肌肤之亲(H)

出轨进行时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泱暖 本章:出轨进行时

    6

    从俱乐部出来到现在,贺宁煊都没有主动出过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老婆在外人面前湿了,这让他动怒,不愿发火所以不吭声。

    闻樱也感觉到了,便安静地等这阵子过去。

    到家了,贺宁煊仍然没有开口,闻樱拎着袋子下去,钻出车门时回头问他:“你不一起下来吗?”

    他冷淡地回了句,“还有事。”

    一小时前,她跟他紧密而契合,爱欲炙热而猛烈,容不得旁人一丁点插足、打断;然而现在,她跟他寡淡疏离,仿佛连微笑一下都嫌多余。

    闻樱上去了,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静默良久。

    寂静的黑暗缠绕了她,某些情绪在发酵,先前她敬而远之的某种欲望,此刻却肆意生长,蔓延。

    她真的不想再这么下去,面临一个僵局,必须打破。

    她打开手机,划到那个陌生号码,指尖悬在上面,良久。

    “嘟嘟嘟。”电话接通的长音,她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

    下一秒,那边接起来,闻樱的心跳骤然快了,但男人没有说话。

    她听到了他的呼吸声,他有些倦怠地吐了一口气,明显是在抽烟。

    期待他像之前那样撩拨,或者至少先开一句口,但今晚,他偏偏没有。在这静默中,闻樱几乎生出几分难堪,她试探地说了个“你”字,那边没有任何反应。又过了一会儿,她听到他发出一个不耐烦的单音节,然后似乎就要挂电话。

    她心里一急,鼓足勇气开口:“我要在哪见你?”

    光这一句就够了,无须前因后果,他一定听得懂。

    “跟你说过。”

    就这四个字,通话便结束了,他挂掉的。

    闻樱无暇多想,去衣帽间换衣服,她在里面穿了件情趣性感的内衣。

    星云酒店,806。

    闻樱打车过来时还在诧异,万一那个房间被人订走了呢,来了之后才知道,那是总统套房,轻易不会订出去。她推测,那个男人应该是酒店的股东之一,这种待遇可不常有。

    她跟贺宁煊结了婚,对他的财产一清二楚,这家酒店是不在的。

    那个男人不是贺宁煊,一定不是——她这么告诉自己。

    服务员带她上去,在电梯里她问:“你知道订房的人叫什么名字吗?”

    结果得到一句诧异的反问:“小姐您自己不知道吗?”

    她看到服务员在上下打量自己,不想被以为是见不得光的小三和援交一类的,追加一句,“来见心理医生,第一次预约。”

    不知道这个理由有没有说服对方,至少不再盯着她打量了。

    闻樱在里面等了十来分钟,男人没有过来,她想着要不先去洗个澡,但刚起身电话却“铃铃铃”地响起来。

    她刻意忽略,那一瞬间自己燃起了期待,久违的期待。

    男人还是一贯的言简意赅,只说了一句话,“打开抽屉,自己准备好。”

    她怔愣片刻,放下话筒,去拉抽屉。安全套、震动棒、束缚绳,简单的花样,真正吸引她注意的是,那条暗红色的丝巾,要她把眼睛蒙起来无疑。

    她想到了第一夜的情景,禁忌、刺激、灼热,还有丰盛的欲望。她把双腿夹在一起,难耐地摩擦了几下,然后伸出手把丝巾拿出来。

    又过了好一会儿,等的她几乎不安,然而就在那时,她听到房卡刷开门的“嘀”声,心跳忽然就快了。

    男人好像从哪赶过来,步伐带着一阵劲风,呼吸也罕见的有点急促。但他很快就平复了,闻樱又什么都听不到。

    他上来就把她的风衣脱了,里头是整套性感内衣,纯黑的全蕾丝,没有棉布,若隐若现,让男人窥到粉嫩嫩的乳头。下面的内裤也是巴掌大的布料,半透不透,两侧是系带。

    她就这样近乎裸露地暴露在他的目光下,忍不住夹紧了自己的双腿——最渴求的部位。每一寸被他逡巡的皮肤都开始发烫,她毫不怀疑自己的脸也红了,怎么这么淫荡?

    万幸,男人不喜欢说话,或许开口就是对她的嘲弄呢,不是很矜持不肯来么,最后不还是来了?

    她在静默中煎熬一会儿,许是被他含着讽刺的笑,欣赏个够,旋即被他摁在床上。这次跟上回不同,第一次他温柔些,此刻却有点粗暴。

    她倒在床上,被翻身,背部朝上。这姿势再加上眼睛看不见,瞬间让她很没安全感,可她还没来得及抗议什么,整个身子就被他从背后覆住。

    隐隐勃起的性器,在她股沟里磨蹭,那炽烈的触感足以让她把话咽回去,换来一声短促的娇喘。

    T型的内裤,那根窄窄的带子陷进她雪白的臀部中央,下面一小块布料兜着她腴厚的阴部,中间凹陷一条小缝。

    分开的臀瓣,夹着他的性器,缓慢地摩擦,两瓣唇时不时被那粗壮的圆头顶开,中间黏连着淫糜的爱液。

    情趣胸罩是不需要脱的,把罩杯往下一扯,挺硕的双乳就如同兔子一样蹦出来,未脱的乳罩固定住这一对尤物,挤出诱人的乳沟。

    蒙上眼睛后,触觉变得格外敏锐,她几乎清晰地感觉到,男人的性器正在勃发,慢慢胀大,臀缝都被他撑开了,好硬。

    她的脸蛋已经红透,丝巾下的双眸,迷离陶醉,嘴唇也是打开的,娇软无力的吸吐,温热而潮湿的呼吸。

    色情的磨动,让她的内里变得湿滑。

    黏滑的阴唇,被手指分开,冷风往里一灌,她忍不住想要收紧。

    她的湿润,似乎也令他兴致高涨,摩擦她的动作明显变得有力,圆头往她阴唇里面顶。闻樱已经无力抵抗,沉浸在这种古怪的肉欲快感中。

    身后的摩擦撞击,让她乳房的颤动更加热辣,乳尖已经红艳艳地挺立。

    内裤被脱下来,整片潮湿的阴部,淫液弥漫。

    她的穴口抵上了他火热的性器。

    “不……”她抓住最后一丝理智,“不要插进来。”

    好像这样就没有突破最后的底线。

    男人往前一顶,穴口被迫吞咽硕大的头部。

    “不!”她猛然仰脖尖叫。

    她一个女人,又是这种状态,不可能敌过一个男人,她没有不自量力地去抵抗,而是颤巍巍地回过头,“不要……我求你……”

    男人似乎低沉地笑了一下,猛然从她的穴口撤出来,她身子被搞的一颤,还没放稳就被换了个方向,脑袋也被摁着往下。

    她的嘴唇碰到了一个东西,很可怕的东西,滚烫,凶悍,她简直条件反射地躲避。

    男人一把抱住她,咬住她的耳垂,用喑哑的嗓音说了两场性爱以来的第一句话。

    “听话,不然肏死你。”

    他的语速极为缓慢,甚至带着一点野性的笑意,但其中掺着极为粗重的喘息,听起来仍旧令人感到危险。

    是的,她不能忘了,会换妻的男人都是疯子。

    一直以来贺宁煊都是很宠着她的,口交这种事他没有要求过,她的第一次口交居然给了一个陌生男人。

    ——————————————————

    我要收割你们的珠珠~~~~~~MUA


如果您喜欢,请把《肌肤之亲(H)》收藏,方便以后阅读肌肤之亲(H)出轨进行时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肌肤之亲(H)出轨进行时并对肌肤之亲(H)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