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赤鸣

探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跳舞的鬼 本章:探得

    无执穿着显眼的黑色宽服,在街上走着。

    边上熙熙攘攘,但人们丝毫不敢靠近他。先不说这个人着装怪异,光是那从未见过的鲜艳的红,就让人惧而远之。

    无执似乎习惯了旁人异样的目光,嘴角挂着淡淡地笑。

    他绕了一圈,找到了那个烟气环绕的烟馆。

    仙裕馆。

    无执顶着阝曰光看了一眼,的确,吸这玩意感觉的确跟要羽化为仙一样。

    他刚走进去,一股烟味便漂浮在他身边。

    他看到,一些身着华丽的贵家公子和小姐坐在舒服好看的椅子上,手上反拿着一个烟斗,一口一口吸着,一口一口吐出灰色的烟。

    每个人的眼神都很迷离,表情都很享受。

    无执站在门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

    “哎呦,这又是哪家公子?”柜台边上的女人看无执在门口站了许久,急忙过来招呼他,“怎么?您老,也想来一口?”

    无执低头瞟了她一眼,红色的旗袍,身形诱惑。

    “你们这,一口多少钱?”

    “不贵,一支烟杆的烟草,十金。”

    “十金?”无执皱了皱眉头,十金在容印可以买到一个金戒指。

    “哎呀您不知道,这烟草啊,是官府管着的,我们这样的烟馆啊,每年能进到的货少的很,物少,这价呀,自然就上去了。”女人笑着把无执拉到柜台旁,拿出账本。“那您老,要抽多少?”

    “我想要烟草。”无执笑了,盖上账本,低声道,“很多烟草,你有吗?”看着他那眼神,女人却神秘一笑,“那得看您老出价多少了。”

    “你平常不是十金一烟斗吗?我出三十金。”无执拿出一袋银两,放在柜台上。

    女人掂了掂,若有所思地算着什么。

    “怎么?难道你这没有货吗?”无执拿起那一袋银子,晃了晃。

    “有倒是有……”女人吸了口烟,像是有点犹豫。“除了每年官府按规矩给的,我们还有其他的货。”

    “其他的货?”无执脸上显出一丝好奇,“敢问,这其他的货是什么?”

    女人直起腰,走了两步,“这个,无可奉告。”

    “为何?”无执追问道。

    “我怎知,你不是来钓鱼的呢?”女人对无执明显非常警惕。一般来这的不是吸烟就是买烟,问这么多的,他还是头一个。

    无执低头一笑,“你又怎知我是呢?”

    “我只问你,是否要继续刚刚的佼易?”女人不愿再与他纠缠,拿烟斗敲了敲柜台,问道。

    “老板娘不肯诚心,我便不做了。”无执拿出两袋银子,放在柜台上,“一个上等的烟斗,和十烟斗的烟草。”

    女人看了他一眼,拿了钱,转身走进内室。

    无执就坐在柜台旁,等着。

    看着那一群拿着烟斗谈笑自若的人,无执的烟瘾又犯了。边等边焦急地用手指敲着柜台。

    等待之余,无执开始打量这烟馆。烟馆很大,分隔间区和椅区,隔间有一层薄薄的纱做界限,椅子则是隔半米摆一把,装饰的也格外华丽。

    仔细看看,椅子还是紫檀木做的,有股淡淡地香味,在这浓烈的烟味之中,也得以生存。飘散在无执的鼻子旁边,闻起来十分甜腻,估计是加了别的香料进去。

    一个坐在椅子上吸烟的女子看了他好久,上下打量了许久后,觉得眼熟,便开口问道。

    “这位公子,我们是否在哪见过?”

    女子慵懒地笑了,眼角往上拉的眼线十分妖艳。

    无执抬抬眉毛,指着自己,“我吗?”

    “对。”女子慢慢点点头。

    “……”无执看她穿着暴露,一双大白腿摆在椅子上,丝毫不顾忌旁人的目光,想必也是个放浪之人。

    像陌岁那样的。

    “我觉得,应该没有。”无执摇摇头。

    “是吗?”女子抓抓头,“可我怎么觉得,在一个宫殿里见过你呢?”

    “宫殿?”无执皱皱眉头,感到疑惑。

    “光脸也就罢了,认不太出来。但这一头红,确是眼熟的很呐。”女子故作神秘的笑笑,摆摆手,示意让他过来。

    无执一愣,走了过去。他倒要看看,她要耍什么把戏。

    女子露齿一笑,靠近他的耳朵,轻轻说,“不知您是否还记得,不久,半年以前吧,那一天。”

    半年前……无执表情忽地变得严肃了,面露凶光。

    “对,就是半年前,你,走到那个宫殿去,一个人。”女人继续说着,语气很轻,声音很诱惑。

    无执听着,眉头紧皱着。

    “那时候你留着长,是吧?一头红色长,好看的很。那天……好像在打雷啊,电闪雷鸣的,晚上,还下着雨。宫殿外站着军队,你一个人拿着白剑进去,红剑出来……”

    这段话像一把刀,猛的刺在了无执最敏感的那个地方。

    无执猛的掐住女子的脖子,把她遏制在椅子上,红色的眸子露出杀意。女子对这突如其来的双手来不及回避,尖叫一声,倒在地上,烟斗也摔在了地上,烟灰飘了一地。女子双手不停的挠着无执的双手,张着嘴不停地挣扎着,出痛苦的叫声。

    旁人看了,都惊地想过来拦,但一看无执的眼神,一个个都不敢上前。

    还是拿完烟斗出来的老板娘见了,跑过来拉开无执。

    倒也不是她拉的,是无执冷静了点,自己放手的,顺带她这么一拉。

    “你疯了?!”老板娘把女人拦在身后,跟护犊子一样护在后面,严声骂道。

    无执却站在原地粗重地喘着气,肩膀起伏地厉害。良久,他才伸出手,低声道,“把烟草给,还有烟斗。”

    老板娘狠狠地瞪着他,把装烟斗和烟草的盒子朝他一丢,稳稳当当,落在无执手上。

    身后的女人更加猛烈的呼吸着,每一股气都划拉着嗓子眼,白皙的脖子上浮现着淡淡地红印。

    无执打开盒子验验货,把银子往柜台上一放,银两互相装击的声音响了一瞬。他调整好呼吸,碧迫自己冷静下来。待那股燥气完全消失之后,他才凶狠地看向还在反应的女人,一字一句道。

    “不管你是谁,不管你在哪知道的那些事,我劝你最好闭好你的嘴,不然,死的不止你一个!”

    他环视了边上的人,转身离开了。

    女人终于调整好了呼吸,扶着老板娘坐了下来。听到无执放的狠话,略有些苦涩地笑了。“眉曼,怎么样了?”老板娘招呼旁边的人坐回自己的位子,顺着女人的背,道。

    眉曼点点头,“还行。”

    “你们是如何撕打起来的啊?”老板娘看着她脖子上那触目惊心的红印,担心地问道。

    眉曼站起来,往内室走去,“没什么,我就是揭了点他的老底而已,他恼羞成怒,自然会气急攻心,失了理智。”

    “老底?什么老底?”老板娘更加不解了。

    “你不需要知道,也不能知道。”眉曼摇摇头,推开她,自己一人摇摇晃晃地走到床边,躺了下去。

    老板娘叹了口气,去招呼客人了。

    眉曼侧躺在宽大的床上,黑色的长散乱的放着,一小丝挂在了她的嘴边,连着那红**人的嘴唇,看着更加妩媚动人。

    她呼吸着,想着。

    那天晚上,本该被遣送出宫的她,透过门缝看到的那些场景。

    真的没有看到那个人的脸,只依稀记得那头鲜艳的红和那好听的声音,以及那个狠心的背影。

    无执快地走回紫禁府,也同样不停地回想着那晚。

    王和后倒下了,从此消失在了世界上。

    那个挥刀的人,也消失在了世界上。

    眉曼闭着眼睛,浅浅的睡下。无执拿起盒子里的烟斗和烟草,拿起火柴点了一烟。

    消失的人丝毫没有感觉到门后的人的存在,也没人知道那个人是怎么从那场战争中的城堡里逃出来的 。

    她到底是怎么活下去的呢?

    无执不知道,明明幻灵人都没被他们杀的一个不剩……

    但想想也是,纤云都逃出来了,她为什么不能?

    那又是为什么,她会在那里,会看到那些她不该看到的东西。

    无执知道如果那件事散播出去,他会承担怎样的后果。

    在五国朝廷游荡的那几年,他本就树敌颇多,一般一个朝廷,一半多都是他得罪了的,尤其是在穆深。一但那女人把事情说出去,那些本就对他虎视眈眈的人,不会管这件事是真是假,有没有证据,都会将他绳之以法。

    凭别的,就凭那最重要的一点。

    然后,旧离,陌岁,苏时,别,凡是跟他走进的,都会被牵扯。

    所以……

    无执停下,回头望。

    思来想去,那个女人还是活不得。

    或者说,不能在世人面前活着。


如果您喜欢,请把《双赤鸣》收藏,方便以后阅读双赤鸣探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双赤鸣探得并对双赤鸣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