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印传奇【我和我的母亲】

【寄印传奇】30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小强 本章:【寄印传奇】30

    作者:hollowforest

    字数:6656

    20190403

    30

    坠落,坠落,往更深的地方坠落……

    黑色变成灰色,灰色的尽头是黑色,黑色会再变成灰色……

    永无止境。

    人呐……

    不会撕扯肉体的伤口,却会拉扯灵魂的裂缝,企图窥探自己灵魂深处,这个

    主人也从未触碰过的地方。

    人如恒星……

    终将被自己吞没。

    回忆起来,那天的我沉醉于计划成功实施的喜悦中,沉醉于自己在母亲清醒

    的情况下把她给操了的禁忌快感中,沉醉于期待着未来即将要实施的种种邪恶中

    ……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我差点永远失去了她。

    母亲告诉我,那天她崩溃了,我和舒雅本来是她最后的支柱,但我这个儿子

    如同那些凌辱她的畜生们一样,无视伦理道德在欲望的支配下侵犯了她这位母亲;

    而她一直极力维护的女儿,她认为唯一纯洁的女儿,也被笼罩在这无边的黑暗之

    中。

    虽然姨父答应过她,只要她乖乖听话舒雅就会安然无恙,但母亲并不相信恶

    魔的承诺,她应允,不过是没有太多选择的余地罢了。

    而那天,光头打破了这种微妙的平衡。

    母亲那天下楼的确是去见了光头,这本来就是计划中的一部分,光头会提出

    那个母亲无法拒绝的打赌。然而,我低估了光头的谨慎心理,为求万无一失,母

    亲收到的那一条信息是一个房间号码。b104。a是男生宿舍的前缀,b是女

    生宿舍,而104则是妹妹的寄宿的房间号码。

    母亲是在妹妹的宿舍会见光头的。

    母亲不明白光头是如何瞒过宿舍管理员进入女儿的宿舍里的,母亲推开门进

    入b104房时,她差点尖叫出声来。

    宿舍一共两名女生居住,然而这间女生宿舍除了和舒雅住在一起的同班同学

    李秀清外,还有两名光着身子的赤裸男子,其中一名自然是光头,另外一名则是

    大东。

    而当其时,不但两名男子是赤裸的,本该在被窝中熟睡的两名女中学生,此

    时也是一丝不挂的。

    两名女生应该都是服用了**粉,李秀清坦胸露乳,脚踝上挂着一条棉内裤

    瘫软在床上,大东正将鸡巴塞进小姑娘的嘴巴里鼓捣着。

    而妹妹舒雅,则双腿大张地躺在光头的怀中,被光头一手搂着胸部,一手正

    摸妹妹光洁的下身,逗弄着妹妹那稚嫩的阴唇。

    母亲一下就瘫软在了地板上。

    姨父承诺母亲和妹妹都属于我的私人财产,但光头吃准了母亲不会告诉我,

    而事实上,妹妹也没有遭受到光头的侵犯如果猥亵不算侵犯的话。他只不过

    是想用一种更直观的方法逼迫母亲就范。

    我一直被光头那满嘴哲学的老师形象蒙骗了,事实上有文化的人做起恶来更

    没有底线,因为他们更了解人性,也更喜欢践踏人性。

    母亲的世界崩塌了……

    她萌生了死意,在她见到女儿的安全毫无保障后,我这个儿子的行为就是悬

    崖边上那决定性的一推。

    我并不知道那个我陷入沉睡的清晨,母亲蹒跚着脚步站在了宿舍楼的楼顶,

    她眺望着这片生她养她的土地,走马观花地回忆着过往的一切。

    我虽然对母亲痴迷着,但我从不了解她。在我心目中,她是位女强人,但实

    际上,后来我才明白她比许多人都要来的脆弱,那寒冷的面孔和雷厉风行的不过

    是掩饰那脆弱的内心的外壳。她甚至是虚荣的,自闭的,善于自我安慰的……

    哪里会有完美的人。

    所以,最终她也没有跳下去。

    原因居然是畏高和怕死。

    死亡有时候对某些人来说,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虽然有时候活着比死了还

    要痛苦,但更多的人还是选择了活着。她们被一种名为"希望"的东西蒙骗了。

    并非没有希望,纵观历史长河,赤裸裸的黑暗和罪恶都是昙花一现的,但是,即

    使未来饱含希望,那也只是未来,对于此刻的她来说,隐忍不过只会人她坠得更

    深。

    她在谋杀自己,不过我很久之前就认为她死了,现在不过是再死一次。

    ***    ***    ***    ***

    当时对此一无所知的我,清晨醒来后,发现母亲已经离开宿舍了。但当时的

    我兴奋地几乎要跳了起来!认为这是一个好现象,毕竟没事就是好事,证明母亲

    为了维持现状选择了沉默。

    完全不知道在一个多小时间,母亲在鬼门关前徘徊着,我立刻开始在脑里构

    思下一步的行动。

    看,正如上面所说的,埋没良心的我,自私地认为是母亲自己摧毁了自己,

    熟料真正的杀手,既不是始作俑者的姨父,也不是推波助澜的光头,更不是那些

    锦上添花的其他人。

    而是我这个儿子。

    但灯下黑。

    像是悬于深渊之上,我义无反顾地坠落。

    简单地洗漱完毕后,从宿舍楼下来,身后传来清脆的叫唤声,回过头去,居

    然是小舅妈提着装教材的布包,脸上洋溢着活力的笑容,脚步轻快地朝我走来。

    "小舅送你来的?"我见她没推着自行车,于是先开口问道。

    "没呢,你小舅去外地了。"

    "外地?"

    "业务调整,外调,至少要三四月份才回来了,妈的,早不调晚不调的,这

    新年也不让人过。"小舅妈打了个哈欠,然后一脸坏笑地说道:"嘿,林林,你

    昨晚不是梦游了吧,咋从这里出来。"

    小舅妈看到了我从教室宿舍下来,而且她知道我的宿舍在哪里。

    "昨晚帮我妈收拾宿舍,太晚了就睡那了。"

    "这么乖巧?"那双鬼精灵的眼珠子骨碌骨碌围着我的脸蛋转:"你老实交

    代,有没有趁你母亲不在,去翻你母亲的衣服了?"

    小舅妈并不知道昨晚母亲也在,大致是以为只是我拿了钥匙去清洁卫生。她

    的话说得奇奇怪怪的,我还以为她怀疑我偷母亲的钱,正准备反驳,没想到小舅

    妈又低声抛了一句出来:

    "青春期啊,我看八成会,呸……要是被你舅妈我逮到,哼,要你好看。"

    我这会才明白她指的是什么事情!我没想到小舅妈居然会拿这种事调侃我,

    这真是一语多关的话!这和如今校园内最热门的话题有关,隔壁班的李……李什

    么忘了,个子挺大的,就叫李大个吧。上周四下午大概5点左右,校里人都走得

    差不多了,这个李大个因为上课扯女同学头发被老师喊到办公室训了一顿,训完

    下楼也不回去,在校里转悠着,他看到女生宿舍一楼挂在窗上晾晒的内衣,大概

    是精虫上脑,居然走过去扯了一条内裤嗅了几口,被人看到了!!!这也罢,被

    宿管阿姨当场"擒获",这不刚从班主任办公室出来,结果被下楼的班主任又扭

    送了回去,当班主任严厉地喝问他为什么这么做,这个时候本来常规的操作是低

    头认错就罢了,哪知道这憨货回了一句"就是突然很想知道是什么味道",在场

    的教师们是哄堂大笑,他班主任差点没气死。这还不算,这个家伙又来了一句"

    我……我青春期呢,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这些话不知道被哪个老师传了出来,结果李大个受不了同学们越传越邪乎的

    调侃,从那天起到今天都没回来上学,听说他还差点喝了农药,是不是真的就不

    知道了,但比较确切的消息是他家里面要把他转到镇中学去。

    小舅妈自然是知道这件事的,再联系那天在她家里看小黄片,所以也就有了

    上面那句话。

    我大概也是李大个附体了,一愣,咕囔着脱口而出:"在你家打飞机也没见

    你怎么让我好看……"

    "林林你!"

    话一出口,小舅妈脸上腾起两朵红云,手一抡,那装着几本书的布带居然被

    她举起来就往我脑袋甩来,我吓了一跳,也是反应快,往后急退了一步躲开,转

    头就跑起来。妈的,那书本叠起来转头般,被砸一下可不得了。

    "舅妈你这是要杀人了……"

    "林林你可别被我逮住!"

    小舅妈公然大声恐吓我,周围来得早的同学都纷纷停步侧目,我也不好意思

    地停了下来,转头看去,小舅妈并未追上来,她已经转身朝另外一边走去,此时

    正对一低年级的男声喊到"看什么看,回教室去!"

    我目光灼热地盯着小舅妈那圆滚股的屁股轻微一扭一扭地远去,脑里回忆起

    那天夜晚抱着她的腰肢肆意地挺动鸡巴操着她的肉穴,昨晚才在母亲身上肆意发

    泄完毕的欲望此时又熊熊燃烧起来。

    我已经彻底沉沦在这种扭曲的欲望种了,隐隐中居然有些谅解起姨父来了。

    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如今是偷比不上乱啊……。

    我膨胀了。

    说起来,以前的行为最多也是偷一两条母亲的内裤,然后从来没有其他非分

    之想,或者单纯就只是如白日梦般想想就算了。

    但现在,我根本不缺女人。只要我想,陈瑶就会乖乖地脱裤子。在歌舞厅被

    自己同班同学轮奸后,那几次接触,我都感觉到了她对我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情

    愫,女人渴望被人珍惜,尤其是在她觉得自己已经肮脏了的情况下,这种珍惜会

    显得格外的珍贵。我有预感,接下来就算我对她提出一些过分的要求,我想她也

    是不会拒绝的。

    班长李俏娥现在就是个随叫随到的免费娼妓,还有鱼得水宾馆的那些小姐姐

    们。

    以往欲火燃烧的时候我只能躲在被窝里打一发,现在,我却能随时随地找到

    不同的女人,真刀真枪地在她们的身体上驰骋,逐渐的,我已经不再满足于单纯

    的满足生理需求……小舅妈和妹妹是唯一没有受到其他人染指的女性,是完全属

    于我的,当然这得刨开小舅张凤举。相对于身体才堪堪发育的妹妹,长辈的身份

    和那丰满的身躯,在吸引力上无疑小舅妈要胜过妹妹许多。

    越是这么想着,欲望就越发高炽起来。

    不行,我一定要得到她!

    "老大,老大!想啥呢?喊了你好几声了都……"

    我这边想着出神,那边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我吓了一跳,回过头来,却发现

    是黑狗,而昨天请假的草包跟在他身边。

    "没啥……"

    我摆摆手,看着黑狗那谄媚的脸,还有明显还是有些魂不守舍的草包,心里

    微微有些不爽,这组合让我想起了王伟超和我,不过不同的是,现在我已经反客

    为主了,而草包还懵然不知自己的母亲被黑狗日了。

    这黑狗也真是狗胆包天的……等等……

    我心一颤,一个邪恶的想法在脑里冒出来:趁着小舅不在,像黑狗强奸草包

    的母亲一样,把小舅妈办了??

    算了。我甩甩脑袋,像是要把这种无稽的念头甩出去。小舅妈可不像陈瑶这

    种小丫头,要是真这么干肯定一发不可收拾的,她可不是那种任人拿捏的主,她

    肯定会报警的。

    不,还是有机会的,萌萌是她的心头肉,平时摔跤破点皮她都急的不行,拿

    萌萌要挟她的话……

    还是不行。要是,万一,她真的不顾一切拼个鱼死网破怎么办……?而且小

    舅妈对我还是不错了,这样做对她的伤害太大了……

    别虚伪了,你对自己的母亲和妹妹都下手了,一个小舅妈算什么?

    我脑中天人交战。

    ***    ***    ***    ***

    "能聊聊吗?"

    我第一次看到姨父心事重重的样子,但即便如此,他挤出笑容的时候,一点

    也不显得牵强。

    你什么时候需要征求我意见了?我心里嘀咕到。

    "你有没有想过未来?"

    嗯?

    这个问题早段时间陈瑶才问过我,所以我很干地摇了摇头。

    "不,我觉得你有想过的,随便说说,不用太较真,不是考试或者写作文。"

    "我真不知道,你不是想我帮你吗?到时看你安排咯。"

    "这是我的未来,不是你的,我安排你是我的决定……或者我换个说法,你

    想要什么样的未来?"

    我讨厌这样的对话,我讨厌他此时摆出的姿态,这让我联想到父子间的对话

    ……

    "我……"我莫名的烦躁,脑子也乱,但我还是大致理清了一些思路:"我

    想成为你这样的人。"

    "呵呵,我们又兜回去了,不过,也没什么问题……"姨父失笑了一声,将

    烟按熄"但你不可能成为我,虽然你的遭遇和我还挺像的,性格也像,但我们身

    处的环境完全不一样,我在你这个年纪,已经走过三个省份了……当然姨父不是

    看清你,时代变了,很快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很多人是看不清楚的,但我很

    了解……"姨父站了起来,走到窗边眺望远方,鱼得水宾馆是黄龙镇上最高的建

    筑物,外面视野开阔。"我以前没有选择。我总想,如果我当初家里不是那样,

    能将我供书教学,我若经商,成就未必不如现在,我若从政,此时应是一省之主。

    当然,如果的事谁也无法担保,但你姨父就是有这个自信。"

    "如果让你选择,你是赴京赶考还是落草为寇呢?"

    姨父转过头来,目光炯炯地看着我。我装作沉思,心里却怒骂,狗日的,现

    在还让我选择个屁啊,你都逼着我落草为寇了,还假惺惺地问个鸡巴!

    "寇!"

    我坚定地回答道。

    事已至此,哪还有回头路可走?要我放弃现在的一切怎么可能!那我以前所

    承受的屈辱不白白承受了?

    "哦……也好。也罢……"姨父看不出什么表情,他在空中挥挥手,"就这

    样吧,你快放假了吧?放假了我让光头带你熟悉下公司的业务。"

    就在我开要开门出去的时候,姨父又喊住了我。

    "你刚找我是想要什么?头套?哦哦哦哦……我明白了。嘿,你又打什么坏

    主意了?这些玩具我让光头给你弄一套吧。"

    ***    ***    ***    ***

    "无事不登三宝殿啊,林哥。有什么关照?"

    "别叫林哥,怪别扭的,叫林林就好了。"

    大东把台球杆一丢,拿起桌沿的啤酒瓶仰头就灌了一口,然后对着旁边俯下

    身子正准备撞杆的女子那翘起臀部就是一巴掌。那一副小太妹打扮的女孩"啊"

    的一声,一杆推出去,却没打在白球身上,反而把黄球给撞了出去。女孩不满地

    回头向着大东嗔骂一声,那相貌看得有点熟悉,好像是我们校的学生。

    "我马子,王艳。林哥,我那天和你说过了,只要你想,现在你就能掀起这

    骚货的裙子,当场把她办了。"

    大东说着,居然当着大家的面,把那名叫王艳的女孩的裙子掀了起来,两片

    长着痱子的屁股立刻裸露了出来那小妞居然没穿内裤。

    "哎,大东你这是什么意思哎?"

    那女孩一听,不乐意了,一把推开大东的手,脸蛋红红地把裙子扯下去。

    "什么意思?就是操你妈逼的意思!"大东推了一把女孩的脑袋。"我们男

    人谈事情你插个鸡巴嘴啊?能给我兄弟操是你他妈的荣幸,懂不懂?"

    "老大,到底是她的荣幸还是她妈的荣幸啊?"旁边一个小混混起哄道。

    "都他妈一个屌意思。"

    女孩看大东不像是开玩笑,居然没敢还嘴,继续转过头去打台球。

    "东哥你得了吧,来,我找你有正事。"

    我才没兴趣搞这种小太妹,身子脏也就算了,要是像鱼得水的那两姐妹那么

    漂亮我也不是不可以将就的,问题是长得太艳俗了,不对我的胃口。

    我们走到里面的办公室,大东赶了那个那个在电脑上玩着纸牌游戏的小弟出

    去后,才问道:

    "怎么了?"

    "我想弄个女人。"

    "啊?"

    我开门见山。大东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居然曝了一句让我哭笑不得的话出

    来:"点子扎手?"

    妈的你电视剧看多了吧……

    我干笑一声:"是有点,我想用强的,但又不想被她认出……"

    "用强的?会玩啊,林哥。"

    一件可能要坐十来年牢的事,在大东口中轻描淡写地成为了"玩",看着他

    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我心里顿时踏实多了。

    我原本计划,既然是我自己实施,干脆用自己的小团队,反正这种事对黑狗

    来说是轻车路熟。但不到一秒钟我就否决了这样的想法,因为他们都认识小舅妈,

    我不想那一天因为他们之中有哪个不开眼的、色欲熏心的忍不住要对小舅妈下手

    而把我给坑进去。

    大东一脸"我懂了"地坏笑着:"熟人吧,林哥,你这是不熟不吃啊,妈的,

    是不是想学你同学那样吧?"

    同学?轮到我一愣,才醒悟过来他说的是黑狗。黑狗表哥就是大东下面的小

    弟,当时马脸查黑狗的时候,大东也在场,所以黑狗那烂事大东也是知道的。

    "差不多吧。"

    我也没否认。

    "啧,你比我有出息多了,老子以前一直踏踏实实看看场子收收账,混了2

    年多才开张,你林哥可以,才多久,就敢来事了。兄弟我佩服你。不过话说回来,

    这个搞是一点不难的,女人嘛,就林哥你这个身板,把人按地板上嘴巴堵上,还

    不是想咋玩就咋玩。问题嘛,是怎么才能让她不闹事,这个得调查研究一下才行

    ……"没想到居然从大东口中听到这么深思熟虑的话,大概是跟着光头干活多了:

    "哎,不对,既然是你认识的,她的情况你跟我说说。"

    我大致地说了一下。其实我心里早就有腹案,干脆就和盘托出。

    "要是真的像你说的,这操作性很高。不过,这事你问过坤哥没有?"大东

    说的是光头。

    "不是吧,这种事还得他同意?这不是咱胆子够硬直接上就了事了吗?"

    我故意惊讶。其实我问过光头,但他不知道我要弄的是谁,当我和他说想用

    强的搞个女人征求他意见时,他不耐烦地挥挥手"你自己看着办,这次你自己来,

    你不能总想着靠别人,你只管去做,大不了到时我给你擦屁股。"

    "这差别科就大了……其实也不是不能做,但我和你不一样,我们这些做小

    的,这种事肯定要请示,万一踢铁板了可不好。"

    "我问过了,他没意见,他说有什么事他担着。"

    "成!有这句话行了!那我们可以放手干了。狗日的,上次你们去你们那个

    班长家收账后,这种好事就再没遇上了,外面那个骚货我都操腻了。反正要是有

    啥事,你这个太子给我顶着啊。"

    "这个女人你不能碰……"

    "啥?那我他妈的不是白做工了?得得得得……,林哥你也不用说什么,兄

    弟我欠你的……"

    说着无意听者有心,这话又让我不舒服了,这个家伙总是有意无意地让我想

    起,我母亲被他弄过。

    "话说我那同学的表哥呢?"

    "被抓啦,想见要么去号子里,要么五年后。"

    我心中一懔。

    "放心吧,不是你那同学那件事。知道为啥要坤哥同意了吧?坤哥同意了,

    有事坤哥扛,屁事没有,自作主张?嘿,别看我混黑道的,邪不胜正可是我的座

    右铭!"

    你可给我拉倒吧!什么鸡巴座右铭!

    ***    ***    ***    ***

    这几天我都在忐忑不安中度过,良心上的谴责、害怕事发、害怕小舅妈承受

    不住……

    但这一切都在周四早上,上次还说要收拾我的小舅妈已经完全忘了那,当她

    笑嘻嘻地扯着我的手臂

    "你确定她这个时候会出来喂鸡?"

    说话的是马脸,我没想到大东居然会把马脸也喊了过来,他说怕我不济事,

    我也没有反驳,因为此时我的确有点抖。这和下药可不一样……。

    "确定个屁啊,到时实在不行就冲进去绑了。"大东满不在乎。

    尽管大东这么说了,我还是低声说道:"基本错不了。"

    又等了大概十来分钟,围墙那一边传来脚踩枯叶的声音,我紧张得立刻屏住

    了呼吸,透过草丛,在从窗帘透出的光芒照映下,穿着白衬衣毛背心的小舅妈端

    着一个盆子从围墙拐角转过来,往围墙边上的鸡圈走去。

    她来到鸡圈前,把木盆放到地下,一边嘴里"咯咯咯"的叫着,一边正准备

    打开鸡圈的门,也就是这个时候,大东猛地冲了出去!

    他们之间也就三四步的距离,这夜黑风高的,谁也不会留意到不远处的草丛

    里会藏着人,小舅妈在大东冲出去的时候已经被声响惊动了,但她本能地回头那

    一下让大东冲到了她的身边。大东左手环抱着小舅妈的腰肢,右手在小舅妈尖叫

    前捂住了她的嘴巴。

    "啊"

    那一声尖叫只叫出了半声,但在这寂静的夜晚还是把我的心都要吓跳出来了。

    其实这声音根本就传不远,只是我实在太紧张了。

    "唔!唔!唔!"

    小舅妈的身子拼命地挣扎着,本能地要呼救,但那声音穿过大东的手就变成

    了细微低沉的"唔唔唔"的声音,她的双腿拼命地踢蹬,一只鞋子都踢飞了,但

    根本挣脱不了,唯一的作用是把差不多同时冲出去的,试图抓住她脚的马脸踹倒

    了在地。

    我躲在浅沟里,怕他们搞不定想要出去,但计划里我现在是不能露面的,我

    又只好忍住。

    这时候,马脸从地上爬了起来,一句"操你妈"后,居然对着小舅妈那因为

    挣扎而露出来的雪白腹部上,就是一拳擂出去,一声"呃啊!"的痛叫从小

    舅妈被大东捂着嘴巴的手掌缝间挤出,那甩踢的脚却是立刻瘫软了下来。

    趁着小舅妈因为剧烈的痛苦失去反抗的能力,马脸从裤兜里掏出一团布带,

    三两下就把小舅妈的手反绑起来。然后才从裤兜里掏出一把弹簧匕首,卡擦一声

    亮出锋刃,在小舅妈面前挥舞了几下:

    "老子求财罢了,不要逼我害命啊。你乖乖的,老子拿完东西就走,不然老

    子弄死你,明白了吗?"

    那边已经惊吓得哭了起来的小舅妈闻言,果然吓得不再挣扎了。

    然后马脸在大东的配合下,给小舅妈的嘴巴套上了一个塑胶球,用塑胶球两

    边的皮带在小舅妈的脑后扣住。这玩意我在母亲的抽屉里见过,我去光头那领取

    "玩具"的时候,才知道这玩意叫口塞,戴上了它小舅妈不但喊不出声音来,她

    的唾液还会从那塑胶球上的孔洞流出来。

    当套好口塞,马脸才从布包里拿出头套,在小舅妈惊恐的唔唔声中,套上了

    小舅妈的脑袋,随着那拉链收紧,带子扣上,我内心的恐惧与担忧一扫而空,这

    个时候才从浅沟里翻了出来。

    我的心脏还在剧烈地跳动着,到此时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做出了这样的

    事情,而且这事情居然真的成功了。

    ***********************************

    最近都很忙,更新的周期会比较长……


如果您喜欢,请把《寄印传奇【我和我的母亲】30》收藏,方便以后阅读寄印传奇【我和我的母亲】【寄印传奇】30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寄印传奇【我和我的母亲】【寄印传奇】30并对寄印传奇【我和我的母亲】30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