躁动

【躁动】第十二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春玲 本章:【躁动】第十二章

    作者:春玲

    字数:6743

    20190404

    公公太累了,在将一泡浓精射进我的小穴之后,便搂着我沉沉的睡着了。我

    如小猫一样依偎在公公怀里,闭着眼,嗅着他身上的汗味,回味着高氵朝褪去的余

    韵,心中格外的安宁与满足。

    真没想到会公公会这么强,都五十五岁的人了,还能一天勃起三次,且三次

    都把我肏出了高氵朝,最后这一次甚至来了三次高氵朝,几近休克过去。

    看了下时间,已经九点多了,公公在我身上足足折腾了一个多小时,从客厅

    到卧室,从地上到床上,公公的大鸡巴一直没有离开过我的小穴,就连交换体位

    都不曾离开,像是长在了一起。

    高氵朝褪去,灵魂回到体内,下体开始感到火辣辣的,几百次的抽插,小穴应

    该红肿了吧?我心里想着,伸手去摸,嘶……,很疼,钻心地疼,心里气急,也

    顾不得公公已经睡着了,就在他的腰上掐了一把。

    公公一个激灵醒了过来,坐起身,不知所措的问怎么了怎么了。

    我捶了公公一拳,气哼哼的说还不是你干的好事,都肿了,说完忍着疼抬起

    腿,将沾满精液的红肿小穴给公公看。

    公公看完我沾满精液外翻的红肿小穴,乐了,笑着说:"是肿了,我给消消

    肿,"说完就埋头在我双腿间开始舔了起来。

    "别,脏!"我下意识的护住小穴,扭动身子阻止公公。

    "脏啥脏,都是你我的东西!"公公挪开我的手,开始舔弄起来,他舔的很

    仔细,从外到里,一点点的推进,时不时的还含住我的阴唇吸允一下。

    和老公做爱也经常口交,但大多数都是我给他口,他很少给我口,而像公公

    这么认真仔细却一次都没有过,尤其是今天刚被公公肏到小穴红肿就被他仔细舔

    舐,感觉非常的特别,是那种酥酥的麻麻的痒痒的,火辣辣中还夹杂着一种擦破

    皮涂抹盐水的那种令人战栗的感觉。

    很快我就有了想要再做一次的欲望,可想到公公的岁数,就立马冷静了下来,

    用最后一点儿力气坐起身,推开了公公,公公迷茫不解的看着我问:"怎么了?"

    我埋怨着说:"想死啊!都肿了还来勾引我。"

    公公笑笑说:"这不是给你止痒消肿嘛!"

    "累了,睡觉吧,明天还上班呢!"说完,也不顾清理下泥泞的下体,我背

    对着公公躺下,不再搭理他。

    不一会儿,公公来扳我身子,我没有挣扎反抗,顺从的平躺在床上,公公分

    开我的双腿,用湿巾给我清理起从下体留出来的精液,我闭着眼睛享受着公公的

    服侍,可能是实在太累,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正躺在公公的怀里,枕着他的胳膊,半趴在他的身

    上,腿和公公的腿交织在一起,手很不要脸的握着公公半硬不硬的大鸡巴,姿势

    很暧昧,很撩人。

    闭上眼睛,回想了一下昨晚到现在的种种,感觉特不真实。

    躺在我身边,搂着我睡觉的男人不是我老公,而是我老公的爸爸,我的公公,

    非常的荒谬荒唐,但我却非常的安心。

    终于又有了一个男人可以为我遮风挡雨,可以搂着我伴着我入睡,哪怕他是

    我的公公又如何?

    老公死了,我与他其实已经没有任何关联了,根本算不上乱伦,我这样想着

    安慰着自己,心里面好受不不少。

    昨晚身上沾了精液和淫水的地方现在皱巴巴的,很不舒服,我就轻轻的从公

    公怀里出来,去卫生间冲澡,冲洗下身的时候,从里面流出很多黏糊糊的精液,

    想起这两天正是危险期,却接连被公公内射了好几次,担心万一怀孕,心中就没

    来由的烦躁了起来,边洗边在心里咒骂老家伙不知检点。

    洗澡完,我先找了红霉素软膏涂抹在下体,昨晚老家伙一定是吃伟哥了,否

    则不可能弄那么长时间,下面都干了还不射,最后十几分钟,那里是做爱,就是

    受罪,都肏肿了。

    我直接穿戴整齐,不仅穿了内裤戴了胸罩,外面还穿了短衫和牛仔裤,不给

    老家伙一点作恶的机会。

    我在厨房做饭,公公一丝不挂的走了进来,从后面抱住我,笑着说宝贝,这

    么早就起来做做饭啊,真贤惠,来亲一个!说完就亲了我的脸一下。

    厨房窗户开着,担心会被人听到看到,就关掉燃气,把他推出厨房,故意做

    出很生气的样子说:"快去洗澡,要是被人看到了,你叫我还怎么活?"

    "那你给我洗!"公公伸手拽我,我甩开他的手,生气的说:"你在闹我可

    真生气了。"

    公公见我真要生气,他就老实的去洗澡了。

    早餐做的很简单,煎蛋、面包和牛奶,但公公吃的很香,吃了四个煎蛋,也

    不怕胆固醇高。

    吃过早饭,我伸出到公公面前,说:"药呢?"

    公公故意装傻说:"药?什么药?"

    我脸一板说:"你说呢?"

    公公嬉皮笑脸的说:"要不咱不吃了成不?"

    "不行!"

    "你昨天答应给我生孩子的!"

    我答应的?我仔细想了想,好像还真有这回事,当时我被肏的意乱情迷了,

    他问不吃药了给我生孩子好不好,我只是为了配合他才答应的,并不是真心答应

    的啊!没想到公公把这当真了,我有些生气的说:"我敢生,你敢养吗?"

    "我养!"

    "真的?"

    "真的!"

    我心动了,只要和公公有了孩子,我有十足的把握彻底套牢公公,让他离不

    开我,对我言听计从,可一想到小帅,一想到给公公生孩子的风险,我就打消了

    这个不切合实际的念头,故意气他说:"你怎么养?娶我吗?你要是能娶我,我

    就给你生!"

    公公点点头说:"嗯,我娶你!"

    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或是公公在开玩笑,可看公

    公一脸认真的样子,并不像是开玩笑,能做正室,谁又愿意做见不得光的小三呢?

    我不确定的问公公:"你娶我?真的?"

    公公点头。

    "你要跟婆婆离婚?"我试探着问,心跳的特别快,既盼着他点头,又害怕

    他点头,虽然我已经实际成了婆婆家庭的小三,但我真心不想破坏善良婆婆的家

    庭,真的!

    公公摇头。

    我长出一口气,虽然我不想破坏婆婆的家庭,但看到公公摇头,心里难免还

    是有些失落,没好气的问:"那你是什么意思?"

    公公笑笑,没有说话,起身去到客厅,不一会儿拿着个皮夹子回来了,从里

    面取出两本户口本递给我,我接过随便翻开一本,里面还夹着一张身份证,看了

    一下,身份证和户口本都是公公黄剑雄的,也没在意就合上了,又翻开第二本,

    里面也夹着个身份证和一张银行卡,我一看,愣了,居然是我的身份证和户口本。

    "拿我身份证户口本干什么啊?咦?不对,你什么时候拿走的,我怎么不知

    道?"

    公公得意的笑笑,说:"仔细看看!"

    我狐疑的看向公公,公公朝我直努嘴,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还是

    重新认真看了起来,这一仔细看就发现了端倪,身份证上的照片和姓名都是我,

    但生日、身份证号以及居住地就都是很陌生的。

    瞥了公公一眼,又去看他的身份证和户口本,和我的一样,只有姓名和照片

    对的上,出生日期、身份证号码和居住地就不对了。

    合上户口本,我问:"假的?"

    公公笑笑说:"真的!"

    "冒名顶替?不怕被发现?"

    "原主已经死了,只是没销户,办的迁出,过了几次手,连名字都改了好几

    次,你只要不犯杀人放火天怒人怨的罪,没人下死力去查,发现不了。"

    我想了想,明白了公公的意思,指着两本户口本说:"你的意思是他俩结婚?"

    公公点点头又摇摇头,拿起自己的那本户口本,说:"他和你结婚,或是他

    和她结婚,随你选,都行!"

    我仔细想了想,依旧觉得不靠谱,说:"那你觉得我能生孩子?婆婆那关怎

    么过?还有医院那边怎么办?别忘了,我现在可是烈士遗孀!"

    "你不说谁又知道?再说了,烈士遗孀改嫁生子的多了,也不独你一个啊!"

    烈士遗孀改嫁生子的是不少,可我要是敢改嫁,还能在医院待得下去?还能

    给我买车子房子?我在心里嘀咕着,却没有说出来,问道:"**个月,能瞒得

    住?"

    "我有办法!"

    "什么办法,你说,我听听!"

    公公迟疑了一下说:"你辞职!"

    我一听,急了,朝他喊道:"你疯啦?好好的工作不干,你让我辞职?"

    "别闹,宝贝儿,先听我说。"公公把我拽进怀里,安抚住我后继续说道:

    "我今年五十五了,最多再有三五年就得考虑退休了,我退了,你还能像现在这

    样吗?"

    我不服气的说:"怎么不能,我是烈士遗孀,不应该受到照顾吗?"

    "照顾的方式多了,和普通护士一样上班,每月多发三五百块钱是照顾,让

    你像现在这样上班也是照顾。你说我退了,新领导会怎么照顾你呢?再说医院里

    打你主意的人不少,我可不想被那些小崽子戴了绿帽子。"

    "你这话什么意思?是变着法儿的说我随便呗?"我有些不乐意了,想起身

    理论,却被公公抱紧了,一时挣脱不开,索性就在公公胳膊上狠狠的掐了一把。

    公公吃疼,也见我真的生气了,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便岔开话题说:"所以,

    我得给你和小帅铺路了。"

    听到公公说要给我和小帅铺路,我立刻不闹不挣扎了,老实坐在公公腿上,

    任他抱着,手不老实的隔着衣服和胸罩揉捏我的乳房。

    "咱们医院有两个食堂,三个超市,十六台自动贩售机,一年纯利少说也有

    一两百万。去年合同到期,你大姐大姐夫想承包,我没答应,知道什么吗?"

    我想了想,说:"是不是让大姐大姐夫承包会对你影响不好啊?"

    公公摇摇头,我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种可能,问道:"你不会是想让我

    去承包食堂吧?可去年才签的合同,怎么承包啊?"

    公公笑笑问我:"你就说想不想承包吧?其他的别管!"

    "想!"一年一两百万的纯利润,不想才是傻子呢!

    公公笑笑,拿过夹在户口本里的银行卡,晃了晃说,"卡里有五百万,以后

    每年还会定时存进来一百万,只要你答应给我生个孩子,它就是你的,怎么样?"

    我很想答应,五百万呢,以后每年都还会存入一百万,这些钱足够我和孩子

    今后的花销了,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妥。要是在金钱诱惑下答应了公公给他生

    孩子,那这就成了一桩交易,他会怎么看我呢?情人还是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做,

    什么都可以出卖的拜金女?

    不行,不能答应,绝对不能把答应生孩子和钱扯上关系,而且这很可能还是

    公公的一次试探,或许不是刻意的,但很难说将来不会找后帐。

    只有保持自我,不做金钱的奴隶,不因为钱而向公公无限妥协退让,才能立

    于不败之地。

    我将所有事情快速的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想通里利害关系,也就有了应对措

    施,趁着公公等我答复,放松了警惕的空档,我突然拼了死力挣脱公公的怀抱,

    站起来,面对着公公,大声质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啊?是

    不是觉得有钱就可以让我做任何事情啊?我告诉你,不……可……能!"

    趁着公公发愣,从公公手中抢过银行卡又甩在他身上,"你要是想要孩子,

    完全可以拿着这些钱,去外面随便找个女人给你生,有很多女人愿意为了钱给你

    生孩子,但请别拿来恶心我!被你下药肏了,为了小帅,为了这个家,只要你能

    善待小帅,我忍了也认了,但这并不代表你可以肆意的糟蹋我侮辱我。你打错算

    盘了,老东西,老娘不伺候了!"

    痛痛快快的骂完之后,我就拿起手包冲出家门,快速的下楼,发动汽车离开

    了小区。

    出了小区,随便找了个小巷子将车停了进去。我的手一直在发抖,不是气的,

    是激动的亢奋的。

    这次是一次赌博,一场以小博大,或者说是没有可能会输的赌博,输?怎么

    可能输!老家伙能舍得我这个刚上手的大美人?肯定会过来向我赔礼道歉的,就

    算到了最坏的程度,那损失的也是公公答应给却还没给的每年给我的五十万生活

    费和南郊别墅,过回一周前的生活,无非就是被老东西肏了几次,就当被狗日了,

    没什么大不了,可一旦赢了,那我能得到的可就不仅是那张卡里的五百万,还能

    让公公更加的尊重我在意我,甚至更加的迷恋我。

    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恢复平静,看了下时间,七点半了,发动汽车去医院

    上班,路过药店,想起两天被公公内射了四次,还没有吃避孕药呢,就停车去了

    药店。

    买了两盒毓婷,一盒现在吃,一盒备用,琢磨着不能总吃紧急避孕药啊,损

    害太大了,就多买了几盒避孕套,冈本杜蕾斯的各种型号各买了一些,这么多总

    能找到一款我舒服公公也能接受的套套吧?可一想万一就找不到都合适满意的套

    套呢,就又拿了两盒优思明,以防万一。

    结账的时候出了问题,出门太着急,手机忘带了,店里还不能刷卡,而身上

    的现金又不够,就正我打算先买了毓婷,解决了燃眉之急,其他的东西等下次再

    买的时候,听到身后有人说,"小曼,你买什么啊?"

    声音是李姐的,可我买的都是些敏感东西,我就打算装没听见,让李姐误以

    为是认错人,离开,可却没成想李姐居然走到我身边,对我说:"小曼!"

    躲不过去了,我就硬着头皮尴尬的笑笑。"李姐啊!你怎么来买药啊?"

    "嗯买药,你刚才发什么呆呢,叫你都不答应。"

    "这不忘带手机了,现金又不够,还不能刷卡,正想办法呢,没听见!"我

    随便编着理由,希望能应付过去。

    "我看看你买的都是什么药啊!"李姐说着就要伸手过来拿袋子看里面的东

    西。

    我哪能让李姐看啊,边说着"没什么,都是些普通的药",边收银台边的塑

    料袋往一边放,用身体阻挡李姐。

    李姐收回手,笑笑说:"算了,不看了,看把你紧张的,多少钱,我帮你垫

    上吧!"

    "九百二十三。"收银员小姑娘替我说了。

    李姐帮我付了钱,收银小姑娘找零顺便把清单撕下来递给我,我刚要去接,

    却被李姐一把抢了过去,我要去夺回来,却已经来不及了,李姐已经看了起来,

    我解释说:"是帮同事买的。"

    李姐暧昧笑笑,将清单放进塑料袋里,问我:"你们单位不是发这些吗,怎

    么还买?"

    我无奈的耸耸肩说:"发的没人用啊!"

    "嗯,也对!等我一下,我去买点东西。"

    李姐进去很快就拿着几盒优思明和一个小瓶子出来了,结账后和我一起走出

    药店,问我,"一会儿去儿,要不要一起去郊游?"

    我摇摇头,拒绝说:"不了,我今天要上班!"

    李姐遗憾的说:"那算了,本来还打算介绍几个朋友给你认识呢!"

    我笑笑说:"下次吧!"

    "嗯,也只能下次了!那我先走了啊,有朋友等我呢!走了哈!"

    "好,再见!"

    李姐一路小跑着上了停在路边的红色polo的副驾驶,直到这时,我才发

    现车上是有人的,猜测开车的肯定是李姐的那位黑人男朋友,所以也就没当一回

    事,李姐降下车窗朝我摆了摆手,我点头回应,看着汽车离开,我也上车去上班

    了。

    不知是因为手机没在身边,还是早上跟公公吵了一架,亦或是被李姐发现购

    买了避孕药避孕套而尴尬,我这一天恍恍惚惚的,总是莫名其妙的就走神,犯了

    好几次错误,幸好问题不大,还都是在护士站内,要是在病房里,指定得被病人

    家属骂个狗血淋头不可。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午四点,还有一个小时就下班了,而这个时间段正是一天

    中最空的时候,如无急诊住院的话,整理完病例,就可以等待交接班了。

    四点四十分,和往常一样,已经有早来的护士开始进行交接班了,就在我和

    小王交代新来病人注意事项的时候,儿科住院部的大门被推开了,闯进来十几个

    男男女女。

    我离得近,就迎上去询问情况,得知是门诊部那边转来的病人,要住院,而

    按照规定,像这样在交接班完成前进来的病人,当班的护士必须得等到安排好床

    位,做完初步检查,入档后才可以下班,所以我的下班时间被无限拖延了下来。

    等安排好床位,做完各项检查,时间已经五点半了,就在我准备去休息室换

    衣服下班的时,有个年轻女人来护士站找我,问我:"你是晓曼吧?"

    眼前女人是住院孩子的妈妈,穿的很性感,热裤短衫黑丝袜,长得也很漂亮,

    画着淡妆,是那种典型的网红脸,眼角眉梢看着有些眼熟,可一时之间却没有想

    起来,歉意的说:"抱歉,我脸盲,看着有点眼熟,想不起来了,你是?"

    女人笑这说:"我是苏慧,初中同学,忘啦?"

    一经提醒,我立马就将眼前人和记忆中的班花苏慧重叠了起来,笑着说:

    "苏慧,想起来了,你越来越漂亮了!"

    苏慧拉着我的手说:"哪有啊!要说变化大的还是你,如果不是看到你的胸

    牌在去看那边工作牌,我都不敢认你,一晃十多年没见了吧?"

    我学习成绩不好,自觉考好大学的希望不大,而且家里条件也不太好,所以

    初中毕业就去读了卫校,开始两年还与初中同学时常联系,放假什么的还会一起

    去玩,时间长了,关系也就淡了,各自又都有了新的圈子,联系的就少了,仔细

    算算与这位班花最后一次见面时什么时候来着?好像真的有十多年了,真是恍如

    隔世一般,笑着说,"嗯,得有十二三年了,过的真快。"

    苏慧唏嘘的说:"是啊,一晃都这么长时间了,你还和其他同学有联系吗?

    几次同学聚会都没见到你。"

    我点点头说:"和萌萌,静静,莎莎,大花还有联系,其他人……没了。"

    苏慧拿出手机说:"来,加个微信,正愁没她们的联系方式呢,十一班长结

    婚,我们初中同学也想趁机来个大聚会,你问问她们来不来,告诉我一下。"

    萌萌、静静、莎莎和大花是我在初中玩的最好的朋友,家里住的也比较近,

    所以一直都有来往,经常通电话,因为我们四个在初中时都属于长相平平,学习

    平平,老实巴交且又不爱参加班级活动的那种,很少被人提及,跟透明人一样,

    同学聚会什么的漏掉我们在正常不过了。

    "行啊!"我去拿手机,一摸口袋,想起手机忘家里了,便歉意的说,"手

    机忘家里了,你搜我手机号吧,回家加你。"

    "多少?"

    "139xxxxx888。"

    "号不错啊!"

    "老公给买的!"

    "嗯,晓曼,是这个吗?"

    我看了微信昵称后,说:"嗯,对,就是这个!"

    "回家记得通过哈,哦,对了,手机再说一遍,我存上!"

    "139xxxxx888。"

    苏慧将手机号存在手机上,刚要和我说话,一个男人从病房走了出来,朝苏

    慧喊道:"小慧,闹闹叫你!"

    "来啦!"苏慧答应一声,对我说:"我去看看孩子,一会儿聊。"

    "你去看孩子吧,我也下班了!"

    "嗯,那行,再联系!"说完,急急匆匆的走了。

    看她进了病房,我也去休息室换了衣服下班了。

    本想去婆婆家接小帅的,但想到家里乱糟糟的,担心被小帅看到些不该看的

    东西,就直接回了自己家,想简单的收拾一下再去接小帅。

    打开门,家里很冷清,没有人,公公已经离开了,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屋子

    被人收拾过,很干净,看不出明显有人来过的痕迹,不仅昨天穿过的衣服洗了,

    晾在卫生间,连床单都洗了,只是还堆在洗衣机里。

    找到手机,打开,看了下,有四个未接电话,一个是陌生号码,一个是婆婆

    打来的,两个是公公打来的,一早一晚,早上那个是在我出门后打的,晚的是在

    五点半打来的。

    想着陌生电话很可能是苏慧的,便先回拨了过去,响了几声接通,果然是苏

    慧,简单聊了几句后挂断电话,将号码存了起来,又进入微信通过了苏慧的好友

    验证并发了个笑脸过去。

    做完这一切后,我才给婆婆打去电话,接通电话后,我说:"妈,我手机忘

    带了,您找我有事儿啊!"

    "也没什么事儿,小帅今晚还想住这边,告诉你一声。"

    "妈,是不是小帅让您打的啊?您不能太惯着他,不好!"

    婆婆笑笑,默认了说:"没事,放心吧,晚上会让他早睡的。"

    我不好驳婆婆的面子,只好说:"行啊,您可千万不能让他太晚睡,明天要

    上课呢!"

    "知道啦!"

    又嘱咐几句挂掉电话,我脱掉衣服,换上睡衣,躺在沙发上,琢磨着晚上自

    己吃点什么的时候,手机响了,一看是公公的号码,直接挂断,没一会儿电话又

    响了,继续挂断,如此反复几次,我嫌麻烦,干脆直接关了手机。

    十几分钟后,门口响起了敲门声,不用看也知道是公公,就在我考虑着是给

    他开门,还是让他吃个闭门羹张长教训的时候,我脑子灵光一闪,一下子就想到

    今天心绪不宁的原因了。

    连拖鞋都没顾上穿就跑去开门,把公公让进屋,关好门,打掉公公伸过来的

    咸猪手,冷着脸说:"起开,你来干什么?"

    "来看你啊,宝贝儿,别生气了!"公公不死心,还作势要来抱我,我推开

    他,坐回沙发,气哼哼的说,"你以后别来了,我们的关系被人发现了,你不要

    脸,我还要呢!"

    公公愣了一下,随后笑了笑,以及嬉皮笑脸的坐到我身边,抱着我说,"被

    发现了?怎么回事?"

    我任由公公抱着,把早上去药店买紧急避孕药,遇上邻居李姐,她帮忙付钱

    的事情说了一遍。

    公公听完后,笑着说:"我以为多大的事儿呢,简单,以后我们去南郊那边

    住不就行啦!"

    说着把我抱坐到他的腿上,我边挣扎边没好气的说:"简单个屁,最简单的

    办法就是咱们断了。"

    "断了可不行,我可舍不得!"公公说完就把我压倒沙发上,在我的脖子上

    脸上胡乱的亲了起来,我开始还摇头推搡的抗拒着,可被亲的摸的久了也有了感

    觉,抱住公公的脖子和公公湿吻了起来,腿配合的张开,方便公公的手去摸我的

    小穴。

    直到我快窒息了,公公才松开我,深情的看着我说,"宝贝儿,别生气,都

    是我的错,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原谅我一回成不?"

    公公道歉了,目的达到了,我也就见好就收了,皱着眉头假装想了一会儿后,

    才点了点头,委委屈屈的说,"就这一次,没有下次了。"

    ps:写的快,错字多,懒得修改了,大家将就着看吧


如果您喜欢,请把《躁动12》收藏,方便以后阅读躁动【躁动】第十二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躁动【躁动】第十二章并对躁动12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