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吃入穴焉知其硕(兄妹,高H,简/繁)

. 饿了,就想吃哥哥牌的大肉棒(高H)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妄季 本章:. 饿了,就想吃哥哥牌的大肉棒(高H)

      饿了,就想吃哥哥牌的大肉棒(高H)

    我的哥哥是个讨人厌的家伙,自从明悟他就是个老爱在房间里看小黄片自慰的坏家伙后,我就恨上他了。

    那时候的我也不过是个刚满十六岁的未成年少女,一开房门,就撞见他坐在床沿,两腿大开的抚弄他下身的巨棒,配合着一边电视屏幕上,声色俱佳女优的娇喘呻吟……

    ──天晓得,这一幕对我这样一位云英未嫁,纯洁无瑕的少女,伤害有多么的巨大!

    尽管,思想上,现在年满二十的我已经阅尽千帆,早已不将当时看到的那一幕放在心上,然而,那霎那所带给我的冲击,却是长久且深远的。

    尤其,在我接连的和上过床开过车的第一任以及第二任男友主动分手后。

    我悲催得惊觉到,除非摆脱先前哥哥在我脑海烙下的印记,否则,估计没有一个男人能让我感到满意!

    可我的老天爷呀!

    你知道哥哥的男性象征,有多么的【雄伟粗长】吗?!

    这让这事成了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我究竟该怎么办?我真的很绝望阿……

    “──天啊,够了,你真的是我的好闺密吗?不要笑了!……快给我收起你的羡慕忌妒!……”徐欢忿忿然得对手机那头的好友央求道,可身处在另一头的好友不但没有依言照做,甚至兴致高昂地提出了一连串她从未想过的〝好建议〞。

    “你你你……”处于震惊中的徐欢语无伦次了起来,心头被闺密的馊主意弄得方寸大乱,脑中被对方的话给占满,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响应,索性回道:“等等我还有事,先这样,不说了,byebye。”

    回想起方才那瞬间的心动,徐欢恼羞得将手机丢到一边,但不一会儿,又咬着下唇将手机拿了起来。

    【反正他又不是你的亲哥哥。】闺密的笑语犹在耳边。

    “是阿,要是我妈没嫁给他爸,现在也不过是陌生人罢了……”徐欢喃喃的低语,像是在说服谁似的。

    “但是……”

    【……你不知道我们有多羡慕你有个高大帅气的哥哥啊?尤其又没有血缘关系,多好的近水楼台先得月……先别急着反对,你自己想想,他难道不是你喜欢的类型吗?若他和你没了兄妹这层身分,我敢打包票,第一个上赶着和他示好的就有你一个!】

    “……是阿,若不是……”

    想起先前交过的两个男友,仔细分析一下都和便宜哥哥一个类型,身高一米八多接近一米九,有健身习惯,样貌俊美──加上一股子斯文败类的气质!

    “哼!”徐欢下意识想贬低对方,却又不得不承认,李子丞在外型上确实无可挑剔,而她自个儿的审美,确实是喜欢对方那样的。

    就是两任男友的性器都远不及李子丞的那样令她印象深刻,见之难忘。

    凭良心论道,他们的尺寸也在及网格线之上,但相较于李子丞的……

    唉!果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徐欢既是赞同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她注视着手机除了时间数字一成不变的主画面,想了想,终于下定了决心。

    ──不管是赌气也好报复也好,对方在自己面前做了那么多回,甚至在她成年后变本加利,毫不避讳的无视于她,就那样看着片子,把玩着下身的巨物……

    “……就当是以牙还牙!”

    心一横,徐欢斗志高昂的回到了〝他们的〞的房间,果不其然的看见李子丞又光裸着身子进行着他的摸屌大事。

    两人自爹妈结婚后便碍于现实因素同住一间房,小学时期还好,可后来两人越来越大……呵呵,只能多糟点满满。

    以前她人微言轻,反抗无效,而现在则是出于经济因素屈于现实。

    是以,这样尴尬的情况也就这么维持了下来。

    只能说,两人的爹妈心都挺大的,居然就这样放任他们这两个异父异母的法定兄妹共处一室这么多年,就不怕他们两个处出奸情来吗?

    ──等等,或许这就是他们的目的?

    想起一向对李子丞赞誉有加的母亲,徐欢一时无言以对。

    “阿……阿阿……恩……恩……不要停……阿……”

    徐欢的思绪因女优的淫叫而回到了现实。

    心绪一清,她将手机随手一放,然后勾起嘴角,眯起眼儿,脱起了衣服。

    三两下间,徐欢便浑身赤裸。

    她面对着电视屏幕,坐到了床尾。

    那模样,竟似是打算和李子丞一块欣赏屏幕上的大戏。

    这下,因着两床平行,也坐在床尾的李子丞再也无法对她视而不见。

    两床之间不过隔着一人宽的走道,对方那饱满柔软的双乳,纤细的腰肢,和修长的美腿……李子丞咽下一口唾沫,心道:可真是诱人呀!

    一时只觉得两腿之间的兄弟更加硬挺了。

    他既是试探也是满足心中念头的直勾勾的打量着对方。

    岂知,但方非但没有退却,还嫣然一笑,挑畔的给了他一个眼神。

    ──这下有趣了。

    李子丞眉头一挑,故作不在意的,收回了视线,继续他先前的每日例行公事。

    只是,意淫的对象不再是屏幕上身材姣好的女优,而是近在咫尺,看似唾手可触的徐欢。

    他努力维持住面上的云淡风轻,可对方曼妙的身姿,终究在他的心底烙下了印子,让他越想越硬,越硬越想,终于忍不住将视线移向了对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李子丞就坐在一边的缘故,徐欢看着屏幕里的男优正用肉棒抽插着女优的嫩穴,脑中却不由自主地浮现方才不过稍稍瞥过的,李子丞的大肉棒。

    她不着痕迹的舔了舔唇瓣,想着那粗大巨硕的肉棒离自己如此的近,只觉得身子越发的火热了起来。

    她将手伸到了两腿之间,用两指搓揉掐捏着穴外的花蒂,情不自禁的发出娇吟:“恩……哦……哦……阿……阿阿……恩…恩………”

    一旁的李子丞像是不甘示弱一般,移了位置,改成正对徐欢侧身的模样,大手上下套弄起英姿勃发的巨棒。

    “哦……哦哦……恩……恩……”徐欢躺到了床上,两腿对着电视成M字型,手指持续的拨弄着充血的花蒂。

    她头往后仰,伸直了脖子,美眸眯起,一副沉浸在快感中的模样。

    为了更好的欣赏徐欢的娇态,李子丞索性半跪到了床上,由上而下阅览她毫不遮掩的玉体。

    “阿…阿阿…阿……恩恩……哼恩……恩……”徐欢将手指插到了蜜液直流的花穴里头,忘情的捣弄着。

    伴随着徐欢的呻吟声,李子丞勃起的大肉棒越发狰狞。

    他随之加快了大手套弄得频率,环着巨根粗壮的柱身上下的越加厉害。

    “…阿……哦……哦哦……阿……阿……恩恩…恩……”

    比起徐欢的娇吟,屏幕中以往李子丞最中意的女优对他的吸引力大不如前。

    他像是嫌弃对方的声音太过吵杂似的,飞快的关掉了屏幕。

    下一瞬,本就不大的房间内,回荡起徐欢的呻吟声,衬的房间更加的狭小了。

    男人性感的低声粗喘,女人娇媚的柔声轻吟……

    大掌和柱身不断的摩擦,玉指抽插花穴的水声……

    --就好似,对方正和自己肉体交缠着……

    “阿……阿阿……肉棒…阿……大肉棒……恩……恩……”徐欢一个转头便见着了李子丞的大肉棒,忍不住轻呼道。

    她的视线像是被锁住了一般,紧紧的黏在了巨根之上。

    穴内的手指与之对比,霎那间黯然失色。

    她有些悻悻然的收起了手指,视线一转,对上了正注视着她的李子丞的眼。

    徐欢目露渴望,李子丞亦然。

    一个眼神的交流,便奠定了往后两人关系的基础。

    徐欢翻身下了床,半跪在走道上,一手扶着在床上躺直了身子的李子丞的大腿,一手直直的朝着直挺挺地大肉棒而去。

    小手一下便握住了李子丞炽热的大肉棒。

    李子丞的眼神闪了闪,然后身子一动转了方向,将徐欢置于两腿间,以便于对方动作。

    “哦……哥哥……真的好粗……”徐欢眼神发亮地一面套弄着巨根一面赞叹。

    她先是由下而上的旋转式套弄着巨棒,但上手才没几下,便忍不住用手扶着巨棒底端,改为上口。

    只见徐欢的粉舌由下而上的直线舔过肿胀柱身的一侧,来到了巨根顶端。

    小嘴儿顺势含住了硕大的龟头,一个吸吮,小手一个套弄。

    她松开了嘴儿,粉舌转而向下舔去,或亲吻或吸吮或舔弄的逗弄起巨根下方的囊袋。

    同时,右手持续的套弄着柱身,左手也没闲着的在李子丞敏感的跨间以及腹肌来来回回的抚摸着。

    李子丞双手手指交错的置在脑后,好不惬意的享受着徐欢的每一个动作。

    “恩……好大…好喜欢……恩……恩……”

    大肉棒的粗壮让徐欢口齿生津,频频地用粉舌舔食着巨棒的柱身,像在品尝一道期待已久的佳肴。

    “……恩恩……恩……恩……哼恩……恩……”

    徐欢欣喜地亲吻着手中终得触及的大宝贝,一想到这物令她可望而不可及了这么多年,就止不住想要和对方好好亲近一番的念头。

    注视着巨物的美眸中不自觉的吐露出了痴迷之色,徐欢口手并用的疼爱着狰狞强壮的大肉棒。

    粉舌由下而上舔时,徐欢一个抬眼,视线自然而然地对上专注的看着她动作的李子丞的。

    双方目中皆是欲火重重,饥渴难耐。

    徐欢收回眼神,继续舔吻着粗壮的大肉棒。

    小嘴舔吻,小手套弄,然后张嘴含住顶端,眯着眼对着龟头顶端的小孔就是一吸──

    “嗯!……”李子丞爽的直哼声。

    徐欢的右手扶着巨棒根部,小嘴儿卖力地下口,尝试让大肉棒进入口中更多。

    然而,尽管她如何努力,不同角度的不断尝试,至多也只能含住大肉棒的一半尔尔。

    “恩……恩恩…恩……恩……哼恩……恩……嗯嗯嗯……恩……哥哥……恩……哼恩……”

    接连不断的动作,着实累煞了徐欢的小嘴儿,她无奈的松开了嘴中的巨棒,两手并用的套弄起李子丞的大肉棒。

    对方的肉棒实在太粗大长了,便是她这般侍弄,也无法将整根巨棒笼罩住,硕大的龟头孤伶伶的在她右手之上的左手大拇指和食指的指间冒头。

    就这么套弄了一会儿,徐欢心中对巨棒的渴望中就打败了嘴儿的酸胀感,粉舌舔了舔唇瓣,又朝着大肉棒过去了。

    “…恩……哈恩……恩……恩……哥哥……恩……你的肉棒…好大…好粗……恩……爱死了……”

    “哈……哈阿……恩……恩恩……肉棒…大…肉棒……恩……恩恩……”

    “……恩……哼……哥哥……”

    粉舌对着大肉棒越舔,徐欢腿间的花穴就越湿,她忍不住收回了一只手,抽插起了蜜液泛滥的花穴。

    一直注意着徐欢一举一动的李子丞敏锐的觉出了她的需求,用眼神示意她停下,然后一把将她拉到了床上,令她反身半跪到了自己面上,使两人成69式。

    一双大手分别穿过她的左右腰部和左右大腿之间,揉捏起她白嫩的臀瓣,一边伸出舌头,舔弄着她敏感的花穴。

    “阿……恩……恩…哥……恩……恩恩……”徐欢舒服的发出呻吟,欣然地扭了扭臀部,然后,作为回报,赶紧含住了面前直挺挺的大肉棒。

    “……恩…阿…恩恩……好舒服……恩……阿……哥……哈阿……阿……”

    “啊阿阿…阿……不……哦……哦哦…哈……好舒服…恩……恩恩……哥……阿……阿……”

    “哈阿…阿……阿……恩…哥…阿……你好会舔阿……阿……阿……阿阿……”

    “恩嗯嗯…阿……停…哦…不……恩恩…哈阿……恩……恩……伸进来了…阿…舌头……哥哥的舌头…阿……阿阿……”

    徐欢忍不住挺直了身子,身子下压,用花穴迎合李子丞的舔弄。

    “…恩…阿……恩……恩恩……哥……”

    然而,李子丞越发卖力地舔动,对徐欢燎原的欲火而言,不过杯水车薪。

    从徐欢的叫嚷中察觉到这点的李子丞,连忙提议进入正题。

    对此,徐欢自无不允。

    她欣然鼓舞的应允,移开身子,跪趴到了床上,臀部高高翘起,两手一左一右的将臀瓣向外扳开,使的花穴袒露,更加的便利于李子丞的进入。

    李子丞用单手直着巨棒底端,将硕大的龟头对准了花穴穴口。

    他一个挺身,先将龟头部分整个没入穴内,静待徐欢窄小的花穴适应之后,才徐徐的抽动了起来。

    “阿…阿阿…阿……恩……好大…恩恩……慢点…阿……阿……太大了…恩……恩恩……”徐欢的两手扶到的床面,紧闭着眼像是难以承受大肉棒的粗壮一般,将脸半埋入方才随手一抓的棉被里。

    “…阿…阿阿……哈恩…阿……太、太大了…阿……哥哥……好大…好粗阿阿……阿……阿…

    徐欢的呻吟声让李子丞不由自主地将快了巨棒抽送的速率。

    “阿……阿阿…不……不要这样快…阿……阿……哈阿…阿……阿阿…”

    “……嗯嗯嗯…哥……阿阿…哥…阿……哈恩……恩恩恩……阿……”

    李子丞的大手擒住了徐欢纤细的腰肢,迫使她不得不用花穴迎合大肉棒的捣弄。

    “…哦…哦哦…哦哦哦……哥…阿……阿阿…好深……阿……插…阿……”

    坚挺巨硕的大肉棒,一下又一下,毫不留情的捣弄着仅置狭窄的花穴内的花心。

    “啊阿阿……哥…阿……哈阿…好棒…恩恩……插…阿……那儿…阿……插的妹妹好爽阿……阿……阿阿……哥哥……”

    “…恩……嗯嗯嗯……哥……哥……”徐欢爽的一蹋胡涂,初时窄穴硬是被操穿的扩大的不适转瞬而逝,反而突出了被巨根不断抽插的欢愉。

    “哦阿阿…哦…哥哥……哦哦哦……”徐欢趴在床上,小手紧紧地抓住了李子丞深蓝色的床单。

    “…阿……哦……阿阿…哈阿……不…阿……好快…阿阿…阿……好爽…哦…阿阿……”

    “哦……哦哦…哥哥…。恩……恩恩…阿……插……插阿……插死我了…阿……大肉棒…阿……”

    “啊阿阿……妹妹要被哥哥的大肉棒操死了……阿……阿阿…哥……阿……”

    “……阿恩恩…恩……好舒服…恩……恩……阿……阿阿……”

    ──这时,门外传来了家中大门的开门声。

    感谢房子差劲的隔音!李子丞连忙用手将徐欢的口掩住,实时的降低了两人被〝捉奸在床〞的可能性。

    许是因为徐欢正处于精神十分紧张的状态,身子变得异常紧绷,使的花穴一下将穴内的巨棒夹得更紧,激的李子丞本来缓下的动作又急促了起来。

    “恩……恩恩……恩……”

    ──太、太刺激了!

    两人不约而同地想到,欲火不减反增。

    徐欢用嘴咬住了棉被,腰肢殷勤的配合大肉棒的抽插而摆动着,李子丞则是奋力的挺动着下身,花穴被插的蜜液纷流。

    门外传来两人父母一前一后的脚步声以及谈话声。

    两人勉强从快感中抽出一丝理智,竖起耳朵听清门外的动静。

    “现在才不过六点,他们应该刚下课没多久,正准备在外头吃顿晚餐?”李父的问话里,探询中又带着期待。

    李父推论得不错,然而凡事都有例外,就好比今天。

    一听到李父说话的口吻,徐母便闻弦音而之雅意的明了了对方的意图,笑着道:“你呀!……”

    见徐母的态度不像有反对的意思,李父眯起眼也跟着笑了,算是达成了共识。

    不过徐母的个性一贯谨慎,尽管心中不觉得会有巧合出现,还是说道:“等等我先去洗个澡,你别忘了把音响打开。”

    “是、是……”

    两人又调笑了几句,便进了房间。

    待听到父母用来掩饰房中动静的摇滚乐声响起,两人当即心头一松,想到了接下来至少会连放两三个钟头的配乐,就越发放的开了手脚行事。

    尽管时间看似充裕,但对兴头上的两人来说,再是刻不容缓不过了。

    于是,徐欢撑起了身子,将李子丞推倒到了床上躺平,迫不及待的执行她过去心念已久的女上男下式。

    她先式单脚跨立在床面呈九十度角,小手握着巨棒,将硕大的龟头对准她粉嫩的花穴,然后身子向下一压,将大肉棒整根吃入,这才彻底跨坐到李子丞的身上。

    徐欢的双手向后撑到李子丞的身上,李子丞的双手则是分别捧起了她的左右臀瓣,接着,大肉棒对着花穴便是一连串狂风暴雨一般的迅猛抽插。

    “哦……哦哦……阿…阿……哦……哦哦……阿……阿阿……恩……阿……阿阿…慢、慢点……哥……慢点…嗯嗯嗯……”

    在徐欢的恳求下,李子丞停下动作,一双大掌转而罩住了徐欢胸前雪白的丰乳,细致而温柔的爱抚着,将动作的主控权全权交给了她。

    “恩、嗯、嗯嗯……哦……恩……恩恩……阿……阿阿……哥……阿……”

    且料,才没多久,徐欢便有些使不上力的道:“哥……恩恩……哥…我不行了……你…你动动……恩……恩……哥…哥……”

    李子丞弯起了嘴角,却也没有出言取笑于她,而是二话不说地,捧起她的臀部,卖力地挺动起下身。

    “哦哦…哦……哥…阿……不愧是哥哥…哦……阿阿…阿……哦…哥……嗯嗯嗯……好舒服…好舒服……哦哦……“

    在大肉棒的疯狂捣弄下,李子丞眼捷手快的在徐欢迎来高氵朝后从后方抱住她,让她到了床上躺好,从她的右侧后方重新进入了她。

    “…阿……阿阿……哥……哥哥…阿……插我…阿……阿阿……恩恩恩……”

    “好棒…好舒服……恩恩……哥的大肉棒…阿……阿阿……爽死妹妹了恩嗯嗯……”

    高氵朝过了一回的花穴更加的敏感,更加地经不起大肉棒的摧残操弄,徐欢只觉得花心像是要被硬挺的龟头顶穿似的,爽的她媚肉不断的收缩,奋力地吞食着粗长得柱身。

    李子丞一个动作又换了姿势,面对面地展开了攻势,支使着大肉棒在花穴内抽插不止。

    “哦、哦……恩恩……恩……哥……插我…阿……插阿阿……好爽…阿…阿阿……哦哦……我的好哥哥……哦……”

    “哥…阿……哥哥……要、要去了……阿……又要去了啊阿阿……”

    又一次尽根而入,徐欢脚趾内缩,身子一绷,花穴狠狠的将穴内的大肉棒咬紧,逼得对方将浓稠烫热的精华尽数注入了她的穴内。

    “啊阿阿哥哥…阿……好多……好烫阿阿……”

    ……

    …

    其后,两人可谓是食髓知味,甚至顶着学贷的压力硬是凑钱合租了一间小套房,就为了能纵情交欢。

    “哦…啊…阿阿……哥哥……恩……好爽哦哦……”

    李子丞用他性感低哑的嗓音说道:“我的好妹妹,你真紧……”

    “恩恩……哥哥…阿……好大…好棒……”

    ……

    …

    (全书完)

    ********************

    ******  以下为繁体版  ******

    ********************

      饿了,就想吃哥哥牌的大肉棒(高H)

    我的哥哥是个讨人厌的家伙,自从明悟他就是个老爱在房间里看小黄片自慰的坏家伙後,我就恨上他了。

    那时候的我也不过是个刚满十六岁的未成年少女,一开房门,就撞见他坐在床沿,两腿大开的抚弄他下身的巨棒,配合着一边电视萤幕上,声色俱佳女优的娇喘呻吟……

    ──天晓得,这一幕对我这样一位云英未嫁,纯洁无瑕的少女,伤害有多麽的巨大!

    尽管,思想上,现在年满二十的我已经阅尽千帆,早已不将当时看到的那一幕放在心上,然而,那霎那所带给我的冲击,却是长久且深远的。

    尤其,在我接连的和上过床开过车的第一任以及第二任男友主动分手後。

    我悲催得惊觉到,除非摆脱先前哥哥在我脑海烙下的印记,否则,估计没有一个男人能让我感到满意!

    可我的老天爷呀!

    你知道哥哥的男性象徵,有多麽的【雄伟粗长】吗?!

    这让这事成了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我究竟该怎麽办?我真的很绝望阿……

    “──天啊,够了,你真的是我的好闺密吗?不要笑了!……快给我收起你的羡慕忌妒!……”徐欢忿忿然得对手机那头的好友央求道,可身处在另一头的好友不但没有依言照做,甚至兴致高昂地提出了一连串她从未想过的〝好建议〞。

    “你你你……”处於震惊中的徐欢语无伦次了起来,心头被闺密的馊主意弄得方寸大乱,脑中被对方的话给占满,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麽回应,索性回道:“等等我还有事,先这样,不说了,byebye。”

    回想起方才那瞬间的心动,徐欢恼羞得将手机丢到一边,但不一会儿,又咬着下唇将手机拿了起来。

    【反正他又不是你的亲哥哥。】闺密的笑语犹在耳边。

    “是阿,要是我妈没嫁给他爸,现在也不过是陌生人罢了……”徐欢喃喃的低语,像是在说服谁似的。

    “但是……”

    【……你不知道我们有多羡慕你有个高大帅气的哥哥啊?尤其又没有血缘关系,多好的近水楼台先得月……先别急着反对,你自己想想,他难道不是你喜欢的类型吗?若他和你没了兄妹这层身分,我敢打包票,第一个上赶着和他示好的就有你一个!】

    “……是阿,若不是……”

    想起先前交过的两个男友,仔细分析一下都和便宜哥哥一个类型,身高一米八多接近一米九,有健身习惯,样貌俊美──加上一股子斯文败类的气质!

    “哼!”徐欢下意识想贬低对方,却又不得不承认,李子丞在外型上确实无可挑剔,而她自个儿的审美,确实是喜欢对方那样的。

    就是两任男友的性器都远不及李子丞的那样令她印象深刻,见之难忘。

    凭良心论道,他们的尺寸也在及格线之上,但相较於李子丞的……

    唉!果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徐欢既是赞同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她注视着手机除了时间数字一成不变的主画面,想了想,终於下定了决心。

    ──不管是赌气也好报复也好,对方在自己面前做了那麽多回,甚至在她成年後变本加利,毫不避讳的无视於她,就那样看着片子,把玩着下身的巨物……

    “……就当是以牙还牙!”

    心一横,徐欢斗志高昂的回到了〝他们的〞的房间,果不其然的看见李子丞又光裸着身子进行着他的摸屌大事。

    两人自爹妈结婚後便碍於现实因素同住一间房,小学时期还好,可後来两人越来越大……呵呵,只能多糟点满满。

    以前她人微言轻,反抗无效,而现在则是出於经济因素屈於现实。

    是以,这样尴尬的情况也就这麽维持了下来。

    只能说,两人的爹妈心都挺大的,居然就这样放任他们这两个异父异母的法定兄妹共处一室这麽多年,就不怕他们两个处出奸情来吗?

    ──等等,或许这就是他们的目的?

    想起一向对李子丞赞誉有加的母亲,徐欢一时无言以对。

    “阿……阿阿……恩……恩……不要停……阿……”

    徐欢的思绪因女优的淫叫而回到了现实。

    心绪一清,她将手机随手一放,然後勾起嘴角,眯起眼儿,脱起了衣服。

    三两下间,徐欢便浑身赤裸。

    她面对着电视萤幕,坐到了床尾。

    那模样,竟似是打算和李子丞一块欣赏萤幕上的大戏。

    这下,因着两床平行,也坐在床尾的李子丞再也无法对她视而不见。

    两床之间不过隔着一人宽的走道,对方那饱满柔软的双乳,纤细的腰肢,和修长的美腿……李子丞咽下一口唾沫,心道:可真是诱人呀!

    一时只觉得两腿之间的兄弟更加硬挺了。

    他既是试探也是满足心中念头的直勾勾的打量着对方。

    岂知,但方非但没有退却,还嫣然一笑,挑畔的给了他一个眼神。

    ──这下有趣了。

    李子丞眉头一挑,故作不在意的,收回了视线,继续他先前的每日例行公事。

    只是,意淫的对象不再是萤幕上身材姣好的女优,而是近在咫尺,看似唾手可触的徐欢。

    他努力维持住面上的云淡风轻,可对方曼妙的身姿,终究在他的心底烙下了印子,让他越想越硬,越硬越想,终於忍不住将视线移向了对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李子丞就坐在一边的缘故,徐欢看着萤幕里的男优正用肉棒抽插着女优的嫩穴,脑中却不由自主地浮现方才不过稍稍瞥过的,李子丞的大肉棒。

    她不着痕迹的舔了舔唇瓣,想着那粗大巨硕的肉棒离自己如此的近,只觉得身子越发的火热了起来。

    她将手伸到了两腿之间,用两指搓揉掐捏着穴外的花蒂,情不自禁的发出娇吟:“恩……哦……哦……阿……阿阿……恩…恩………”

    一旁的李子丞像是不甘示弱一般,移了位置,改成正对徐欢侧身的模样,大手上下套弄起英姿勃发的巨棒。

    “哦……哦哦……恩……恩……”徐欢躺到了床上,两腿对着电视成M字型,手指持续的拨弄着充血的花蒂。

    她头往後仰,伸直了脖子,美眸眯起,一副沉浸在快感中的模样。

    为了更好的欣赏徐欢的娇态,李子丞索性半跪到了床上,由上而下阅览她毫不遮掩的玉体。

    “阿…阿阿…阿……恩恩……哼恩……恩……”徐欢将手指插到了蜜液直流的花穴里头,忘情的捣弄着。

    伴随着徐欢的呻吟声,李子丞勃起的大肉棒越发狰狞。

    他随之加快了大手套弄得频率,环着巨根粗壮的柱身上下的越加厉害。

    “…阿……哦……哦哦……阿……阿……恩恩…恩……”

    比起徐欢的娇吟,萤幕中以往李子丞最中意的女优对他的吸引力大不如前。

    他像是嫌弃对方的声音太过吵杂似的,飞快的关掉了萤幕。

    下一瞬,本就不大的房间内,回荡起徐欢的呻吟声,衬的房间更加的狭小了。

    男人性感的低声粗喘,女人娇媚的柔声轻吟……

    大掌和柱身不断的摩擦,玉指抽插花穴的水声……

    --就好似,对方正和自己肉体交缠着……

    “阿……阿阿……肉棒…阿……大肉棒……恩……恩……”徐欢一个转头便见着了李子丞的大肉棒,忍不住轻呼道。

    她的视线像是被锁住了一般,紧紧的黏在了巨根之上。

    穴内的手指与之对比,霎那间黯然失色。

    她有些悻悻然的收起了手指,视线一转,对上了正注视着她的李子丞的眼。

    徐欢目露渴望,李子丞亦然。

    一个眼神的交流,便奠定了往後两人关系的基础。

    徐欢翻身下了床,半跪在走道上,一手扶着在床上躺直了身子的李子丞的大腿,一手直直的朝着直挺挺地大肉棒而去。

    小手一下便握住了李子丞炽热的大肉棒。

    李子丞的眼神闪了闪,然後身子一动转了方向,将徐欢置於两腿间,以便於对方动作。

    “哦……哥哥……真的好粗……”徐欢眼神发亮地一面套弄着巨根一面赞叹。

    她先是由下而上的旋转式套弄着巨棒,但上手才没几下,便忍不住用手扶着巨棒底端,改为上口。

    只见徐欢的粉舌由下而上的直线舔过肿胀柱身的一侧,来到了巨根顶端。

    小嘴儿顺势含住了硕大的龟头,一个吸吮,小手一个套弄。

    她松开了嘴儿,粉舌转而向下舔去,或亲吻或吸吮或舔弄的逗弄起巨根下方的囊袋。

    同时,右手持续的套弄着柱身,左手也没闲着的在李子丞敏感的跨间以及腹肌来来回回的抚摸着。

    李子丞双手手指交错的置在脑後,好不惬意的享受着徐欢的每一个动作。

    “恩……好大…好喜欢……恩……恩……”

    大肉棒的粗壮让徐欢口齿生津,频频地用粉舌舔食着巨棒的柱身,像在品尝一道期待已久的佳肴。

    “……恩恩……恩……恩……哼恩……恩……”

    徐欢欣喜地亲吻着手中终得触及的大宝贝,一想到这物令她可望而不可及了这麽多年,就止不住想要和对方好好亲近一番的念头。

    注视着巨物的美眸中不自觉的吐露出了痴迷之色,徐欢口手并用的疼爱着狰狞强壮的大肉棒。

    粉舌由下而上舔时,徐欢一个抬眼,视线自然而然地对上专注的看着她动作的李子丞的。

    双方目中皆是慾火重重,饥渴难耐。

    徐欢收回眼神,继续舔吻着粗壮的大肉棒。

    小嘴舔吻,小手套弄,然後张嘴含住顶端,眯着眼对着龟头顶端的小孔就是一吸──

    “嗯!……”李子丞爽的直哼声。

    徐欢的右手扶着巨棒根部,小嘴儿卖力地下口,尝试让大肉棒进入口中更多。

    然而,尽管她如何努力,不同角度的不断尝试,至多也只能含住大肉棒的一半尔尔。

    “恩……恩恩…恩……恩……哼恩……恩……嗯嗯嗯……恩……哥哥……恩……哼恩……”

    接连不断的动作,着实累煞了徐欢的小嘴儿,她无奈的松开了嘴中的巨棒,两手并用的套弄起李子丞的大肉棒。

    对方的肉棒实在太粗大长了,便是她这般侍弄,也无法将整根巨棒笼罩住,硕大的龟头孤伶伶的在她右手之上的左手大拇指和食指的指间冒头。

    就这麽套弄了一会儿,徐欢心中对巨棒的渴望中就打败了嘴儿的酸胀感,粉舌舔了舔唇瓣,又朝着大肉棒过去了。

    “…恩……哈恩……恩……恩……哥哥……恩……你的肉棒…好大…好粗……恩……爱死了……”

    “哈……哈阿……恩……恩恩……肉棒…大…肉棒……恩……恩恩……”

    “……恩……哼……哥哥……”

    粉舌对着大肉棒越舔,徐欢腿间的花穴就越湿,她忍不住收回了一只手,抽插起了蜜液泛滥的花穴。

    一直注意着徐欢一举一动的李子丞敏锐的觉出了她的需求,用眼神示意她停下,然後一把将她拉到了床上,令她反身半跪到了自己面上,使两人成69式。

    一双大手分别穿过她的左右腰部和左右大腿之间,揉捏起她白嫩的臀瓣,一边伸出舌头,舔弄着她敏感的花穴。

    “阿……恩……恩…哥……恩……恩恩……”徐欢舒服的发出呻吟,欣然地扭了扭臀部,然後,作为回报,赶紧含住了面前直挺挺的大肉棒。

    “……恩…阿…恩恩……好舒服……恩……阿……哥……哈阿……阿……”

    “啊阿阿…阿……不……哦……哦哦…哈……好舒服…恩……恩恩……哥……阿……阿……”

    “哈阿…阿……阿……恩…哥…阿……你好会舔阿……阿……阿……阿阿……”

    “恩嗯嗯…阿……停…哦…不……恩恩…哈阿……恩……恩……伸进来了…阿…舌头……哥哥的舌头…阿……阿阿……”

    徐欢忍不住挺直了身子,身子下压,用花穴迎合李子丞的舔弄。

    “…恩…阿……恩……恩恩……哥……”

    然而,李子丞越发卖力地舔动,对徐欢燎原的慾火而言,不过杯水车薪。

    从徐欢的叫嚷中察觉到这点的李子丞,连忙提议进入正题。

    对此,徐欢自无不允。

    她欣然鼓舞的应允,移开身子,跪趴到了床上,臀部高高翘起,两手一左一右的将臀瓣向外扳开,使的花穴袒露,更加的便利於李子丞的进入。

    李子丞用单手直着巨棒底端,将硕大的龟头对准了花穴穴口。

    他一个挺身,先将龟头部分整个没入穴内,静待徐欢窄小的花穴适应之後,才徐徐的抽动了起来。

    “阿…阿阿…阿……恩……好大…恩恩……慢点…阿……阿……太大了…恩……恩恩……”徐欢的两手扶到的床面,紧闭着眼像是难以承受大肉棒的粗壮一般,将脸半埋入方才随手一抓的棉被里。

    “…阿…阿阿……哈恩…阿……太、太大了…阿……哥哥……好大…好粗阿阿……阿……阿…

    徐欢的呻吟声让李子丞不由自主地将快了巨棒抽送的速率。

    “阿……阿阿…不……不要这样快…阿……阿……哈阿…阿……阿阿…”

    “……嗯嗯嗯…哥……阿阿…哥…阿……哈恩……恩恩恩……阿……”

    李子丞的大手擒住了徐欢纤细的腰肢,迫使她不得不用花穴迎合大肉棒的捣弄。

    “…哦…哦哦…哦哦哦……哥…阿……阿阿…好深……阿……插…阿……”

    坚挺巨硕的大肉棒,一下又一下,毫不留情的捣弄着仅置狭窄的花穴内的花心。

    “啊阿阿……哥…阿……哈阿…好棒…恩恩……插…阿……那儿…阿……插的妹妹好爽阿……阿……阿阿……哥哥……”

    “…恩……嗯嗯嗯……哥……哥……”徐欢爽的一蹋糊涂,初时窄穴硬是被操穿的扩大的不适转瞬而逝,反而突出了被巨根不断抽插的欢愉。

    “哦阿阿…哦…哥哥……哦哦哦……”徐欢趴在床上,小手紧紧地抓住了李子丞深蓝色的床单。

    “…阿……哦……阿阿…哈阿……不…阿……好快…阿阿…阿……好爽…哦…阿阿……”

    “哦……哦哦…哥哥…。恩……恩恩…阿……插……插阿……插死我了…阿……大肉棒…阿……”

    “啊阿阿……妹妹要被哥哥的大肉棒操死了……阿……阿阿…哥……阿……”

    “……阿恩恩…恩……好舒服…恩……恩……阿……阿阿……”

    ──这时,门外传来了家中大门的开门声。

    感谢房子差劲的隔音!李子丞连忙用手将徐欢的口掩住,即时的降低了两人被〝捉奸在床〞的可能性。

    许是因为徐欢正处於精神十分紧张的状态,身子变得异常紧绷,使的花穴一下将穴内的巨棒夹得更紧,激的李子丞本来缓下的动作又急促了起来。

    “恩……恩恩……恩……”

    ──太、太刺激了!

    两人不约而同地想到,慾火不减反增。

    徐欢用嘴咬住了棉被,腰肢殷勤的配合大肉棒的抽插而摆动着,李子丞则是奋力的挺动着下身,花穴被插的蜜液纷流。

    门外传来两人父母一前一後的脚步声以及谈话声。

    两人勉强从快感中抽出一丝理智,竖起耳朵听清门外的动静。

    “现在才不过六点,他们应该刚下课没多久,正准备在外头吃顿晚餐?”李父的问话里,探询中又带着期待。

    李父推论得不错,然而凡事都有例外,就好比今天。

    一听到李父说话的口吻,徐母便闻弦音而之雅意的明了了对方的意图,笑着道:“你呀!……”

    见徐母的态度不像有反对的意思,李父眯起眼也跟着笑了,算是达成了共识。

    不过徐母的个性一贯谨慎,尽管心中不觉得会有巧合出现,还是说道:“等等我先去洗个澡,你别忘了把音响打开。”

    “是、是……”

    两人又调笑了几句,便进了房间。

    待听到父母用来掩饰房中动静的摇滚乐声响起,两人当即心头一松,想到了接下来至少会连放两三个钟头的配乐,就越发放的开了手脚行事。

    尽管时间看似充裕,但对兴头上的两人来说,再是刻不容缓不过了。

    於是,徐欢撑起了身子,将李子丞推倒到了床上躺平,迫不及待的执行她过去心念已久的女上男下式。

    她先式单脚跨立在床面呈九十度角,小手握着巨棒,将硕大的龟头对准她粉嫩的花穴,然後身子向下一压,将大肉棒整根吃入,这才彻底跨坐到李子丞的身上。

    徐欢的双手向後撑到李子丞的身上,李子丞的双手则是分别捧起了她的左右臀瓣,接着,大肉棒对着花穴便是一连串狂风暴雨一般的迅猛抽插。

    “哦……哦哦……阿…阿……哦……哦哦……阿……阿阿……恩……阿……阿阿…慢、慢点……哥……慢点…嗯嗯嗯……”

    在徐欢的恳求下,李子丞停下动作,一双大掌转而罩住了徐欢胸前雪白的丰乳,细致而温柔的爱抚着,将动作的主控权全权交给了她。

    “恩、嗯、嗯嗯……哦……恩……恩恩……阿……阿阿……哥……阿……”

    且料,才没多久,徐欢便有些使不上力的道:“哥……恩恩……哥…我不行了……你…你动动……恩……恩……哥…哥……”

    李子丞弯起了嘴角,却也没有出言取笑於她,而是二话不说地,捧起她的臀部,卖力地挺动起下身。

    “哦哦…哦……哥…阿……不愧是哥哥…哦……阿阿…阿……哦…哥……嗯嗯嗯……好舒服…好舒服……哦哦……“

    在大肉棒的疯狂捣弄下,李子丞眼明手快的在徐欢迎来高氵朝後从後方抱住她,让她到了床上躺好,从她的右侧後方重新进入了她。

    “…阿……阿阿……哥……哥哥…阿……插我…阿……阿阿……恩恩恩……”

    “好棒…好舒服……恩恩……哥的大肉棒…阿……阿阿……爽死妹妹了恩嗯嗯……”

    高氵朝过了一回的花穴更加的敏感,更加地经不起大肉棒的摧残操弄,徐欢只觉得花心像是要被硬挺的龟头顶穿似的,爽的她媚肉不断的收缩,奋力地吞食着粗长得柱身。

    李子丞一个动作又换了姿势,面对面地展开了攻势,支使着大肉棒在花穴内抽插不止。

    “哦、哦……恩恩……恩……哥……插我…阿……插阿阿……好爽…阿…阿阿……哦哦……我的好哥哥……哦……”

    “哥…阿……哥哥……要、要去了……阿……又要去了啊阿阿……”

    又一次尽根而入,徐欢脚趾内缩,身子一绷,花穴狠狠的将穴内的大肉棒咬紧,逼得对方将浓稠烫热的精华尽数注入了她的穴内。

    “啊阿阿哥哥…阿……好多……好烫阿阿……”

    ……

    …

    其後,两人可谓是食髓知味,甚至顶着学贷的压力硬是凑钱合租了一间小套房,就为了能纵情交欢。

    “哦…啊…阿阿……哥哥……恩……好爽哦哦……”

    李子丞用他性感低哑的嗓音说道:“我的好妹妹,你真紧……”

    “恩恩……哥哥…阿……好大…好棒……”

    ……

    …

    (全书完)


如果您喜欢,请把《不吃入穴焉知其硕(兄妹,高H,简/繁)》收藏,方便以后阅读不吃入穴焉知其硕(兄妹,高H,简/繁). 饿了,就想吃哥哥牌的大肉棒(高H)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不吃入穴焉知其硕(兄妹,高H,简/繁). 饿了,就想吃哥哥牌的大肉棒(高H)并对不吃入穴焉知其硕(兄妹,高H,简/繁)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