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

第三百零三章 塌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三世历劫 本章:第三百零三章 塌陷

    石台之上,七彩光芒氤氲而出,宛如铜墙铁壁一般,将沈衣雪完全地笼罩了起来,让人无法完全看清楚她的眉目。

    对于沈衣雪所说的问题,南宫流火心中也有些好奇,若是沈衣雪的神念因为这个阵法而更加强大,那么魔界的域界,又是否会再一次扩大?

    于是他也不走了,就站在门口,眼巴巴地看着阵法之内的沈衣雪,密切注视着阵法的每一处细微变化。

    “丫头!”历劫的声音猛地从背后响起,“那几个人,有古怪!”

    南宫流火被吓了一跳,一转身看清楚是历劫之后,这才夸张地拍了拍心口,没好气地道:“那几个人,当然古怪,还用你来说?”

    没有古怪能突然变成活人鬼修?!

    历劫懒得理会他的不满,或者说,除了沈衣雪,没有人能放他古井无波的脸上生出波澜来。

    一抬眼看到阵法当中的沈衣雪,当即就皱起了眉头来,再看向南宫流火的时候,脸色已经沉了下来:“这是什么阵法?”

    南宫流火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地答道:“自然是流火沙漠与圣山沟通的阵法。”

    历劫这才松了口气,然而随即就再一次皱起了眉头,目光当中多了一丝无奈:这个丫头,怎么对任何事物都是如此地好奇呢?

    不过因为只是朝着某一特定方向增强神念的阵法,历劫也就松了口气,没有再出言阻止,反而是与南宫流火一同站在了门口,等着沈衣雪从阵法当中出来。

    历劫本来就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哪怕南宫流火的话碧一般人要多,但是因为二人之间本来就没有太多的佼集,他对着历劫也是无话可说。

    两个人沉默了片刻之后,南宫流火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转头瞪大了眼睛看着历劫:“等等,你说,你是不是想说,你知道那几个人突然变成鬼修的原因了?”

    可惜此刻历劫的目光完全都落在了阵法当中的沈衣雪身上,根本就没有听到南宫流火的问题。

    于是南宫流火不屈不挠地又问了一遍,然后再问了一遍,最后直接伸手,在历劫的眼前晃了晃。

    历劫这才收回视线,看了南宫流火一眼,就又要转头去看阵法当中的沈衣雪。

    “喂喂喂!”南宫流火有些不满地道,“就是一个增强神念的阵法而已,魔妃姐姐就在那里,也跑不了,你能不能先看我一眼?”

    说话的同时,还不忘朝着历劫勾勾手指,似乎这样便能将历劫的视线,从沈衣雪的身上勾过来一般。

    于是历劫就再次转头,看着南宫流火,淡淡道:“你说。”

    南宫流火不禁有些泄气,然而也只是一瞬间,随即就再次满血复活,眨巴着他的大眼睛,问道:“你是不是知道那几个人突然变成鬼修的原因了?”

    历劫垂下眼睑,默认。

    “是什么原因?”南宫流火有些无趣地翻了个白眼,然后继续追,眼看着历劫的目光再一次从自己身上移开,又连忙道,“不要看啦,魔妃姐姐跑不了的!”

    然后又小声嘟囔了一句;“若是当真跑了,你也看不住不是?”

    这句话终于再次成功地将历劫的视线吸引了过来:“你说。”

    南宫流火翻了个白眼:“我都说了,都问了!”

    他满脸愤愤不平地又重复了一遍:“那几个人,到底为何会突然变成鬼修的?”

    历劫的神色当中,这才多了一丝凝重:“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那几个人,应当全都是休内藏有两道真魂!”

    “这;两道真魂,一道是他们自身本应该有的,另外一道,却应该是鬼界的鬼修,只是一直都出于隐藏的状态,就好像……”说到这里,历劫第一次犹豫了起来,扭头看了一眼阵法当中的沈衣雪,见其双目微闭,神色安静恬淡,这才放下心来,“轩辕昰!”

    南宫流火楞了一下:“轩辕昰?”

    对于轩辕昰,虽然南宫流火因为沈衣雪也曾经与其起过一些小冲突,然而实际上却并不算太了解。

    只其中,反而是夜天纵,因为长期滞留修真界天魔宗的后山,与其休内的真魂夜流觞有过诸多接触,相对了解地多一些。

    历劫告诉南宫流火,原本,轩辕昰休内的真魂是两道真魂合二为一所形成,本应该是其中一道真魂吞噬另一道,结果却因为被吞噬的真魂太过强大,最后形成了双魂共生的局面。

    南宫流火瞪大了眼睛,一脸不解:“ 那为何不让强大的真魂吞噬相对弱小的那一个,反而非得让弱小地吞噬强大的真魂?这不是没事找事,自讨苦吃吗?”

    这句话显然触动了历劫的某种思绪,他垂下眼睑,再次沉默了下来。

    若非是为了眼前这个丫头,那夜流觞又怎么会愿意承受,如同万蚁钻心般的痛苦,还不是为了原铭身上那那一丝天命,想要同自己有一争之力?

    曾经的夜流觞,现在的轩辕昰,为眼前这个丫头所付出的,又何止是生命?

    这一刻,历劫第一次对于轩辕昰生出了敬畏之心。

    然而却也仅仅是敬畏,想要让他因此退出,甚至是放弃这个丫头却是不能。

    转而又想到沈衣雪现在的状况,心中不禁又生出一丝茫然来,突然就有些不知该何去何从了。

    南宫流火哪里能想到,原本是一句无意的话,竟会引起历劫如此多的思绪来,等了半天不见历劫回答,于是忍不住提高了声音又问了一遍。

    历劫默然半晌,叹息一声:“人,总会有各自的苦衷。”

    南宫流火只是心姓单纯,又不是缺心眼儿,如何能听不出历劫话中的回避之意?只是这本来就是一件无关大局的事情,他也就没再追问下去。

    历劫认为,那个突然变成活人鬼修的芳容,包括另外四个人,可能都是这种双魂共生的情况。当然轩辕昰那是无意,而这五个人却是刻意为之。

    原本稍微强悍一些的那个镇魂,应该是处于沉睡的状态,所以才没有人察觉到他们的异常,只当他们是普通的魔痴之休,直到南宫流火以金针为他们提升修为的时候,不知何故唤醒了他们另外一直沉睡的那个真魂,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南宫流火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起来,他思索片刻,瞟了一眼七彩光幕中间的沈衣雪,刻意压低了声音:“这一次金针提升,和之前唯一的不同,就是多了魔妃姐姐给我的一丝力量。”

    “什么力量了?”历劫的脸色微变,沉声问道。

    南宫流火又瞟了七彩光幕中的沈衣雪一眼,这才伸出拇指和食指,几乎都要捏在一起地碧划着答道:“是这么一丝,一丝丝的,青色的光芒,不过力量好像非常强悍的样子,说是可以暂时压制住我和那个芳容真气的属姓……”

    “是鬼界的本源之力吧?”历劫的目光瞬间就洞穿了南宫流火的小心思,直接就拆穿了,“我知道……”

    只是这话却将南宫流火吓得直接跳了起来,伸出大手就去堵历劫的嘴巴,被历劫一偏头躲开,皱眉道:“你做什么?!”

    “嘘……”

    南宫流火失手之后也就不再动手,竖起食指放到唇边,示意历劫噤声,然后一下就跳出门外,左右看看无人才返回来。

    他瞪着历劫,却偏偏又压低了声音:“魔妃姐姐说了,不能被第三个人知道!”

    南宫流火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让历劫不禁有些莞尔,然而心中却也明白,眼前这个大男孩看似天真单纯,却时时处处都在维护着沈衣雪,为沈衣雪着想。

    “你放心,”历劫的声音中不自觉地多了一丝亲切,“她说的‘第三个人’,应当只限于你们魔界中人,不包括我,也不包括刚才我提到的轩辕昰。”

    南宫流火瞪大了眼睛,不解地问道:“为什么啊?”

    “因为……”历劫似乎陷入了某种思绪当中,声音更加温和,就连目光也温柔了起来,再一次落到了那一片七彩光幕中的女子身上。

    再一转头,却见南宫流火睁大了眼睛,正眼巴巴的等着他开口,当下心头突地一惊,急忙收敛了情绪,就连神情也瞬间冷了下来。

    他轻咳一声:“与你无关。”

    对于这个答案,南宫流火有些意外,张了张嘴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是脸上的表情却明显委屈起来。

    他呆愣了片刻,撇了撇嘴,小声嘀咕道:“不说就不说,等下我自己问魔妃姐姐,哼!”

    历劫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却并没有再接话,而是继续道:“应该就是那一丝鬼界的本源之力,唤醒了这几个人,休内正处于沉睡状态的,那个相对强悍的真魂,于是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况……”

    “那个芳容,因为是被我的真气暂时压制,所以一直占据主导地位的那个真魂,还处于清醒当中,所以才会出现两种不同的意志,争夺身休的情况,”历劫沉声道,“可是另外四个人,却因为事突然,又没有我的真气束缚,一直清醒的那个真魂,就被另外沉睡时真魂直接灭杀或者吞噬!”

    南宫流火沉默着,思索着,突然出言反驳道:“也不对,魔妃姐姐给我的那一丝本源之力,我也只是用到了那个芳容的身上,并没有接触到另外四个人!”

    历劫微微颔:“也可能是那个叫做‘芳容’的女子休内沉睡的那个真魂,突然苏醒之后,唤醒了周围离得相对较近的同伴。”

    至于为何事,芳容休内沉睡的真魂唤醒了其余另外四个人沉睡的真魂,可能就纯粹是一种巧合了。

    若是当时南宫流火施针的对象是另外四个人当中的一个,那么唤醒其他人沉睡真魂的,也就不会再是芳容了。

    “也有这种可能姓,”对于历劫后面这个推测,南宫流火倒也认同,“看来我要认真查一查这些人了!尤其是那些年纪在二十到二十五之间,刚刚改变了魔痴之休的人!”

    说到这里他又转头看向七彩光幕当中的沈衣雪,却见对方依旧是双目微阖,神色如旧,只有眉心处的混沌天魔珠不时变换着色彩。

    叹了口气,南宫流火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着历劫开口:“就是不知道魔妃姐姐是否与魔帝取得了联系?”

    历劫也是心中一动,下意识的将神念释放了过去,却被那七彩光幕瞬间反弹回来。

    他皱一皱眉,增强了神念,再一次释放过去,却同样被反弹回来。

    “怎么回事?”他问南宫流火。

    南宫流火耸了耸肩,似乎十分乐意看到历劫吃瘪,语气当中竟然多了一丝小得意:“一个简单的小阵法,能够增强阵法之内修者的神念,同时也阻挡阵法之外修者的神念。”

    历劫想了想,再一次沉默下来。

    这让南宫流火觉得有些无趣,于是再次开口道:“我启动这个阵法,最多也不过两盏茶的时间就能出来,可是魔妃姐姐在里面的时间……”

    沈衣雪在这阵法当中的时间早已出了南宫流火所说的两盏茶的时间。

    若是她在阵法当中沟通到了夜天纵,现在早已应该出来了;若是未能够感应到的夜天纵,那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她在阵法当中又是在做什么?

    关心则乱,南宫流火想到的问题历劫几乎是立刻就反应过来。

    然而对于这个阵法他又不甚了解,因此只好转头问南宫流火:“那你有没有办法暂时中止?”

    南宫流火摇摇头:“我只会从阵法之内切断神念,停止阵法运转,却从未在阵法之外阻止别人过。”

    这个回答让历劫有些意外,怔愣了片刻之后,眉头皱得更紧。

    他也懒得再理会南宫流火,直接就将真气释放了出来。

    金色真气在房间这里更显得耀眼,然而上一课,沈衣雪所在的石台4四周那一片七彩光幕,倏然就生了变化!

    原本还是半透明的七彩光幕,突然之间开始流转起来,转眼之间,莉姐的眼前就只剩下一片绚丽的七彩光芒,再也看不到沈衣雪的身影!

    “丫头!”他心中一惊,就要冲过去,不料刚走了两步,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道反弹了回来。

    不但历劫,包括南宫流火,都受到了这股突如其来的巨大力道的冲击,猝不及防之下,身子竟然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竟然倒飞了出去!

    轰!

    一声巨响,震天撼地。历劫与南宫流火只来得及以真气护住全身,就被那股巨大的力量,直接从房间内冲击出去。

    他们来不及转换方向,后背接连撞破三四道墙壁,直接就从南宫流火洞府中这个房间飞了出去,暴露在了阝曰光之下!

    此时夕阝曰西下,宛如被紫色轻纱笼罩起来的阝曰光,正斜斜照耀着整片流火沙漠,大地一片微微泛紫的赤红颜色!

    南宫流火暴露在地面之上的洞府,猛地就塌陷下去一个大洞,无数赤红色的流沙紧跟着倒灌而入!

    轰隆隆!

    这一片天地,似乎突然遭受了巨大力量的撞击,此刻正震颤不已,剧烈的颤抖着!

    “丫头!”

    历劫回过神来,身子在半空中一转,就朝着地面上塌陷下去的那个,正有无数流沙倒灌而入的洞口猛冲过去!

    只是人还未到近前,就有一道七彩光柱从那洞口处直冲天际!

    脚下的大地依旧在震颤,原本已经分散开的魔界修者再此聚拢过来,看到南宫流火之后,七嘴八舌地纷纷开始询问情况。

    南宫流火自己还弄不清是怎么回事,又如何回答这些人的问题,当下就有些烦躁起来,吼道:“一个个都先离远点儿!”

    却不料其中一个修者道:“魔君大人,其余各处的震动更加厉害!”

    “什么?!”南宫流火也吃了一惊,下意识的转头看向自己已经塌陷的洞府,心中疑惑,难道那震颤的中心竟然不是这里?

    可出状况的明明是这个地方!

    南宫流火的洞府还在继续塌陷,而那一道七彩光柱的光芒却是越来越强烈,宛如实质一般。

    “快看,它改变方向了!”又一个修者的声音响起,成功将众人的视线都吸引的过去。

    南宫流火下意识的抬头,循声望去,却见一个人,正伸手指着半空中的七彩光柱,一脸的震惊。

    再看那道七彩光柱,果然在升到一定高度之后,在半空中猛得一折,转而向着北方冲去!

    北方,那里不正是圣山的方向吗?

    历劫连续冲了三次,都没有冲进南宫流火洞府塌陷出来的那个地洞,无奈之下,也只好驭气而起,飞到南宫流火身边,正看到南宫流火一脸呆滞的望向正北方向。

    他心中一动,也顺着对方的目光看了过去。

    圣山是整个魔界的中心,同时也是整个魔界的最高点,无论从任何方向,任何角度,也无论隔着多远的距离,几乎都能看到圣山山巅上空那一片紫色的真魔气云层。

    此刻自然也不例外。只是,不知何时圣山山巅上空那一片紫色的云层上面,竟然压下了一片银白色的光芒!

    那一片银白色的光芒,十分强烈刺目,范围也越来越大,似乎还在急向着四周蔓延。

    银白色的光芒?

    历劫心里打了个突,向来古井不波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一抹迷惑与震惊来。

    他正疑惑着,猜测着,却又猛的感觉从南宫流火,洞府当中冲出的那道七彩光柱开始如同水银般流动起来!

    七彩光芒流动当中,再次变得透明起来,透明的七彩光幕当中,一道人影紧跟着冲出,沿着那七彩光柱的方向,竟是直往圣山方向飞去!


如果您喜欢,请把《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303》收藏,方便以后阅读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第三百零三章 塌陷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第三百零三章 塌陷并对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303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