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女与野兽

6-11完结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狐十三 本章:6-11完结

    ☆、(12鲜币)Chapter 6

    整个晚宴因为这场突发事变不欢而散,出了帕梅拉一家入狱之外,别的贵族们都被搀扶着离开了会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黛茜也慌慌张张的找到了米岚,她将带来的毛毯披在米岚肩上,说道:“您吓坏了吧?没受伤吧?用不用请医生来看看?”

    米岚摇了摇头,视线穿过层层人群寻找着亚度的身影。正巧此时 亚度也在看她,目光中带了点心虚和歉意。米岚低声嘟囔了一句:“难怪今天说了那麽多麻的话。”

    “您说什麽?”黛茜问道。

    “没事,我们回去吧。”米岚说完,跟着黛茜回到了房间。

    回到房间以後,黛茜缠着米岚给她将宴会发生的事,没有人比米岚这个当事人更清楚事情经过了。米岚拗不过她,只好给她讲了经过。听过之後,黛茜万分兴奋的说:“殿下对您可真是太痴情了。”

    米岚有些无语的看着她,不忍心拨开事情美丽的外表替她剖析出暗的那一面,於是保持了沈默。就让这个少女继续幻想下去吧,本来这就是个童话故事嘛,王子和公主就该幸福一些。黛茜兀自兴奋了一会之後又有些遗憾的说道:“如果不是这件事,说不定皇後已经单独面见您了,真是太遗憾了。不过您别灰心,相信陛下一定还会再召见您的。”

    米岚撇了撇嘴,并不太关心这些。她抱起小猫,着她毛茸茸的脑袋低声道:“也不知道他的伤严重不严重。”

    “您也太小瞧殿下了,这麽点小伤不会有事了,您别多想了。”黛茜安慰道。

    正如黛茜所说,皇後没过多久便单独召见了米岚,这一点连米岚都没有想到。米岚穿着华丽的裙子,行了一个标准的屈膝礼,同时说道:“十分荣幸能够得到您的召见,尊敬的皇後陛下。”

    “请坐。”皇後伸手示意米岚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米岚小姐,您不顾自身安危配合亚度尼斯殿下成功抓获谋逆之人,这种勇气值得所有人学习,我在这里,我代表国王陛下授予您最高级别的金星奖章,感谢您所做出的牺牲。”

    听完皇後的这番说辞,米岚猜想亚度或许是早就想要在晚宴上激怒帕梅拉,然後一下子将她的家族势力拔出,看这样子皇後也是知道他的计划的。或许亚度想借着那个机会把她摆到明面来,可是现在皇後这样一颁发奖章,她再次成了局外人。米岚不想接受奖章,可是这个时代恐怕还没有发生过这种拒绝皇後的事情吧。

    米岚十分不情愿的接受了嘉奖,然後说道:“我万分荣幸能够获得这样的嘉奖,但是作为殿下的未婚妻,这些都是应该的,这个奖章我实在是受之有愧。”

    皇後在听到“未婚妻”这歌词时,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她说道:“您是一位聪明的小姐,所以相信您也很清楚嫁给亚度以为着什麽。亚度的身份注定他的婚姻是不平凡的,全国的人民,包括邻国甚至是敌国都在关注着他的婚姻。请恕我直言,您认为议政大臣或者是国民能够接受一位异族的皇後吗?这会造成政权的不稳定,敌国也会趁虚而入。殿下真正需要的是一位有着强大家族势力的女子做妻子,这样他才能坐稳皇帝的宝座。而情和爱,那都是在稳固地位之後才可以想的。皇室婚姻向来如此,殿下的也不会例外。作为罗楔尔的皇後,我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您是一位识大体的小姐,所以我希望您能够冷静下来对待殿下的一时冲动。就算是为了罗楔尔帝国的稳定。”皇後停顿了片刻,然後缓和了一下语气,说道:“我希望您能够理解,不过我和那孩子谈过您的事情,看得出来他对您很是着迷。我相信不管是谁坐在皇後的位置上,那孩子最爱的人一定会只有你一个。”

    听完皇後的这一番话,米岚的一颗心顿时跌至谷底。虽然早就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可是亲耳听到这番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确实格外的难听。她有些冷淡的答道:“陛下,或许这些话您应该讲给殿下听。”

    米岚毫不客气的拒绝让皇後感到格外的难看,这次谈话也因此不欢而散。亚度估计是听说了这件事,夜里特意过来安抚米岚。亚度坐在椅子上,让米岚坐在他的腿上。他搂着她说道:“今天的事情你别往心里去,给我些时间,我会安排好一切的。”

    米岚扯开他的衣服,问道:“伤势怎麽样?”

    亚度咧嘴一笑,说道:“小伤,早就不碍事了。想我了?”

    “就算想了又能怎麽样,我现在就和你的情妇没什麽两样,只能等你偶尔来了兴致才来找我。”米岚有些幽怨的在亚度的伤口处戳了一下。

    “亲爱的,那里不能碰。”亚度疼出了一身冷汗,他拿开米岚的手说道:“这只是暂时的,我以安尼鲁维斯的名义向你保证,以後绝对不会让你受到半点委屈。”

    米岚“哼”了一声,没说信或者不信。而是缩进了亚度的膛里,似乎只有被他这麽抱着才能感觉到一丝安全感。她低声道:“我现在只有你了,别再让我失望了。”

    米岚的话让亚度的大男子主义情怀瞬间暴涨到极点,他搂着她的腰说道:“怎麽可能,我什麽时候让你失望过?”说完一只手开始不规矩的在米岚的後背上游走,“难得偷闲,不如……”

    米岚推开他的手说道:“我现在没那个心情,你就不能安静的陪陪我吗?每次来这里都是那个,你是不是真的把我当成情妇了?”

    “就会胡说。”亚度轻轻咬了一下她的鼻头,说道:“都怪我那小兄弟,一见到你就总是不老实。”

    这一晚亚度最终还是什麽都没有做,搂着米岚说了一夜的情话,在天快亮时才回自己房间。

    第二天,米岚正在房间里看着名人传记打发时间,突然从敞开的窗户飞进来一个黑影,吓得米岚几乎将手中的书掉在地上。正在一边玩着毛线球的米兰比米岚更显反应过来,她猛的跳过去扑住了停在桌上的乌鸦,桌上的金器也因为她的动作而叮叮当当的掉了下去。小猫将乌鸦扑在身下,又抓又咬,布莱克自然不会跟她一般见识,只是象征的轻轻啄上两下,想让她安静下来。

    米岚直到此时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她连忙上前嘘走米兰,骂道:“臭猫,快放开布莱克!”米岚将布莱克从猫爪下解救出来,他已经掉落了不少羽毛,她有些歉意的说道:“真是不好意思,那只猫被亚度宠坏了。”米岚捧着乌鸦,一时激动的不知道该说什麽好,心里一酸,竟默默地掉起眼泪来。

    米岚抬手擦干眼泪,笑着说道:“我怎麽哭什麽?看见你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路上辛苦吗?”

    布莱克一看这样便知道米岚在这边应该是受了委屈,他很想说一句:“既然不开心就不要勉强了。” 可是最终也只能用脑袋蹭了蹭米岚的手。

    ☆、(12鲜币)Chapter 7

    亚度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去和他的母亲大闹了一场,并且半是威胁半是请求的得到了一个光明正大探望米岚的机会。他捧着温室中培育出来的鲜花推开房门,见到的就是米岚捧着布莱克“互诉衷肠”的一幕。笑容僵在亚度的唇边,他有些生硬的说道:“看来我是打扰到二位了。”

    亚度跨步进入房间,将手中的那捧鲜花随意的扔到桌上。亚度淡淡的看了米岚一眼,他的女孩,昨天还缩在他怀里撒娇的姑娘,今天却对别的男人诉说心里的委屈。那些话难道不能跟他说吗?那些眼泪不能对着他流吗?她的委屈他别任何人都清楚,他今天差点为了她而责备自己的母亲,而她却在对着别的男人哭泣。

    亚度从怀里掏出一张请柬放在桌上,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就不打扰二位了。”临出门前弯腰抱起了在壁炉边打盹的小猫,“既然你妈咪不喜欢你,就跟爹地走吧。”

    米岚茫然的看着亚度离开,这才想起来擦干脸上的泪珠。米岚放下布莱克,走到桌边去看那封请柬,是一个月以後的舞会邀请函。米岚用手指摩挲着柔软的花瓣,沈思片刻之後对布莱克说道:“对了,你住的地方解决吗?我让黛茜去订做一个鸟架子来吧?”

    布莱克摇了摇头,然後扑扇着翅膀,用嘴指向窗外。他实在是太想看看米岚了,并不是有意来破坏她和亚度尼斯的感情,所以他选择住在殿外的林子里,如果想见她,便可以远远地看上一眼。

    米岚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下午麦斯威尔通过莫西尔夫人见到了米岚,这已经是很平常的事了,几乎每隔几天他就会带着需要盖章的文件来找米岚,这一次他拿来的是一摞信封。他恭敬的行了一个礼,然後说道:“这是下个月舞会用的请柬,需要您盖章之後才能发出。”麦斯威尔用手指着请柬上亚度龙飞凤舞的签名後面说:“盖在这里就行。”

    米岚按照他的指示一一盖好,麦斯威尔却在一旁喋喋不休的说道:“这封信是寄给艾博克公爵的女儿的,那位公爵的前妻很早就趋势了,後来娶的夫人生了三个女儿都还算登得上台面。这封信是寄给邻国公主的,听说这位公主非常金贵,睡觉的床垫一定要是非常柔软的。哦,还有这位公主,有一头美妙的长发,任凭哪个男人见了都会动心的。这封嘛,看样子是寄给盟国希尔斯公主的,听说那位公主的皮肤白的,还有一个昵称叫什麽来的……”

    在麦斯威尔着下巴努力回忆时,米岚开口道:“白雪。”

    麦斯威尔惊诧的看向米岚,叹道:“您连这些都打听出来了?”

    米岚抽出了那封寄给艾博克公爵的邀请函说道:“如果我没猜错,这位公爵的前妻还留下了一个女儿。说不定你的王子也会感兴趣,别忘了连她一并邀请过来。”

    给最後一封信上盖上印章,然後烦躁的将那些信推开,说道:“你跟我说这些不就是想提醒我这是为亚度相亲而举办的舞会吗?我就算知道了又能怎麽样?真是该死,谁能把这见鬼的印章从我手上取下来?我凭什麽要管他这些破事。他爱娶谁娶谁,关我屁事。”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走了。

    “真是太没教养了。”莫西尔夫人皱着眉头说道。

    “就该是这样才对。她之前就是太有涵养了,如果换成我,就直接把这些信拍在殿下的脸上了。”麦斯威尔一边说着,一边收拾桌上的邀请函。

    回到亚度的书房,麦斯威尔说道:“信件都盖好章了,已经交给信使送走了。”

    亚度停下手中的笔,抬起头说道:“话都转达了?”

    “是的,殿下。米岚小姐发了很大的脾气,不过很奇怪,她似乎比您还要清楚您都邀请了谁。”麦斯威尔答道。

    亚度愣了一下,然後忽然笑道:“吃醋了?本来还以为她一点都不关心我的事,没想到她连这些都打听清楚了,真不愧是我的姑娘。”说完便兀自傻笑起来。“就应该让她知道她的男人有多麽的抢手,这样她才会有危机感。让那只该死的乌鸦见鬼去吧!”

    为了凸显自己的不满并且让米岚产生危机意识,他刻意忍了两个月没去见米岚。然而令他失望的是,米岚那边平静的仿佛没有他这个人一样。从不曾如亚度想象那样偷偷送一首情诗或者亲手制作些什麽东西送过来,他据安排的人回报,米岚本就很少提起他来。这一个月里亚度摔碎了不少东西,他周围的人全都过的胆战心惊的。

    舞会当天,米岚拒绝了黛茜提出的盛装出席的意见,打扮的非常低调,她一直躲在角落里观察着亚度的一举一动。她看到他周旋在几个女人之间,不过目光却频频瞄向人群,她知道他应该是在找自己。

    尽管万分小心,米岚还是被亚度的目光捕捉到了。她看到他带着身边的女伴径直向她走来,那个女人也看到她了,所以她现在绝不能溜掉,不然肯定会被耻笑。亚度走过来和米岚打了招呼,然後对身边的那个女人说道:“这就是我和你提过的,来自东方的米岚公主。米岚,这位是欧姆特洛子爵的女儿,薇儿小姐我们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

    米岚和那个女人打过招呼之後,就听薇儿说道:“早就有传闻听说殿下迷恋一个女人,没猜错的话就是这位小姐吧?可真是一位美人,居然能让殿下这麽痴情。我看这位小姐并不像外面传言的那麽鲁。”

    “也许是哪个嫉妒她的女人故意传出去的吧。”亚度说道。

    米岚扯了扯嘴角,却没有笑意。她说道:“二位看样子相处的很愉快,我就不打扰了。”说完之後,她转身就走,丝毫不给亚度留面子。

    米岚出了舞会厅来到花园里,寒冷的空气让她打了一个寒战,她抱紧了双臂,却怎麽也不想回去舞会上。听到一阵脚步声向她靠近,她警觉的回过头去,却发现来的人是威廉。她有些诧异的说道:“你不是被抓进监牢了麽?怎麽……”

    “怎麽大摇大摆的出现在舞会上?难道我就不能被放出来了麽,我没理的小姐。我可是除掉女巫帕梅拉的功臣啊。”威廉笑着说道。

    “那麽恭喜您了。”米岚答道。

    “您看上去似乎不太开心。”威廉又道:“不知道我有没有那个荣幸能为您分忧呢?”

    “没有。”米岚早就厌倦了他们拐弯抹角的说话方式,因此非常直白的拒绝了他的请求。

    威廉被噎了一下,然後大笑着说道:“您这样可比过去有趣多了。我给您带来了一样东西,相信您见到以後心情会转变不少。因为东西有些沈,所以不方便携带,我把它放在马车里了,不知道您愿不愿意跟我去看看?相信我,您不会失望的。”

    米岚有些犹豫,因为这个人曾经叛变过,又是个魔法师,所以她担心又出什麽差错。威廉叹了一口说道:“放心吧,在这皇里我可不敢对您做什麽。我带来的东西和您之前和我提起过的时空交错有关系,不想看看吗?”

    ☆、(13鲜币)Chapter 8

    “我要去!”听完威廉这番话,米岚毫不犹豫的说道。威廉说着弯起了左臂示意米岚挎上来。

    米岚撇了撇嘴,十分不情愿的挽住了他的胳膊,说道:“如果你敢乱来,我立刻喊人。要知道这里可是皇,重兵把守。”

    “我还能做什麽?或者说您想让我对您做什麽?”威廉笑着问。

    米岚没有答话,现在说什麽都只会被他调侃。二人一路无言来到威廉的马车上,威廉打开马车的隔板,从座位下取出一个长方形木盒子。他将盒盖打开,里面整齐的摆放着不同颜色的五块水晶石,用柔软的垫子垫着。米岚不解的看向威廉,问道:“这要怎麽用?”

    威廉又拿出来了一本很古老的书籍,外皮上面的字已经无法辨识了。他说道:“我是在这本书上找到的这个方法。”他说着翻到其中一页,米岚一眼就看到书上画了一个五芒星的阵法。威廉指着图片说道:“画上这样一个图形,将这五块石头按照书上所指示的分别摆放在这颗星星的五个角上,人站在中间,然後念这串咒语。念咒语之前需要喝下调制好的魔药,魔药有些复杂,但是材料也并不难找。”威廉用手点了点图形旁边的文字,那些文字米岚不认识,看上去不是英语。“书上说这样就可以达到在不同时空间穿梭的目的,然而是否是真的,这没人能知道。”

    米岚皱着眉头说道:“听上去似乎不太可能吧,这麽复杂的事情,被你三言两语就解决了。那如果是有目的的穿梭呢,比如我就想去到一个指定的时空。”

    “那需要在那个时空里有一个人摆一个同样的法阵,在同一时间念咒语开启法阵迎接这边的人。”威廉停顿了一下又说道:“其实我个人也不太相信这些,还是那句话,即便这个是真的也是非常危险的,稍有不慎就会被困死在夹缝之中。”

    “说了这麽多全是废话,本不可行嘛,同时开启法阵什麽的。”米岚有些哀怨的说道。

    “说了这麽多,您还没有告诉我到底是谁想知道这些,我想听真话。”威廉说道。

    米岚看了他一会,最终还是决定让这个秘密烂死在自己肚子里。於是她摆了摆手,显得颇为不在意,答道:“没谁,随便问问。”说到这里,她忽然说道:“倒是有另外一件事,或许你能帮我。”

    “我可不是您的免费劳力。”威廉笑着说道。

    米岚眯起眼睛看着威廉,半晌才道:“跟我讲条件?”

    “我只想知道您为什麽会让我调查时空交错的问题,您知道的,我是一个巫师,我对这些很感兴趣。您完全可以相信我,我不会把您的事情讲个第三个人听,即便那个人是我最要好的哥们。只要您肯告诉我实情,我可以为您做任何实情,也许我还能找到更好的旅行方法。”

    “不先听听我让你干什麽再做决定?”米岚挑眉问道。

    “为表诚意,吃点亏也没什麽。”威廉答道。

    米岚低头思索片刻之後,深吸一口说道:“好吧,但是你要保证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知道这件事的人。而且你要帮我做两件事。”

    “没问题,就是十件也一样。我以萨克森家族的名誉起誓,绝对不会将此事告知第三人。”威廉郑重到。

    於是米岚便坐在马车里开始给他讲述穿越的事情,经过了这麽久的时间,再回忆起穿越而来的那一天依然如发生在昨日一样清晰。“大概就是这样,莫名其妙的就来了。”

    威廉沈吟片刻之後说道:“原来真的可以……也许是什麽人在同一时刻开启了法阵,你只是连带而来的?这种事情我现在也说不好,不过我回去会好好研究一下,说不定能发现什麽。好了,那麽现在说说那两件事吧。”

    米岚伸出手,给他看那枚戒指,说道:“取不下来了。”

    威廉凑近了仔细研究了一下,说道:“不过是个小把戏罢了。”说完他用手握着米岚的戒指,口中念念有词。米岚只觉得一团温暖的气息包裹着她的手指,暖流过後,那枚戒指轻易的便滑了下来。

    威廉捏起那枚戒指大量了片刻之後说道:“看来我那可怜的老夥计这次是真的下了血本了。”

    米岚一把抢回戒指,说道:“好了,第二件事,把布莱克变成人。”

    “你说那只乌鸦?这不可能,他和帕梅拉的契约已经毁了,更何况现在帕梅拉都死了。这怎麽可能?你还是换一个吧。”威廉瞪着眼睛说道。

    “那我可不管,是你送上门来要帮我办两件事的。”米岚毫不讲理的说道。

    威廉揉了揉眉心,有些烦躁的说道:“好吧,这可能要花上一些时间,等我有了消息再告诉你。”

    米岚说道:“好,我相信你。你最好别想拖延时间,否则我会让亚度再次把你抓紧地牢里去的。好了,我们离开太长时间了,快回去吧。”说完她率先跳下马车离开了。

    威廉看着她走远,许久之後才自言自语道:“真是麻烦的女人,亚度那家夥怎麽就看上她了?”

    回到舞会上,亚度依然在和那些女人寒暄,笑语连连。皇後坐在引人瞩目的位置上,含笑看着自己的儿子,似乎很是满意这次来参加舞会的少女们。米岚冷眼看着,越发觉得厌恶。她四下看了看,见没有人注意自己,便悄悄退场了。

    回到房间,米岚用被子将自己整个人包裹住,一种被孤立的感觉紧紧地包裹着她,现在就连小猫都被亚度抱走了,那明明是她捡回来的。回想着舞会上亚度的笑容,看不出一丝的不耐烦来,那些涉世未深的少女不知道又要有几个被他迷惑去了。这就是贵族的生活吗,每天带着面具活着,不管做什麽事都要把别人的反应计划在其中,这到底是为自己活着还是为了活给别人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米岚的床上忽然一沈,她吓了一跳,掀开被子就看见亚度躺在床上笑眯眯的看着她。他说道:“你跑到哪去了,我在舞会上到处找你。”

    此时他们贴的很近,近到米岚可以闻见他身上别的女人的香水味。米岚答道:“没什麽,觉得有点不舒服,就先回来了。怎麽样,你的订婚宴,最後选了谁家的小姐?”

    “哎。”亚度用力的叹了一口气,“我选的那个姑娘跑掉了,所以这次舞会算是白白浪费了。”

    “你怎麽不从剩下的姑娘里选一个,反正你妈本不在意到底是谁做你的妻子,只要家族够有权势就行了,我看今天的姑娘们来头都不小。”米岚答道。

    “吃醋了?”亚度笑着搂住米岚,“我不娶她们。”

    “政治婚姻本来就是这样的,凭什麽你可以搞特殊化?你认为你的那些议政大臣们会同意吗?你的前途不要了?”米岚挣扎着想要离开亚度的怀抱,却被他抱的更紧。

    “生气了?”亚度想了想然後说道:“我最近冷落你不开心了?”他着米岚柔顺的发丝,就像是在爱抚小猫米兰一样,边道:“那天看见你向那只该死的乌鸦哭诉心里的委屈,我真是气坏了,所以才这麽久没来看你。我知道你压力很大,但是你也可以跟我说啊,你知道我一直在努力周旋我们的事情,给我点时间好吗?”

    米岚悠悠的叹了口气道:“我不想拿这些事情烦你,你已经够忙的了。”

    “上帝,你可真是我的好姑娘。”亚度紧紧地搂着她低声叹道。

    “你不觉得这样去会把我们都累垮的吗?你比在古堡那时瘦了很多。”米岚着他的脸颊说道。

    亚度没有答话,而是直接吻住她的唇将她压在床上。许久没有亲热过的两个人都十分渴求对方的身体,两人一直纠缠到即将天明,亚度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作家的话:

    新买了一个键盘,用着很销魂

    ☆、(12鲜币)Chapter 9

    第二天下午,亚度将整理好的文件交给麦斯威尔,让他拿去给米岚盖章。麦斯威尔去了没多久便回来了。亚度微微愣了一下,然後问道:“这麽快?”

    “我没有找到夫人,恐怕要让您失望了,殿下。”麦斯威尔取出一枚信封,那信封鼓鼓囊囊的。“这是莫西尔夫人让我转交给您的。”

    亚度满腹狐疑的打开信封,里面只有一张卡片和他的印章戒指。亚度一见到那枚戒指便变了脸色,低声道:“这不可能!她不可能把戒指拿下来的。”他迅速打开卡片,上面只写了一行娟秀的花体字:我回弥洛古堡去了,不必惦念。

    亚度读完之後拍案而起,将手中的卡片团成一团,骂道:“她人在哪?该死的,哪个混账放她出城的?人都死光了吗?我是怎麽交代他们的。”

    麦斯威尔说道:“据说是今天一早就出发了,听说护送她的人是皇後的派来的,拿着皇後的手谕,您的卫兵拦不下他们。”

    “现在就给我背马!”亚度说完起身快步向门外走去。

    “已经在门外等着您了,祝您一路顺风。”麦斯威尔跟在亚度身後,一直目送他上马。

    亚度顾不上规矩,骑着马横冲过漂亮的花园,惊得女仆和花匠一连串的惊呼。亚度的马一直冲到首都城门守卫那里这才被拦下,他怒道:“连我的马也敢拦,也不看看我是谁!”

    “请您赎罪,殿下。请您出示皇後陛下的手谕,因为明日邻国使臣造访,今天开始出城必须要有皇後陛下的手谕,违者以叛国罪论处。这是陛下的手谕,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那个守卫恭敬的说道。

    亚度犹豫了一会,策马便想硬闯,却从周围涌入大量士兵将他团团围住。亚度看了看那几十柄闪亮的长矛,最终只能愤恨的返回殿。他跳下马便直奔皇後的寝,侍女们拦不住怒气冲冲的殿下,他便一路直冲进皇後的卧室。

    皇後看了亚度一眼,然後挥了挥手对屋里陪她聊天的几位夫人说道:“你们都先离开一下吧,我有些话想单独和殿下谈。”

    待屋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时,亚度才开口道:“您为什麽赶她走?您答应过我不会为难她的。”

    皇後将双手交叠置於膝上,平静的说道:“我的儿子,请你先冷静下来听我说。我并没有为难她,离开的请求是她亲自和我提出的。作为一个母亲,我又怎麽会去伤害我的儿子挚爱的女人呢?”

    亚度深吸了一口气说道:“那请您给我手谕,我要去追她。”

    皇後盯着亚度看了半晌才开口道:“明天使节到访,我们要去哪里找一位王子殿下来接见他们?想象一下你的父亲如果知道你因为一个女人而置国家政治於不顾该有多麽的伤心和失望。别忘了,就算雷蒙德现在依旧在大牢中,但他仍然是你的哥哥,如果没有你他一样也可以成为王储。这样你之前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那麽多年的忍耐,这就是你想要的?”

    亚度听完之後,握紧了双拳,膛剧烈的起伏着。

    “你听我说,年轻人。”皇後缓缓说道:“作为一个母亲,我从未有反对过你们,只是并不是每个人都合适坐上皇後的宝座。但是即便别的女孩成为你的皇後,她依然是你最爱的女人,没有人会反对你们的。这一点,看看你的父亲就知道了,他在外面有多少女人?”皇後说完,停顿了片刻继续道:“然而作为皇後,我可以很直接的告诉你那个女孩并不适合这个位置。虽然这样的话很难令你接受,但是请你想想,连隐忍都做不到的人,又怎麽能坐到这个位置上来。”

    “她忍得已经够多了!”亚度此时就像一个叛逆的孩子一样冲着他的母亲吼了出来。

    皇後听他这样说声音也忍不住大了起来,她的双手紧紧地握着椅子的扶手,苍白的皮肤下可以清楚的看见暴起的血管。她怒道:“那我呢?我忍了多少年?还要忍多少年?你想过吗?我为这个国家付出了多少?她至少有一个深爱他的男人,我呢?我有什麽?她有什麽忍不了的?”

    将心底埋藏了多年的话一下子喊出来以後,皇後浑身的力气就仿佛被抽干一样,无力的靠了回去。她有些疲惫的说道:“好了,我有些累了,你先回去好好想想吧。如果……你真的决定要去找她,就来找我吧,我会给你我的亲笔手谕。”

    亚度回去以後就将自己关进了书房,来送饭的侍者直接被他吼了出去。一直到深夜,麦斯威尔才出现在他的门前。他的左手端着托盘,右手托着小猫米兰。“殿下,是我,麦斯威尔还有米兰小姐。我可以进来吗?”

    “米岚?快让她进来!”屋内传来了亚度沙哑却分外激动的声音。

    侍者为他打开门,麦斯威尔进去之後将饭菜放到了他面前的桌子上,他的右肩上趴着已经长大很多的小猫。

    亚度的目光扫向麦斯威尔的背後,然後问道:“她呢?”

    麦斯威尔的目光从亚度红肿的双眼上扫过,说道:“是小猫米兰,殿下。”

    亚度失望的叹了口气,又兀自发起了呆。过了好一会才将小猫抱到膝上,他抚着她柔软的皮毛,喃喃道:“我没有去找她,我真是个懦夫。我没办法放弃好不容易才得到的这一切,她一定恨死我了吧?”

    “这情有可原,殿下,您是一个男人。”麦斯威尔沈吟了一会说道:“你现在做的一切也是为了你们的未来,等您真正的掌握大权之後,就再也不用像现在这样了。如果您现在放弃,一旦雷蒙德殿下再度得势,那您将面对的只有死路一条。夫人会理解您的苦心的。”

    “她居然丢下我一个人……她怎麽忍心?”亚度说道这里有些哽咽,但是他很快就控制住情绪,继续说道:“我还有什麽脸面再去面对她?她留了字条给我,应该是想让我去找她的。我……我当初就不应该让母後那样逼她,她过的一直不开心,她不喜欢学这里的语言,这些我都知道,但是我什麽也没说。”

    “这些不是您能左右的,相信夫人一直明白这些。”麦斯威尔说道。

    亚度膝盖上的小猫用鼻子在空中不断的嗅着,最後寻着牛排的味道跳上了桌子。她在牛排面前犹豫了片刻,见并没有人呵斥她,便放心的吃了起来。一旁的麦斯威尔皱眉道:“她这样会消化不良的。”说着便想将她抱开。

    亚度见状呵斥道:“够了!她只是一只猫,难道我们连她都要束缚吗!”

    麦斯威尔看了犹如困兽一般的亚度,他通红的双眼让他回忆起弥落城堡里的那只野兽。他忽然觉得亚度此时的情况和被困在弥落城堡时所差无几,只不过是换了一个更加华丽的牢笼罢了。他说道:“写封信给夫人吧,她或许会回来的。”

    “我不想再逼她了,就让她按照她喜欢的方式活着吧。”亚度低着头,麦斯威尔看不到他此刻的表情。

    麦斯威尔叹息道:“我再去帮您拿一份饭菜来吧。”

    “不必了,你出去吧,我和米兰单独呆一会。”

    麦斯威尔无奈的摇了摇头,轻手轻脚的离开了。

    ☆、(13鲜币)Chapter 10

    虽然米岚离开皇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她的消息每天都由探子回报回来。亚度清楚的知道她在哪个城镇停留了多久,每天都干了什麽,哪天的饭菜令她感到高兴了,等等。亚度取出威廉曾经送给他的那面镜子,等米岚回到古堡以後,他就又能通过古堡里镶嵌的红宝石每天观察她了,不用再通过探子的只言片语去想象她的每一个表情。亚度盯着铜镜,一阵水波过後,并没有像以前那样浮现出古堡的画面来,而是黑漆漆的一片。

    亚度大惊,立刻请人去通知威廉,这是在他们关系闹僵以後他第一次主动召见威廉。在见到威廉之後,亚度并没有开口,而是用冰冷的目光打量了他许久。威廉叹气道:“殿下,您的眼神真令人伤心。作为最好的朋友,您该理解我的苦衷。”

    “不用再说了,我已经听你说过了。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我真的不愿意找你来。”亚度说道。

    “我愿意为您做任何事弥补我当时迫不得已的行动,有什麽需要我的,请您尽管说。”威廉说道。

    “这面镜子不管用了。”亚度将装着镜子的盒子推给威廉。

    威廉拿过来研究了一会之後疑惑的说道:“上面的魔法并没有消失,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古堡里原先安置的那些红宝石应该是被人取下来了。”

    “我会让人去查的,另外还有一件事,米岚的戒指,是你帮她摘下来的吧?你就是这麽弥补你的过错的?”亚度用力一拍桌子,怒吼道。这一口气他憋在心里已经好久了,如果不是碍於身份,他现在想立刻凑这该死的混蛋一顿。

    “对於那件事我也很抱歉,殿下。但是我之前答应她帮她做一件事,我没想到会是这件事,我用我家族的名誉起誓了。”威廉说道。

    亚度气的浑身哆嗦,骂了一句:“去他的家族名誉!你瞒着我给我一刀的时候怎麽没想到家族名誉?”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指着门吼道:“好了,这里已经没有您的事了,快从我的眼前消失吧。”

    威廉走後,亚度立刻派人回弥洛古堡查看红宝石的事情。他派去的人回来之後禀报亚度:“正如您所说的,古堡里原有的那些宝石已经全部被拆下来了。是米岚夫人的意思,她说那些宝石看上去森森的,而且作为装饰太过奢侈了。事实上,古堡里的陈设大部分已经重新布置过了,就等着夫人回去入住呢。这些都是按照夫人的要求变更的。”

    亚度听过之後颓然的说道:“好的,我知道了,你下去休息吧,赶了这麽多路一定很辛苦了。哦,对了,叫人把米兰小姐抱到我这里来。”

    春去夏来,外面一片暑热,可是偏僻的弥落城堡内全是一片凉爽。

    已经成为这里的女管家的黛西轻轻地扣了扣房门说道:“夫人,殿下的信使派人送信过来了。”

    “进来吧。”米岚靠在她新购置的沙发里,慵懒的答道。

    黛西将一封厚厚的信拿给米岚,米岚拆开以後飞快的读完,又装好递给黛西。“收起来吧,对了,不要怠慢信使,让他好好休息一下,明天还要赶回去呢,相信亚度催他催的很紧。”

    黛西犹豫的问道:“这麽久了,您还是不给殿下回信吗?”

    “嗯。”米岚应了一声。

    “那……要不您去见见信使吧,殿下他一定──”黛西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米岚严厉的目光打断。她立刻低下头,小声说道:“好吧,我去安排信使的事情。”

    就在黛西要离开房间的时候,米岚突然叫住她,说道:“黛西,要不然你和信使一起回去吧?亚度一定会帮你找一个不错的职位的。其实我当初带你回来的时候一直很过意不去,毕竟你那麽喜欢皇。”

    “你在说什麽呢?我现在也很好啊,那段日子已经有足够的资本够我向他们吹嘘了。况且我怎麽会留您一个人在这里呢?当初是我自己愿意和您一起回来的,您别瞎想了,好好休息吧。”黛西笑着安抚米岚,然後出了屋子。

    黛西再回来时端着米岚的饭菜,她笑着说道:“您猜现在外面都有着什麽样的传言?有说王子殿下的殿里藏了一个叫米兰的女人,殿下十分迷恋她,从全国各地搜罗昂贵的珠宝送给她。他们说这个女人是一只猫妖,就会勾引男人,只要是被她看上的男人,殿下就会不择手段的将他杀死。”

    正在喝汤的米岚听完黛茜的话,立刻咳嗽起来。黛茜一边给她顺气,一边说道:“您怎麽不小心点?没事吧?要不要请医生来看看?”

    米岚摆了摆手道:“不过是呛了一下,不用请什麽医生。你接着说,还有什麽传言。他们说的应该是那只小猫吧?也不知道她现在怎麽样了。”

    “被殿下宠成这样,肯定是过的很好呗。”黛西说完,又继续说道:“还有说米兰小姐其实是殿下的私生女,一直和殿下有着不伦的关系,殿下每晚都和他的女儿睡在一起。现在米兰小姐怀孕了,殿下为了不让丑事暴露,不得不从全国挑选男人和米兰小姐结婚!”

    “真是太扯了。”米岚喝完汤,开始奋战桌上的牛排。

    黛西继续说道:“不过信使说了,殿下给米兰小姐选丈夫的事情确实是真的。前不久米岚小姐就发情了,闹的皇里**飞狗跳的,总能听见她不雅的叫声。不得已殿下才开始在全国甚至邻国挑选品种高贵的公猫配给米岚小姐。”

    米岚皱眉道:“真是胡闹。算了,反正离得那麽远,我也管不到他的那些破事,他要是愿意折腾,就随他去吧。”

    “这怎麽能埋怨殿下呢?要不是您一直冷落殿下,殿下也不会移情别恋到一只猫身上。”黛西不满的说道。又和米岚开了会玩笑,等她吃晚饭,黛西便收拾东西离开了。

    又过了十几天,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原本正在熟睡的米岚突然被人捂住了嘴巴。米岚蓦地惊醒,手刚要去枕头下的小刀,就被人用手压住。那人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别怕,是我。”

    听到那熟悉的声音,米岚才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就被亚度含住了嘴唇,他疯狂地吮吸啃咬她柔软的唇瓣,舌头霸道的探进她口中绞着她的和他纠缠到一处。许久之後他才气喘吁吁的放开她,然後倒在了床上。

    米岚问道:“你怎麽来了?”

    黑暗中亚度将她紧紧地抱住,过了一会才说道:“米兰离家出走了,怎麽也找不到……连她也不要我了,你们都弃我而去了。”

    “只有她也走了你才想起来找我?”米岚打了一个哈欠,说道。

    “我不敢来找你,怕你会把我赶出去……”亚度用额头抵着米岚的头说道:“米兰丢了,对不起……”

    “她是一只猫,她会照顾好她自己的。”米岚答道。

    “她大概是去找哪个野男人了,真是该死,我给她找了那麽多名猫,她一个都没看上。”亚度气呼呼的说道:“真是白疼她了。”

    “猫都是这样的,你不用为了这个生气。”米岚安抚的拍了拍他的肩。

    “那你呢?你也离我而去了。”亚度说完,米岚默默的翻了一个身,用後背对着他。亚度用力将她的身子板正,然後说道:“对不起,我不该提这个的。你想我了吗?我想是没有,瞧瞧,这麽就不见你都胖成什麽样了。”亚度说着,用手捏了捏米岚已经变得呼呼的脸蛋。他的手顺着她圆润的肩膀一路下滑,经过她丰满的脯时说道:“这里大了许多,你是怎麽对待它们的?”他的手一路向下索,经过她的小腹时他的动作一下停住了。那已经明显突起的弧度可不像是能胖成这样的。

    ☆、(13鲜币)Chapter 11(END)

    亚度愣了一下,然後猛地掀开米岚的被子。看着她明显隆起的腹部,他愣了许久之後仰天大笑,过了好一会又板起脸训斥道:“这是怎麽回事?真是该死,为什麽不告诉我?为什麽给我汇报的人没提起这件事?”

    “真是过分,快给我盖上。”米岚不悦的说道:“这件事我没声张,除了黛西和给我看病的医生都不知道呢。”

    “真是个聪明的姑娘。”亚度吻了她的额头,然後有些飘飘然的说道:“上帝啊,我就要当父亲了。这真是……太奇怪了。一点都不真实。”因为没有点蜡烛,因此米岚很遗憾的错过了亚度脸上此刻梦幻般的表情。他兀自陶醉了一会,又板起脸说道:“你怎麽能连我都瞒着呢?我可是这个孩子的父亲,你什麽时候知道的这件事?多久了?是我们临走之前的那一晚吗?”

    亚度反复变来变去的情绪让米岚感到烦躁,她不耐的说道:“大半夜的不睡觉,真是烦死了。我要睡了,你不要吵我。”说完她翻身睡去。

    “好、好。睡觉、睡觉。”亚度小声应道,然後有些试探的从後面搂住米岚,见她没有反对,这才悄悄从了口气。他将手臂轻轻搭在米岚的肚子上,感受着那里面的小生命,嘴角挂着幸福的笑容,这大概是几个月以来唯一让他觉得舒心的一件事了。害怕他手臂的重量压坏那小家夥,亚度恋恋不舍的收回了手臂。他为了赶过来已经连续几天没有休息好了,因此没过多久也睡了过去。

    这一晚,亚度做了许多乱七八糟的梦。唯一深刻的就是十五个孩子不听的啼哭的声音,吵得他心烦意乱,最後在那无休无止的啼哭声中,他醒了过来。米岚已经醒了,正坐在床边托着下巴看着他。亚度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问道:“是真的吗?我昨天晚上到的不是梦吧?”

    “不是。你该刮胡子了。”米岚伸出一手指,他他青色的下巴上摩挲着,那麻麻的触感她很是喜欢。

    “真的?上帝,你怎麽能坐着呢?快上来躺着。几个月了?”亚度说着拉米岚上床。

    “四个月了,大概就是我离开前一晚的那次吧。”米岚顺从的爬上床。

    亚度捧着米岚的肚子用力亲了一口,然後说道:“跟我回去吧?现在没有人敢对我的权力说不,你回去不会像过去那样了,就算是母後也不会反对我们了。”

    “现在?我怀孕呢。”米岚毫不思索的拒绝了亚度的提议。

    亚度没有说话,而是从口袋里取出一个老旧的盒子来。打开之後,里面躺着一枚古老的祖母绿戒指。他说道:“我这次来就是想把这个给你,但是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接受。这是我祖母去世时交给我的,她说将来让我送给我喜欢的姑娘。虽然不是什麽贵重的珠宝,但是据说这个戒指传了好几代了。这是祖父送给祖母的,他们很幸福……起码外表看起来是的。不过那些都不重要,你只要知道我是真心的就可以了。那枚印章是用来拴住你的,但是这枚戒指我不会强行给你戴上了。”说完之後他扣上盒子,交给米岚。“我不催你,什麽时候等你觉得可以了,带着它嫁给我好吗?”

    米岚沈默了许久之後才说道:“亚度,对不起,我想皇的生活并不是我想要的。这与你母亲没有关系,我真的不喜欢那里。做你的皇後就算没有人约束我,但是依然要参加舞会和各种人寒暄。那种生活方式让人觉得压抑,是我受不了了,所以才抛开,对不起。”

    亚度沈默了好久之後才说道:“米岚……如果我现在放弃皇位,不久以後就会有人来杀我,我的存在就是对他们的威胁。所以为了我们能有将来,我必须即位,你明白吗?”

    米岚用手绞着被子,头垂的很低。她小声说道:“我明白,可是我害怕那样的生活,永无休止的。只要活着一天就有那麽多事情压着,还要看着你和别的女人调情。”

    亚度听完米岚的话,忽然笑了出来,他说道:“那是碍於母亲的面子没有办法,但是以後不会了。”亚度说完之後,正色道:“你听我说,我们结婚以後我可以对外宣布皇後体弱,需要静养,这样可以帮你推掉许多应酬。你要做的只是忍耐,等我们的孩子长大以後,就让他继承皇位,到时候我就陪你回来弥洛古堡,好吗?”亚度握着米岚的双手,问道。

    “那要多久?”

    “16岁成人就可以了,我会为他安排好一切的,如果这个孩子是个女孩,那她就是个女皇。只是16年,你愿意陪我吗?你是个勇敢的姑娘,我知道你能做到的。如果你觉得我还值得你爱的话……请允许我恳求你的牺牲。”亚度用真挚的目光望着米岚。

    米岚呆呆的望着他碧蓝的眸子,那种坚定让米岚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如果他能为自己放弃那麽多,那麽她又有什麽不能忍得呢?十几年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罢了,更何况他们还有孩子,就算不为她自己想,也要为孩子的前途考虑。

    亚度在之後的日子里频繁往返於皇和弥洛古堡之间,他这四个月里本来就拼命的拉拢势力,在米岚怀孕之後对权力更是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就在米岚生产之前,他已经掌控了大半的政权。他的势力就连老国王也忌惮几分,一是出於对他势力的忌惮,二是出於米岚怀孕的原因,皇後那边也勉强默认了米岚的身份,她已经没有能力去干涉亚度的立後问题了。

    在亚度的长子诞生三个月之後,他和米岚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各国侍者纷纷送来祝贺他们新婚的贺礼。太子妃的生活并没有米岚想的那麽可怕,她对外一直宣称静养,皇後也不愿意带她出席什麽活动,因此她还是像过去那样宅在家里。正如亚度所说,这一次果然没有什麽人来干涉她的生活。

    二十五年後。

    罗楔尔首都皇内,那位一向杀伐果断英勇睿智的国王此刻正可怜巴巴的坐在沙发上,低头听着皇後的咆哮声:“亚度!你这个彻头彻尾的骗子!你不是说等克莱斯特16岁以後就和我回弥洛古堡的吗?他现在都已经26岁了!就连我们的小女儿都已经到了订婚的年纪了,为什麽还不走?”

    “好了,好了,亲爱的。”人过中年却依旧魅力十足的亚度站起来搂住他发飙的妻子说道:“你看看那几个孩子不着调的样子,你真的放心把整个国家就这样交给他们其中的一个吗?每次谈起这件事,他们都在推脱!相信你也看出来了吧?再说,这些年你做的很好啊?大家都很喜欢你这位皇後呢。”

    “我不管,如果你不会去的话,我自己回去。”说完之後,米岚扬声道:“黛西,去把我的行李收拾好!我们回弥洛古堡去!”

    亚度无奈的叹道:“这些年你都离家出走多少次了?上帝,瞧瞧你,咱们都这个岁数了,你还在折腾?”

    “你嫌我老了是不是?那天我还看见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勾引你呢!你动心了是不是?你──真是气死我了!”还没等她说完,亚度就走过去将她打横抱了起来,米岚惊叫道:“啊──你干什麽?都一把年纪了,你不要把我摔下来!你这混蛋!放我下来。”

    “一把年纪?你的丈夫可是宝刀未老呢!”亚度扯了扯嘴角,低声道:“你要不要来试试?”

    正文完

    <% END IF %>

    作家的话:

    孩子们和布莱克的事情番外见


如果您喜欢,请把《穿越女与野兽6》收藏,方便以后阅读穿越女与野兽6-11完结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越女与野兽6-11完结并对穿越女与野兽6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