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兔的进化史

224-227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肥肥的小草 本章:224-227

    ☆、224 流言

    “嗯,哥哥,你说我们宝宝会长成什麽样呢?”知道自己肚子里有了孩子,女孩又难免想著自家宝宝将来的样子,真的是好期待啊,恨不得他立刻就从肚子里出来呢!

    “一定会像芯芯一样,以後我家宝贝就不能叫小芯芯了,这个名字要给我们宝宝用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在冷大狼的心中,已经认为莫芯肚子里怀的是女娃了,一想到家里有个小小芯,那可是多乐的一件事啊,这还真跟他娘晴子是一个得的。

    “哥哥,要是男孩呢?”正当莫芯的脑海里勾勒著自家宝宝的样子,可被男人一说,她竟然看到了缩小版的自己喊著自家男人爹地,好怪啊!

    “男孩啊?男孩还是像我家芯芯。”冷大狼,要是你家儿子真跟莫芯很像,粉妆玉琢的,看你到时咋办。

    “可是芯芯也希望我们的宝宝像哥哥呢!”

    “嗯,芯芯说了算。”

    这是夏日的午後病房里响起的令人觉得幸福的交谈声。而大四语言文化学院的莫芯成了学校里的名人,因为在新生开学典礼上晕倒,被救护车送去医院,也太别出心裁了。

    当然学校里也各种流言四起,有说语言文化学院的莫芯未婚先孕(当然这是事实),校园里很多男生的心碎了一地,心中的女神啊,当然也有各种不好听的留言传出:什麽莫芯是人家富商包养的情妇,甚至难听的还有:连她上大学也是靠了男人的裙带关系,那完全就是有钱有势就能让人上的主…当然学校里很大一部分同学还是坚决相信莫芯的,他们祝福著她,她一定有也值得一个好男人的深情厚爱。

    当时听得莫芯寝室的另外三只气得要死,当然其中暴跳如雷的就是我们的小优了,她可是清楚莫芯所有事的,她直接拨通了电话,她才不会让芯芯蒙受不白之冤呢,肯定是有人嫉妒芯芯或者没有得到芯芯的垂怜而在这时候出来生事造谣的,他们大概还不清楚莫芯是谁的女人,才敢这麽肆无忌惮的乱说,以後有你们好受的。

    9.23,A城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是:冷氏大少已於两年前订婚,未婚妻系A大大四学生,到底谁使冷面大少情归处?

    A城众多名媛当夜泪洒枕巾,A市众人也对这则消息津津乐道,更加好奇著蝮蛇冷少的庐山真面目。

    9.25, 冷氏集团董事长冷国刚携妻回国,面对记者提问,冷氏当家只说冷家办喜事的时间快到了。

    10.1,A城各大主干道出现严重堵车现象,原因是冷氏集团成立星天慈善基金,冷氏集团夙为蒙面的冷天磊出席开幕仪式。

    冷少如传言中那般几乎不苟言笑,但帅气英挺的外表,不怒而威的气场,却又加上了那麽一分儒雅,令电视机前很多少女的心怦怦直跳。当记者问道冷氏大少是否已有未婚妻时?大家都记住了那个让人感动的表情。本来还给人以距离的眼神中流泻出脉脉温情,就像春天里的一股小溪,缓缓流到每个人的心中。那提起的嘴角,眼神中似在想念似在回味的目光,让无数少女的眼中爱心直冒。

    一个冒昧的女记者问出了很多少女人心中的问题:“冷天磊先生你一定很爱你的未婚妻吧?”

    “我不想用多少美好的语言来形容我们之间的感情,我只想告诉大家,她是我携手共度一生的那个人。今天成立的天星慈善基金,各取自我们名字的音,它会如我们的感情一般,一直的为社会贡献下去。”

    谁说冷少冷了,只是那些人不是能将他融化而已,只要遇到对的人,他可以比春风还和煦。

    最後冷氏公关部发言人告诉记者10.20,冷天磊先生将与他的未婚妻举行婚礼,告别单身生活。

    A大校园里也在猜测著冷氏大少的未婚妻是何方神圣,他们自然联想到了,教学楼的名字:天芯楼、莫水楼,大家自然而然的把名字拆分重组,拼出莫芯。原来,原来如此啊,他们又觉得清冷的美女莫芯与天之骄子冷天磊也很配,而A大校长正在办公室里笑的不行了,他们A大终於要一鸣惊人了。

    而此时我们的莫芯正在家里被她家男人哄著吃东西呢。

    “宝贝,听话,来再吃一口。”冷大狼正苦口婆心的劝著自家宝贝喝汤呢。本来在医院时还好好的,能吃能睡,可一到家就不行了,整个闻不得饭味。而且以前喜欢吃的菜都不动筷子了,就汤还能喝两口,问宝贝有啥想吃的啊,哥哥去买,丫头摇摇头不想吃,一天两天都这样,不把冷大狼给急死了。哎,天磊把自己宝贝丫头抱到腿上,要是生出来是女儿的话,他就原谅了,可要是儿子的话,先揪著小屁屁揍两下,在肚子里就学会折腾娘了。

    ☆、225 男人孕吐了

    “宝贝啊,有哪里不舒服吗?不吃东西可不行啊!”男人搂著自己的娇娃娃,他都感觉宝贝好像轻了呢,这样抱著都没以前的分量了,再说以前就很瘦啊。

    “没有!”莫芯把小脸往男人的怀里拱了拱。

    “那宝贝马上就要做新娘子了,要是瘦了撑不起礼服可咋办啊?”

    “哥哥,你是不是芯芯有宝宝了才和芯芯结婚的啊?”

    “宝贝,哥哥可要生气了。不是宝贝闹著要把大学读完的吗?不然哥哥啊,肯定和宝贝第一次在一起时就把宝贝给娶回家了啊。而且啊,前阵子芯芯不是才和哥哥过完20周岁的生日吗?当初哥哥不是要和芯芯去领证的吗?可是芯芯告诉哥哥要大学毕业的啊!”哎,怀孕的女人就爱胡思乱想,我们的莫芯也不能幸免。

    莫芯抬起的小脸上明显的写著抱歉,她都不知道刚才那句话怎麽就脱口而出了。

    “宝贝,先睡会吧,等醒过来的时候,我们再吃点东西,然後哥哥陪你去散步。”

    “可是芯芯不想睡,我要听哥哥唱歌,唱那年在美国的英文歌。”

    “嗯,那宝贝趴到哥哥背上来,哥哥背著你。”那柔软而深情的歌声响了一遍又一遍。莫芯伏在男人的背上,在他的轻拍中,听著那歌声,缓缓进入了梦乡,在梦中她、哥哥还有他们的宝宝快乐的笑著,可是她看到宝宝腿间的小****了呢,醒来後的莫芯,纠结著要不要告诉哥哥,自己做梦梦到自家宝宝是儿子呢,最近哥哥可是心心念念著我家女儿、我家女儿的。可是梦好像是相反的,而且她相信无论是儿子还是女儿,家里人一定都会很爱很爱他(她)的。

    当莫芯开始胃口好时,冷大狼却开始不行了,他想是不是看多了芯芯原来不喜欢吃的东西,他也对其产生心理反了。

    以前芯芯一看到贝壳类等水产品那可是汗毛疙瘩直起,接下来一阵子更是一看到就把刚喂进去的东西给吐了。後来家里甚至是老宅都不敢买贝类产品了。可是一过了三个月,当然我们的莫芯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冷太太了,那可完全不一样了,那次去饭店吃饭,一见到隔壁桌的贝子,那可是馋的眼睛都盯著不转的。男人见自己宝贝那样,那是立马特地跟医生打了个电话,咨询了下哪些贝类食品可以适合她吃,因为她以前都不喜欢吃,可还真没注意这些。得到医生允诺後,他立马找来服务员,特地让厨师做了一份适合孕妇吃的。那男人完全是来不及服务,女孩自己的两只小手都用上了,好像真的是委屈的饿了好久似的。可冷大狼却可怜的想吐了,那卫生间可是去了好几次,嘴里塞著东西的莫芯看著自家男人又跑去卫生间,还在想著自家哥哥是不是吃坏东西了啊,而男人却在卫生间里吐的可怜,连卫生间里别的男人都对他投注了关心的眼神,还有人问他是不是要去医院一下,冷大狼还特自豪的说:“我家老婆怀孕了!”表情那是满足的让人直嫉妒啊。後来莫芯发现男人竟然是“孕吐”,担心之余也觉得很搞笑,以後一定也要告诉宝宝,他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也折磨了他爸爸呢,不过这是快乐的折磨。

    他们每天甜蜜的生活在一起,学校里开始起的各种流言也已经消灭於无形,坐在办公室里刚和自家宝贝通完电话的天磊,看著调查报告:竟然是这个女人,为了芯芯,他暂时不动她,可是她下次再有小动作,他一定会让他知道自己蝮蛇这个外号的由来,那可不是别人胡乱取得。他拉开抽屉,把那份调查报告给放了进去,里面还躺著前几天另一份调查报告和亲子鉴定,不过他的芯芯现在很幸福,他不希望也不会让别的人去干扰自家宝贝的,宝贝就应该开开心心的等著当她的新娘子,当他冷天磊的太太。

    而在冷家陪著莫芯的小优那可是催著人家芯芯给她试礼服,她可是想在别人目睹新娘子的美貌前,先一睹为快呢。莫芯著自己略显怀的肚子,问著小优她已问过哥哥的问题:“小优,你说,别人会不会看出我是怀了宝宝结婚的啊?”

    小优嘿嘿直笑,那可是全校都知道的事啊,说不定过不了多久整个A城就要出来报道:冷氏家族双喜临门,迎进媳妇带进娃,蝮蛇冷天磊办事还是彻底,要麽没有新闻,要麽就是一次把事都给办了。当然这些话小优可不敢说出口。

    “哇…我家芯芯穿著婚纱可跟仙女下凡是啊!啊啊啊…我的心好痛啊…芯芯你的美中了我的心,啊…”莫芯看著缩在沙发上捂著心脏搞笑的小优,也噗嗤一下笑了,可是小优啊,你快点得色吧,你的好日子也不多了啊!

    ☆、226 婚了

    她搂著他的手,穿著洁白曳地的婚纱,垂下来的薄莎没有使她的眼睛模糊,可是她眼中晕染的泪雾却阻隔了她的视线,她在心中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不能掉泪,哪怕是感动开心的泪,因为今天她就要做哥哥的新娘,她的男人正穿著与她同色的礼服站在她的身旁,他戴著白色手套的手掌正轻拍著自己搂著他的手告诉自己:芯芯,不能掉泪呢,你今天要做哥哥笑的最漂亮的新娘子。

    结婚进行曲的音乐响起,她的手臂环著他的,走向那神圣的地,坐在两旁的人脸上都露出了祝福的表情,也有的惊叹於新娘子的美、新郎的帅。

    “新郎冷天磊先生,你愿意娶莫芯小姐为妻吗?”牧师庄重陈述著。

    “我愿意!”天磊看著自己的新娘,眼中爱意直涌。

    “无论她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她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吗?”

    “是的,我愿意。”天磊郑重的回答,也在心里郑重的起誓,她是他永远的新娘,一生的宝贝。

    “新娘莫芯小姐,你愿意嫁冷天磊先生为妻吗?”牧师继续进行著仪式。

    “我愿意。”绵软的声音却掷地有声,能嫁给哥哥是她一辈子的幸福,她好爱好爱眼前这个男人啊,不过幸好,他也如此爱著她。

    …

    他掀开面纱,在众人的注目中在她的唇上印下代表承诺的轻轻一吻,礼花从他们的头顶飘了下来,很是唯美。

    晴子满眼晕泪的看著莫芯:她的女儿今天出嫁了呢,而且还是嫁到自己家,感染到新婚的祝福,她觉得她也很幸福,她握紧身边男人的手,是这个男人的爱,让她这辈子无忧无虑的生活在蜜罐里,她的芯芯也会得到她一样的幸福,而且会更幸福的。冷将军、冷老太那也是笑的不行,他们唯一的孙子在他们的日盼月盼中终於结婚了,而且马上就会多出一个小曾孙,有比这些还更开心的事吗?

    “宝贝,有你真好。”在大家响起的祝福的掌声中,她与他相对而笑,从此她是他的妻,他是她的夫,而莫芯肚中的冷家小宝也参与了他父母的婚礼,见证了这神圣而又幸福的时刻。

    “天磊啊,现在芯芯怀著宝宝呢!你可不能乱来啊!”在新人出发之前,晴子不知道已经把这句话讲了多少遍了。不是她爱唠叨,而是她实在不相信自己的儿子,她可是见过儿子把芯芯身上啃的布满草莓的惨样的,而且自从自己撞破他们的事後,她都觉得儿子的目光是贼绿贼绿的,自己有的时候霸占芯芯时间多了,她都觉得自己的儿子要把自己给生劈了。

    天磊看著女人粉红的小脸,宝贝和他在一起都三年多了,可是还是这麽容易害羞,就像她18岁时那般。而且,他和宝贝上床也那麽多次了,除了芯芯变得放开一点外,别的似乎都如以前的她那般,一但动情时,全身都是粉红的,他的手指往她的腿间上一会,宝贝总会娇娇的吟哦,喊著“哥哥…”,口布满了蜜汁,手指一刮,都挂起了银丝,而他只要一碰那两片小,宝贝一定会哆嗦的泄出很多水呢。天磊觉的自己忍耐了好久好久,自从察觉到自家宝贝的月事不正常时,他都憋著没碰宝贝呢,虽然已过了三个月,但宝贝的胃口总是不怎麽好,他哪有什麽时间想自己那方面的需求啊,可是今天是他和芯芯结婚的日子呢,而且他也问过医生哦,医生说只要不过分,他们还是可以有床事的,那消息仿佛把男人从地狱里解脱出来一般,因为禁欲的日子对於他来说还真不是人过的。那麽此时晴子的话语对冷大狼本没有任何的作用,看著穿著洁白婚纱的莫芯,男人又不免满脑子秽画面。

    考虑到莫芯的身体状况,两人没有选择什麽地方去度蜜月,不过他以後会补给宝贝的,而且会让宝贝每天都过的如新婚时一般,甚至比新婚更幸福。

    天磊开著车载著他的新娘驶向海边的白屋,他尤记得自己与宝贝在海边的每一个场景,在夏日的夜晚,在海浪声中,他和宝贝激情的拥吻。洗完澡的她才发现没有内裤可以穿了呢,其实只是他没有告诉她,房间里备著很多新的,他假装若无其事的把下身光光的芯芯抱在膝盖上,用大腿的磨动给芯芯来了个小高氵朝,那无助又动情的娇样至今还留在他的记忆里,他把芯芯放到沙发上,把她的双腿压成M型,他光明正大的欣赏著,把自己的手指第一次推进了那无数次绞的他只想沈溺的小…他知道今晚该怎麽度过他与芯芯的新婚之夜了。

    ☆、227 老公

    “宝贝,累了不?”天磊看著副驾驶座的娇娃娃,那婚纱穿在她的身上,仿如纯洁的仙子一般,很多人都说:穿婚纱的女人最美,的确,可是他家芯芯平时也很美,今天不是婚纱装点了自己的宝贝,而是穿在她的身上,婚纱才有了超凡脱俗的感觉。

    “不累!”女孩一边说一边摇头,三年多过去了,在男人的保护中,她还保持著那份单纯和稚嫩。莫芯觉得她今天的高兴用任何词语都不足以形容,她的家,她和哥哥的家,她和哥哥的宝宝,还有爹地、妈咪、爷爷、、小优…她有了好多好多。

    男人的手趁著红灯紧握了下女孩的手,把自己的喜悦通过指尖传递给她。

    …

    男人抱著女孩走进那栋白屋,後来他们也曾来过很多次,可此刻初次来到这里的情景在两人的面前又再次重播了起来,两人不约而同、心有灵犀的回味著那一幕幕的场景。女孩从男人的怀里抬头正对上男人也深情款款的眼神。

    天磊低脸在莫芯娇嫩的唇上碰了一下:“宝贝,哥哥今天很开心,宝贝从今天起是哥哥的小妻子了呢,其实从第一次见到宝贝的照片开始,哥哥就知道宝贝会成为哥哥的妻子。”

    “嗯,芯芯也很开心,很开心…”仿佛是为了向男人证明她的喜悦,她不断的将那个词语重复著:“而且我们的宝宝也很开心呢!哥哥,芯芯想吃你煮的面条呢!”

    对於女孩突然的一句话,男人自然欣喜无比,自己宝贝从怀孕後几乎很少说想吃什麽,就连今天也吃的很少,他可把冰箱里的食物准备的满满的,就怕宝贝饿了。

    “那宝贝待会先去休息一下,哥哥煮好了叫你。”

    “那哥哥我要点菜,芯芯今天想吃很多呢!…”

    “那芯芯宝贝开点吧,哥哥大厨一定准备好,把我们宝贝和宝贝肚子里的小公主喂的饱饱的。”

    “哥哥,你又来了,这样会给芯芯压力的。万一是小王子,他也会不高兴哦。”

    “哦,是哥哥错了,是我们的小公主或者小王子。”天磊实在太想要一个缩小般的芯芯了,以致和晴子当年那般很多次做梦一样,都有一个娇滴滴的女娃娃喊爹地。难怪,我们後来的冷家小宝会怀疑天磊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而上演千里寻父记呢,为此天磊还和小宝上演了一场男人间的谈话,当时给把莫芯给心疼的。

    …

    女孩津津有味的吃著平凡的面条,这可是自家男人亲手下厨做的呢,虽然男人也经常下厨给她煮东西吃,可今天的却显得特别特别的香。

    “傻丫头,这麽好吃。”男人看著自己的女孩吃的那麽香,突然也想尝尝宝贝碗中的是不是特别的好吃。

    女孩的嘴角挂著面条,可小脑袋却点的倍儿欢,男人蹲到女人的面前,含进那一直引他发馋的面条,一点一点的吸进嘴里,直到他的唇碰上她的,他如刚才吃面条般,也吃起了她的嘴,小嘴油油的、也香喷喷的,吻起来软软的、甜甜的,而且现在的小舌也特别的听话,甘愿喂到他的嘴里,被他吸被他啃呢!啃的很乐滋的冷大狼,悲催的发现他刚压下的馋虫又给勾出来了,他好想吃宝贝啊!

    …

    整理完一切的男人,将穿著婚纱的他的新娘从沙发上拉了起来,他坐在原来的位置上把自己的宝贝抱在膝盖上,享受这温馨的一刻。

    “宝贝,今天该叫哥哥什麽呢?”男人将女孩搂的更紧些,期待著她的回答。女孩抬头看了男人一眼。

    “哥哥…”红唇微蠕,贝齿轻启。

    “老公…”在男人以为女孩羞涩的想要逃避时,那酥软甜美的一声呼唤恍如冲破九层云霄的天籁之音,让男人的心突然喜悦爆破一般,全身上下的细胞都高兴的叫嚣沸腾。

    “宝贝芯芯,哥哥的芯芯,哥哥的老婆,哥哥的妻子,哥哥的太太,老婆,老婆…”男人连著呼唤著,他的宝贝、他的老婆。

    女孩几乎腻到了男人的怀里,享受他一声声的亲昵的叫唤。好高兴,好幸福,外婆你看到了吗?你的芯芯现在很幸福,很幸福…芯芯的哥哥、芯芯的老公视她为眼珠,甚似生命。

    月亮爬上星空,海浪欢唱著夜的美好,男人的手指伸到女人的身後,温柔的解开後面的带子,随著指尖的滑下,那纯白的礼服滑到了地板上,宝贝的裸体他已见过很多次,可每一次都是那麽的震撼,那麽的令他血脉喷张,她依然如初次那般,如一朵含苞待放的鲜花,等待他最後的催发。女孩的手指搭上男人礼服的纽扣,纤细白嫩的手指灵活的解下一粒粒扣子,从她的熟练程度可知,这个动作她一定做了很多很多次。礼服、衬衫、裤子…都落到了白纱上,男人抱起站在白纱间的女孩,走向床头张贴著大红喜字的白色大床。


如果您喜欢,请把《小白兔的进化史224》收藏,方便以后阅读小白兔的进化史224-227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白兔的进化史224-227并对小白兔的进化史224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