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轨者

【潜轨者】(第二十二章:欲罢不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活色人 本章:【潜轨者】(第二十二章:欲罢不能)

    作者:活色人

    字数:9757

    20190404更新2122

    出去旅游了两天,晚上休息的时候用手机码出来的,怕兄弟们等久了,主要

    接下来有好几天要回老家,至于干嘛,我想中国人都知道,回去得清心寡欲,有

    好几天应该写不了。

    正文:

    东湖市一医院捐精室内,橘黄色柔和的灯光下,隔间里更是昏暗的看不清楚。

    顾莹在刚开始的时候还很是紧张,可听了一会耳机里哄鸣的音乐后,心里慢

    慢平静下来,她这时就像是鸵鸟心态,把自己的头埋进沙地里,屁股撅在外头。

    四周包裹的床单也给她带来了一些安全感,裸露在外的臀部凉嗖嗖的。

    想到一会之后关尔煌那根大东西就要插进来,并在里面射精受孕,这让她即

    害怕又兴奋。

    前两次关尔煌给与她的致命快感,让她不时想起,无法忘怀,令她身体不知

    不觉就有些发热,心里也有点期待起来。

    顾莹本想控制自己不去想这些羞人的事,只是这时她也忽然想起,自己根本

    没做好交合前的准备,暗道:

    "啊,关关那个东西那么大,这下面都没润滑,等下怎么进来,刚才玲玲怎

    么没涂点润滑液,肯定忘记了,天天大大咧咧的。"

    顾莹这时候不敢出声,她猜关尔煌很可能已经进来了,只是她自己不知道的

    是,从他想起关尔煌那刻开始,她腿心已经开始有点潮湿起来,只是她自己没发

    觉而已。

    顾莹没办法,她想着这时候已经不指望丁玲玲了,她偷偷的慢慢的把自己一

    只手臂从脸颊下缩了回来,手掌轻轻的爬上两只呆在膝盖中间的乳房。

    她用手掌握住一只奶子,轻轻揉捏,不时用手指头摩擦一下乳头,按压几下。

    先不说顾莹这样揉搓乳房给与自己的快感,只说外面两个人,她在被窝里偷

    偷自慰这样的行为,就让顾莹刺激的身体发颤,欲望以极为猛烈的态势燃烧起来。

    她本以为很快就会迎来关尔煌的入侵,可她想象中的大肉棒却迟迟没有来到,

    反而她由于心里期待,加上自己揉搓乳房勾起了欲火,腿心发痒,淫液渐渐地布

    满了腔道,并向紧闭的大阴唇外冒出。

    顾莹更加用力的揉捏着自己的奶子,可这样除了换来阴道深处更为饥渴的需

    求,并不能缓解什么。

    蜜道内的肉芽越来越痒,急需要硬物的填充,扩张,顾莹很想把手伸到身后

    去抚慰下自己,以减轻身下的骚痒,可她知道自己是光屁股露在外面的,一伸手

    万一被关尔煌看见就暴露了。

    可她越是忍耐就越是骚痒,这就像人身上某处发痒,如果能及时挠两下,也

    许就好了,可是你如果不能去挠,你就会发现痒会以成倍成倍的程度增加,这些

    往往连意志坚定的人都很难忍受。

    而顾莹这时候就是这样,腿心深处的蜜道骚痒成倍增加,她又不敢乱动,阵

    阵的痒痕刺激的她淫液直流,顺着被刮的光溜溜的阴户往垫着的床单滴落。

    被单下她奶子都快被自己捏的变形了,她需要一些疼痛来转移蜜道中的空虚

    和骚痒感,她不知道现在外面情形怎样。

    她忘记了自己其实是可以拿掉耳机,这也是受了关尔煌异能影响,关尔煌暂

    时不想让她知道自己和丁玲玲关系,避免节外生枝。

    顾莹不知道自己紧咬着嘴唇忍耐了多久,只知道下身浪水就没停过。

    正当她有点忍无可忍时,忽然感觉私密有东西在轻轻的勾动着,凭感觉她知

    道不是关尔煌那根大东西,太细太凉了。

    "啊……是玲玲吗,她是来给我抹润滑油的,可是……啊……下面这么湿她

    肯定会笑话我,羞死了!"

    顾莹现在心里后悔死了,早知道丁玲玲回来帮她弄润滑剂,自己何必自找苦

    吃,搞不好一会还要被她笑话。

    关尔煌边用异能影响两女避免意外发生,动作一刻也没停留,他上身穿着t

    恤,光着屁股,两片结实的臀大肌正用力夹紧,公狗一样的腰部不断向前挺动着。

    两个手掌正抱着一个浑圆雪白的硕大臀部,臀部包裹着裤袜,光滑无比,只

    是腿间的私处正被一根粗壮紫红的有点发暗的大肉棒进进出出。

    肉棒的每次拉出都把肥臀主人鲜艳的屄道嫩肉带出,一股股淫汁跟着溢出,

    打湿了裤袜和阴毛,交合处显得异常狼藉淫靡。

    一声声压抑的呻吟声从帘子后传了出来,丁玲玲一边承受着关尔煌的冲击,

    一边用手指头勾动着顾莹滑腻泥泞的阴唇。

    她边强忍自己下体传来蚀骨的快感,边暗自怀疑道:

    "莹莹不会听到什么吧,流这么多水,这小妮子发骚了!"

    有这想法的她更不敢发出什么浪叫,她用两个手肘撑在床尾,一手死死捂着

    嘴巴,一手两根手指并起,不停地在顾莹两片充血的阴唇上搓揉着。

    只是她没搓多久,就被身后不断加速的抽插爽得她再顾不上顾莹,那火热的

    摩擦让她身体都有点稳不住,她只好两手撑在床尾,肥臀狠狠向后顶耸,她感觉

    自己快到了。

    "关关,你快射了没?"

    关尔煌腰部一刻不停,撞击的丁玲玲的肥臀荡起一波波的肉浪,啪啪啪作响,

    闷声道:

    "玲玲姐,再一会,再一会就好了。"

    关尔煌说完身体前压,整个人压在丁玲玲背上,两手往前一绕,一把抓住两

    只他眼馋好久肥硕的过份的大奶。

    入手q弹无比,手掌只能抓住半个,坚硬的奶头顶在掌心,让他舒爽快要发

    狂,腰部更是急促的摆动着。

    丁玲玲刚想交待下关尔煌射精要出来,就感觉胸部一沉,接着蜜道里就迎来

    狂风暴雨般的快感,本就火热无比的肉芽被这么一阵摩擦,就犹如融化了一般,

    花心一紧,她就死死的压住自己的嘴巴。

    "呜呜……唔唔……额啊……"

    致命的舒爽让本就在高氵朝边沿的丁玲玲一下子就冲上了巅峰,蜜道嫩肉全部

    往中间收缩,紧紧的抱住关尔煌整根大肉棒,花心冒出一股股的淫汁。

    呻吟声从手掌缝透出,更添诱惑。

    丁玲玲平常时候蜜道宽松,如果不是关尔煌这样的巨物,很难填满,但是她

    高氵朝来临时,蜜道里那些宽厚的肉芽反而给她提供了更加有力的收缩,让关尔煌

    大鸡巴寸步难行。

    关尔煌本就快来高氵朝,被这么一锁差点就射了出来,只是他惦记着顾莹,吓

    得赶紧吸了口气,一动不敢动。

    紧锁的感觉持续了差不多半分钟,这才感觉松了下来,就听丁玲玲有气无力

    的道:

    "关关,你赶紧插到取精器里。"

    说着丁玲玲就把自己肥大的屁股慢慢缩回,直到她整个直起身子,硕大的肉

    菇头才不大甘愿的离开她的屄道口,拉出一根淫丝。

    关尔煌这时候也感觉自己大鸡巴发涨,急需发泄,他也不吭声,上前一步,

    补上丁玲玲离开的位置,昏暗的灯光对他没有丝毫的影响,握住自己的大肉棒,

    一下对准顾莹那泥泞一片的阴道口上。

    顾莹这时候都快疯了,她本就欲火焚身,空虚无比,丁玲玲手指头的挑动虽

    解决不了实际性的空虚渴望,可也让她稍稍有了缓解。

    只是没想到丁玲玲才弄了几下又停了下来,这下子让她比刚才还要难受,本

    以为马上可以迎来关尔煌的大东西了,她满是期待,可又是一会毫无动静。

    这让身心饥渴,情欲勃发的少妇焦急欲狂,她再忍不住,偷偷把耳机扣了下

    来,刚拿下就听见丁玲玲最后一句话。

    "关关,你赶紧插到取精器里。"

    这让焦急的顾莹又是欣喜又有点羞愧,暗骂自己:

    "顾莹啊顾莹,玲玲正一心盘算着给你借种,你却急不可待发骚等操。"

    可哪怕心里很是羞愧,身体的饥渴却没有一分减少,肉道更是又冒出一股浪

    水,期待着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

    这次顾莹并没有久等,只一会就感觉一个烫的吓人的巨大肉菇头已经抵在自

    己的蜜道口,撑开两片她自己都觉得肿胀不堪的大阴唇,把饥渴的肉道入口堵得

    满满的。

    顾莹哪怕很不愿意承认,还是在心底深处不断地呼喊:

    "进来……快进来……狠狠地插进来,里面好痒……好想要。"

    她正满怀期待,只听丁玲玲的声音响起道:

    "关关,你轻点,你那个那么大,不要把取精器撑坏了。"

    顾莹一听心里又是感动闺蜜时刻为她着想,又又恨不得大声对丁玲玲呼喊:

    "不会坏的,不会坏的,已经插了两次了。"

    丁玲玲哪里知道顾莹的焦急,她只是觉得顾莹比她瘦弱的多,连她自己吞进

    这么根东西都有点吃力,更别说顾莹了。

    关尔煌虽然知道顾莹非常饥渴,只是这时候他刚经历了丁玲玲肉体的考验,

    大鸡巴也是敏感的很,别到时候顾莹正舒服,他却射了。

    他咬牙把自己的肉菇头轻轻挺进一些,然后慢慢的拔出,再轻轻顶进一点,

    边挺动边想把手搭上顾莹雪白的翘臀。

    丁玲玲一见急道:

    "你手不要乱碰。"

    说完马上上前一步,搭在顾莹包着被单的腰上,满脸防备的看着关尔煌。

    关尔煌没想到已经用了异能了,丁玲玲对这个竟然还是没一点忘记。

    这也是异能局限的地方,对于很在乎,很重要的事情,很难让人忽略。

    对于丁玲玲来说,如果让关尔煌摸上去,那真的很可能穿帮的,她哪知道一

    切其实都是身前这小男人设计的。

    闷在被子里的顾莹只觉得全身上下到处都痒,蜜道深处更是犹如万蚁噬心,

    又热又痒又空虚,淫汁好像不要钱一样往外渗透。

    关尔煌这样轻插慢弄如果对刚刚挑起情欲的女人,也许会起到调情的作用,

    可对于一个全身心都做好准备,情欲如火如荼的女人来说,就是最大的煎熬。

    顾莹用极大的毅力才忍住自己屁股不向后顶去,如果不是为了孩子,如果不

    是为了家庭以后不要有不必要的麻烦,换一个场合她早就主动相迎了。

    她一手紧紧捏着胸前白嫩丰满的乳房,一只手臂压在嘴下,牙齿咬住手臂不

    让自己发出声音。

    关尔煌感应到顾莹的煎熬,他有点心疼,他一手撑腰,结实的臀部发力狠狠

    向前一挺。

    丁玲玲说完那句话后,顾莹已经做好了饱受煎熬的准备,她牙齿紧咬手臂,

    忍受着肉屄深处的空虚,丰满的嫩乳都要被她掐出水来。

    正当她被折磨的欲仙欲死的时候,忽然身后的巨大鸡巴一下冲入进来,把她

    肉道填的满满的,把她心儿也填的满满的,她只感觉无比的满足,整个人都飘了

    起来。

    敏感无比的阴道壁像是烧红的烙铁遇上了冰水,又如肥嫩的黄油碰上尖刀,

    急促的收缩着,一大股的阴精汹涌而出,竟是一下就把她冲上了高峰。

    她牙关紧咬,手臂都被牙齿咬出血痕都没自觉,鼻子里串出一声轻不可闻的

    闷哼。

    关尔煌没想到顾莹会如此的敏感,只一下就明显感觉到女人已经高氵朝了,阴

    道里虽不如丁玲玲那样紧锁,可那种柔腻嫩滑的感觉更胜,别有一番风味。

    一大股的异能反馈回来,竟然全所未有的多,清凉无比,让他有一种暴食一

    顿的感觉。

    丁玲玲隔着被子扶在顾莹纤腰上的手都感觉到轻轻的颤抖,她凭对女人的了

    解,感觉顾莹高氵朝了,暗啐道:

    "这小骚妮子,这得多饥渴,一下就高氵朝了,也太没用了。"

    心里暗笑,手上却赶紧用力扶稳,避免被关尔煌发现。

    关尔煌被阴精一浇,原本就憋的难受,这时更是无法忍受,只想痛快的射出。

    他鼓足腰力,就着阴道里高氵朝后无比滑嫩的屄肉,急速挺动起来,次次直冲

    底部,只是美中不足的是顾莹的蜜道实在无法容纳全部的巨物,总是有一截无法

    尽根。

    顾莹高氵朝还没退去,就迎来了她期待已久的狂风暴雨,可她已经高氵朝,正处

    在最敏感的时候,这一顿抽插只让她心儿颤抖,花心痉挛,全身的敏感神经都集

    中到了下身那方寸之地。

    她想要躲避,又不舍,也不敢乱动,还好她的姿势本就身体折叠着,不存在

    软倒,不然她肯定控制不住自己的。

    丁玲玲紧紧的扶住顾莹,努力不让她的身体出现颤抖,手掌下传来的震动让

    她感同身受般,暗暗道:

    "这小骚妮子不会爽死了吧,颤抖的这么厉害,千万别出声啊,不然真穿帮

    了。"

    接着她带埋怨般的白了关尔煌一眼道:

    "你倒是快射呀,怎么像个种马一样没个完。"

    关尔煌心里暗暗好笑道:

    "今天不就是来做种马的吗!"

    可面上却有点扭曲道:

    "玲玲姐,快了,差一点,你走过来一点。"

    丁玲玲不知道关尔煌要干嘛,依言脚步向前挪了一步。

    两人本就离得挺近,丁玲玲为了扶住顾莹的腰部,侧身微微前伏的站在关尔

    煌侧方,这一步向前更是不足一尺距离。

    她白大褂还没扣起,两个巨大的钟型巨乳吊在胸前,地心的引力力好像丝毫

    没有作用在两坨尤物上面,哪怕前伏着也保持着优美的形状,不用摸都知道弹性

    惊人。

    关尔煌腰部极速挺动,两手从丁玲玲的锁骨处伸入,一把紧紧的抓住q弹无

    双的大奶子,就不停地揉捏轻搓起来。

    "啊……"

    丁玲玲没想到关尔煌是抱着这个心思,嘴里轻呼一声,刚想制止,转念一想

    道:

    "算了,让她摸摸吧,也许可以让他早点射出来。"

    想到这里,她不仅不逃,反把胸前巨乳向关尔煌手掌挺了一挺,依旧坚硬的

    乳头摩擦着关尔煌的掌心。

    关尔煌爽的不知所以,快感渐渐集中,腰部隐隐发麻,他臀部急促的抽插几

    十下,接着往前一顶,两手中指食指夹紧丁玲玲坚硬奶头,屁股一阵收缩,巨量

    的精液灌溉进顾莹肥沃的宫腔当中。

    被窝中的顾莹两眼紧闭,一手掐奶,一手垫在头下,小嘴紧紧咬着手臂,一

    丝血丝混着嘴角流淌的津液滑落到洁白的床单。

    她没有丝毫疼痛的感觉,这样的疼痛能让她减轻蜜道处传来的酥麻酸软,她

    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烂了一般,大鸡巴每一次的撞击都像是要把她整个人串起来。

    短短的时间让她经历了高氵朝,又重新被挑起了身体的敏感,接着就是无尽的

    欲望和满满的充实。

    全身上下每一处敏感神经都在欢呼,特别蜜洞里的肉芽更是欢快的舒展开全

    部的面积迎接关尔煌的大鸡巴。

    顾莹只感觉蜜洞里的大肉棒越来越硬,越来越热,插入的也越来越用力,她

    爽的全身不能控制的颤抖,接着花心发热,宫口张开咬住肉菇头尖端马眼,阴精

    再次喷洒出来。

    同时她只觉宫口一烫,巨量的精液沿着宫口喷进子宫里,让她整个小腹犹如

    泡在温泉水中,暖洋洋的,舒服无比,身后男人也终于停了下来。

    直到这时候顾莹才感觉到自己手臂刺痛的厉害,小嘴赶忙松开,她虽在被窝

    看不见,却能感觉有个深深的牙印镶嵌在白嫩的手臂上。

    丁玲玲乳房被关尔煌捏的有点生疼,她不敢轻易呼叫,怕顾莹发现,一方面

    还要稳固住颤抖越来越厉害的顾莹。

    直到有点疯狂的关尔煌终于停了下来,她才一拍还在她胸前作怪,弄的她心

    痒痒的手臂道:

    "射了吧,赶紧拔出来。别把机器弄坏了。"

    关尔煌有点舍不得蜜穴中的温暖,赖着不动道:

    "玲玲姐,这个东西真神奇,里面还会冒水的。"

    丁玲玲有点脸红,气恼道:

    "你知道什么,那是我刚才挤进去的润滑液,别墨迹了,快出来。"

    关尔煌也知道适可而止,他慢慢的把有点软化的大肉棒从顾莹蜜道中慢慢拔

    出。

    蜜道依旧滑腻,棒身上布满白色粘稠液体,犹如大热狗涂满了沙拉酱。

    小隔间昏暗,丁玲玲并不能看清,直到感觉关尔煌差不多拔出来了,才道:

    "今天的事情不准和别人说起,包括你莹莹姐,知道吗?"

    丁玲玲主要怕关尔煌把之前和她媾和的事情被顾莹知道,特意交待了一句。

    关尔煌傻呼呼的问道:

    "玲玲姐,你们医院每个医生都有任务的吗?"

    丁玲玲一听关尔煌这么问,明知道这都是忽悠他的,心里却莫名的有些不舒

    服,她知道关尔煌问这话的意思,无非就是惦记顾莹,她眉毛一挑问道:

    "你问这个干嘛?"

    关尔煌似乎完全没感觉到丁玲玲的不快,接着说道:

    "那莹莹姐也有任务吗?"

    丁玲玲见关尔煌果然是在关心顾莹,她心里就一阵委屈,从认识关尔煌开始,

    她就总是在被占便宜,每次还是为了顾莹。

    今天她这么放下身段伺候关尔煌,结果关尔煌心里念念还是惦记顾莹,让她

    心里真的又羞又气,没好气道:

    "有又怎么样,人家有老公,还需要你惦记。"

    关尔煌急忙道:

    "玲玲姐,你别乱说,传他老公耳里就不好了,他老公那人特别小气。"

    关尔煌越是这样替顾莹着想,丁玲玲就越是生气,她扣起胸罩,再慢慢的扣

    上白大褂的扣子道:

    "你那么想帮你莹莹姐,那你干脆连她的份额也捐了吧!"

    关尔煌露出有点欣喜的表情吞吞吐吐道:

    "那……那玲玲姐你继续帮我吗?"

    丁玲玲眼珠一转道:

    "你想得美,这次你直接用取精器吧,只是,你还行吗?"

    说完还轻蔑的瞟了关尔煌一眼,她身体上吃了亏,只期望口头上能占点上风。

    关尔煌没说什么,只是低头握住已经重新抬头挺胸的大肉棒。

    隔间里昏暗,丁玲玲不知道刚才慢慢扣白大褂的姿势是多么诱人,可关尔煌

    暗中视物几乎不受影响,被丁玲玲那妖娆身段勾的心头火热,只一会他刚刚射精

    的大肉棒已经再次勃起。

    丁玲玲本来看的不清楚,没注意,这时候关尔煌低头握住让她一下就把她目

    光吸引过去,她惊讶的张大嘴道:

    "你是怪物吗,不是刚射吗?怎么又硬了。"

    丁玲玲本身学医学的,她很清楚,正常人来说,哪怕正当年轻,没有十来分

    钟的缓冲期,男人很难再次勃起,可这才多久?

    关尔煌有点不好意思喃喃道:

    "我刚才看见玲玲姐穿衣服,太性感了。"

    关尔煌的声音细不可闻,似乎是由于害羞,实际上他是不想顾莹听见。

    顾莹本来正在享受高氵朝的余韵,听到关尔煌在这个时候还想起她的时候,心

    里是甜滋滋的。

    女人就是这样,哪怕不想和男人怎么样,可有人时刻惦记喜欢,那也是很开

    心的事情,何况这个男人刚给了他极大的高氵朝。

    可接下来丁玲玲的话就让她有点着急了,暗道:

    "死玲玲又开始没正行了,好不容易没有穿帮,还要节外生枝,气死了。"

    她不知道丁玲玲有些吃干醋,加上被关尔煌异能影响,又不能出声,只能干

    着急,以至于关尔煌接下来那句微不可闻的喃喃声,闷在被子里的她根本没听清,

    不然估计就没那么开心了。

    丁玲玲其实话说出口就后悔了,她不知道自己受关尔煌异能影响,只觉得自

    己太冲动,现在应该赶紧结束才对的。

    她正纠结要不要不讲理一次,赶紧把关尔煌弄走,就听"叽咕"一声脚踩泥

    地般的声音,却是关尔煌已经把他那依旧粘满淫汁的大鸡巴插进顾莹窄紧的阴道

    足足一半了。

    "你怎么又插进去?"

    关尔煌楞了一下,却没有把大肉棒拔出,呆道:

    "不是玲玲姐你叫我自己弄的吗?"

    丁玲玲没想到关尔煌这么干脆,这下见他已经开始抽插了,也没什么发现不

    对的迹象,她暗想:

    "算了,这样也好,单单射一次进去,也不知道能不能怀上,多射一次也好,

    别被发现就好。"

    "那你快点射出来,一会我还有事呢?"

    丁玲玲交待了一句,虽然刚才有点小吃醋,可这是女人天性,她典型刀子嘴

    豆腐心,见关尔煌开始动作,只好在旁边帮顾莹扶住纤腰,美名其曰:

    "固定机器。"

    顾莹刚埋怨完丁玲玲,刚刚高氵朝有点缓解的阴道就是一胀,接着就感觉大半

    的阴道重新被全部撑开。

    只是这次大肉棒主人似乎知道顾莹刚刚高氵朝,有点不堪鞭挞,先是停留了一

    会,让紧窄的蜜道适应大肉棒粗度后,接着就慢慢退出,只留巨大的肉菇头在蜜

    穴口浅浅插着。

    肉菇头在蜜穴口磨了几下,就缓缓的插了一小截进来,然后又缓缓退出,如

    此反复,有时候深一点,有时候浅一点,九浅一深,三浅一深,六浅一深,一点

    规律都没有。

    浅浅插的时候,总希望能更充实一些,正以为一直这样下去了,猛一下又全

    部填满,正想充分享受的时候,肉棒又慢慢的退了出去。

    只过了两三分钟,顾莹的情欲就被重新挑逗起来,这样的抽插方法最是勾人,

    顾莹被挑逗的再也无法思考其他,全部的敏感神经都集中在了腿心方寸之地。

    刚才的高氵朝虽然来的猛烈,可整个的过程实在太短,顾莹都还没有充分的体

    会整个交合的过程,就已经一败涂地,这也让她有点遗憾。

    这种轻插慢抽的过程倒是让她充分体会了这一媾和的过程了,可才没多久,

    她又开始期盼那种狂风暴雨的快感,她感觉这次自己应该可以承受更久,或者说

    享受更久。

    身后关尔煌依旧不紧不慢,只是深入的那一下更加的用力,直顶到底,再慢

    慢的拉到穴口轻插。

    顾莹欲罢不能,她肉道灼热,花心骚痒,只渴望巨大的肉菇肉能次次尽根,

    心里哭喊:

    "好痒……关关……你倒是快一点…深一点……要被逗死了……重一点啊

    ……"

    顾莹不知道自己还能忍多久,如果不是丁玲玲死死的按住她的腰部,她都怀

    疑自己已经主动去迎合身后的大鸡巴了。

    就在这时身后男人好像听见她的心声一样,巨大的肉菇头破开她紧窄的肉道,

    直接顶在花心,旋转了一圈后迅速拔出,直到剩下一个龟头又迅速插入,速度慢

    慢的加快。

    顾莹犹如在沙漠中饥渴了几天,忽然灌下了一瓶冰汽水,全身通透,毛孔舒

    张,只是这种快感是从腿心的竖嘴中由下而上的直冲脑际。

    她不敢出声,也不敢再去咬着手臂,从盖着的被子抓来一角塞住小嘴,心里

    浪叫:

    "好关关……好爽啊……就这样……快活死了……啊……啊啊……"

    丁玲玲压着顾莹的手臂越来越吃力,她感觉身下瘦弱的娇躯不仅颤抖,还一

    直想要往后顶去,她边加大力气按住,边暗骂道:

    "小骚妮子,天天喊着和关关没什么,被他大鸡巴一插浪成这样,看你以后

    还嘴硬。"

    旁边关尔煌腰部像是发动机连着似的,一进一出,快速而又稳定,粗壮的棒

    身和泥泞的蜜穴摩擦不断发出"叽咕叽咕"的靡靡之音,让丁玲玲听的全身发热,

    好像自己腿心也变得潮湿温热起来。

    顾莹只觉得快感一波接着一波,窄紧的蜜道被粗壮的鸡巴撑的满满的,肉菇

    头的每一次进入都让她整个人爽的直颤。

    只十来分钟,她就感觉自己屄内开始缩紧,一抖一抖,她知道这是自己又要

    到达高氵朝的迹象,这种感觉让她又期盼又害怕。

    "啊……太舒服了……不行了……要到了……啊……这样下去……会被发现

    的……啊……爽死了……到了……"

    顾莹的高氵朝来的迅速而猛烈,她一边内心浪叫一边极力的控制着自己,让自

    己漏在外面的挺翘屁股不要有太大的抖动。

    她嘴角紧咬被单,津液沿着齿缝流出,打湿洁白床单,鲜艳欲滴的脸颊紧贴

    检查床上,屄心阴精流淌,整个人犹如瘫软了一般。

    只是身后那怪物般的巨物并没有因为她的高氵朝而停歇,还在不断地抽插进出,

    由于高氵朝变得无比敏感的肉道花心哪里能经受的住。

    顾莹觉得整个人舒爽的快痉挛了,全身脱力一般,眼前都有点发晕,膀胱阵

    阵发紧。

    "不行了……这样下去……要爽死了……得想办法让关关停一下……啊…

    …控制不住……会泄死的……啊……"

    顾莹感觉自己的高氵朝停不下来一般,阴精泄了又泄,这种快感都让她有点恐

    惧了,她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根本不可能承受。

    她顾不了那么多,一只手从床边伸了出去,摸到丁玲玲大腿上,使劲的抓住

    丁玲玲那浑圆的大腿,一会捏,一会拍打,表现着心里的焦急无助,示意自己不

    行了。

    丁玲玲正气愤自己身体的情欲又被不知不觉勾动起来,忽然发现被她按着固

    定住的娇躯一阵乱抖,自己腿上一只小手胡乱抓拍着,就像溺水的人在求救一般。

    丁玲玲心里一惊,这时才反应过来顾莹好像被操了好久了,她是知道那根怪

    物的厉害的,那还是她得天独厚,以顾莹这样,被操这么久,肯定承受不住了呀。

    丁玲玲虽然有时候会耍一些小性子,也有点不讲理,但是和顾莹感情确实是

    很好的,从大学开始就一直护着她,哪里忍心看她经受折磨。

    可她这时候也有点犹豫,她知道这时候顾莹会向她求救,肯定耳机没带了,

    她看着关尔煌那永不停歇般的腰部,暗想道:

    "这时候如果制止这小混蛋,他肯定又会要求我帮他弄,这不就都让莹莹知

    道了吗,说是帮她借种,结果我先上了,不知道她会怎么想呢?

    哎呀!怎么办呢。"

    丁玲玲只觉得顾莹抓自己的手越来越急,忽然一下紧紧掐住她,力气奇大,

    让她疼的惊呼出声:

    "啊……"

    还没待她反应过来,就听关尔煌急切道:

    "玲玲姐,这个取精器怎么喷水了,是不是坏了。"

    关尔煌当然知道这是顾莹被干的潮吹了,只是他装傻而已。

    丁玲玲一听他这样说,虽然自己没有经历过,但是她估计一下也知道肯定是

    顾莹被干尿了,这已经到了不得不救的地步了,她脑子一片混乱,顾不得那么多。

    丁玲玲先是瞪了关尔煌一眼,急道:

    "你死人呀,先拔出来。"

    关尔煌表情犹豫纠结,身下竟还在挺动,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丁玲玲生怕他说出什么,气恼的看着他,用食指在嘴唇一竖,发出"嘘"的

    口型,又指指门外,示意关尔煌不要出声。

    可丁玲玲也知道,男人这个时候想让他停下来真有点难,她一跺脚,带点恨

    恨的一转身,弯腰翘臀,一只手撑在床沿,一手把白大褂后摆掀起。

    然后转过红通通的脸蛋,示意关尔煌来操她。

    丁玲玲那比顾莹大了一圈的肥硕臀部在裤袜的衬托下肥白诱人,腿间破洞处

    一根布条勒在肥厚的阴唇中间,几根调皮油亮的卷曲毛发从旁边跑出,更添了一

    份淫靡。

    光线对于普通人来说不足,可对关尔煌却没什么影响,望着这个就撅在顾莹

    翘臀边上的丰满屁股。

    关尔煌这时候哪还会犹豫,他拔出埋在顾莹湿透的肉道内的大鸡巴,稍微移

    动了下脚步,一手扶住裹着丝袜手感滑润的臀瓣,一手拨开丁字裤布片,大鸡巴

    一挺。

    "噗滋……"

    一声闷响,大鸡巴准确而又顺利的全跟而入,丁玲玲的蜜穴竟是水润滑腻的

    通畅无阻,也不知是之前留下的淫汁,还是后来重新分泌的。

    顾莹在抓丁玲玲的时候就已经感觉自己快到极限了,可身后的大肉棒竟在这

    个时候还加快速度的摩擦自己。

    让本就膀胱发紧快要失禁的顾莹再也忍耐不住快感的侵蚀,接着整个人就如

    飞了起来一般,下身再也不受自己控制,蜜穴向开了闸的水库似的,洪流滚滚而

    出。

    从未经历过潮吹的顾莹,两眼翻白,脑袋充血,整个人一黑,小死了过去。

    转移阵地的关尔煌才一进入丁玲玲的蜜洞,就被肥厚的肉芽包裹周围,比起

    顾莹来说多了一份肉实,少了点单薄,让他更加放心的尽情抽插。

    关尔煌其实刚才对着顾莹的时候还是留着力气的,生怕顾莹承受不住穿帮,

    可哪怕这样也把顾莹弄得潮吹小死。

    丁玲玲的肥大的屁股和厚实的蜜道让关尔煌不用再顾虑太多,他两手抱着丁

    玲玲的大白臀,就是一阵急促的抽插,憋着一口气,两百来下转瞬完成,这才稍

    稍放缓速度。

    丁玲玲感觉身后大鸡巴甫一抽入,还没等她感受那无比充实的满足感,就是

    一阵惊涛骇浪般的出入,速度快的就像大肉棒一直在蜜道里震动一般,根本没感

    觉到离开的空虚感就已经重新被填满。

    也好在她也确实是个尤物,天生炮架子,除了屄道里肉芽发烫,花心被顶的

    麻酥,竟没一点不适的感觉,快感更是一波又一波的通过敏感神经,传递给她,

    反馈回来的就是淫汁分泌的更加旺盛。

    关尔煌刚射了次精,哪怕不用异能控制也格外持久,只是没想到的是丁玲玲

    这一次竟也耐操的很,两人这一弄就是十来分钟不停歇的抽插。

    丁玲玲鼻息粗重,嘴里发出哼哼嗯嗯的声音,身后那不断传来的快感让她很

    想放声浪叫,最后的理智还是让她咬紧牙关强忍着。

    还好身后臀肉和关尔煌小腹撞击的地方有着裤袜和关尔煌下垂的t恤阻隔,

    让两人肉体碰撞的声音不会那么的明显,只是发出"噗噗噗"的闷响。

    丁玲玲单手撑在床沿弯腰承受二十来分钟的抽插,体力消耗严重,身体里快

    感的积累更是让她腿软的厉害,她不得已转头如小猫叫春的细声道:

    "关关,坐凳子上去,没力气了。"

    丁玲玲不知道顾莹这时候小死昏迷过去了,讲话还是模模糊糊,不敢讲的太

    白。

    关尔煌知道丁玲玲没力气了,可他正是舒服无比的时候,丁玲玲蜜道里的嫩

    肉充血的越发紧密温热,让他一刻都不想离开。

    他两手离开臀部,一边手一只的拉住丁玲玲粉嫩的双臂,把她两只手背到身

    后,就像骑马拉着两条缰绳一般。

    第二十二章:欲罢不能

    关尔煌腰部用力向前挺,两手向后拉,把丁玲玲拉得头部仰起,雄伟的胸部

    高挺,本就被撑的紧紧的白大褂扣子竟然被直接崩断,大半的雪白奶肉重新露了

    出来。

    丁玲玲觉得肉菇头好像更加深入了一分,像是要把她整个人撬起来似的,嘴

    里忍不住又发出两声柔弱的娇吟,脚步忍不住随着身后男人的牵引后退。

    凳子离得本就不远,就在隔间门口位置,随着关尔煌屁股落坐,丁玲玲也重

    重的背靠在关尔煌怀里,两腿大张的坐在关尔煌的挺立的巨棒上。

    只是这一下带着她自己全身体重的抽入,把本就身心刺激达到敏感边缘的丁

    玲玲一下刺激到达了那即将爆发的阈值。

    她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臀部竟然在这个时候急促而又猛烈的抖动起来,肉

    菇头深深的埋在蜜道的最深处,顶在一个肥圆的肉球上,互相挤压研磨,刺激着

    彼此最敏感的神经。

    丁玲玲头部后仰靠在关尔煌一边肩膀,两根粉藕般的手臂向上反绕抱住关尔

    煌后脑勺,媚眼如丝望着关尔煌侧脸,双目满是春水,性感的红唇微微张着,一

    丝唾液从嘴角流出,

    胸部越发的高耸挺拔,白大褂崩开一颗扣子的入口处,鼓胀胀的奶肉露出大

    半边,奶头脱离胸罩的束缚有一半跑了出来,身下的凳子随着丁玲玲急促的抖动

    咯吱咯吱作响。

    关尔煌哪还忍得住,他边把自己臀部死命的向上挺,让肉菇头紧密的顶住丁

    玲玲的花心圆球,让臀部的研磨能够更加的密实。

    边用双手插过腋下,快速的解开白大褂和碍事的胸罩,一把抓住那失去胸罩

    束缚跳跃抖动的大奶子。

    丁玲玲离开了顾莹边上,胆子也大了一些,她附在关尔煌耳边,娇喘吁吁的

    细声道:

    "关关……好舒服……姐姐要到了……啊…你别抓奶子……用手扶住我的臀

    部帮我摇两下……姐姐……没力气了……啊…好舒服……"

    关尔煌眼珠一转,两手更加用力的抓捏了两下肥大的奶子,反而放松死命上

    挺的臀大肌,往后一缩用同样细微的声音道:

    "玲玲姐,你先告诉我里面那人是谁?"

    未完待续


如果您喜欢,请把《潜轨者22》收藏,方便以后阅读潜轨者【潜轨者】(第二十二章:欲罢不能)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潜轨者【潜轨者】(第二十二章:欲罢不能)并对潜轨者22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