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难为

192大结局人圆月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朱砂 本章:192大结局人圆月圆

    澳大auoda

    皇帝这一病就是三个月,从春天折腾到夏末,终于驾崩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本来年近五十的人身体也不是太好,加上亲儿子造反生了一顿气,宫变那晚又着实受了惊,虽然太子和皇后尽心服侍,皇帝还是去了。

    京城又一次披白挂素。文武大臣、内外命妇,齐聚宫中哭灵。帝后二人也算得患难夫妻,皇后哭昏过去两回,最后太子妃只得强行将她送回宫中休息。

    太子做为孝子,自然更是哀毁销骨,二十七天的丧期,太子瘦了一小圈儿。远在山东封地的二皇子——现在该称王爷——携长子回京奔丧,奔过丧他回转封地的时候,把长子留在了宫里跟几位皇子公主们作伴。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留了人质,向新帝表明忠心呢。天下,总算是定了。

    七月十六,新帝登基,改年号为永宁。于是京城内的勋贵高官们,刚吊过丧又要朝贺了。

    如鸳捧过那织金绣银的郡王妃礼服来,教着身后的小丫鬟:“万不可损了一点儿,要时常记得检视晾晒,但又不可放于日光下暴晒。”她如今已做了妇人打扮,先帝养病期间,绮年果断给她和立秋办了喜事。事实证明她英明之极,不然先帝一死,一年之内又禁婚嫁了。

    如鹂则捧过那枝七尾凤钗来,好奇问道:“咱们表姑奶奶能封贵妃吗?”新帝登基,金国秀这太子妃自然升级为皇后,她生的长子直接被封为太子。吴知霞做为仅次于太子妃的良娣,又是有封号的,且还生了儿女,在后宫那也是一人之下千百人之上了。

    “不,只是封德妃。”本来倒是拟封贵妃的,但吴知霞给辞了。这一举动引来一片好评,纷纷赞扬吴家家风良好,女儿谦静贤淑。本来按本朝规矩,贵德淑贤四妃是不另加封号的,现在新帝亲自拍板,保留吴知霞“惠”字封号,称为惠德妃;封她的儿子为平王,并把成都原齐王的那块封地给了他。

    绮年颇怀疑这一举动是舅舅的授意,这分明是好一@  WWw..Com手以退为进。以吴知霞在新帝潜邸的资历,又生了一儿一女,将来只要皇宫循例提升位份,就少不了她的。何况她还是本朝第一个有双字封号的刀子,就算再来个贵妃也压不过她,更不必说后头新进的嫔妃了。她让出一个封号,却给儿子换了一块好封地,又向皇后表明了不争高位的心思,自己还得了贤名。真是一举三得,再划算没有了!嗯,这还可以表明吴家的态度:虽然还在守孝之中,可也不指望着宫里的女儿替自己增加起复的筹码。

    “王妃——”谷雨从外头进来,“老王妃又病了……”

    “病了?”绮年微微皱眉,“去请林太医就是。”林太医是昀郡王的熟人,有些不好对外宣扬的病都是请他来,譬如说秦王妃,她从正月里开始已经病过三次,都是林太医来诊治的,也无非是些咳嗽失眠的小病,所谓郁结于心罢了。

    “老王妃说——”谷雨有些为难地看着绮年,“想见见王妃。”当然原话没这么客气。

    绮年看看时间还早:“走,老王妃。”自打正月里闹了那么一回,她是再没踏入过丹园。秦王妃都想对品姐儿和器哥儿下手了,她还要跟她装什么妇孝姑慈。秦王妃自己也明白,大半年了还是头一次提出要见她。

    丹园里一副颓败的气象,那些名种的牡丹花少人照顾,都长得不大成个样子了,花下的杂草也生得老高。这也难怪,从前丹园大大小小的丫鬟婆子有四十多人,如今只剩下六个,这园子自然是打理不过来的。

    绮年踩着已经生出绿苔的石板路走进正房,秦王妃正倚在窗下的罗汉床上怔怔地坐着,听见脚步声才缓缓把目光转过来盯着绮年。她神情已经有些呆滞,但一看见绮年,眼睛里顿时又燃烧起火苗来。

    绮年端详着她。秦王妃从前保养得宜,虽然年近四十却还如三十岁一般,且肌肤白润,有玉观音之称。但今年这才大半年,她竟仿佛老了快二十岁,如今看起来竟像是五十岁的妇人了。大约是看守她的婆子长久不与她说话的缘故,神色都有几分木然,只有那眼睛里忽然燃起的恨意,给她增加了几分活气儿。

    “你现在,可得意了罢?”秦王妃的声音也不复从前的温润,带着几分嘶哑。

    绮年笑了笑,没兴趣跟她做口舌之争:“听说老王妃病了,已经派人去请林太医了。”

    秦王妃冷笑了一声。林太医嘴巴紧得很,每次来只是隔着屏风诊诊脉,说几句放宽心胸好生调养的废话,开了方子就走,对她这个曾经的郡王妃却被关在这坟墓一样的园子里竟然毫无兴趣,更不到外头去说半个字,以致如今京城里还以为她真是病了,没准还在心里称赞赵燕恒和周绮年孝顺厚道呢,秦王妃一想到这种可能,就觉得心里像火烧油煎一样的难受。

    “叫他们都出去,我有话与你说。”秦王妃打量着绮年的装束,郡王妃的礼服穿在这个乡下丫头身上竟也好看,尤其她个头高挑,格外有几分庄严之态。可是这件衣裳本来应该穿在她的亲儿媳身上,这郡王府也应该是她的儿子的!可如今——儿子不知去向,就是知道了去向也再不敢回京城,倒不如不知道的好;至于儿媳……

    “有什么话您就说吧,这里也没有外人。”绮年才不会傻到叫所有人都出去呢,看秦王妃那样儿就没有什么好事,万一她发起疯来要拿簪子戳人怎么办?

    秦王妃冷笑:“没有外人?你倒不怕有些话传出去要掉脑袋!”

    “三弟虽然如今不知去向,可县主还在京城,若是掉脑袋的事,想来县主也脱不了干系。”绮年淡淡拂了拂袖子,“若是有用的话您只管讲,若是没用的话——恕我还要入宫,不能多奉陪了。”

    秦王妃瞪起眼睛:“你竟敢这样说话!不管怎么样,我也是你的继母,你敢不孝!”

    “上慈而下孝。”绮年觉得可笑,到了这个时候还摆什么婆婆的架子,“您不曾对燕恒有过什么慈爱,这时候也就别提什么孝顺了,您到底有没有话要说?”

    秦王妃狠狠地咬着牙:“你别得意太早!说到底你算什么?不过是个乡下来的野丫头,也只有个舅舅能拿得出手。别说外头的人,就是这家里的丫头都不服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清明那个丫头,从来也没服帖过罢?”

    “那又怎样?”绮年反问,“您当初进王府的时候,若是人人都服帖,还用得着把前头母亲用过的人都打发走?说起来如今我这还省事得多了呢,该打发的人,父王都已经打发走了,我管起家来倒也方便。”

    秦王妃听见“前头母亲”四个字,不由得攥紧了双手,又听见绮年提起昀郡王,心里更恨,发狠地道:“有其父必有其子!你如今仗着得夫君几分疼爱,自然可以耀武扬威,只是你怕不知,赵燕恒他当初想娶的人可不是你,而是金家姑娘!从前他有个病秧子的恶名在外,没哪家贵女肯嫁他,他无奈才娶了你。如今他已然是郡王了,随便立个侧妃也能找到比你出身更高贵的,你以为你还有几天好日子过?”她看见绮年脸上那安详自在的表情便觉得刺眼入心,一时都忘记了还有下人在旁,只想着如何能将她脸上那表情抹去便好。

    绮年安安静静听完,笑了一声:“自来只听说娶妻娶贤,从未听说娶妻是为娶家世的。若论身份贵重,我自然不能与您相比,只是日后的结果,却未必是由身世定的。至于金家姑娘,如今那是母仪天下的人,还是少提为妙。若是只与我说这些,如今说完了,我便告辞。”

    秦王妃大声道:“天下男子皆是薄幸之人,你莫看今日风光,迟早有一日也会落得独守空房!何况你出身微贱,一朝失了宠,那时才是什么都没有,只能任人欺凌!”

    如鹂气得脸都白了,只碍着身份不能开口,却实在忍不住嘟囔了一句:“若是自己不好就见不得别人好,那这不好也真是该当的!”如鸳连忙拉了她一把,示意她不要开口。

    绮年却在门口转身对秦王妃笑了笑:“若这么说,难怪县主如今日子不好过。既然天下男子皆薄幸,您当初又何必等到十八岁才嫁给父王,又何必苦心替县主挑夫婿呢?随便捡一个嫁了也就是了。其实您挑来捡去,也不过是为了郡王妃的位置吧?既然您是为了王妃之位才嫁进来的,那父王给您一个正妃的位置也就够了,又何必给什么敬爱呢?今日您虽被禁足,对外仍是老王妃,也算求仁得仁,应当无憾了。”

    秦王妃死死地盯着她,恨不得眼里都能飞出刀子来,却是一句话也反驳不来。绮年最后那句“求仁得仁”尤其讽刺得厉害,应当无憾?她哪里是无憾,根本是大憾!她恨不得破罐子破摔,把她知道的事情一股脑儿都嚷出来,可是赵燕平虽走了,还有个赵燕妤要在英国公府过日子,若是她撕破了脸固然是痛快了,但昀郡王百年之后,赵燕妤还要指望着娘家,指望着赵燕恒。所以她只能把好些话死死咽在肚子里,眼看着绮年走出门外,那身金银线刺绣的郡王妃礼服在阳光下光华闪烁,点点闪光像针似的扎在她眼里心里,扎得她在罗汉床上竟坐不住。想站起来,却是一下起得急了,顿时一阵头晕胸闷,人往前一栽,哇地吐出一口血来。

    秦王妃这一吐血躺下去,就真的再没起来,不多不少病了整一年,第二年七月十五半夜里去了。因为名义上她仍是郡王府的老王妃,因此丧事办得极是隆重,仔细算起来也称得上生荣死哀,若是她地下有知,不知道会不会满意。

    郡王府停灵七日,整个京城的勋贵官宦人家都登门吊唁。谁不知道现在的郡王爷是新帝登基的功臣,虽然如今已经辞了官变了闲身,但有郡王的爵位在,又没有任何可让新帝忌讳之处,在这京城里还不是横着走?何况郡王妃又是救驾有功的,算一算,人家救过太子妃又救过新帝,这功劳简直的没法说了,富贵尊荣,京城里头得数这夫妻两个独一份儿,谁不想来套套近乎。

    就因为大家都作此想法,因此“独一份儿”的郡王夫妻两个就忙成了狗。赵燕平一年多了仍旧杳无音讯,赵燕和又是庶子,因此主持丧事的当然只有嫡长子夫妇,刚刚出了国丧又添家孝,白天黑夜地折腾。

    昀郡王这一年来也老了许多。绮年想这么多年他终归对秦王妃还是有感情的,人活着的时候有各种罪名,这死了也就没法再计较了,翻过来倒是会想到从前的好处。何况赵燕平是他的亲儿子,如今不知生死,且又知道他这辈子都不能再回京城,心里也不是不难过的。绮年没法安慰他,因为在她心里秦王妃实在是死得好,没法昧着良心说秦王妃的好话,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把他的生活安排得舒服些罢了。

    英国公府作为姻亲来得很早,赵燕妤一进来就扑到灵前哭了个声嘶力竭。她瘦了许多,人也没有从前那种张扬的气质,满脸的阴郁。绮年看她哭了一会儿,示意秦采去把她扶起来:“妹妹节哀。”

    阮夫人也上了炷香,拉着绮年的手到了偏厅里唉声叹气:“这一年了,家里的事也不管。说起来她是长媳,又是世子夫人,将来这国公府还要她主持中馈呢。如今倒好,夫妻两个跟仇人似的,世子去了她房里几次,最后都是不欢而散。说不得,世子今年也二十有余了,不能总没儿子,我自是不愿先生出庶长子来,可看这样子——怕是要向亲家告罪了。”她如今是不愿意再管这国公府里的琐事了,可是两个儿媳是一个都不成器,到现在连个管家的人都没有!一个是像有仇一般不肯管,另一个是根本管不了。

    绮年为难地叹了口气:“姨母这话,我自会禀给父王,只是这庶长子易于乱家,表哥年纪尚轻,若是日后生出嫡子来,却要如何自处?依我看,再等两年可好?”

    阮夫人叹道:“哪里是我愿意让他们先生出庶长子来,只是——”看赵燕妤那样儿,茅坑里的石头一般又臭又硬,端着架子要阮麒低头去哄她,偏偏阮麒不为所动,除了初一十五去赵燕妤房里看看,其余时间全部住在书房,挑了一个丫鬟叫蛉语的贴身伺候着,看这架式,竟是真不打算要嫡子了。英国公也曾狠骂过他,甚至要动家法,但结果还是一样,无它,就算他能赶着儿子去儿媳房里,却不能按着儿媳让她也放下脸子来服软哪。最后阮海峤没了办法,只得盘算着趁新帝登基早些把爵位让给阮麒,免得到时候宗人府以阮麒无嫡子的理由让他降级袭爵甚至是夺了爵。

    其实照阮夫人的看法,赵燕妤纯粹是自己无事生非。上次闹了那一场,书房也砸了,阮麒两个打小伺候的丫鬟蝉语蝶语也打发出去配人了,阮麒都没说什么,若是聪明的女子,这时候还不打叠起小意来,好生挽回丈夫的心?可惜赵燕妤大约是娇养久了,只有别人捧着她,没有她去低头俯就别人的,结果一直僵持到秦家倒了台,赵燕妤在阮家的地位便一落千丈。是个人都知道,虽然赵燕妤的娘家是昀郡王府,秦家不过是外家,但如今郡王府是赵燕恒夫妻的,赵燕妤跟这个异母兄长素来不睦,嫂子就更不用说了,将来父亲一过世,难道还能指望兄嫂替她撑腰不成?到了这个地步,赵燕妤就是想低头,这头也低不下来了——从前低头,人还说她一声识大体,如今低头,怕是人人都要说她大势已去迫不得已,赵燕妤骄傲惯了,宁愿独守空房也不肯下这个脸面,横竖阮家因为她姓赵,轻易也不能休了她。

    绮年默然不语,片刻之后问起阮盼来。不管怎样她也不能主动提出允许阮家生庶长子,否则这话传出去就不好说了,只能再等几年,拖到阮麒三十岁,倘若那时再没嫡子,阮家提出要纳妾生子,郡王府也就没啥借口好反对了。

    阮夫人也明白这个道理,该说的话她都说了,至于阮麒有没有嫡子,她实在并不很热心,因此心照不宣地说起阮盼来。这是她最欢喜的事,阮盼在永安侯府过得顺心,公婆喜爱,丈夫敬重,儿子活泼,下人顺服,因公主这个长媳不大出来,永安侯夫人渐渐就把事情交给阮盼,如今在外头口碑皆好,都说英国公府教的好女儿,永安侯府有福气娶了好媳妇。相比之下,孟烨那点儿风流性子在阮夫人看来实在就不算什么了,男人么,还不都是馋嘴猫一样的,阮海峤也是如此,只要阮盼坐稳了正室的位子,又有嫡子,怕什么!

    自然了,虽说以永安侯府的地位来说,孟烨风流一点儿无可厚非,可到底是不如身边干干净净的好。阮夫人想到这里就不由得看看左右,这郡王府里才算好呢,赵燕恒从前的姨娘通房被清理得干干净净,成亲这几年了,赵燕恒由世子而郡王,身边的人竟是不多反少,绮年这丫头,竟是这样的有福气,也有本事。若是当初听了女儿的话,替阮麟聘了这个外甥女来家,可不比那个强得多?

    侍立一旁的乔连波接触到她的目光不由得缩了缩,阮夫人看见就更是憋闷,实在不怎么想看见她,寻个借口起身,命令乔连波:“你在这里也帮帮你表姐的忙,横竖回家也是闲得难受。”

    乔连波不由得红了眼圈,待阮夫人走了才敢滴下泪来:“表姐——我,我好命苦。”

    绮年无奈地看了她一眼:“黄莺不是已经被姨母打发了么?”

    黄莺有了身孕之后很是折腾了一阵,李氏碍于情面,去了一趟英国公府,最后由阮夫人做主,在黄莺生下孩子之后就留子去母,直接把人卖到了南边,如今生下的一个儿子,就由乔连波抚养。

    乔连波眼泪流得更急:“可是二爷他——”黄莺虽然打发走了,阮麟却记了她的仇,平日里少到她院子来,来了就挑三拣四嫌她照顾不好孩子,倒是翡翠如今在书房里伺候,越来越得他的欢心。翡翠如今正经是脱了贱籍的良妾,跟从前做奴婢的时候大不相同,乔连波再想拿捏她可是不易。加上翡翠能干,书房里的事打理得明明白白,跟乔连波那个葫芦提的内院高下立判,以至于阮麟嘴上不说,暗地里却把更多的事交给了翡翠来管,翡翠俨然竟取代了从前黄莺的位置,区别只在于她更稳重,不像黄莺那么张扬,也就更难挑出毛病来罢了。

    绮年很是无语地看着乔连波:“表妹既担心大权旁落,就该打起精神来把内宅管好,表弟看见了自然会倚重你。”光哭有个屁用!

    乔连波拭着泪:“事情实在太多,我……”

    绮年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表妹的院子有多少人,多少事?每日理事要用几个时辰?”

    乔连波一脸愁苦:“也不知哪里来的那许多事,隔一时就有人来,何况还有姨娘那边要支应……”

    绮年对天无语:“表妹难道没有见过姨母理事?这理事都是有正经时辰的,哪里能让下人们不问时辰想来回事就来回事?”

    “我也想学着姨母,可是都是急事,尤其是姨娘那里,稍慢些就……”

    绮年觉得没啥话好说了:“既然表妹自己觉得都是急事,那别人也爱莫能助。”

    乔连波眼巴巴地看着她:“表姐,你连这样大的王府都能管得了,真是能干……”她总是那么有福气,连身边的丫鬟都忠心能干,为什么自己就总没有这份福气……

    “王妃,县主过来了。”谷雨在门外微微提高声音,还没等她说完,偏厅的门已经被推开了,赵燕妤一脸阴沉地进来,瞪着乔连波:“你先出去!”

    乔连波慌忙站起来:“嫂子——”

    “妹妹若是有事,稍后再说,我与表妹尚且有话未曾说完。”绮年淡淡看了赵燕妤一眼,并不理睬她的满面阴沉之色。乔连波却慌忙道:“我没有什么要说了,表姐,你们说话,我,我出。”

    绮年真是被她气个半死,摆摆手让谷雨送她出去了:“送阮二少奶奶回国公府。”阮夫人留下她来哪里能帮忙,不添乱就不错了。

    “你们也都出去!”赵燕妤环视四周,冷声命令,不过只有她自己的丫鬟应声退出去了,绮年的丫鬟们一个没动,如鸳等人好像没长耳朵一样,只管站在绮年身后。赵燕妤见自己使唤不动她们,脸色愈发阴沉,狠狠盯着绮年:“聪明的就叫她们都出去,否则我可没有好话说出来!”

    “有什么话就说吧。”绮年并不理睬赵燕妤的威胁,如鸳如鹂是她的心腹,没有什么话不能听的,何况看赵燕妤那疯劲儿,万一说到激动的地方说不定就要动手,没人在旁边她岂不是干吃亏?

    “我娘是怎么死的?是不是被你们气死的!”赵燕妤抬手指着绮年,恨不得要吃人的模样,“你们这两个不孝的东西!我要去告你们忤逆!”

    气死的?绮年仔细想了想,似乎还真是这样。秦王妃这病确实起于气:最初是因为阮麒手里的香薰球生气,之后就是气昀郡王将她禁足吧,最后大概是气自己竟然没能达成心愿,这一辈子都是空忙一场,再加上娘家被流放、儿子下落不明,种种担忧伤心凑到一起,最终不治。只不过这些气的始作俑者是她自己,怪不得别人。

    赵燕妤见绮年没有回答,不由得意起来:“怎么,做贼心虚了吗?你等着,我现在就去告你们!”

    “胡闹!”偏厅门外传来低沉的斥责声,昀郡王大步走了进来,冷声道,“跟着县主的人都是白吃饭的吗?看着县主胡闹都不知拦阻,要你们何用!”

    门外的秋雨等人都吓得哆嗦。赵燕妤如今的脾气喜怒无常,她们不过是些丫鬟,身契都捏在赵燕妤手里,还能做什么?不由得有都些羡慕已经离开的姚黄。

    昀郡王心里也明白,指望这些丫鬟们劝阻根本不成。方才在前院,他已经跟阮麒谈过一番,晓得赵燕妤如今在阮家是个什么模样,也是头疼不已。他现在活着,还能给这个女儿撑撑腰,将来他去了呢?别看赵燕妤有县主的封号,英国公府不敢休了她,可若是没有娘家撑腰,她自己又没有嫡子,英国公府想要架空她还有什么难的?到时候一个“身子不适需要静养”就能将她活生生困在院子里,一辈子都不要想出来。如今她还要威胁绮年去告她夫妻忤逆,这是要亲手断送了自己将来跟娘家的最后一丝联系啊!

    “你们几个以后不是一等丫鬟了。”昀郡王沉着脸扫一眼秋雨等人,一摆手,厅外走进四个人来,两个是十七八岁的大丫鬟,两个是教养嬷嬷模样,“这四个人你带回去,以后就由她们近身伺候。”这话却是对赵燕妤说的。

    “父亲!”赵燕妤叫了起来。这四个人全是陌生脸孔,而且昀郡王只给人不给身契,分明是找人来看着她的,“你——娘刚去了,你就这样对我!”

    “住口!”昀郡王脸色铁青,“你竟敢这样跟父亲说话!送她回英国公府去,日后劝着县主好生过日子,再要厮闹,我唯你们是问!”

    赵燕妤还要吵闹,两个丫鬟上来熟练地架住了她,一边柔声细语地劝着她,一边拿帕子掩着她的嘴,将她弄了出去。

    绮年一直静静站着看。赵燕妤太天真了,忤逆罪是那么好告的么?这是大罪,地方上若出了忤逆的案子,连地方官都要受到牵连的。倘若真让她去告了,若坐实了赵燕恒忤逆,连郡王府的爵位都要被夺去,昀郡王怎么会允许?赵燕妤这次回去,大概是轻易不会再出来了。她大概始终想不明白,没了郡王府,她又算个什么?倘若闹得大了被英国公府休弃,回了郡王府还不是要在赵燕恒手下讨生活?那还不如在英国公府,至少还有个世子夫人的名头,将来又是国公夫人,只要郡王府还在,阮家也不敢太难为她。只是昀郡王这一番苦心,没准她是永远不能理解的( WWW.。

    虽然被赵燕妤闹了这么一场,但秦王妃的丧事还算办得顺利,过了头七基本上吊丧完毕,只等七七之后除灵下葬了。

    忙活了二十几天,就到了中秋。今年中秋,因国丧刚除,京城沉寂了一年,家家都打算好生热闹一下,只有郡王府是格外的安静。昀郡王又去了庙里住,临行前允许魏侧妃去赵燕和处住几日。虽然只说几日,但这意思大家都明白,是允许魏侧妃出去跟着儿子了。

    魏侧妃走得喜出望外,终于不必在这里看别人的脸色了。不过秦采生了个儿子,又把自己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再加上有昀郡王这一番震慑,她也再不敢如从前一般对着秦采摆威风了。

    如此一来,郡王府忽然空了许多,再加上孝中,这个中秋节倒可以不必过了。

    赵燕恒听了绮年这个偷懒的打算,忍不住笑了:“品姐儿惦记着吃月饼呢,你说不过中秋了,她岂不失望。”

    绮年抿嘴一笑:“那小馋猫,有的是月饼给她吃,只怕她吃胖了将来不好看。”

    赵燕恒搂了她的腰笑道:“谁教你弄出来的馅子千奇百怪的,便是我也觉得新鲜,何况女儿。”

    绮年一撇嘴:“你就宠着她好了,小心宠坏了,将来找不到婆家。”品姐儿越长大倒越调皮了,跟刚生下来时完全不同,反倒是器哥儿安静得多。

    赵燕恒大笑:“怎会!前些日子见着张将军,话里还透出张夫人想替他家固哥儿把我们女儿定下来的意思呢。”

    绮年也不由得笑:“玉如倒心急,总想着亲上加亲。”

    赵燕恒沉吟道:“张家的家教自是好的,固哥儿瞧着也稳重,现在这个年纪,已经开始学骑射了,将来怕是又会出一个将军,张夫人又是你的好友,品姐儿嫁过去断不能吃亏……只是女儿还小,总觉得这样定出去不甘心似的……”

    绮年笑不可抑:“觉得好,就先看着,两个孩子如今年纪小,也时常见得着,将来若是彼此都觉得好,那时再定不迟。”赵燕恒这种心态,真是……既不甘心女儿定出去,又想着把好的占下来,典型的我不吃也不想让别人吃。

    赵燕恒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尴尬地笑了笑,把话题转开:“既今年不在家里摆宴,我们去庄子上如何?”

    绮年一怔,赵燕恒神色温柔:“我早答应过你,要带你去见见母亲,带你去庄子上散心,如今有了空闲,我们可以做了。”

    这都是几年以前说过的话了,那时绮年刚嫁进来不久,一切还都焦头烂额,倒真未想到当真有如此清闲的一天,无端地竟有些紧张:“母亲——也不知母亲是不是满意……”

    赵燕恒含笑注视着她:“母亲自然会满意的,便是不满意你,也要满意你生的三个孩儿。”

    绮年还没为前半句话生气,就被他后半句话惊住了:“三个?你不会算数了么,哪里有三个?”

    赵燕恒的手已经从她腰上滑到小腹上:“这里不是还有一个?”

    “你——你怎么知道的!”绮年大惊,她自己也是刚刚确定不久,还想着给赵燕恒个惊喜呢。

    “你小日子有八天没来了。”赵燕恒含笑伸出手指比了个八字,“我都瞧着呢。”虽然说国丧期间按理是不许同房的,但其实各家房里事皇帝也睁一眼闭一眼,只要不闹出孩子来就没人去管,因此赵燕恒还是睡在绮年房里,只是想不到他这样仔细。

    绮年不由得红了脸:“讨厌!本来还想吓你一跳呢。”结果反被他吓了。

    赵燕恒哈哈大笑,又搂了她:“嗯,到时候我们去吓母亲一跳。三个孩儿,她地下有知,定然高兴极了。”

    绮年靠在他怀里,不由得也摸了摸肚子:“如今是一家五口了,这一个就叫‘田’。”只不知是“田姐儿”,还是“田哥儿”。

    赵燕恒低声笑道:“若是再生一个呢,可叫什么才好?哪里有六个口的字?”

    绮年白他一眼:“这我不管,名字原该你做爹的去取。”

    赵燕恒做了个苦脸:“是,我这便去翻《说文》,定要找个又好听又好看又有好意思的字。”

    “什么,肚子里这个还没生下来呢,你想得倒长远……”绮年无奈地瞪着赵燕恒的笑脸,半晌,嘴角也有些绷不住要弯起来,连忙把脸转开去,便看见天边已经升起了一轮圆月。虽还未到十五,看起来却也略无缺憾,黄澄澄的贴在墨蓝色的天空之上,像是在俯视着人间万家,愿家家和乐团圆……

    作者有话要说:爸爸在22号那天去世了,所以结尾拖到今天才放上来,这个文就算完结了,谢谢一直以来追文的亲们lw_wl

    澳大auoda


如果您喜欢,请把《表妹难为192》收藏,方便以后阅读表妹难为192大结局人圆月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表妹难为192大结局人圆月圆并对表妹难为192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