈书辰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男人,我相信通过以后的相处,你会真心爱上他地,而不是怀着替父母分担压力的心思去接近他。林家不会用什么美人计来上位的。”

    林靖瑶听得心中一暖,把头贴得更近些,喃喃道“瑶儿知道了,瑶儿不会把自己当做货物一样出卖的。我会试着跟他相处,要是真的没有感觉,那我也没办法。”

    林晚秋心中甚是安慰,伸手宠溺地抚着她一头丝滑青丝,满脸笑意地道“恩,姐姐知道瑶儿长大了,可以蹄姐分担压力了。”

    “姐姐,唐家的那位又在追求你了吧?他还真是脸皮厚。”林靖瑶气呼呼地说道。

    林晚秋闻言只是叹了口气,并没有说些什么。林靖瑶口中的所谓唐家,正是华夏四大家中的川蜀唐家,这公司的创始人唐鑫老先生是唐家老一代旁出的庶子,并没有取得家族的继承权,便只身远离川蜀,来到江南临江市,创下了这一番基业。随后便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人伦惨剧,独子唐建春在一场有预谋的车祸中丧身。唐老先生抵挡不住老年丧子的悲痛,一下子整个人就垮了。这时唐家以为这一旁支再无人继承产业,便想理所当然地得到锦业集团。是林晚秋看破了唐家人的势利眼和不良居心,以老人儿媳妇的身份在法院里据理力争,才总算保住了这个死去丈夫留下的心血。

    唐家嫡出的一脉中,有个小儿子叫唐建仁,人如其名,真真是个“”,见林晚秋花信之龄便丧父守寡,生得又是如此花容月貌,便忍不住起了色心,屡次威逼利诱,要她下嫁,更想得到她手下的锦业集团。此人是条披着人皮的白眼狼,林晚秋自然不会让他如愿以偿,两人明里暗里不知较量了多少次。要不是有做市长的亲叔叔做后盾,估计林晚秋早就进了狼窝了。

    前不久,这厮又在取得族中长老支持的情况下,在临江市开了一家同样的建材销售公司,摆明了要跟林晚秋对着干,其手段之恶劣,可谓无所不用其极,并扬言,只要林晚秋委身下嫁,他便不再对锦业有所纠缠。林晚秋一直为这事苦恼不已,才有了先前要进军房地产市场的想法。

    其实林晚秋把沈书辰提到副总经理的位置上,多少是有些私心的。她是想借沈书辰背后沈家的威慑力,让唐建仁这厮不敢轻举妄动。当然,如果沈书辰真的娶了林靖瑶,她不介意将锦业集团正式归入沈家名下,毕竟,大树底下好乘凉,得罪了唐家,也只有沈家能够保住锦业集团这个唐老爷子和她亡夫的毕生心血了。

    唐鑫老爷子的便是唐家的掌门人唐傲,偏偏也跟沈书辰的爷爷一样,因为年迈而不愿过问世事,所以唐家掌权的第二代才敢对这族中的旁系一脉步步紧逼。林晚秋终究是个女子,再加上临江市的政局动荡不安,风平浪静的外表下暗流汹涌,她的市长叔叔根本自顾不暇,所以面对唐建仁的无耻行径,多少有心力不从心。林晚秋找上沈书辰,也是要为自己找个依靠,。若非年龄和身份有别,她估计早就亲自委身下嫁了。现在堂妹回来了,正好解决了这个最核心的问题。

    两姐妹坐了一会儿,便离开了饭馆,走时自然又是登徒子们的一阵注目礼。诶,看来人长得太漂亮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回到公司,林靖瑶坐在自己的办公室,想着先前姐姐说的话,脑海中浮现出沈书辰那一张人畜无害的俊脸郝柔的微笑,不觉脸上一阵发热,心中隐隐道“莫非我真的看上他了?就因为他是沈家的少爷?不会啊,本大小姐视钱财如粪土,怎会如此势利眼?还是真的喜欢上他这个人了?这个更不可能了,我才见过他不过几次,哪有那么快的?莫非是一见钟情?呀!!!不会的”林靖瑶越想越羞,猛地摇了摇头,才艰难地投身到室内装潢的设计中去。

    这边的林晚秋也是待在自己的总裁办公室里胡思乱想,每每提到沈书辰她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亲切感,所以她才能放心地把锦业和妹妹这两个她最珍视的人或事托付给他。想到他要成为自己的妹夫时,心中竟又泛起前所未有的酸意,这点让她非肠怕,再也不敢继续乱想下去了。

    其实,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或许当你还不知道的时候,你就已经深深地爱上了某个人。有时只是一句话,有时只是一个眼神,呵呵,个中滋味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最清楚。偏偏当局者迷,当感情汹涌而至,都会不免有些惊慌失措。林家姐妹现在就是这个状态。


如果您喜欢,请把《猎美征途244》收藏,方便以后阅读猎美征途第二百四十四章 一片狼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猎美征途第二百四十四章 一片狼藉并对猎美征途244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