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下

第二十二章洪承畴的第二次机会

类别:历史穿越 作者:孑与2 本章:第二十二章洪承畴的第二次机会

    第二十二章洪承畴的第二次机会

    总体上,政治一般都是政治家的事情,跟普通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一来,普通人没有施政的经验,同时,也缺乏大局观,并且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行使自己的权力。

    但是,他们参政,议政的热情很高,并且能根据自身职业的特点敏锐的发现问题所在。

    这一点,又与政治家们的缺憾形成了互补。

    同时,这种大会也是宣泄民怨的一个地方,这是在矛盾尖锐到不可调和的时候才能展现出来,如果是国泰民安的时候,这样的大会将是政治家们的盛宴。

    他们可以在这个时候,以全民的名义发布出平日里绝对不敢以官府名义发布的规章制度,或者,一些隐藏很深的对官府有利的律法。

    一般情况下,一个国家的宪法,律法,以及一些冒险激进的政策就是这么来的。

    此时的大明人,莫说行使自己的权力了,他们甚至不明白自己到底有哪些权利。

    一个官府一定要让百姓们觉得自己需要这个官府,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的官府,就是此时的大明!

    这些事情百姓们自然是懵懂的,是看不明白的,但是,休想蒙骗过,黄宗羲,顾炎武这种人。

    这些年来,黄宗羲,顾炎武已经把蓝田的政策,体制研究的非常透彻,并且能在云昭的日常政令中发现云昭思想上的一些蛛丝马迹。

    顾炎武是听到云昭颁布这条政令之后,连夜从江南快马跑来蓝田的。

    他觉得这是一件大事,如何能少得了他。

    黄宗毅给顾炎武倒了一杯茶道:“江南人如何看云昭这次还政于民的决策?”

    顾炎武笑道:“江南人认为云昭现在不是司马昭,而是王莽!”

    “邀买人心?”

    “不仅仅是这个评价,他们说的更加恶毒,尤其是侯方域,他疯了一样的攻击云昭,已经到了不要脸的地步了。”

    黄宗羲摇摇头道:“他真的不害怕吗?”

    “很害怕,加上被方以智,陈贞慧戳穿伪善面目之后,名声,号召力大不如前。

    目前已经到了过一天,算一天的地步了,整日里流连花丛,也只能从哪些妓子身上找到一点安慰了。”

    黄宗羲叹口气道:“可惜了。”

    顾炎武冷笑道:“没什么可惜的,在蓝田待得时间长了,再回江南,那里的状况很糟,几乎让人无法呼吸。

    也只是史可法治理下的应天府才有那么一丝丝希望,可惜,白莲教大乱之后,原本有几分新气象的应天府又成了断壁残垣。

    史可法三年心血付诸东流……”

    黄宗羲皱眉道:“破坏的很严重吗?”

    “六万白莲教教匪杀不光,除不尽,按下了葫芦起了瓢,我来的时候,史可法麾下干才张峰,谭伯铭已经杀红眼了。

    四处征战,活活的被白莲教将两个干吏逼迫成了将军,此次白莲教风波想要平息,至少还需要半年时间,可惜,繁华的南京城,六天时间里,就死了一万余人。

    其中勋贵,官吏,盐商,富户之家损失最为惨重。

    白莲教的妖人头目——白莲圣女虽然在应天府被杀,白莲老母也被暴怒的史可法大辟,祸乱南京城的白莲妖人大小头目一百余人也被史可法弃市。

    可惜,杀人再多,南京城也回不到昔日的模样了。”

    黄宗羲面无表情的道:“如果从蓝田的角度来看,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顾炎武哦了一声道:“此言怎讲?”

    黄宗羲道:“蓝田如今的律法,以及政策,对勋贵,以及旧官员,盐商,土豪劣绅们极其的不友好。

    也就是说,如果白莲教不杀光这些人,也迟早会被李洪基,张秉忠这些人杀死。

    相比之下,白莲教动手,对蓝田来说,可能是最好的一个选择——因为,白莲教祸乱南京城,因为力量的关系,是有限度的。

    而李洪基,张秉忠这些人要是到了南京城,造成的破坏将是毁灭性的。”

    顾炎武皱眉道:“你是说……”

    黄宗羲摇头道:“不会是云昭他们做的,蓝田治下清水县直到现在都没有从白莲教造成的隐患中恢复过来。

    对于白莲教这样的邪教在蓝田这种政体是没有存活可能的。”

    顾炎武喝了一口茶水道:“黄兄,云昭真的准备还政于民吗?”

    黄宗羲听顾炎武问起这件事,紧皱的眉头缓缓松开,面露笑意,点点头道:“确实如此,尽管还有很多私心,但是,还政于民的事情是千真万确的。”

    “指望这些农夫,工匠,小吏,富人,商贾们能讨论出什么样的国策来呢,到时候还不是云昭一个人说了算?”

    黄宗羲笑道:“开始的时候都是这个样子的,只要开了头,以后就由不得他云昭为所欲为。

     

    ;民智的开化需要一个过程,这一届的人,自然任由云昭捏扁搓圆。

    下一届,多少会有一点有用的东西提出来。

    随着蓝田铺开强制识字的律法之后,日积月累,识字明理的人多了,总有一天,这些人就会学会使用自己的权力。

    我对这一天的到来非常期望!”

    顾炎武大笑道:“如此说来,云昭干了一件蠢事?”

    黄宗羲正色道:“就因为他干了这样的一件所谓的蠢事,我黄宗羲才决定当他麾下的一条狗,任他驱策,且以此为荣。”

    顾炎武思忖良久,端起茶碗当酒敬了黄宗羲一杯后道:“我还是喜欢自由自在。”

    黄宗羲笑道:“你自由不了多长时间了,等你这一次真正融入到云昭设定的国民大会中,你会为云昭的政治智慧之高,叹为观止。”

    顾炎武道:“有这么重要吗?”

    黄宗羲重重的一拳砸在桌子上吼叫道:“开了万世之先河,掘了三皇五帝遗留下来的毒根!”

    云昭这几天基本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干。

    他在家里照顾钱多多。

    上一次的事情给了钱多多极大的打击,以至于这些天高热不退。

    今天下了一场雨之后,燥热的玉山城终于变得凉爽了。

    云昭打开窗户给钱多多透气。

    “我要死了。”

    钱多多的脸色苍白,斜斜的靠在锦榻上虚弱无力。

    “大夫说你还能再活八十年。”

    “可是我喘不上来气。”

    “那是你刚才吃了太多的东西。”

    “夫君,扶我起来。”

    云昭将钱多多搀扶起来,陪她走到窗户跟前,钱多多瞅了一眼云雾缥缈的玉山道:“看来我是死不了了,夫君给我打造一只金鸟笼,把我装起来。

    每天过来逗逗我,这样,妾身就不会给夫君惹祸了。”

    云昭道;“净胡说,好好地人不做当什么鸟啊。”

    “可是,妾身发现您这几天一点都不高兴!”

    云昭猛地把手里端着的水杯丢了出去吼叫道:“洪承畴这个蠢货,在锦州被黄台吉打的屁滚尿流,现在正急急地向松山撤退。

    好在,吴三桂率领的关宁铁骑舍命断后,他们总算是逃回了松山。

    我已经派人告诉他,松山不可守,应该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宁远,与多尔衮的大军重新对峙。

    他脑子抽了,居然在松山布置第二道防线,准备在那里跟多尔衮打一场野战。

    这一仗要是打败了,大明就彻底完蛋了。”

    钱多多见丈夫气急败坏的,马上就从需要别人照顾的病人变成了照顾丈夫的女人。

    “夫君,大明完蛋了,难道不是你心中所想的吗?”

    云昭冷哼一声道:“汉人失败,就是我云昭的耻辱。”

    “您以前不是这么想的。”

    云昭咬着牙道:“我只是不想让我的臣民损伤太多。”

    钱多多笑道:“所以,您准备救援洪承畴?”

    云昭摇摇头道:“鞭长莫及,只能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您应该回到大书房,跟韩陵山他们商议一下,而不是留在妾身身边生闷气。”

    云昭叹口气道:“我知道结果,还商讨什么呢?”

    钱多多轻声道:“借用建奴的力量清楚您面前的阻碍,才是让您觉得不开心的原因吧?”

    云昭低下头道:“或许吧。”

    有些事情眼睛看不见,不代表心里不明白……洪承畴完蛋了,虽然他在锦州城下与多尔衮傲战的时候战败了,战损一万八千,但是,对黄台吉所部也造成了严重的创伤。

    如果不是王朴率先逃跑动摇了军心的话,洪承畴其实是有机会全身而退的。

    这一次,洪承畴算是拿出了全身的本领与多尔衮作战,云昭知道这跟洪承畴想要向自己展现实力有一定的关系。

    尤其是杏山一战,洪承畴居然敢冒险带领自己的一千亲兵,亲自向多尔衮的追兵杀过去。硬是用手雷把已经陷入包围圈的吴三桂所部救援出来。

    终止了多尔衮想要全歼关宁铁骑残部的意图。

    王朴跑了,白广恩断了一臂,好在曹变蛟,杨国柱的兵力损伤不大,洪承畴下令全军退守松山戚家堡,准备与黄台吉重新来过。

    洪承畴没有认输,他认为自己苦心经营的松山堡垒,一定能让黄台吉流干血液。

    然而,云昭一点都不看好他,因为,在云昭知道的史书上,他已经失败了一次。

    “希望他能战胜黄台吉!”

    云昭自言自语一句,就打开门,陪钱多多外出走走。


如果您喜欢,请把《明天下22》收藏,方便以后阅读明天下第二十二章洪承畴的第二次机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明天下第二十二章洪承畴的第二次机会并对明天下22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