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宅旧梦

36完结+番外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zydzyd 本章:36完结+番外

    36完结+番外

    ☆、三十六 五“阳”开泰  (完)

    三十六 五“阳”开泰

    听到了瑶瑶气呼呼的抱怨,男人笑得很开心:“小瑶瑶是怎麽知道的?是不是因为小làang穴记得二爷的大ròu棒,恩?”

    他边问边大力的捅了一记,瑶瑶闷哼的一抖,又是一股热汁淋在他的顶端。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小骚货,被干得很爽是不是,里面怎麽这麽会吐水?恩……要射了……统统都喂给你,好好接着……”说着顾至城憋了好些日子的精华统统喷进了瑶瑶的小子宫里。

    不过今天的男人都很奇怪,没有以往霸道的堵在里面都是都退了出来。顾至城坐下来把瑶瑶抱在腿上,除掉了她头上罩的衣服,去啄那张他日思夜想的小嘴,热情的缠吻起来。

    “有没有想我?”二叔是四位爷里最小孩儿心性的人了,三爷四爷都爱听比自己小了三岁的瑶瑶叫他们弟弟,偏偏是二爷总是让她喊自己二叔,却更像是个撒娇的弟弟总是想要知道自己在她心里的位置。

    “想的,不管是二爷的人,还是二爷的大ròu棒,瑶瑶都想的。”宁瑶瑶勾着二爷的脖子咬着他耳语,软软热热的呼吸加上轻轻柔柔的声音叫男人听得小腹一紧。

    “小宝贝离开了段日子被人调教出来了麽。这小嘴里吐出的话勾人的紧。”他说着,伸手去掂量了下那对饱满的玉兔,“这里也被男人摸得更鼓了, 嫩得叫人真想吃掉。”

    说着男人把脸埋到那双rǔ间用高挺的鼻梁去拱那rǔ肉,将rǔ头含进嘴里抿着,用尽法子来表达自己对它们的思念。

    最後他的大掌热乎乎的敷在瑶瑶的小腹上,低声说到:“宝贝,刚才只是开胃小菜,不能让你的小肚子吃太饱。不然晚上就不好玩了。”

    瑶瑶一时还不明白他的意思,但四爷已经打了热水过来,两个大男人就在院子里好好洗了洗她的小花穴。然後将她抱进屋里让她开始真正的午休。

    屋外,长久不见的两兄弟大力拥抱了下。坐到了石桌边小酌起来。

    “小弟就知道二哥会先到,前段时间让你们担心了,对不住啦。”顾至念说完,先干三杯。

    “只要你没事就行, 这回多亏大哥周璇,朝廷这烂摊子我们终於可以不用管了。爹他们整日里就围着娘转,那亲热劲,别说我,大哥都看不下去了。所以我们就决定到你这里来躲躲。”

    想到自家那整日里天雷勾地火的爹娘和鸣叔,顾至城一脸无奈,家里那四个男人都一把年纪了这麽还跟新婚似的黏着娘亲,叫他们这几个媳妇不在身边的情何以堪啊。

    “哈哈,老爹他们是憋坏了, 也难为他们忍了这麽长日子。 我也有些日子没看到远儿了,这回他也来?”

    “大哥本是想带过来的,想着路上带着个孩子到底不方便就还是留在了顾家。爹娘虽然平日里忙了点,但是照顾起远儿可不含糊,都跟自己亲生的似的。 那我们就能多陪陪嫂嫂了。”

    说着两个男人相视会心一笑:“今晚可是个好日子。”

    下午当宁瑶瑶睡醒起来时,先是发现整个屋子都被装饰得像新婚的喜房一般,她初嫁顾至礼和搬入二爷院子前都见过着情景,等她再看见正厅里的五个男人时,几乎以为自己还在做梦呢。她扑向顾至礼蹭着男人的脸问:“我是不是在做梦?你们都来了?”

    “你说呢?”顾至礼对於小妻子如此依赖自己自然是心情极好的,他低头吻了吻瑶瑶後拍着她的小屁股说:“前段时间事情多,也没顾上办你和三弟他们的喜事,正好苏征也满了十八,今晚这三场喜事就一起办了。外面的小广场已经布置好了,等锦绣姐妹帮你打扮好,日落之後就是喜宴。等到闹洞房了宝贝可要乖乖听话哦。”

    宁瑶瑶蜷在男人怀里汲取着温暖,听着夫君的话,偏头去打量那三人。三爷的头发蓄得很快,如今只用一根青缎系着,配着那出尘的模样很是俊朗,而四爷剃去了脸上的胡子,露出的脸庞线条分明,少了三爷的清秀多了几分武官的威风。而苏征因为经历了战场洗礼,整个人都结实高大起来,被晒成麦色的皮肤让他的五官愈发深刻,英气逼人。

    今晚,要和三个男人一起行房麽?瑶瑶咬着小嘴来回看着那三人,又不好意思的把脸埋进了顾至礼颈窝里。

    “嫂嫂在床上又浪又骚,现在怎麽这般害羞了?”二爷半跪到大哥腿边去摸瑶瑶的小脸:“今晚的洞房花烛夜一定会叫嫂嫂毕生难忘的,一定要够骚够yín荡才有意思,知道吗?”

    夕阳西落,整个寨子都热闹起来,原本空旷的广场上高悬着红艳艳的大灯笼,主位上除了一桌酒菜外,後面还架起了高台,搭成竹阁的模样,圆形的拱窗笼着绯色的纱幕,里面点了落地的长信灯。

    女人们窈窕的身影穿行在一桌桌酒席间,将酒肉好菜都一一摆上,孩子们嘻嘻哈哈得在桌椅间打闹,男人们则赤着精装的上身,热火朝天的以酒席为中心在外围按户数搭起了一顶顶小帐子,当自家女人走过身边时还会去捏把屁股,摸把nǎi子,四下都是女子们的银铃似的娇笑声。

    待一切准备就绪,从四爷的院里开始,当打扮好的新娘宁瑶瑶,在喜娘们的搀扶下带着喜帕走出来时,场上一片欢腾,男人女人们都齐声唱起了娶嫁的民间小调。

    跨出了院门,早已半跪着候在那里的三爷先背起了瑶瑶,带着相互扶持一辈子的喻意,开始和声,应唱起来。两旁年长的妇人则抛洒着桂叶,和冰水,祝福夫妻相敬如宾,早生贵子。走了三分之一,换成四爷,再换苏征。

    四人都到了台上後,先拜堂,一拜天地,二拜兄长,夫妻对拜。然後就可以当众揭了盖头,让大家夸赞新妇好生养,以借喜得子。之後就可以开始吃饭。

    要等新人们先开始,其他人才能吃,所以大家都看向了主位。按规矩新妇是不能自己动手的,全是三位新郎一口口喂的,等新娘子把所有菜都尝了一遍後,起身请客人们用餐,客人们就可以开始吃了。

    宴席将要结束时,宁瑶瑶就和三位新郎一起在喜娘的陪同下,开始一桌桌的发糖,两位喜娘捧着两只箩筐都盛满红纸包的糖片,新娘子就一把把抓给小孩子们和妇人们,男人们则一桌桌的喝三杯七鞭酒。得了糖的孩子们都被哥哥姐姐们领走回房了,长辈们也纷纷退场,场上留下来的都是吃了甲鱼喝了补酒,个个都开始坐不住的男人和一脸娇羞又期盼的女人。

    桌椅都被男人们搬开,各家各户挑了小帐抬了进来,将主帐围在了中间,男人们抱着自己女人都钻进去後,各自落了纱幕, 在外面明亮的光照下个个帐子里人影幢幢。顾至礼和顾至城作为观礼人,先坐在软榻边看。外面的司仪开始宣布闹洞房,顿时下面一片喧嚣。

    苏征是第一个,随着他按到瑶瑶开始脱她的喜服,司仪就借着朦胧的景色高声告诉众人,新郎脱光新娘衣服了,小帐里也传来了衣服摩擦的悉悉索索声。

    然後随着司仪凭着经验开始绘声绘色描述新郎如何Cāo弄新娘时,瑶瑶仍带着稚气的哭喊声开始一点点大了起来。而小帐里却没有传来女人们的呻吟,而是一些因为强行忍耐或是被什麽东西堵住後的呜呜声。各个帐子里是没灯的,伴随着新娘子或强忍,或难耐的高高低低的莺吟燕叫,给了男人们一种自己正在Cāo弄别家媳妇的错觉。

    随着三个新郎一个个加入,主帐里一片春意盎然,旁观的两人早已脱去衣衫开始揉搓自己的yáng具。等三个新郎都射过後,真正毫无顾忌的狂欢才刚刚开始。

    外面的帐子里的女人不必再忍着不发声,便是一片莺歌燕语,哥哥弟弟冤家死鬼哭喊做一片。而主帐里瑶瑶哪里还有心情去听外面发生了什麽,当苏征脱光衣服,听着那只大ròu棒压下来时,她看着那根光是含着摸着就叫自己欲生欲死的东西全身都酥了。

    而且四位夫君都在一旁看着,那种刺激令xiāo穴已经激动的开始吐水了。苏征分开她的腿看着那个自己玩弄过许久还是爱不够的地方,埋头怜爱的去亲吻着,温柔的开始令瑶瑶非常乖顺,她抓着身下的软被,不时挺xiōng“恩……恩恩……”的哼着。

    苏征贪婪的喝了好几口甜腻的花汁後才一点点吻上来,含住那粉嫩的rǔ头吸空了两边的奶汁,最後那带着奶香和花汁甜味的吻封住了瑶瑶的小嘴,再混合着男人身上独有的气息令人微醺。

    即使知道瑶瑶能承受得住激烈的对待,他在自己第一次真正进入时还是选择了最温柔的方式,因为知道瑶瑶喜欢那种感觉。

    果然,那种缓慢的插入和恰到好处的力度让小人儿格外主动开始抚摸他的背脊,屁股,并学着他的手法,轻舔着男人的耳朵,颈部,rǔ头寻找着他敏感的地方。等到瑶瑶渐渐不能满足这种和风细雨的缠绵就开始亲咬着男人最敏感的rǔ尖,拿小舌刷着那里,求他:“苏征,用力,用力插我,要再进去。把里面的小嘴也捅开啊……恩……对……再顶它……啊……”

    暴力是男人最容易表现的,苏征开始让瑶瑶并拢双腿侧躺着,然後自己就这麽挤进去,一面拍打着她的小屁股一面享受着难得的紧致和女人难耐到哭泣的呻吟声。

    第二个加入的三爷,因为他是几人中最适合捅开瑶瑶後庭的人。这时的瑶瑶正被苏征抱坐在腿上,挺腰抽插,瑶瑶上下抛动的小身子因为自身的重量而让那yáng具入得更深,每一次下落她都会一哆嗦,当她正沈浸在高氵朝中时,一根抹上了两人yín水的滚烫ròu棒顶上了她正敏感收缩的屁眼。

    “嗯啊……三……三爷……不……等会……”瑶瑶的小手按在三爷覆住自己nǎi子的大手上,本是想让他等自己缓一缓再进来的,却不想那男人还是坚定的推送进去了。

    “啊哈……啊……好胀啊……”瑶瑶整个人都无力地靠在三爷怀里,她和依旧深埋体内的苏征都能清楚的感受到一根粗热的长棍正一点点进入肚子。 苏征好奇的感受着三哥进入後带给自己的挤压,隔着一层肉膜两个性器的贴合让男人们也升起总难掩的兴奋感。

    苏征挺动了一下,捅入子宫的guī头跟肠子里的那个同类打了个招呼,三爷也挺身回应了下,而最难受自然是瑶瑶了,男人们眼里的小游戏在她肚里却是极紧致难耐的快感,肠液和yín水已经多到淌出来了。两个男人默契的抽动起来,一个抽出一个插入,或是同出同入,再或者一个大力顶弄,一个则在里面打转。

    “嗯啊……我不行了……不要一起啊……好难受……嗯嗯嗯……别……”瑶瑶只能无意识的呻吟着,双手撑着男人的手臂以免自己滑落下去。

    那微张的小口很快被四爷的ròu棒堵住了,她收着脸颊吮吸着,再次故技重施,重新让四爷缴械投降。而四爷却是似乎爱上了她小嘴带来的享受,将ròu棒一直小心顶进她的食道将浓滚滚的jīng液直接射入她的胃里,却不舍得离开,还是让她小嘴吸着舔着。

    等另外两个男人在各自最爱的小洞里喷射後,等在一旁的顾至礼和顾至城也围了过来。“大哥,来,先试试嫂嫂的小嘴,不知道她从哪里学来的功夫,真真叫人魂都要吸出来了。”四爷让出了位置,将大哥的ròu棒塞进了嫂嫂的嘴里。

    “唔……夫君……”瑶瑶眯着媚眼,一手握着顾至礼露在外面的ròu棒,含着那大guī头吸起来。而二爷则代替了苏征的位置填满了瑶瑶的xiāo穴。

    “恩……怎麽还是这麽紧,被人玩了这麽久都没松一点吗?”男人虽然抱怨着,但神色却极为愉悦。

    苏征因为是第一次所以不好做的次数太频繁,就在一旁看着其他四人玩弄瑶瑶雪白的女体。四爷很想尝尝三哥所在的後庭,於是三爷退了出来,开始指点他如何一点点挤进去。

    这边瑶瑶正好舔弄着顾至礼的guī头让他放松得享受小妻子的口活,被後面这麽拱进来的大家夥一刺激,立刻就狠狠吸着夫君的ròu棒来缓解下面的难受,而顾至礼被她吸得精关大开,浓稠白浆如决堤洪水一般涌入瑶瑶口里,小女人却死命的吸咬吞咽着,当四爷成功将整个ròu棒都挤入嫂嫂的肠道时,顾至礼已经被瑶瑶吸的脸色发白,瑶瑶吐出那根软下来依旧很壮观的yáng具,低头去含夫君的yīn囊,感受着那两颗圆球在自己口里胀大收缩着却再没多余的jīng液出产了。顾至礼低头看着瑶瑶,觉得自己存了许久的精华已经都满满喂进小妻子的胃里了。

    “小妖精,你可把我的精水都吸干了,待会我拿什麽喂你的小花穴,恩?”

    瑶瑶仰着小脸看他:“夫君,你若是愿意尿在瑶瑶肚里也可以啊……你对瑶瑶做什麽都可以……”

    “嗯,我的小妖精真是个荡妇了……”顾至礼听着她yín荡的话,半跪下来吻她,把那小嘴里溢出来的呻吟全部吃下肚去。

    因为三爷在二爷的邀请下,居然和二爷一起挤进了瑶瑶的xiāo穴里,将那里撑的开开的。

    “唔……不……唔……要破掉了……夫君……唔唔……”瑶瑶泪眼朦胧的求助着夫君。

    顾至礼却只是安慰她:“不怕,你的小骚洞很厉害的,远儿你都能生出来,吃两根ròu棒没问题的。我们可是有五个人呢,以後这小làang穴一定要被玩松点才能满足我们啊。”

    被扯得老开的花穴里滴滴答答的淌着水,两根赤红的铁棍在嫣红的ròu洞里一起进出着,那美丽靡艳的嫩肉被拉扯出来又填塞回去,女人娇吟着接受了两个男人火热的种子。

    当冬季开始时,瑶瑶的肚子已经开始凸显起来了,有了医术高明的三爷,虽然人数减到了每次两个,但是五个男人还是能常常享用到这个美丽的小女人,每天瑶瑶下身的两个洞里都含着男人的浓浆,呜呜呻吟着。没有轮到三爷时,他就在一旁绘着瑶瑶跟男人们交合的春宫图,而顾至礼经过几番思量,总算想好了这个孩子的名字,顾宁泰。

    作家的话:

    我对不起你们!!今天更晚了,很晚很晚……ORZ……

    昨天晚上某Z所在城市整个城西都被封了,所以有家都回不去,只好跟闺蜜挤单人床睡。一直到今天晚上才回到家开始写呢。

    本周的番外会先是顾至礼和瑶瑶的初夜哦~~宁相他们也会小露脸。

    具体时间待定哈~~

    扶摇夫人应该是十一月第一周开始更文。

    ☆、番外 之 温柔家主的小肥兔子

    番外之 温柔家主的小肥兔子

    晚春时节,暖风里洋溢着浓浓的花香. 宁瑶瑶猫在长廊的一角从扶栏的间隙里看着後院里的那群人。宁府的家丁们将顾至礼按在木凳上,宁相钦点的一队侍卫开始准备执行杖罚。

    一向儒雅温和的宁相此时面沈如水,他数着那一下下沈重的击打,看着血迹迅速从男人衣摆腰裤上渗透出来,却觉得还不够,恨不能亲自上去打死这个胆敢抢走自己女儿的混小子。可惜他不能,顾家根深蒂固,跟皇室有着极深的渊源,连肃帝都不好轻易动的人他自然是不能惹急的,不过这一顿军罚也是加了料的,按自己老朋友的意思,只要掌握了角度和力度,那小子小半年都行不了房事。

    一想到自己花了多少功夫,悉心调教出来的心肝宝贝就这麽被个毛头小子讨走了,他就气得牙齿痒痒,天上不会掉馅饼,想娶我宁正阳的女儿就得拿来半条命来换。

    瑶瑶撑着小脸在高处看着,当侍卫们抬出那行刑的东西时,瑶瑶不由得睁大了眼睛,听下人们说只是军棍三十啊,怎麽这军棍……十六股麻绳拧成成年男子手腕粗的长绳,再将这样的三根长绳扭起来饱浸桐油後晾干,行刑时要六个壮年男子才能挥动这足以称之为棍的刑具打击在男子的臀部。

    当第一下开始时,瑶瑶就捂住耳朵闭起了眼,好可怕啊,那样一下寻常人半条命都没了吧?那个男人好像也没有大家说的那麽坏啊,自己又没有像外面人的那样因为跟他一起躺在床上所以好几天都睡懒觉嘛,干嘛每个人都是万分同情的看着我啦。

    爹爹也是那天早上突然就闯了进来,掀开被子就脱了自己的亵裤,抱到院子里面对着阳光扒开了自己的xiāo穴说是看看什麽膜还在不在。然後,然後就突然含住了自己尿尿的地方,细细舔着,好羞人也好舒服啊。

    她还记得爹爹後来几天都一直在发大火,小姨和妹妹都被骂了,家里杯子和碗都摔了好多。等到了夜里爹爹就总是揉不够似得捏自己的nǎi子,还把手指塞进了自己下面,用舌头舔着那里,每个夜里都要弄得自己下面湿漉漉的流着水才能睡去。

    那些日子,爹爹的眼里都是满满的哀伤,他抱着自己说:“以後爹爹不能照顾宝贝瑶瑶了,要是受了委屈一定要写信来告诉爹爹,知道麽?出了什麽事都有爹爹来护着,不要自己憋着。”

    她懵懂的点头,不明白为什麽自己要跟一个只见过一面的男人走,爹爹他们都不能陪自己了。呜呜,大坏蛋,那个人一定是个大坏蛋,爹爹打不过他所以才同意的。但是为什麽爹爹又能打了他才让自己跟他走呢?瑶瑶的小脑袋想不出来,但是她只知道那个男人一定是个坏人,不让自己跟家里人在一起了。

    想到这里,瑶瑶扁着小嘴,先松开了右手,听了听,没有什麽很吓人的惨叫麽。在松开左手,那啪啪声还有,但是没有其他的声音了诶。那个人不会是被打死了吧?她壮着胆子睁开了眼,却看见那个俊朗的少年郎虽然有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背上的衣服已经湿了大半,下半身鲜血淋漓,但是他依旧有着明亮有神的眼睛,嘴巴微微开合似乎在数着次数。仿佛觉察到什麽,那双眼睛朝这里看过来,对上了那小兔子一样的女孩子,顾至礼嘴角微扯给了她一个温和的笑容,而宁瑶瑶就真的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呼的就跑没影了。

    等瑶瑶好容易平复了自己那小鹿乱撞的小心脏重新爬上阁楼去看时,就看见受刑已经结束,侍卫们将顾至礼连着长凳一起抬进了原先给宁恒关紧闭的小黑屋然後锁上门就走了。

    她犹豫了好些时候,还是忍不住带上了自己爱吃的点心溜了进去。这个小黑屋虽然门被锁上,但是窗子很好开,她老是为了宁恒翻啊翻的都习惯了。

    顾至礼正在纳闷宁相这些反常的行为,说做爹的舍不得女儿出嫁要为难下还情有可原,爹娘都上门提亲送了聘礼,按理说这事应该是定下了。今天看宁相这架势完全是把自己往死里打啊,不知情的还以为自己跟他有夺妻之仇呢。

    这般胡思乱想着,他就听见窗子被轻轻推开,然後白天里的溜掉的小肥兔子蹦了进来,这丫头翻窗跑路倒是挺利索的。

    瑶瑶蹲在凳子边看着这个少年,说真的,长的是挺好看的,爹爹老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要自己当心那种看起来不像坏人的人,他就是的吧?大坏蛋。

    “你在骂我。”顾至礼看着跟自己只隔了一步路的小肥兔子正气鼓鼓的瞪着自己,就忍不住逗她。

    “你怎麽知道的?啊,不是的……你乱说,我才没有……”呜呜,果然是大坏蛋,一开口就欺负自己。

    “好好,没有没有。小瑶瑶是不是带了好吃的东西?大哥哥可饿死了哦。”顾至礼看着小少女鼓鼓的xiōng口不由自主的咽着口水。

    “恩,来给你。”瑶瑶掏出怀里的玫瑰奶糕,红糖酥,像喂宁远一样掰成小块的塞给男人,还娴熟的从佛像下面取出勺子给男人喂水。

    “是不是经常有人被你爹打了然後关在这里?” 所以你做什麽事都熟门熟路的?

    瑶瑶一脸迷茫的看着顾至礼说:“爹爹才不会打宁恒呢。”

    顾至礼悄悄松了口气,他知道宁恒是瑶瑶才十来岁的弟弟,本能的在决定娶这只肥嘟嘟的小兔子後就自动给她盖上了自己的印章,要是想到她还这麽可爱乖巧的服侍过其他受伤的男人,自己一定会从那小嘴里套出话来把他们一个个都废了。

    “你吃饱了吗?”瑶瑶看着自己心爱的甜点被男人吃了个精光後开始跟他打个商量,“我把我最爱吃的东西都给你了,能不能不要带我走啊?或者把爹爹和宁恒一起带走呢?”

    顾至礼低低的笑着,虽然牵动了伤口很痛,但他不得不思考那个yīn险狡猾的宁相养出这麽个天真的女儿一定是有原因的。

    “为什麽不跟我走呢?我带你去的地方在南边,是整个王朝最富饶的州陆。瑶瑶不是很喜欢吃甜的吗?我们那里有香甜酥软的桂花藕,有软糯甜甜的酒酿丸子,还有好多好多又甜又好吃的东西。云州的风景也很美,水田里不仅有碧绿的秧苗还有小鱼游来游去,等天晴时我就可以带你去摸鱼,然後就在路边烤着吃。”

    瑶瑶听着男人讲着自己从来都不知道的东西,眼里有了向往:“可是他们说我跟你走了就回不了家了。我会很想很想爹爹还有宁恒他们的。”

    顾至礼看着小肥兔那闪着光芒的眼睛又暗了下去,很是哭笑不得,自己到底哪里得罪宁家了,为什麽听着小丫头的语气自己成了拐卖人口的贩子了?

    “他们是唬你的,等你生了小宝宝,我们一家三口就一起回来看你的爹爹和弟弟……”

    “真的吗?我要生你的宝宝?只要有了宝宝就可以回家了?”瑶瑶对生宝宝还是知道点的,要把男人的小弟弟塞到自己肚子里才能生。

    “嗯。瑶瑶不用害怕的,我以後做了你的夫君会比你爹爹还要疼你的,每天都抱着你睡觉,给你讲故事听好不好?我还有三个弟弟,他们都很乖巧,会像宁恒一样陪你玩照顾你的。”顾至礼觉察到这个小东西似乎格外依赖这个家,尤其是她的爹爹。

    “那我答应了,先跟你去那里玩,等有了宝宝再回来看爹爹他们。”瑶瑶点着头肯定的说道。她看向了男人受伤的地方,因为不再防备而是将他当做了一个玩伴,所以眼里有了心疼:“对不起,是不是我早点答应,你就不会挨打了,一定很痛的对不对?都是我不好……”

    “乖瑶瑶,跟你没关系。 就是点皮肉伤,来,你让我亲亲我就不疼了。”顾至礼哄着瑶瑶,那小肥兔子果然乖乖凑过来让他不顾伤痛抱进怀里给了个深吻。捏着怀里软如棉花般的小身子,顾至礼觉得自己的那大家夥已经等不及要抬头了,他立即放开了宁瑶瑶,看着被自己吻到晕乎乎的瑶瑶,神色间满是宠溺:“乖宝贝,相信我,你在顾家会比在这里更开心的。”

    等夜里顾家接走顾至礼後,带来了两位嬷嬷和六位侍女专门伺候未来的夫人,也变相隔开了宁相等人与瑶瑶的接触。这几位都得了大少爷的叮嘱,得了空就跟瑶瑶将云州的风土人情,给她做好吃的点心。等到上花轿被极为隆重一路迎娶到云州顾家的那天,瑶瑶简直是迫不及待想去那个神仙住的地方了。

    她被喜娘搀扶着坐进了豪华舒适的马车里,顾至礼虽然新伤未愈,但依然坚持骑着高大的骏马在一旁护着, 顾家的侍婢们边走边抛洒着喜糖和红绳穿起的十枚铜钱,在众人“夫妻二人和和美美,甜甜蜜蜜”的祝福声中穿过了大半京都才出的城门,那一箱箱沈甸甸的彩礼也才完完全全出了宁家的门。

    一出城门顾至礼就不得不下马後,坐进了车里。他揭了新娘的盖头,看着被打扮得美美的小肥兔子,低头温柔的去吻她,并将嘴里含着那粒红糖喂到了她嘴里,宁瑶瑶的小舌头在男人的大舌头上舔着自己喜欢的香甜味,又忍不住舔舔那个陌生的口腔,唔,这个男人有着她喜欢的气味。

    因为要在顾家拜了堂才能入洞房,而且宁相下手却是狠,所以他还真一时半会不能对瑶瑶做什麽。不过这个并不影响他将小肥兔子剥光了,里里外外亲个遍。他还特意看了看瑶瑶的小花穴,肥厚肥嫩的花瓣好好的保护着那小小的缝隙和yīn核,闻起来只有股甜甜的味道,他小心的分来那花瓣,看着连男人小麽指都不容易插入的小洞里能隐隐看到完好的处女膜。

    奇怪了,岳父大人没有吃掉小肥兔为什麽还总是看自己不顺眼呢?顾至礼看着怀里睡得香甜的小妻子,微微一笑,不过是没舍得吃还是没来得及吃,我吃下去的东西除非是我想,不然可别指望我吐出来。

    当这一对车马浩浩荡荡抵达顾家时,顾至礼的伤在三弟的药膏涂抹下已经完全好了。而他跟宁瑶瑶的感情更是一日千里,因为顾至礼原本就是性情极好的人,加上博学多才,温柔体贴,让宁瑶瑶觉得在这个大哥哥一样的男人面前比对着爹爹还要自在放松。而且这个男人每天也会想爹爹一样弄得她很舒服,会抱着她,哄她,亲她,几乎已经完全取代了爹爹的功能。

    是以等到这日洞房花烛时,顾至礼不费多大力气就哄着小肥兔子脱光了衣服,xiāo穴大口吐着水,他捏着宁瑶瑶棉花般柔软肥嫩的小身子,大口吞吃着那两只肥肥嫩嫩的nǎi子,ròu棒已经胀得又硬又壮了。

    “来,让夫君的大宝贝好好亲亲瑶瑶的小屁屁, 让瑶瑶宝贝明天就生个宝宝出来。”说着,他扶着自己的大ròu棒顶上了瑶瑶的花穴,因为丰沛的滑液,那小口已经微微张开了些,如婴儿的小口似的亲着敏感的顶端。

    “唔,那是什麽东西,圆圆的好烫……”瑶瑶不知道自己身子怎麽了,但是觉得好热好难受,肚里明明不饿可是还是觉得空空的,她蹬着双腿哼哼:“夫君,瑶瑶肚子饿,要吃东西了。”

    “恩,夫君有东西给你吃的,我们先吃个蛋好不好?”说着顾至礼将自己的前端塞进了瑶瑶的xiāo穴里。

    “啊……恩……不……吃不下的,太大了,不要……”瑶瑶不适的想伸手去把那个东西拿出来,却被顾至礼按着了,男人因为忍耐而留下的汗水从他俊美微红的脸上留下来,滴在瑶瑶雪白饱满的双rǔ上,顾至礼低头深深得看进瑶瑶沾染上情欲的眼睛,低低说到:“宝贝,记住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

    说罢再瑶瑶尖叫出口时堵住了她的小嘴,将自己连根插了进去。少女紧到令人难以置信的花径几乎绞得顾至礼嘶吼出来,那仿佛又生命一样的软肉一层层挤压揉搓着那根滚烫的ròu棒,还不断分泌出滑腻香甜的yín水来滋润它。

    “乖,等会你就会尝到滋味了。”顾至礼哑着嗓子开始九浅一深的插送着,果然不一会宁瑶瑶就开始嗯嗯啊啊的小声叫起来了。

    “恩,再进去一点……夫君……好舒服……恩……用力……”瑶瑶扭着小屁股找着自己的节奏,当顾至礼开始一深一浅,力道变得凶猛时,瑶瑶已经挺着小腰一个劲哼哼了:“不不……好奇怪……恩恩恩恩……要飞起来了……要到了……啊啊啊啊啊”

    伴着她长长的呻吟,顾至礼只觉得里面那些嫩肉好像一只只小手在把自己的ròu棒往里面扯一样,他奋力顶开子宫口慷慨贡献出了自己储藏已久的精华,满满的灌饱了瑶瑶的小子宫。

    顾至礼喘着粗气,亲着失神的瑶瑶:“宝贝儿还饿吗?”

    “不,不饿,饱了的,里面暖暖得好舒服,夫君……你以後每天都要这样喂瑶瑶,瑶瑶就会有小宝宝是吗?”宁瑶瑶环住顾至礼精瘦的腰,享受着男人的爱抚。

    “恩,遥遥喜不喜欢夫君这麽喂你?每次都喂得你肚子饱饱的好不好?”

    “好,瑶瑶喜欢的。”她甜蜜得蹭着夫君的xiōng膛,好满足好幸福的感觉啊。

    “想不想等会再吃一次,恩,瑶瑶宝贝?”

    “可是肚肚饱了。”瑶瑶伸手去摸自己微鼓的小腹,还摸到了夫君留在里面的一根棒子:“啊……这个是什麽?”

    “是夫君的宝贝哦,它一定要又粗又长,才能把宝贝喂得饱饱。来,夫君给你揉揉,一会等消化了我再喂你一次好不好?”

    “好~要轻轻揉。”

    “恩,宝贝真乖……”

    夜空里圆圆的月亮坐在枝头,听到新房里那娇羞动人的声音都有些不好意思,害羞的扯了一片云才遮住小脸,偷偷的瞧。

    “呜呜……夫君吃不下了,瑶瑶肚子要胀破了……”瑶瑶扁着小嘴,左右扭动起高高撅着的小屁股。

    顾至礼跪在床上,紧紧捏着小妻子肥软的小屁股,固定住後开始第七次shè精,即使知道她子宫里早已装不下jīng液连花径里都填得满满的,自己还是不能知足,真是个小妖精啊,把精水都榨干了呢。

    “好了,最後一次。”顾至礼终於说话算数,餍足的抱着她躺了下来。

    当迷糊间要入睡的瑶瑶问起他明早要给公婆敬茶的事宜时,男人温柔的亲她:“乖,顾家没这麽多规矩。以後会带你见我娘的,她可是世上最温柔的人了。来夫君抱着你说。”

    “好。”

    作家的话:

    哈哈,顾至礼和瑶瑶的新婚之夜双手奉上,足足5K多哦。

    另外两个番外的播出时间可能要隔天了哦,虽然有了大纲,但是还是要让我找找感觉啦!!


如果您喜欢,请把《深宅旧梦36》收藏,方便以后阅读深宅旧梦36完结+番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深宅旧梦36完结+番外并对深宅旧梦36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