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恋雪

结尾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不详 本章:结尾

    (26鲜币)风起云涌之五国混战

    庆王大寿将近,都城内到处张灯结彩,显得异常热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数十年的休养生息使之庆的百姓安居乐业,国泰民安,因此庆王深得人心。百姓们早早的就开始自觉的挂上红灯笼,在自家门前结上红彩绳,为庆王贺寿乞福。

    碧落的官驿内,寒雪自锦盒中取出印有碧落国君印玺的国书,递给华世岚,见他仍苦著张脸,她不由好气又好笑,“二皇子何需如些愁眉苦脸,若让人瞧见了,还以为是本欺负了你呢!也不想想这两国结盟,得大头的还是你庆国呢。”

    华世岚心说,‘要真有国书上写的这麽实在就好了,不然还真是难说。’这世上没有人会把好处往外推的,他们就在等著看碧落出招。再一想到刚与寒雪达成的那一项交易,他的脸都快要苦出汁来了,不知道一会儿把这消息报给父皇後,他会不会还有没有命在。

    华世岚怎麽想不是寒雪能管的住的,只是华世岚那张衰脸,倒真取悦了她,让她嘴角都快咧到耳边了。

    华氏一族之所以女子早夭,本就是源於华氏一族男子那不便与人启齿的变态欲,好不容易这到了华乾军这一代,这世上出了寒棋这个变态,制出的药剂倒真为华乾军解决了大问题。既然知道了华氏一族的秘密,若不善加利用,她就不是寒雪了。现如今两国有盟约在,也不能以药为胁,但在药价上做点手脚,让自己赚个钵满盆满总还是可以的。所以,她就意思意思的把那药价翻了三翻,顺带送了一点点咋值钱的生肌去疤的药膏,全当友情赞助。

    不管他华世岚如何的不甘愿,药在对方手里,他们便已受了挟制,就如木已成舟,无计可施。所幸现在也只是提了价,而不是断货,否则,後果真不敢设想。这十多年来,族中男子早已习惯了每七天一次的疯狂泄欲,若突然断去,只怕会比断水断食更让人难以忍受。更何况,眼看著一批童子,童女即将成熟,却不能享用,只怕族中也会有人生出异心来。这样想著,华世岚终於心宽了些,抬手向寒雪一礼道:“即然如些,便依两国约定之期,我军借借道之便直取龙跃,也请贵国做好准备。”

    寒雪也客气的回了个礼道:“放心,我国的军士早已开拔前往卧龙河了,也请贵国早做准备吧,毕竟,咱们这後面还留著个金沙呢。”这话是明著告诉华世岚,若是庆**队不尽快打下龙跃,一旦碧落解决了龙跃的主力军便会直扑金沙,到时若金沙全被他们攻下了,也只能怨他庆国手脚太慢了。

    “公主放心,我庆国大军早已於月前便已开始分批前往龙跃,大战一旦打响,我军必会用最短的时间占领龙跃。”华世岚说完这一句话後,便起身告辞了。

    见人走远,寒战走到寒雪身後,将人拥进怀里。“龙跃的使臣今天起程回龙跃了,华乾军派了使节带著国书同行,国书内容不详,不知道会不会有什麽猫腻。”

    寒雪自然的靠入寒战的怀抱,语意懒散的道:“现在的情况已经摆明了,华乾军如果到现在还不清楚怎麽做对他庆国最有利,也就妄为一国之君这麽多年了。”

    窗外,一阵风吹过满园的枫树,火红的枫叶在天地间翻飞,似生了翅膀的灵,染红了窗内相依偎著的两人的眼。

    “起风了呢……”

    秋风起,峰火连天。

    卧龙河边战鼓轰鸣,碧落七十万大军神不知鬼不觉的横越汹涌的卧龙河,奇袭龙跃国临河而造的四坐城池。消息传入各国朝庭时,已是三天後了。

    碧落皇

    看著手里的捷报,皇甫昊天激动的直拍桌子,“好,好啊,连下四城,一兵未损,做的好啊。”

    皇甫皓宇伸手接过那张捷报,只见上面写著:“护国公主下属探子於饮水中下了迷药,我军奇袭未遇抵抗,连下四城,我军未损一兵一将伏获敌军二十三万。”

    “这次能这麽顺利,雪儿当立头功啊。”皇甫昊天激动的脸泛红光,未损一兵一将连下敌国四城,这在任何一国的清史上都是从未有过的。

    皇甫皓宇眼中异光一闪,“能想到在饮水中下药,连迷四城,雪儿确有奇谋,只是皇儿认为这真是好事?”

    皇甫昊天听了微愣了愣,随即颇有深意的一笑,“这点父皇不用担心,孩儿早有打算,只要雪儿不生异心,她便是功臣。”

    这下轮到皇甫皓宇惊讶了,“皇儿已做了安排?”

    皇甫昊天得意而深沈的笑了笑,“父皇,不是您告诉孩儿的麽,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孩儿予雪儿富贵与权势,她才是碧落的护国公主,孩儿若说她不是,那她便什麽都不是。”

    皇甫境天吃惊的呆了下,随即恍然一笑道:“是为父多虑了,昊儿你做的很好,身为帝王当如是。”

    ……

    龙跃皇

    龙跃王正在金殿接待庆国来使,在看过庆王的国书之後,龙跃王龙颜大怒,命殿外武侍将韩高远及其子押入天牢,韩高远之女韩贵妃打入冷,并命刑部彻查韩高远通敌叛国一事。

    这边事情还未来得及处理完,门那边突然传来警锺三响,吓的一殿文武大臣差点儿**飞狗跳。殿外连滚带爬的冲进一灰头土脸的传讯兵,往地上一趴便急急嘶声道:“陛下,碧落大军奇袭我卧龙河边城,城中无人应战,也未见狼烟升起,属下在城外见碧落大军整队入城未见抵抗,请陛下速速派兵支援。”

    龙跃王惊的差点自龙椅上跌下来,心里又惊又怒:卧龙河边的四座边城皆有重兵把守,怎麽会无人抵抗,难道有内神通了外鬼?再则碧落怎麽会突然派兵攻打龙跃,三国联盟围攻碧落之事还未到时间发动,现在倒被碧落倒打一耙,卧龙河边四城首望相助,要攻只能连攻四城,现在一城已失,那另三城便也会是同样的情况。这倒底是怎麽回事?碧落知道了三国联盟之事,特地先下手为强?

    龙跃王惊魂不定的向全殿文武急急道:“众爱卿可有退敌良策?”

    文武百官纷纷献策,“陛下,为臣以为……”

    庆国皇

    庆王大寿,举国欢庆,百官齐例,四国朝贺。

    华世招拿到急报时,一看之下脸色就变了,转头便直奔御花园。

    御花园里,百官正在饮宴,华世招匆匆向华乾军行了个礼後,便急急将手中急报呈了上去。

    华乾军笑容可掬的脸在看到急报的内容时,完全僵硬了,瞪大的眼,满是惊愕的抬头看向下首轻松自在的那对夫妻。不过一瞬,他便收起了满脸的惊色,只招手让华世招附耳过来吩咐了几句,便仍脸色自若的继续饮酒。

    寒战冷冽的眼角只瞄到华世招一脸肃穆的匆匆离去。

    金沙皇

    一脸蜡黄的皇长子正伏在一具曼妙的胴体上激烈的起伏著,娇媚的叫床声响彻整个寝。“啊……好……啊呀……嗯……再深些……啊哦……舒服……好哥哥……啊……再快些……”

    “你这骚蹄子……被……本皇子的爽吧?舒不舒服?啊?……啊?……看你夹的这麽紧,爽吧?啊……”皇长子边上气不接下气的吼著词浪语,边端著自己的老二努力往身下女子的小洞里戳。

    身下女子娇媚的凤眼中一抹寒光极快的闪过,嘴角扯著勾魂摄魄的笑,白耦似的双臂妖娆的环上皇长子的脖子,鲜红的小舌便自豔红的唇口中探出,舔上男子特有的喉结,口中还不忘发出嗯嗯啊啊的娇媚呻吟声。

    “嗯哼……真骚……这麽浪……**……死你……死你……爽不爽啊……再叫大声点……叫……”

    後深处

    “啊……王爷……啊嗯……不要……”一名风情万种的成熟妇人被三个男子围在中间,一手套弄著一个中年男子巨大阳物的同时,前後庭还同时被两个男子猛烈的抽著。

    “老二,老三,你们两个慢点儿,没见豔儿都没办法好好舔我老二了麽?”站在妇人头边的中年男子皱著眉头不爽道,边将妇人的头压向自已的巨龙,掐著她的下额便将巨大的努力塞了进去。

    “呜嗯……嗯哼……呜嗯……呜嗯……”被唤作豔儿的妇人因身下两同时被激烈的攻击著,口中又塞入这麽大的一,不但让她呼吸不顺,已经顶入喉咙里的也让她不适直欲呕吐,不禁挣扎著舌头连动,乞望将顶出口腔。

    “嗯……哦……好爽……啊哦……啊……真会舔……”中年男子舒服的连连呻吟,著豔儿的头便在她口中抽起来。

    “大哥,豔儿的小嘴真这麽消魂麽?”被称为老二的男子一边像打桩似的狠命撞击著豔娘的小,一边笑著问道。

    “爽,这娘们真会舔,这小嘴又小,顶在她喉咙里,一夹一夹的,差点儿老子就忍不住喷了。”被称为大哥的中年男子丝毫不管手下的女子已经直翻白眼了,大的在她口腔里抽的更为激烈狂放。

    “这女人上起来真爽,难怪当初老头子只独宠她一个了,这屁眼紧的像要把我的大家夥整个挤进她身体里去似的,妈的,老子今天一定要个过瘾。”躺在女子身下被称为老三的男子拼命的往上挺著腰,大的巨龙快速的在豔娘被撑到极致的菊花里进出著,每每抽出都会带出一丝鲜红,和著自女子阜里被出的水,一起晕湿四人身下的大片被褥。

    “忍了这麽多年,终於还是被我们等到了,咱们这几天可要好好的享用她,过几天出了征,可就没这豔福可享了。”直的豔娘花“噗啾,噗啾”声响成一片的老二感叹一声便更加卖力的抽动起来。

    三个金沙最有权势的男人,为享用到自己夕日豔丽的母妃而沈浸在欲中无法自拔。殊不知就在数门之隔的寝殿之外,一名黑衣男子正焦急的在原地打转,时不时的抬头望望紧闭的殿门,无法可想的击掌长叹。

    冰晶皇

    白雪纷飞的闱里,清冷的长廊上,一身龙袍的冷冽男子,望著高高的墙,神情悠远。

    长廊的另一头,白色苍苍的老太监健步如飞的往这头奔来,也不见他怎麽抬步,竟就几个眨眼间便到了男子身後。

    “皇上,碧落七十万大军於三日前跃过了卧龙河,连下四城,未损一兵一将。”

    “开始了吗?”冷冽的冰晶之主抬头望著满天的白雪,悠悠的问著身後的太监道:“来福,你说,凝儿在碧落过的好麽?身子该是会舒爽些了吧?那里四季如春,对她的气喘该会好些才是。”

    老太监闻言低下头,柔了声道:“那护国公主的手信皇上不是看了麽,有她护著公主,应是无事的,她手下有一神医,只要那神医出手,定能保得公主长命百岁的。”

    “一个女子,又无皇家血脉,空得一身富贵权势,不长久的。”冰晶王悠悠的轻叹中带了丝惋惜与无奈,轻柔的语声随著满天的风雪消散於天地间……

    史上最著名的卧龙河大战彻底打响,碧落七十万大军如一把大刀自龙跃国土中部横劈向都城方向,所过之处如狼入羊群,尸骨遍野,血流成河。

    庆国与金沙合军增援,两国大军兵分两路,庆国大军直奔龙跃都城,一路过处皆会留兵助守城池。金沙大军则突袭与冰晶,碧落三国接壤之地的龙首城,只待龙首城一破,便可直取碧落都城。

    哪知碧落大军获知庆国增援大军已到,迅速退兵回守卧龙河畔。而另一处,金沙大军抵达龙首城方知城中驻著两支大军,那是冰晶国与碧落国的联盟军。

    不过一月,五国局势再起变化。增援龙跃的庆国大军在进驻龙跃都城之际,竟突然倒戈相向,只两日便顺利打下龙跃都城,将龙跃皇室一干成员尽皆囚禁於内之中,而龙跃境内大半城池皆在同一天为庆国士兵所占。

    同一天,碧落大军再次越过卧龙河,攻占卧龙河附近的城池一十四座。只两天,龙跃便已名存实亡,龙跃国土皆为碧落与庆国彻底刮分。

    亦是同一日,金沙东南边境告急,碧落三十万大军奇袭而至,不过两天,便连下两城。

    还是同一日,金沙大军於龙首城外与冰晶、碧落联军交战。两方大军甫一相交,冰晶大军便急急退向一侧,唯碧落大军奋勇前冲与敌相斗,金沙大军中坐阵的三位王爷深怕有诈,亦将大军一分为二,两相牵制两国大军。

    只是待他们分兵阵式完成之时,自左右两翼突然各冲出一支大军,正好与冰晶、金沙的大军形成了合围,将龙跃的主力大军一分为二死死的围困住。合围之势一成,碧落与冰晶外围的士兵们便在内围士兵们的掩住下,开始如搅机一般,收割著金沙兵将们的生命。一时间,龙首城外惨加连天,血染黄沙,连绵数十里。

    两日之後,金沙五十万大军覆没於龙首城外五十里地之处。接连两天的突围,追剿,再突围,再追剿,在没有食物又疲於奋战的情况下,他们能活下来本就是奇迹。但也只限於两天,金沙的士兵们早已经将所有力气拼尽,死亡已临近……

    无力的举起满是缺口的刚刀,还未来得及砍中敌人便已被敌军拦腰截断,身体摔飞出去时候,眼睁睁的看著自己腰部以下的双肢,在数米外的地方摔落,被马蹄踩踏成泥,最终也只能带著满心的不甘与不得全尸的怨恨,奔赴地府。

    三日後,无边的恐慌直袭金沙所有军民,金沙掌权的三王被碧落、冰晶两国联军击杀於龙首城外,金沙国内一时无人坐阵。皇长子整日沈浸於乐不问世事,百官惊慌失措之际,奔进後求见皇後,这才发现,皇後中太监女早已逃的一个不剩,豔丽的皇後在寝内的凤床上被发现,只是夕日风光无限的皇後,此时却全身赤裸,浑身布满青紫的掐痕与白浊的,身下阜与身後菊花皆有暗红的血迹,人──已死去多时。

    而就在此消息传的沸沸扬扬之际,庆国倾八十万兵力,兵分四路,直袭金沙南方边境。

    金沙百官哗然,群龙无守。不过五日,金沙都城中略有私产者皆奔逃而去,繁华一时的金沙都城几乎成了座空城。

    大战启始方过两月,四国局势一变再变。碧落与冰晶联军先灭金沙五十万大军,後自金沙国土东北角切入,直奔金沙王城。而碧落另一路三十万大军,自金沙东南角切入,已连下金沙七城。两路大军首尾相应,以急行军的速度直直的吞下金沙一座座城池。

    而庆国四路大军亦是不遑多让,因金沙群龙无守,已成一盘散沙。四路大军所过之处几乎未遇抵抗,八十万大军只一月便已攻下金沙三之分一的土地。

    (12鲜币)风起云涌之功成身退

    铁牛背山,庆**营

    副帅帐中,十来个赤条条的将领,眼泛红光的看著被他们围在中间,同样赤裸的两女四男。此两女分别是庆国尊贵的金枝玉叶,华仙飞与华仙羽公主,而将两人夹在中间的正是在龙跃与金沙大战中立了头功的四名大将,孙玉芳,刘书恒,华锐,和吴浩。两位公主显然是被人喂了药,此时正是两眼迷离,全身泛红,被两个男人同时夹击之时,还不断的用力挤揉自己丰满的子,直掐的原本一双白面馒头似的子,印上青青红红的指印。

    刘书恒边用力的挺腰前戳,边看著周围的大将道:“各位将军不必客气,两位公主原就是陛下赐於我与华锐兄的女人,此时又被我们下了极烈的药,不会醒转的,各位可尽情的享受。”

    身边的这些将领早被这香豔的活春给激起了反应,那老二早已翘的老高,涨的青紫。其中一壮的将领哑著声道:“刘大人,这不太好吧,必竟是公主,要真被我们玩了,陛下若是怪罪下来……”

    “别怕!别怕!”华锐边喘息著拼命冲刺,边笑道:“你们没看我们就是这麽玩的麽,即是赐於我的女人,那就是我的人,我要她怎麽样,都该是我说了算,我说准你们玩儿,你们就只管尽情的玩儿,大家一场兄弟,这次若不是大家肯拼命,我们也得不到这麽大的功劳,一起用个女人算什麽,啊嗯……”说著身子一僵一阵激烈的颤抖,将满满的白全进那湿润的玉壶里。

    华锐拔出半软掉的阳物,揉了揉道:“这两娘们上著确实爽,各位将军不必客气,大家都是兄弟,正所谓兄弟为手足,女人如衣服,就算是贵为公主,那还不就是个女人吗,女人生来就是给男人玩儿的,来,来,这小可是紧实的很,夹的舒服极了。”边说著,边顺手拉过身边的副将,直接将他一推,端著他的老二,就让他整挤进了洞里。

    “啊……好爽……”那副将原就忍的快爆炸了,此时龙阳一入洞,便再也忍不住抽动起来,抬眼看著自己眼前的一对丰,两手颤抖著便了上去,抬头看著那张平时高高在上的脸,心中那种无以名状的激动猛然的爆发出来,“我在公主,我在公主,妈的,**了公主了,**,**……”副将原只喃喃的话语越说声音越响,到後来,便忍不住的大吼起来,身下不太壮的老二此时好似都大了一号。只见他似见著战场上的敌军似的,双眼赤红,双手狠命的抓著那双嫩软的子,腰下利剑狠命的戳刺,似是要将身下女子戳穿了似的。

    有了一人带头,那边上围观的众位将领便也没了顾及,纷纷伸手,伸脸上来,或或舔或亲,全都似失了理智的野兽,疯狂的蹂躏起这两个昔日在他们眼中高高再上的金枝玉叶来,连原本在两女身上泄欲的四名大将何时退出了营帐也不晓得。

    “老祖宗确实睿智,这样一来,还有谁会对咱们有异心?”刘书恒感叹的道,在那些将领的眼中心里,只当他们肯将自己贵为一国公主的娇妻都送於他们共用了,那就是最最推心置腹的了,哪里还会不会忠心献上。

    四人转身去了主帐,华乾军正自主帐的内室里出来,浑身上下也只穿了一件单裤。他只瞄了四人一眼,“有功的将领都按置好了?”

    “是。”四人齐声答了,便在华乾军的显意下坐到两边的红木椅上。

    华乾军在首坐上坐下,抚著手下桌上的大陆地图,眉头深皱,“对於碧落弃金沙的铁矿不要,反而换得土地并不肥沃的龙跃领土,你们怎麽看?”

    “儿臣猜测,会不会那边的地底下也有铁矿,并且可能还不少於金沙?”吴浩道。

    “儿臣倒觉得碧落这麽做可能只是出於方便管理的考量。”华锐道。

    “会不会是有龙跃有什麽咱们不知道的东西,偏碧落知晓,所以才弃金沙而就龙跃。”孙玉芳猜测道。

    华乾军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派密探潜入龙跃,暗中查访此事。”他可不想再被碧落摆一道,这次若不是他见机快,这金沙只怕就没他的份了。

    碧落军营,主帅帐内

    皇甫昊天满面红光的招呼著冰晶国王北冰岩及摄政王北冰麒,“冰晶陛下请,摄政王请。”说著便先干了杯酒。

    北冰岩及北冰麒见状忙端起杯,饮进杯中酒。只是北冰麒显得有些魂不守舍,频频望著营帐门口,不知在看些什麽?

    “摄政王可是有何急事待办?”皇甫境天摇著玉扇笑眯眯的问道。

    “不,没什麽。”他只是在等那个聪慧的似灵般的女孩。“对了,怎麽不见护国公主?听说护国公主府上有一神医,我那妹妹自胎里带了喘病出来,我们可没少为她费心思,现在知道护国公主府上有能人,我可一定要向她借人一用的。”

    “摄政王客气了,凝儿也是朕的妃子,雪儿自是不会吝啬一个大夫的。”皇甫昊天微微一笑,转头向身後的小太监吩咐道:“去,看看公主怎麽还没来。”

    那小太监才刚出了帐门,便又折了回来,只见手中还多了一个锦盒。“禀皇上,这是公主帐前的小兵送来的,说是公主让送给您的。”

    皇甫昊天与皇甫境天不解的对视一眼,“呈上来吧。”

    锦盒打开,最上面是一封写著‘皇帝哥哥亲启’的信,皇甫昊天拿起信,只见锦盒里还静静的依次躺著八支令牌。

    皇甫昊天心一惊,急急拆开手中的信,一见之下,心中既羞且愧,脸上不由的热辣辣的烧烫起来。

    皇甫境天见此,颇为不解的走了上来,“皇上,何事?”

    皇甫昊天闭了闭眼,将手中的信递了过去。

    皇甫境天摊子开信纸,只见上面写著:

    “皇帝哥哥,三国大势抵定,雪儿与寒战就先功成身退了。

    盒中八支令牌为雪儿数年所建之基业,凭这八支令牌便可号令三国内所有旗的人员及钱财调度,另外清州城内的寒家庄里,那後山是空的,里面是寒家庄的所有人费时十来年的所得,若有一日国库吃紧,你便取出来用吧。

    雪儿的父母还在四处云游,若有一日他们回转,就有劳皇帝哥哥代为多多照顾他们吧。

    必竟雪儿这次是要出海,海上情况莫测,万一碰上风暴,也是有可能回不来的。

    雪儿从未出过海,好不容易寒战答应要带我出海呢,我们就先走一步了。或许有一天,我们还会回来,也或许我们永远也回不来了,所以後会无期了,皇帝哥哥!

    寒雪,寒战留字。

    “雪儿……”

    全书完结

    PS,接来还有两章番外

    (20鲜币)(番外)为了生个小雪儿H

    白雪皑皑的天池山脉,在山与山的夹缝中,有一条四季如春,花开遍地的山谷,而在那团花锦簇的草地上,此时正有一对男女相互相缠著。

    “呀……别吸……嗯……”寒雪捧著寒战埋在她前的头,似推非推。尖传来的阵阵酸麻,让她轻咬住了红唇,压抑的呻吟著。

    “叫出来,”寒战边舔著寒雪幼嫩的尖,一边低哑的道:“这里就只有我们俩,我想听你舒服的声音。

    “嗯……”寒雪慌乱的摇著头,摇乱了一头的长发,“啊……别……别咬……”这厮越来越知道怎麽样的吸吮能让她感到快感了,哦,该死,吸的她好舒服哦。

    “啾,!啾,!啾……”耳边传来的都是寒战卖力吸吮她房的声音,寒雪敏感的感觉到腿心似流出了一股热流,不自禁的夹紧了腿,却不想紧紧的夹住了寒战在她两腿间的健壮大腿。

    “动情了麽?你越来越敏感了!”寒战轻笑一声,略抬起身子,卸去自己上身的衣物,光裸分健壮的身体重又覆回寒雪身上,

    被寒战强壮的身体覆住,手到他身上肌理分明的肌肤,寒雪忍不住便轻颤起来,肩背传来带著湿意的刺痛,前被挤握著的房也传来难言的酸疼,“嗯啊……别……疼……”。

    寒战喘息渐,亲著寒雪莹白的颈项,哑声道:“我也疼了,雪儿快。”说著便握著寒雪的手将之拉到胯下,隔著长裤握住他的长,“嗯……舒服……雪儿揉揉,嗯……再揉揉……”

    握著那一手圈不住的,寒雪心儿跳的飞快,“战……你的,嗯……好像又大了,啊……”

    寒战得意的舔舔嘴角,用手扭著寒雪一方的尖,轻轻拉扯,“喜欢我的吗?大了能让你更舒服呢。”

    想起寒战每次填满她的身体,满满的将她的身体撑到极致的那种充实感,寒雪禁不住的娇喘一声,下体小中似又有热流涌出。

    寒雪抬起染了情欲的眸子,看著寒战嘴角的邪笑,不由就嘟起了红唇,手中轻轻的套弄的动作改为重重一握。

    “啊……哦……”寒战惊喊一声,改为低低的呻吟,“你这丫头,想掐断我不成?!……”疼痛之後是随著寒雪的套弄而带来的难言的快感,让寒战腿都软了。“你……哦……天啊……你这丫头……啊哦……”胯下传来的胀痛和被包裹抚的快感,快要把他逼疯了,寒战抓著寒雪的衣服一用力,只听“嘶啦”一声,粉红的绸衣顿时便成了一堆碎布,“看我怎麽收拾你。”

    “啊……”寒雪惊叫一声,却连挣扎的机会也没有,便被寒战抓住了双手,他只用一只大手便将她的两只手固定在了她的头顶上,再一声“嘶啦”声响起,这回是她的襦裤,寒雪欲哭无泪,无力的踢踹著双腿气嚷道:“臭寒战,你……你撕了人家的衣服,以後让人家穿什麽啦,啊……”

    “这里又没有外人,穿与不穿又有什麽关系呢。”寒战将一指探入那已湿润了的谷地,细细的来回索一遍後,又探入一指。

    “啊呀……别……嗯……呀……”寒雪扭著腰想要挣开腿心的侵入,无奈与寒战一比,她的力气本可突略不计。

    寒雪小中的湿润与紧窒让寒战再忍不住,抽出手指,解开裤带,他扶著已胀的青紫的巨龙抵上寒雪的幽口,一个用力便整没了进去。

    “啊……”

    “嗯哼……”

    突如其来的结合让两人齐齐呻吟出声,寒战一个翻转,变为女上男下的姿势,让寒雪跨骑在他胯上。他喜欢这样的姿势,不但能让他的壮龙进的更深,也能让寒雪将他夹的更紧,还能让他看到雪儿前的美景,看著那两团雪白的软在他的挤握下,自他黝黑的手指间挤出,变形,光是这样看著,便能让他兴奋不已。

    “啊呀……不行……天……好撑……你太大了……呜嗯……不能这样……啊……”寒雪无助的娇嚷,双手撑著寒战的小腹就想将他自自己体内拔出来,哪知,才抽出一半便被寒战一个猛力的上顶又给整了进去。

    寒战用力的一下下往上顶送著,看著寒雪洁白的小腹上那一条明显的凸起随著自己的一一抽而进进出出著,眸色不禁更深如黑墨了。

    “啊……呜……不要……好撑……会……会裂……啊……”壮的一次次毫不保留的深入玉壶,那略带点疼痛的快感来的又猛又急,寒雪无助的摇著头,却怎麽也甩不开两人沾连处让人疯狂的快感。

    又一次翻身,寒雪再次被压在了寒战的身下,两条大腿被分的大开,被寒战压向那双嫩白的椒。寒战将壮的深深的入小,抬头又用唇齿去钓那嫣红挺立的红梅,卷入口中用力的吸允,身下的巨龙也不松懈,一下又一下重重的抽。

    “啊呀……别这样……啊……不行了……我……啊……我嗯啊……”前的酸麻,似乎让小里的感觉更加强烈了,快感如潮水一般汹涌而来,只几下便让寒雪丢盔弃甲,小一紧便猛烈的收缩起来,夹的寒战猛吸气,口中吸吮的更加卖力,胯下巨龙也像打桩似的抽的更加用力。

    持续的快感让人疯狂,寒雪尖叫著,修剪整理的指甲在寒战的肩背上留下条条红痕,洁白的牙齿也在寒战的肩头留下一个个牙印,小里的快感累积著,脑中竟升起一股子尿意,而且地感觉随著寒战的猛力抽,那尿意越来越不能忍受了,“停……停下来……啊……战……我……我要尿……尿……啊……”寒雪惊觉股间一阵湿热,似有一股温水自她的小中喷出,不由惊叫起来。

    寒战的眸色更深,快感不断的冲上大脑,腰椎酥麻的快感闪电般的传入脑海,让他颤粟不已,松开紧含著的红果,寒战将全身的力量都压在寒雪身上,猛力的冲撞起来,疯狂的狂抽猛了数百下,一个用力的戳刺,深深的入壶内,寒战关一松,身体连抖数抖,浓浊的了满壶。

    欢爱刚歇,寒战撑起自己,喘著伸舌舔著寒雪娇喘不已的红唇,声音哑的低语:“舒服麽?你喷了好多水来呢。”

    寒雪又羞又糗,抬手便去推他,“人家再也不要理你了啦,呜……”让她死了算了……

    寒战顺著她推拒的力道,转身一带,便让两人变成了男下女上的姿势,疲软下来的也因两人的动作滑出了寒雪的身体,小中满满的白没有了阻塞,便也跟著流了出来,沾的两人腿间都是,腥臊的气味充弃在两人鼻间挥之不去。

    知道寒雪在害羞,寒战怜惜的将她搂在前,轻轻的抚著她柔嫩的背,嘴角得意的翘起:“你都不知道我多得意,我让你舒服了不是麽?”

    寒雪羞赧的将脸埋在他前,嘟著嘴不依,“糗死了。”

    寒战好笑的拍拍她挺翘的雪臀,“我们是夫妻不是麽,做这种事有什麽好害羞的?这里除了我们什麽人都没有,这倒是最合我的意了,你不知道我多想要一直在你身体里,不跟你分开。”

    这般扇情的情话,让寒雪又羞又气,不由便伸出了小魔爪,咬牙切齿道:“你也不怕尽人亡。”

    寒战哈哈大笑,“寒棋那小子倒是真有两下子,临行时他可给了我不少东西,其中有一样说是足能让咱们日夜春宵不断的做上三五日呢,不要咱们试试?”

    “试你个头!”寒雪生气的抬手锤他,还日夜不断三五日呢,那不是要她的命嘛,死寒棋,你死定了。

    远在清州寒家堡的寒棋猛的打个了喷嚏,他莫明其妙的鼻子,抬头四处看了看,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沈,刚刚不知道为什麽,背後的寒毛全都站起来了。想想又笑自己真是被奴役习惯了,那个唯一能让他寒毛直竖的丫头,现在应该在千里之外才是,想著那丫头现在可能经历的生活,他年轻幼稚的脸上浮起一抹邪笑,重又低头继续挑起手里的草药。

    寒战微笑的搂紧寒雪,“雪儿,我很高兴。”

    寒雪抬头便对上寒战满是深情的眼,那深黑的眸中带著满满的喜悦,让寒雪的心都柔软了,“傻子,不就是扔了那一身的累赘麽。”寒战万年的寒冰脸,现在就如冰雪消融了般,带著柔情似水的笑,让寒雪看的心酸又难过,凝了眼便又伸出魔爪去,扯著寒战的脸皮便将之揉的不成样子,“一脸的傻笑,丑死了。”

    寒战却仍是笑著任她玩,眼中的柔情甜的简直腻死人。自小失亲的他,傍著寒雪一起长大,看著她慢慢的积累财富,看著皇家将权势赐给她,他越看越怕,怕寒雪会走上他父亲的老路,这世上不单是功高盖主会让上位者采取行动,权势日大,一旦让上位者觉得不安也是会被毫不留情的抹杀的。幸好,幸好他的雪儿不爱那些钱财权势,肯毫不迟疑的扔了那些累赘,与他在这神仙谷地隐居。

    寒雪扯了几下终是舍不的,停了手,又去轻轻的揉著寒战的脸,眼神有点迷离,“你说,皇帝哥哥会发现咱们没往海边走麽?”

    “他最想不到的是你能将十二卫也扔下,没了那些个人,他再也没办法掌握你的信息,定是会派人去查看的,只是龙跃的海岸线长了,又是人生地不熟,姜叔他们按排的人应该能将他骗过去的,只是他疑心重,只怕仍会在各地按排下暗探查询你的下落的。”寒战紧了紧搂著寒雪的手臂,无声的给予安慰。雪儿对亲近的人有一种偏执信任,皇甫昊天对她做的那些事,怕是对她伤害致深。

    寒雪略带伤感的笑了笑,“横竖我是不出门了,任他布下天罗地网也没用。”从小就希望只守著自己的亲人,平平静静的过日子,如今就这样与寒战恩爱、平静的过一生也好。

    寒战眼中一丝光闪过,大手趁寒雪不注意,轻轻的分开了她的双腿,就著她腿心处的沾腻,再次挺胀起来的巨龙便熟门熟路的顶上了幽谷,只滞了一下便入了大半。

    “啊……混蛋,你偷袭,啊呀……”被寒战这一闹,寒雪哪里还有什麽伤感的情绪在,欲火迅速被燃起。

    “呵,嗯……咱们快些……生个孩子是正经……呜嗯……想那些做什麽?哼嗯……雪儿……雪儿……”看著寒雪自己骑在他腰上,扭起了腰肢套弄起他的大来,两团日渐丰腴的房随著摇摆在他眼前荡出让人心惊的波浪,看的寒战口干舌燥,直痴痴的哑声唤著身上让他消魂噬骨的可人儿。

    “嗯……哎啊……”真是出师不利,原是想惩罚下寒战的,哪知那巨硕的龙吞吐起来这般困难,身体被狠狠撑开的感觉老实说并不怎麽美妙,只几下寒雪便不行了,腰一软便趴回了寒战的前,“不行……这样的姿势太撑了,好难受。”

    寒战见状,让寒雪侧躺,自己自地上爬了起来,将寒雪的一条玉腿加到肩上,身下欲龙直直深入,竟也是整没了进去,硕大的卵蛋随著摇摆蹭在寒雪的腿上,竟也是别有滋味,让他脑中一机灵,腰便飞速的挺动起来。

    “嗯啊……慢……慢点……嗯……啊……太快了啊……嗯啊……”

    看著寒雪在他身下消魂的样子,寒战不由挺动的更加用力,也更快了,脑中幻想著可能只需一年,便会有个小寒雪绕著他的膝头叫爹爹,他便忍不住嘴角幸福的笑。

    小雪儿,爹爹很快便会让你来到人间的……

    (某人似乎忘记了,生男生女可不是你想就会实现的。)

    (8鲜币)(番外)寒棋的血泪日记

    天福二年,腊月初二,我收到寒战的飞鹰传书,一看纸条上的内容,差点吓掉我半条命,纸条上命我快快进山,却未说明是何事,吓得我连夜包袱款款,连滚带爬的往神仙谷地(寒雪取的名)赶。

    天福三年,正月初一,别人赶著拜年,我死赶活赶的终於赶到了神仙谷地──为寒雪把脉。

    这脉一把,我首先是不敢置相,再三确认後,我生来第一次,肥了胆子,火大的指著寒战的鼻子大骂道:“你丫的有毛病啊?怀个孕你十万火急的召我来干嘛?怕怀孕,你们不会分房睡啊?”

    结果可想而知,我在累的差点虚脱之时,还被寒战一掌拍晕了。

    天福三年,五月二十三,寒雪为跟寒战争生男生女发生争吵,我很不幸的被雪儿拉去当证人。寒战难得的跟雪儿争的脸红脖子,他们争论的焦点竟然是:寒战坚绝要寒雪生个女儿,而寒雪坚持自己要先生个儿子。

    我虽然满头的黑线,认为这两夫妻已经被这种与世隔绝的生活逼疯了,但是我没胆子讲出来。

    天福三年,十月初三,寒雪经过十月怀胎,终於要在今天瓜熟蒂落了。

    天福三年,十月初五,寒雪经过两天的阵痛,终於把孩子平安生了下来了。值得庆幸的是母子均安,只是,我看到,寒战在看见孩子的小****时,脸全黑了。

    我当时虽然很想安慰他说男孩子也很好,但怕会被寒战暴揍打,所以很孬种的找借口跑了。

    天福三年,十一月十五,今天寒雪满月,一大早,寒战就来找我了,手里还拎著个尉迟云。他告诉我,雪儿认为孩子应该继承尉迟家的姓氏,所以取名为尉迟云,然後将儿子扔给我就跑了,我成了可怜的“爹”,把屎把尿的给寒战养儿子,而他离开前,竟然还不给我好脸色。

    我觉得我是这世上最可怜的大夫。

    天福六年,十月初五,今天是尉迟云三周岁生辰,只是小家夥今天不太开心,我问他为什麽不开心?

    小家夥却问我,为何他爹不喜欢他?

    寒战为何不喜欢他,我当然知道。寒战一直在为小云不是女孩,耿耿於怀三年了,於是我告诉他,如果他成了女孩,他爹就喜欢他了。

    我没想到的是,尉迟云跑去拿了寒雪的胭脂,还将寒战收在书房里,准备给女儿的小衣裙给穿上了。

    後果可想而知,倒霉的那个又是我,我被寒战揍的半天起不来,寒雪那丫头竟然也在我身上补了两脚,理由是,他们好好的儿子给我养成娘娘腔了。

    我觉得我是世上最可怜加吃力不讨好的“爹”。

    天福七年,八月十五,今天尉迟云开始学写字了,我首先教他的是他自己的名字──尉迟云。

    我只告诉他,小孩子的名字都是从父亲或母亲那里继承的,哪知这一讲就讲出大问题来了。尉迟云问我,为什麽他爹姓寒,他娘也姓寒,而他就是姓尉迟?

    我说那是因为他爷爷姓尉迟,所以他也要姓尉迟。哪知小家夥自动延伸为他是只有爷爷,没爹妈的孩子,而寒战的不待见他就成了最有力的证明。这下不得了,这小子直哭的天崩地裂日月无光,最主要的是最後把他那对无良的爹娘给引来了。

    最出乎我意料的是,这小子虽然一直抽抽咽咽的,竟然还能说的一道一道的,先是多谢爹娘养育之恩,然後是再也不敢劳烦爹娘之类的话,最後还说要去找自己亲生的爹妈。

    结果倒霉的当然还是我,因为这山谷里,除了我和他们一家三口也没别人了。

    这回的理由是离间他们一家的关系。只不过,这回寒战没动手,那厮这回光站一边笑了,可我伤的比前两回都重,因为寒雪这丫头压儿是将我往死里打啊,一点情面也没留,什麽抓脸,扯头发,撕衣服,拳打脚踢的全用上了。

    於是我暗暗发誓,我一定要逃离这一家子的魔爪,我要翻身做主人。

    天福七年,八月十八,一大早,尉迟云手里拿著封信站在我门外。我开门时被吓了一大跳,还以为我要偷跑被发现了。

    取过小云手里的信看过後我呆了,我傻了,我完全愣住了,寒战和寒雪这两个无良的家夥,竟然将才四岁的儿子扔给我,自己两个跑去云游了?竟然还说将孩子交给我,他们放心!放心还隔三差五的拿我当砂包打?

    我气的想扔盘子,摔椅子,砸桌子,但在看见小尉迟云明而清澈的大眼後,我所有的气都顺了。回想当年遇到那两人,我也只不过比尉迟云大了一岁,也正是因为遇到了那两人,方才有了今日的我。

    只是成就了与那两人的孽缘,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啊……

    全本完结


如果您喜欢,请把《战恋雪》收藏,方便以后阅读战恋雪结尾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战恋雪结尾并对战恋雪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