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鸡毛的爱情

亲情和爱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罗罗非鱼 本章:亲情和爱情

    41)咨询完赵叶凡,岳晨阝曰也是一头雾水的明白多少。但是落落这个确实要解释一下,不能再糊涂着了。落落与岳晨曦秤不离砣,砣不离秤的见面不难,就不知道话怎么说。

    岳晨阝曰回家看见妹妹就问:“怎么落落没来?”

    岳晨曦奇怪了:“怎么要表白?她回家拿面膜去了,我们一会汗蒸试试她新买的面膜。”

    岳晨阝曰点头:“一会她来了,我问点事,你不许乱揷话。”

    岳晨曦撇嘴:“还想说悄悄话,不用背着我,落落姐姐会告诉我的。”

    钱落落妈妈与岳晨阝曰妈妈是手帕佼,从小就认识的好朋友。岳晨阝曰妈妈先结婚有了岳晨阝曰,等钱落落出生时,两个好朋友开玩笑定的娃娃亲,谁也没当真。

    孩子总在一起玩,两人大了以后联系就少了,但是感情还挺好。可大人看着两个年貌相当的年轻人又动了心思,现在社会这么乱,有个知根知底的挺好,有意无意的撮合。

    岳晨阝曰这个钢铁直男一直拿她当妹妹,所以落落进来的时候直接问:你喜欢我是吗?”

    把落落问个大红脸,聂聂诺诺:“不知道。”急的岳晨曦直给她打手势让说喜欢。

    岳晨曦埋怨哥哥,“哪有这么直接问的?谁好意思说啊!”

    岳晨阝曰哦了一声说:“你回屋呆着,我和落落说!”落落紧张直转手指头,冲曦曦点点头。

    “落落,是不是周围人,包括爸爸妈妈说咱们两个很合适,两个家庭也很了解,所以,你觉得喜欢我。但是,爱情是美好的,你不想有美好的爱情吗?”岳晨阝曰说的有点词不达意。

    要说现在的姑娘也不是一般二般的,刚才还羞答答的的落落大胆的说:“哥哥,我也不知道喜不喜欢你,你高大英俊幽默潇洒,是男朋友标配,带出去很有面子,我也喜欢这样的男朋友。”

    岳晨阝曰都无奈了,现在的姑娘真是可以了。男朋友都有标配了,可我把你当妹妹啊!没有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当爱情来的时候你才能休会的。眼前浮现吴西的小内脸。

    “哥哥,是吴西吗?她可配不上你了。太疯了还胖。”落落说话很直接。

    爱情来了,拦也拦不住,她是什么样子,就接受什么样子,不管美丑胖瘦,都好。岳晨阝曰想起吴西,脸就像打了柔光一样,温和了很多,这就是爱情吗。岳晨阝曰笑了,

    落落看着岳晨阝曰的笑脸很失落,“哥哥,你很爱她吗?我不行吗?”

    “我也不知道,心放在她身上,收不回来了。”岳晨阝曰道,“落落,你还小,你是个好姑娘。你会遇到你的爱情。”岳晨阝曰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表明自己的立场。

    落落倒也不纠缠说:“哥哥,你拿我当妹妹也好,我拿你当哥哥也好。我父母这边和你父母那边你去搞定,你说得对,我也想品尝爱情心动的感觉,但来自家庭的炮火我不想承担。”

    岳晨阝曰啼笑皆非的摇摇头,这姑娘好样的,现在的姑娘都是这么考虑问题的吗?我的吴西不会这样吧?现在的食品安全问题一定要注意了,把姑娘们都折腾变异了。

    落落也不是一般的姑娘,本名钱落霞挺好听的名字。几岁刚能听懂点话,有个叔叔开玩笑说钱落霞!钱落下,好名字,是个有钱人。小女娃不干了,非要改名字。大人以为小孩子几天就忘了,可小落霞不。不改名叫也不答应,生生磨得爸爸去户籍给改了名字。长大以后还沾沾自喜有远见,什么钱落霞!一听就是村姑的名字,能落下什么钱啊!

    落落姑娘看岳晨阝曰半天没吭声,以为岳晨阝曰不愿意,作揖道:“哥哥,我是乖宝宝啊!”

    岳晨阝曰无奈说:“好!好!我去说,你就做你的乖宝宝。”

    “哥哥,爱情不是谁都能遇到的。没有爱情我要亲情,你是个好人,不会对我差的,我就将就了。现在亲情也没了,在让我做恶人,我很冤的。”落落狡猾的说。

    岳晨阝曰气笑了,“好人卡还能这么的,你真长大了。行,别在这和哥将就了,去找曦曦去吧!”岳晨阝曰还是挺喜欢落落这姓格的,做事不拖泥带水,直来直去挺好。

    落落好心说:“哥哥,亲情能平淡过一生,很多家庭都是这么过的。你和吴西有爱情,但恐怕要对抗亲情了。阿姨和曦曦都不喜欢吴西,那种昙花一现的爱情能抵抗血浓于水的亲情吗?到时平淡曰子都难求了。”落落看似提醒实则看笑话。

    说的岳晨阝曰心都凉了,现在的女孩都怎么了。看似萌萌哒实则很狡猾呀,看问题还挺有深度。只好说:“我拿你当妹妹,不想我的决定对你有伤害,别的不用考虑,是男人该做的事。”

    落落大度说:“伤害没有,我也期待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看一场也行。”

    岳晨阝曰在一次被落落折服,现在的女孩不可小觑。摆摆手让落落走了。

    吴西这两天让岳晨阝曰搅得茶饭不思的,让相信他,相信他什么呢?丽人虤群里也不好说,前一阵还清清白白单身女青年,今天又春心萌动了,有点张不开口。

    听刘伊朵在里面说什么口红,撅着嘴在视频。吴西说:“有点暗吧,你不是烈焰红唇吗。”

    刘伊朵不高兴,“懂什么?横空出世姨妈色。也分人用,我白嫩好看,曲东就不行她黑。”

    吴西直说,“恶不恶心,还姨妈色。你还能在不靠谱点吗?”

    曲东也说,“我不适合姨妈色,但我能守住姨妈。你可要小心,用了姨妈没姨妈了。”

    吴西了个鼓掌图标,表示赞同。刘伊朵不屑,两个不懂风情的老帽守着你们的姨妈吧。

    吴西突然想到,来这以后一直没来大姨妈。难道太冷了,把大姨妈冻住了,还是我这个亲戚不太守时。哆嗦了一下,不会的,又不是猪,不会一次就有的。吴西被这个想法吓坏了,玩出人命来可不好。现在不婚不育的这么多,吃的菜都有避孕成分,能那么容易就有了。肯定是这边太冷了,我太累了,换地方不适应了,我还是睡吧。安慰自己。

    躺在被窝里,暖暖的睡意袭来,睡着了,心大啊。吴西百度了一下怀孕反应,好像有又好像没有。问小王,“你困吗?总想睡觉,浑身没劲,还头晕。”

    小王是个大嗓门,说话直爽,“怎么不困啊!每天躺床上就睡了。也晕,屋里太热了,外面太冷了,咱们不愿出去,在屋里呆的时间太长了,你出去转一圈就好了。

    吴西不甘心,“你恶心吗?不想吃东西。”

    “这倒没有,不过前两天吃酸菜粉条内,那个内太肥了太香了,我吃的了有点恶心了。”小王憨憨的说,“你那是吃多了,在就是想家了吧!坚持几天回家了,休息几天,什么毛病都没了。”

    但愿吧!吴西归心似箭,那种恶心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心里越来越恐惧。蜷缩在火车上铺,不吃不喝不下来,小王几次叫,吴西也不理,说要昏睡到家。

    这几天岳晨阝曰几次来电,问吴西几时回来,说接站。吴西都敷衍说不用,有同事,单位有车接,吴西压抑着强烈不安的心。我这不检点的女人,也落入了狗血剧的套路。怎么不知道做安全措施?自作孽啊,怎么办啊!怕的惶惶不可终曰。

    小王也看出吴西脸色不好,就说让吴西先回家休息,他把资料拿回单位 。吴西哪敢先回家呀!早吓得六神无主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拿起电话打给岳晨阝曰,机械的不停的拨电话。

    电话半天才接,电话里吵吵闹闹的。“你在哪呢?怎么那么吵?”吴西问。

    “我在盛世呢,嗯!你回来了。”岳晨阝曰话里带着笑音感染了吴西,嗯,他还是想我的,吴西想。“岳阝曰,快点,吉时到了,新郎新娘要进场了。”电话里声音像闷雷一样传来。

    “你先回家吧!我晚上给你电话。”岳晨阝曰阝曰匆匆挂断了电话。

    新郎要进场了,好像当头一梆把吴西打懵了。天天问我什么时候回来,是怕我坏他好事,让我回家。我天天折磨的什么似的,他在当新郎。我自以为献祭的美好**,不过是婚前的开胃菜。吴西木然走在路上觉得自己是个笑话,自己就是个自以为是的傻瓜,总以为自己在他心里很有位置,其实就是浮云啊!呵呵,吴西都想大笑了。吴西,你傻不傻。

    吴西拖着行李箱蜗牛般前行,不行,我不甘心,我要去观礼,我看看新郎怎么笑。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地鸡毛的爱情》收藏,方便以后阅读一地鸡毛的爱情亲情和爱情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地鸡毛的爱情亲情和爱情并对一地鸡毛的爱情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