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柴烈火(h)

姐弟 1335字 (伪语言play)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爱吃生菜 本章:姐弟 1335字 (伪语言play)

    “湿了...  ...里面好空好痒。”她明明是在回答陈启源的话,却一直泪汪汪地看着凌远。

    “你自己摸一摸好不好。”

    她没有听到陈启源的话,因为此刻将手上花液吃完的凌远已经扯断自己的丝质内裤,将又粗又长的中指狠狠捣入花穴,他关节微曲飞快的出入着按摩到软肉的每个敏感点。

    苏和从未享受过如此禁忌却又刺激的性爱,耳边是自己老公的粗喘,手里握着弟弟的肉棒,跟着花穴里弟弟的手指一起抽插呢。

    “啊啊啊,快一点,嗯啊啊,轻一点,嗯嗯...  ...”

    “嘶,老婆,呃呃呃,老婆,你的小穴好紧,呃啊啊...  ...要射了。”没多久陈启源变设变射了出来。

    这头的苏和还在被粗长的手指不断地捣弄着敏感点,酸软饱涨的快感让她眼泪都流出来了。手臂因为快速地摩擦肉棒而发酸,然而凌远的肉棒除了肿胀的更厉害以外,根本没有射精的迹象。

    就在她快要到达临界点的时候,凌远毅然挂断了陈启源的电话,然后冷静的抽回被花穴夹紧的手指,松开她柔嫩的掌心坐回原来的位置上。

    大肉棒还挺立着,铃口溢出些许透明的液体。

    苏和喘着粗气,眼神涣散地看着铃口,张嘴情不自禁地舔了舔干燥的红唇。

    白的牙,红的舌,饱满的唇形。若是平时,凌远一定会不顾一切,把阴茎捅进她嘴里狠狠地喂饱这个随时随地都在撩他的女人。

    但现在不同。

    与激动的肉棒不同,他冷静地看着张开腿流着水的苏和说:“在你的世界里,你丈夫满足了,就应该结束了不是吗?为什么要露出这种欲求不满的表情,想要吗?告诉我,苏和你想要吗?”

    她张了张嘴没有说出一句话,扭过头屈辱地将裙子散开不再让他看到自己饥渴的小穴。

    “苏和,告诉我这几年你快乐吗?”十年前的苏和是骄傲的不羁的,不会是现在这个为了丈夫放弃一切成为生育机器的女人。

    他开始痛恨自己的年少轻狂,痛恨自己和她的打赌,痛恨离开她十年发生的一切。

    苏和鼻子一阵酸楚,她咬了咬嘴唇,疼痛让她逐渐冷静下来。

    “欲望不可耻。”他走到苏和面前,挺立的肉棒就竖在她唇边,一张口就能含住。

    凌远像行走的荷尔蒙机器,他的语言更像是伊甸园的毒苹果诱惑着她:“苏和,你想要我吗?你要我,我可以不顾一切把你夺过来。你要吗?”

    他弯腰亲吻着她纤细的眉,水润的眸,潮红的脸颊小巧的鼻尖,最后是两片嫣红的唇。

    苏和没有拒绝,只是脸上的泪水越来越多。凌远耐心地一一舔干,含住她的唇馈慰道:“这么美的身体,你舍得让她一直空虚吗?只有我能满足你,苏和苏和,要我好不好。”

    他一声声的喊着,时光仿佛回到了幼年。半大的小屁孩天天跟着她后面跑,不管她怎么骂怎么打都不曾离开她五米之外。

    就连和高年级有了争吵,他都要第一个冲上前和人家打的头破血流。

    当年和他打赌送他离开家,大概也有一点点是因为心疼吧?不想他为了自己弄得伤痕累累,更不想因此被父母责备。

    “我已经长大了苏和,我可以保护你了。”

    这句话让苏和抱住他嚎啕大哭起来,声音哽咽着说:“凌远就是个臭小孩,他只会把我的生活搞的一团糟,然后自己就跑掉了。呜呜呜,我最讨厌他了。”

    “喂,当年是你让我走的”苏和无理取闹起来比三岁小孩还难缠。

    “那也是你的错。可是,可是我真的好像舍不得他离开了。”

    她声音渐渐矮下去,凌远眼睛瞪得老大,最后一丝酒意也跑走了。

    “你,你刚刚说什么?”他声音都抖了起来,心跳砰砰加速。

    苏和清晰地听到了凌远的心跳声,软软地骂了句:"你是聋子啊!"


如果您喜欢,请把《干柴烈火(h)1335》收藏,方便以后阅读干柴烈火(h)姐弟 1335字 (伪语言play)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干柴烈火(h)姐弟 1335字 (伪语言play)并对干柴烈火(h)1335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