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将军传

第三百一十七章 冤家宜解不宜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午夜将军 本章:第三百一十七章 冤家宜解不宜结

    无视了王图的怒骂,也无视了王图身后那十余名外龙卫杀人的目光。

    刘翰林只是从王图的身边转瞬之间来到了曾锐的身后,似笑非笑的望着肆意叫嚣的外龙卫,眼中充满了无尽的嘲弄。

    先前那个佝偻着腰刻意讨好的官吏形象也随着立于曾锐身后,气势改变之后荡然无存了。仿佛曾锐身边有一种无形的势,只需要靠近就能够心安。

    “刘翰林,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样做,会给你自己带来什么后果?”那王图沉声说道,不到万不得已他同样不想将刘翰林的身份公之于众,那以为着他们最后的底牌也没有了,一旦出现这种情况这罪州城他们也只能选择离开,而之前才刚刚构建的那些美梦自然也就只能土崩瓦解了。

    但其他外龙卫并不知道这中间的条条道道,在原来这刘翰林在外龙卫时不过也就是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受气包,哪里想限制一般还敢摆脸色给自己看。

    其中一名外龙卫也没有考虑王图那么多,向前猛踏了一步指着刘翰林语气森冷地说道“刘翰林,你是不是好了伤疤忘了痛,过了几天好日子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爷爷们怎么收拾你的,你现在是忘了吗!”

    即便是嚣张跋扈的外龙卫同样也不敢在外头随意泄露自己的身份,这是隐龙卫中不成文的规定,没有谁敢冒着大不敬顶风做出这样的事情,其实是外龙卫已经完成了大洗牌,这些已经是被淘汰的人自己也更加的小心谨慎了。

    而此名外龙卫的言语确实又将刘翰林拉回了那一段不堪回的岁月当中,这个文弱书生都忍不住双拳紧握,双眼赤红好似露出了嗜血的渴望。

    就在这时,曾锐将酒壶缓缓放下,然后站起身子拍了拍刘翰林的肩膀说道“那段时光都过去了,在血色,做哥哥的还没死绝,就永远没能随意欺辱你。看好了,现在就先了却你一桩心愿,也让你你看看哥哥们的能量。”

    不得不说,曾锐这一席话没有半点江湖大哥的霸气,更多的是以一种兄长的态度对自家弟弟进行安慰。

    外龙卫一个个本就眼高于顶,他们又什么时候会有过类似于把他人无视的情况生。在他们看来这罪州城虽然现在趋向于繁华,但在他们的心目中与那拥有十里长街的相比同样不过是乡下小镇。不同的眼界决定了不同的心态,其实这样的说法并没有错,可遗憾的就是这群外龙卫并没有弄清楚自己的定位。

    俗话说的好“落草的凤凰不如鸡”可这群外龙卫并没有这么高的觉悟,见曾锐对自己毫不搭理一个个是勃然大怒。

    王图双眼微眯,目光射在曾锐身上,久居官场的他能够从人的外在现一些常人难以察觉的细节。他不清楚眼前无视外龙卫众人的年轻男子到底是何角色,而身为罪州城城主的刘翰林此时以他马是瞻,这足以说明一些情况,只不过王图还没能将掌握在手的线索彻底串联起来。

    “阁下是何人,确定要管眼前之事?”王图的言语之中不乏审问的态度,甚至是带着一丝威胁的味道在里头。王图已经停留在伪圣的境界多年,虽然这些年人在外龙卫担任核心成员,不需要自己亲自动手使用暴力解决问题,但他的功夫并没有完全放下。至少在眼前这种情况下,释放出重楼境威压来,逼的一名小辈露怯就范不会有什么问题。

    只可惜他的如意算盘注定要落空了。曾锐虽然算不上什么天赋异禀势力滔天之辈,可单单是伪重楼境的一丝威压就想要他被迫低头自然是痴人说梦。以曾锐目前的修为而言,即便是他王图全力施之,单单是这威压就想要稳吃下曾锐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曾锐右脚微抬在虚空之中画了个半圆,而他的脚底此时凝聚了一股如同实质的气体,紧接着曾锐右脚向下猛地一踏,只听到“嘭!”的一声,这气体与地面的碰撞都逼出了音爆之声,而正是这一声音爆之后王图所刻意构建出的重楼境威压也就瞬间支离破碎了。

    此时不止他王图的脸色很难看,身后这群外龙卫的脸色一个个同样很难看。王图身为他们的大哥,不仅仅是在带兵打仗与心思缜密程度等上要高出他们一头,在个人修为上同样也是王图第一。眼下见王图最为拿手的释放重楼境威压都没能逼的这小子低头,相反还让他轻轻松松面不红心不跳的给化解了,可见这小子的本领同样毫不逊色。

    想来外龙卫身份加上这重楼境的威压,外龙卫办事从来都是无往而不利的,偏偏在今日吃了瘪,联想到今日生的一系列事情都让他们心头十分恼火,恨不得能够将这破酒楼给拆了泄愤。

    而之前无视他们的曾锐这时十分潇洒的拎起酒壶往口中倒,满饮一口之余看向王图波澜不惊的说道“我是天下人,我掌管天下事。”

    这一下之前还脸色阴沉如水的王图等人变得足有几分惊骇了,要知道隐龙卫曾有一块匾悬于正厅之上上面就是刻着这么寥寥数语————我身为天下人,替天子管天下事,天下太平则隐,天下大乱则鸣。

    掌握着刘翰林的把柄是他们最后的底牌,可现在眼前这名男子竟然十分随意的就将自己的身份给戳穿,这代表什么王图不会不清楚。说实在的,如果知道来罪州会踢到这样的铁板,会被逼着走到这最后一步,王图不会痴心妄想下这样的决定,可现在聚散都不由他,也轮不到他说收手就收手了。

    有些不足为外人道的身份乃是绝密,如果那些命不好在无形之中打探到了隐秘之人,通常都会被灭口,因为只有死人才能够保守住秘密不会外泄。而隐龙卫正是这其中的一种,甚至可以称得上是重中之重,为了能够保证这个组织的隐秘程度,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们也曾像寻常百姓挥起过屠刀。

    可现在这名男子开口便道破了真相,像这样的情况,王图原来并非没有遇到过,只不过这一般通常都分成了两类。第一类是当事人心存死志,压根就没有打算活着离去,倒不如大声说出事实真相,显得自己豪情万丈也算是能够死也死个明白。第二类则是那传说之中的隐世高手,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像这一类高手他们大多已经跳出三界外,不再五行中,想要用凡间的一些规矩来管束他们已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他们想要干什么,想要说什么,完全可以率性而我。

    让王图吃不准情况的地方便在于这里,面前这名年轻人虽然一口道出了事实真相,但之前两者有过试探,王图清楚这年轻人的实力最高也不过是与自己无二。可现在很明显,这年轻人一脸的风轻云淡,好似胜券在握一般能够稳稳的吃下自己,他的底气究竟在哪里,难不成他是这里的王不成?

    想到这王图突然冷汗直流,他想起了一件有些恐怖的事情。从入城开始一直到进了这烫金楼,从头至尾自己都没有见着那刀枪花三家的人马,要知道这刘翰林不过是个外来户而言,罪州城的地盘应该是属于刀枪花的。可那些刀枪花的招牌建筑,他王图却一个也没有见过,那唯一能够说明的问题,就是刀枪花已经不在了,罪州城早已易主只不过自己不得而知罢了。刘翰林能够心甘情愿站在他的身后,听他搭台唱戏那眼前这名年轻人的身份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了。

    王图一时之间脑海之中想到了如此多的东西,可身为他的手下却没有多少脑子了,一个个立于王图的身后有些不知死活的放声叫骂道。

    “坐井观天的癞蛤蟆也敢大言不惭,你可知道你这一句话就足够让你一家人满门抄斩了!”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那传说之中的组织也是你们这种乡下人能够提起的?”

    “大胆!那等拱卫中枢的部门岂是你等贱命能够开口议论的!”

    不同于王图脸上的阴晴不定,这群外龙卫却群情激奋似乎将隐龙卫的主旨提起,视对他们的一种莫大挑衅,可他们却没有想到自己早就已经与隐龙卫没有半点关系了。

    王图明知今天不可善了,强龙尚且不压地头蛇,况且以自己剩下的这一支小队,如果真与这罪州城的恶霸生了冲突,想要杀出重围逃出生天的机会微乎其微。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王图并不想命丧当场。虽然眼下形势极为不明朗,当时他王图仍然想自己能够活着离开才是正途。

    眼下无非是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便是主动挑起冲突,将这群尚且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倒霉手下给卖了,而自己趁乱逃跑。第二种情况则是主动服软,想来这罪州城之主也并非是不通情理之人,他真想要将自己等人全部吃下也得考虑自己牙口够不够硬,倒不如放自己等人一条生路,毕竟冤家宜解不宜结。


如果您喜欢,请把《大将军传317》收藏,方便以后阅读大将军传第三百一十七章 冤家宜解不宜结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将军传第三百一十七章 冤家宜解不宜结并对大将军传317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