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178.第178章?泥潭中的周国强下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小嫩娘 本章:178.第178章?泥潭中的周国强下

    [第1章正文]

    第178节第178章?泥潭中的周国强下

    周国强虽然不知道这两个人为什么同时出现在这里,但他多少能猜到背后有人在捣鬼,可是对方也实在是太弱了,就凭一个傻子的举报、一个不明所以的女人的诬陷,纪检部门还能怎么样?他算是违规,却不算违法,顶多给他个警告或者通报批评也就是了,没有什么可怕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

    所以周国强很痛快地承认了跟陈小溪的关系,却矢口否认是自己强迫。

    见他并没有低头的意思,阎世闯这才稍稍松了口气,说起来,这确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事,即使张宾所说的事情属实,他没有证据,也不能就认定周国强做了什么。大不了让人怀疑他有以权谋私的嫌疑,却也只能是嫌疑而没有其他。

    邓启迪没有说话,却也没有就此拉倒的意思,静静地等着周国强再狡辩。

    “邓部长,这样吧,我先写份检查给您,如果您需要知道详细的情况,我也可以单独向您说明!”周国强满脸羞愧:“第一天上任就给您添麻烦,真的是对不起了!”

    “没有关系,这也算是支持我工作了,不至于来了以后没有活干!”邓启迪微笑着道:“那么周乡长,我只能遵从你的意思,开始着手调查了?”

    调查?周国强一怔:“调查什么?”

    “当然是他们所说事情的真假!”邓启迪道:“这两件事情本身没什么,可是任何事都有动机,不可能只看事件本身的,所以我想从这里着手调查,你有意见么?”

    周国强艰难地一笑:“当然没有。”

    如果他真的调查,那就比较麻烦了,毕竟现在每个人都经不起查的,每个人身后都带着一堆的秘密,如果公开来,那么就会引起强烈的后续震动。这么想着,周国强偷瞄了阎世闯一眼:“阎县长,我想你应该了解我,我是冤枉的!”

    阎世闯当然知道这事不好办,他刚才该说的话也都说了,不过貌似这个邓启迪真的是一根筋,怎么说都不通的样子。看来只有从背后再想想办法,象这种新官上任,还没有吃过苦头,自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跟当地官员的关系,只要教育一下也就明白了。

    “呵呵,我当然相信周乡长,他工作一直兢兢业业,在我们底下的这些乡镇当中,算是很敬业的。发生这种事,肯定是有原因,不知道是得罪了谁,想诬陷他就是了!”阎世闯干笑道:“今天哪,这事不重要,重要的是邓部长,咱们都是来给人贺喜的,这添堵的事呀,还是以后再说,哈哈哈!”

    他这一讲,底下的大部分人都点头拥护。

    邓启迪眉头紧了紧,他看出来了,阎世闯一直在保护周国强,那么这两个人之间肯定是有关系的。看来要办的并不仅仅是一个乡长而已。

    “让我进去!我是来告状的!”

    “不行不行,以后再来,里面正在开会!”

    “我不管!你们这里开了就得让我行使权利,让我进去!”柳双的声音!周国强一听,脸色顿时死灰死灰的,如果之前的事情都算小事,那么柳双这里牵扯的可就是大事了!

    他马上站起来,疾步跑了出去,出门看到柳双正朝里面走,而几个保安架着她朝后抬,可柳双拼命地抓着门把,就是不松手。

    走到柳双面前,周国强咬牙切齿:“你来干什么?”

    “我来告状!”柳双丝毫没有怕他的意思:“我帮你隐瞒,帮你做假账,可你呢?竟然把我骗去了一个垃圾工作工作,还要把我送给那厂长!周国强,你太不是人了,我要告你!告你!”

    周国强一声冷笑:“谁让你来的?管华吗?不要以为他能掀起风浪来,在我这里,捏死他就象捏死蚂蚁那么简单!”

    “是我自己要来的!”柳双道:“我已经下定决心了,就是死,也要讨个说法!”

    “说法我会给你的,你今天先走,我会给你想要的,否则……你什么都得不到!”周国强冷冷地道:“我的能量你是知道的!”

    柳双来这里本来就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见他这么说,心里有些害怕,手一松,被向后拖了好几米。周国强以为她想开了,道:“这才像话!回去吧,等这里结束了,我会把原本答应你的给你!”

    他不说之前的事还好,这一说,倒把柳双给惹恼了:“你还有脸说以前?让我做账的时候,你不也说得好好的吗?现在又跟我来这一套,我不干!里面的领导呀,你们听得见吗?我要告状!我被周国强压迫得喘不上气来了,我要告状!”

    周国强的脸顿时白了,低声吼道:“闭嘴!这里的领导哪里都能听你的交换?快给我滚!”说着走上前,抬起胳膊啪啪就是两巴掌。

    这两巴掌,把柳双给打蒙了,她捂着脸蛋,惊异地望着周国强:“你打我?我都为你做到这份上里你打我?**的,我今天还就不算完了!”

    说着开始拼命地挣扎。

    这些保安本来就抓得没有底气,因为他们在上这里之前做过培训,就是有来告状的绝不允许朝外推,而且态度要好。刚才主要是进去了两个人,里面有交代说不再让外人进入,他们才拦住了柳双。

    见她这么激动,那些保安生怕再出点别的事,也只好松了手,这样柳双得以跑进礼堂。周国强大惊,上前去拉,却不想柳双直接低着头就冲了上去,看那样子是八头牛都拉不回来了,周国强急得什么似的,赶紧追了过去。

    “我是听说了这里有个告状的部门刚开,所以才赶来的!周国强真的已经逼得我走投无路了,我要讨个说法!”柳双大声说着,直接登到了台上:“我以前是在繁华镇政府做财会的,周国强是我顶头上司,他经常拿一些乱七八糟的发票来让我报销,数量非常大。后来我怕出事,说不干了,他又说只要我干,就给我报销的百分之十,可每次报出来以后,他还是全部都拿走!这些都是小事,可是有一天,有人匿名给乡里捐了一笔五百万的款,说是用于修桥的,周国强提前就跟我说,要我给他个假的收条!

    “当时我不同意,因为数额太大了!可他说出了事他自己负责,还会分给我20万,我财迷心窍答应了他,那个人送钱过来的时候,我就故意迷惑他的视线,连收条都没给他打。我原本以为这么多钱,周国强肯定会把承诺的那部分给我,可他不光一分钱都没拿出来,后来说我做假账被人发觉了,让我自动辞职!

    “我死活不同意,要知道能在乡政府上班,那也是很光荣的一件事,收入稳定,地位也高,我不愿意走。周国强说让我出去躲躲,还介绍了一个工厂让我过去,我去了那家工厂,结果被那个厂长给侵犯了,他说是周国强把我送给他的!”

    说到这里,柳双泪水已经流了满脸:“我在那里混不下去,想要回乡镇,可他连我的电话也不接,也不见我。这些日子,我每天都在为之前做过的事情后悔,也怕人家来找我,所有的事都讲不清楚,听说今天这里成立了一个监督部门,我就来了!我不求别的,只想把这些事情说出来,心里也好痛快点!”

    这个诉状,可比刚才那两个人的有分量多了,五百万,这已经接近了大刑的标准,何况根据柳双提供的信息,还有其他的报销。

    邓启迪依然是那副淡淡的样子:“有没有保留证据?”

    “有!”柳双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叠文件:“这些东西,我都留了底,就怕有一天他不承认,让我背黑锅!”

    见她拿出东西来,阎世闯赶紧站了起来,直接冲她走了过去:“我看看!”

    柳双赶紧把手缩了回去:“我……”她跟着周国强那么长时间,自然知道他们俩人关系不一般,而且管华也说了,一定要给刚上任的那个人。

    邓启迪轻声地笑了起来:“阎县长,就是你不想相信,也不用这么着急吧?他们都是平常的老百姓,既然敢到这里来告状,应该也不是专门来说假话的,你说呢?”

    听他这么说,阎世闯赶紧转过身来解释道:“不是,我就是有一点惊讶,和……好奇,呵呵!”说着,看了周国强一眼,眼神中的责怪十分明显。两个人是一条线上的蚂蚱,想破捆是不大可能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周国强是他强有力的手下,如果他出事,自己的实力肯定会受到影响。

    可是现在,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新来的邓启迪不买他的账,牛逼哄哄地要弄周国强,显然是想在水津县下个下马威,让人都对他有惧怕的心理。可是,他不该拿周国强开刀,那是他的人,如果动了,那就是与他为敌。

    邓启迪站起来,走过去把柳双的东西接了过来,低下头一张张地看了一遍,转头望向周国强:“周乡长,你需要亲自来看看吗?”

    周国强不知道柳双拿的证据是什么,自然想看看,他还没有点头,邓启迪又道:“算了,等调查一下再说吧!不过周乡长,很抱歉你今天要在这里休息了,根据规定,凡是接受调查的人,是不适合再出去搞活动的!”

    说着,邓启迪冲身后点了点头,他自己带了两个人直接就走到了周国强面前,客气地道:“周乡长请!”

    周国强万万想不到事情竟然会成了这个样子,他脸色苍白地望着邓启迪:“邓部长,不至于这么绝吧?你刚来,很多事情都不懂,今天这个大会,明显就是冲我来的,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三个人都来告我的状!”

    邓启迪点了点头:“当然!所以在调查之前,我依然尊称您为周乡长,如果我马上相信了他们,你现在已经被送到该送的地方去了!”说着,邓启迪的脸上闪过一丝冷洌:“自己过去吧,不要让他们动手了!”

    周国强满心的怒火想要发泄,看了看旁边的阎世闯,见他正对自己眨眼,示意他暂时忍耐。长呼一口气,周国强狠狠地望着台上的三个人,大步走了出去。

    “邓部长,既然周乡长的事情已经这样了,那咱这大会?”阎世闯的脸色很不好看,这就相当于在大庭广众之下打他的脸,众所周知,周国强跟他是老同学,两人的关系非常好,可以说相辅相成。

    邓启迪微微一笑:“本来就没有开这个会的必要,那就散了吧!”

    轰轰烈烈热闹的成立大会,就以这样的方式收了场,所有人鱼贯而出,边走边窃窃私语:“到底怎么回事啊?这人这么不给县长面子,好像还是故意的?”

    “人家是空降来的,有背景,而且上头直接就给我们县增了这么个部门,以前不都是监察大队在管这事吗?”有人担心起来:“难道说有人要对咱县里开刀?弄个典型?”

    “哎,不知道,回家都把自己的屁股擦干净吧!”

    阎世闯听着大家的议论,脸色铁青,哼了一声,直接上车回了县委大院,他倒要好好查查,这些人到底是想干什么!

    而与此同时,邓启迪让张宾等三人坐了下来:“你们所说的情况,我知道都是真的,这事我会调查,到时候需要你们积极配合。另外呢,近期活动都要当心,因为周国强并不是他一个人的势力,身后还有大的力量在支撑着他,我怕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你们会被伤害到。所以为了保险……你们就跟着管华,让他保护你们吧!”

    管华!

    三个人都张着嘴,这怎么回事啊?管华明明说不要在人前提他的名字,可他们不说,这邓启迪怎么知道的?见他们非常惊讶,邓启迪难得地微笑起来:“我来到这里,就是他申请的,我们所做这一切,也都是为了他。管华是个好人,他不会让帮他的人受委屈,所以如果愿意的话,请跟我一样支持他!”

    他这一说,三个人都兴奋起来,尤其是张宾,管华还说过让他去他公司里干呢!柳双也是美滋滋的,虽然管华就是个赤脚医生,可她就是觉得他不简单。五味杂陈的只有陈小溪,她虽然已经被管华那啥了,可是来检举周国强她也是要收钱的,两个人貌似没有什么继续下去的可能性……

    邓启迪自然不知道他们三人心里想什么,收敛了笑容:“小赵!”

    “到!”旁边一个身穿制服的人干脆地答道。

    “把他们送回去,注意安全!”

    “是!”

    跟其他的部门就任官员不同,邓启迪来的时候,自带了一个团队,说是要集体组成这个部门,其实这就是他特种小分队的队员,身为组长,他被下放了肯定要带着自己的兵,要不然回去以后就没有人再还给他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风流村医178》收藏,方便以后阅读风流村医178.第178章?泥潭中的周国强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风流村医178.第178章?泥潭中的周国强下并对风流村医178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