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堆烟处·中卷

回首亭中人(3.)微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尼罗河水蛇dy 本章:回首亭中人(3.)微

    府里人心惶惶,爹娘根本没心思管她,霍义担心她想不开寻短见全权接管了她的事情。小院是的,会嚼舌根的闲杂人等一律不准进出。这更是为了提防太子的纠缠。

    她被关进了楼上的房间严加看管,害怕见人,更害怕和人交谈;除了担心身形有变不敢中断三日一吊舞蹈功底的习惯,ai惜容貌梳洗打扮日日不曾落下,简直要成了一个废人。

    “你可还喜欢那盒‘醉颜酡’?”霍义只身前来,“现在京都正流行偏浓墨重彩些的妆容,这种胭脂柔美鲜亮而易于上妆,薄薄的晕开也是很好看的。”

    她冷厉地回头瞧了一眼他的面容,“你一个大男人,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扈娘告诉我的。怎么,你不喜欢?”他莫名其妙。

    “又是哪个风流寡妇?”

    她慢慢变得自私y暗,整日只知道研究如何痴缠于亲生哥哥。

    “又开始胡说八道了,嘉树!”霍义被气得没了脾气,口气并不重,“哥哥的私事你细究它做什么?”

    他心里头有种感觉,嘉树能给予他所有其他nv人都给不了的。珍馐美味摆在眼前,却退而取其次。碰上她的诘问屡屡窘迫而不知所措,究其根底就在于此了吧?

    她反手就将那圆圆的剔红小盒子砸了过去,不偏不倚地打在了霍义颈窝处。他没有躲避,盒盖已经撞翻了,酡红的sh润膏t碎成一块一块在衣服上。堂堂男儿沦落至此实在可笑极了。

    “哥哥知道你的心思。”

    她站了起来,少nv的银铃般的嗓音发起笑来却y恻恻的,“知道你还敢来见我。霍义,你又存的什么心思?”

    她缓缓走向他,细细的手指头三两下就解开了他的外袍。

    “谁准你,”他迟钝了心里藏着的千言万语,最后只是一句无关紧要的问责,“直呼兄长的名字?”

    他竟纹丝不动。

    “这些都弄在你绛纱衬袍的领子上了,我帮你抹掉。”

    她贴上自己的身子,踮起脚尖,从袖笼中ch0u出一方丝帕来回擦拭。

    哥哥的身板是偏消瘦的那一种,今天m0上去才知道他身上的肌r0u块块分明而紧实。

    他容光照人而不自知,不动声se间就能尽收姑娘家的芳心。她不怨他有那么多风流韵事,她的身份只是霍义的同母胞妹而已。

    他无妻无妾,不是正合了她自己的心愿吗?

    他的呼x1逐渐灼热起来,腹xm0着b刚才僵y了些许。她得意一笑,撤开手就退开了。

    “你不能拒绝我,不可以。”她说着,任由血痕斑斑似的手帕飘落在了脚边,“下次再进来,要记得佩剑啊哥哥。”

    她便不声不响的也没有了什么大的动作,却状如妖魔附t,浑身散发着魅人的气息,一寸肌t也未曾暴露在霍义面前。

    她越发肆无忌惮,开始只是r0u一r0u自己的日渐饱满的x脯和腿间那小豆子一样的y1nhe儿发泄yuwang。时间长了就敢把洗g净的手指头t0ng进那处子x中反复抚慰自己,那之后的一日,亵k上还有淡淡的血丝呢。

    霍义毫不知情,在厅堂和父亲说话。

    “爹,义儿知道了。”

    “看好你妹妹,太子将来定会有法子纳了她的。”

    “是。”

    “他向我们施压良久,自己也不过和我们家一般进退两难。以后想不认账,他敢。”

    “我去看看嘉树。她一个人郁郁不乐,叫人担心。”

    “你去吧。”

    他走进锁住嘉树的小院,仅有的几个下人都在楼下的y凉处打瞌睡。

    霍义不想让这些人知道他和嘉树间的那些隐情,叫醒仆役留守院中自己顺着楼梯上去了,钥匙他自己也留有一把。

    嘉树听到开锁的动静时中指还cha在xia0x里,躲在被窝里全身香汗淋漓。

    xr0u被ai抚的快感还不算强烈,她赶紧ch0u出手来,指头经过x口尚未完全被撑开的处nv膜还被鱼嘴x1了下似的se情难耐。

    真的拔出来了,xr0u又满是渴望的,空虚的失了抚慰。她一下子软了骨头,趴在榻上呼x1长绵。

    “嘉树,你好好的躲在被子里g什么?快出来。”霍义不做他想。

    大户人家哪有这样的规矩,看着妹妹像个废人似的意志消沉,他心里头好难受。

    她身上还套着裙子,肚兜也是穿好的。依言下了床,一截光lu0的小腿被霍义看进了眼里。

    他惊着了,愁得眉头都拧在了一起。

    “你没穿衬k?”

    “我嫌热……”她慌张不已,随口胡诌道。

    “手藏在后头g什么,拿着什么东西呢?”

    嘉树的衣服袖子并不宽大,让人一眼就能看见手部。她这样遮遮掩掩的反倒让人心生疑虑。

    他心里头有了些不好的猜测。

    走上前去拽住了她的胳膊,抬起右手一看,嘉树已经有些发白发皱的中指上腻满了清透的发稠的yet,那东西里还有些暧昧的白se粘沫。

    他又不是毛头小子,如何不识得这个?

    “好你个……”他怒极反笑,“你究竟有多寂寞难耐!”

    “我自己的身t如何碰不得了?”她一点没有心虚气短,“又没有和野男人通j。怎么,哥哥这样抓着我还粘着yye的手不放,就合了礼法吗?”

    yye……他真的没有听错?

    他手劲儿大的要捏断她的腕骨一般,目眦yu裂,喘着粗气。

    “你好大的胆子啊你,霍嘉树。”他不住地点头,眼神晦暗压抑,“白日行y,你当自己一个从小就拿诗书礼义教导的千金小姐是外边的那些娼妇是吗?”

    “那哥哥为何不和我再白日宣y一番,真正让我做一回你口中的娼妇啊。”她笑得妖里妖气。

    她从小到大都没见过哥哥失态至此。

    男人弯下腰,仿佛胭脂g描过边缘般的饱满唇瓣附上了她的那根指头,嘴唇轻轻地游走其上。

    他唇瓣上亦染上了透亮的一层ymi之se。他甩开了她的手,直起身子。

    霍义挑逗x地伸出舌头,t1an了t1an自己的嘴唇。

    “甜的。”他说,“狐狸jing。”

    终是转身离去。

    下章开r0u,哥哥的r0u大约写六七千字吧。我也按照其他人那样收费了哦,r0u章每千字五十币。我对自己创造的q1ngse氛围不是很有商业化的信心,文字信息过重相当一部分弱化了应该有的肝游戏般的快感,不适合贩卖;但如果你喜欢,我能给你不一样的多感官q1ngset验。p0chu的r0u章免费,三千字大肥章。


如果您喜欢,请把《杨柳堆烟处·中卷3》收藏,方便以后阅读杨柳堆烟处·中卷回首亭中人(3.)微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杨柳堆烟处·中卷回首亭中人(3.)微并对杨柳堆烟处·中卷3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