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天性海

【情天性海】第一二七章:牛夫人拯救计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小强 本章:【情天性海】第一二七章:牛夫人拯救计画

    作者:dustin2

    字数:10436

    20190404

    "阿汤哥那个missionimpossible现在拍到第几集了?"

    我问宁卉,这个时候把阿汤哥抬出来也不是要说我的计画多么有逼格,其实是因

    为我自己都觉得完全没谱,把阿汤哥抬出来给自己壮一下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你说的碟中谍啊?好像第五集了吧,怎么想到说这个?"宁卉迷惑的看着

    我。

    "好嘛,我准备拍第六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第六集之死马当活马医,看能

    不能帮牛导把他老婆医回来。 "说着我从搁在茶几上刚才宁卉提回来的一袋脐橙

    拿起一个递给宁卉,"老婆帮我削个脐橙,吃了来我慢慢给你摆我的计画。"

    虽然平时都是我把水果削好喂到老婆嘴边的,但现在我晓得我喊宁公馆的皇

    后娘娘给我削个脐橙一点都木有问题。

    宁卉倒没犹豫,只是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刀就将脐橙连皮儿花成四瓣递给我,

    "唉,削什么削嘛,多麻烦,喏,花好了赶紧吃,吃了赶紧说别卖关子了。"

    宁煮夫这个逼装得我给满分,本来想使唤一下皇后娘娘削一个脐橙,结果皇

    后娘娘只是花了一个脐橙。

    我拿起脐橙咬了一口,皇后娘娘有点甜,哦不,皇后娘娘花的脐橙有点甜,

    水多,好吃。等我细咂慢咽的吃完了还砸吧了下嘴,然后又使唤皇后娘娘给我递

    上了纸巾,这时一直好好看着宁煮夫这一系列脐橙装逼杀没作声的宁卉终于忍不

    住了:"要不要我帮你擦啊,皇上?"

    "哦不,皇上也应该做一个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就不劳皇后娘娘了,我自己

    来。 "说着我擦了嘴,再擦手,才清了清嗓子:"我想了一下,牛导老婆那个歪

    果男朋友不是要来中国吗?把他杀了!不就啥子问题都解决了? "

    "啊?"宁卉估计心里就是眼前这个疯子是哪个神经病院跑出来的疑问句,

    半晌才回过神来,一声厉吼:"宁煮夫!你摆这么久的谱就说这个,你……你脑

    子坏了啊?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耍这些无厘头有意思吗?连杀人的招都使出来了?

    亏你想得出来! "

    我怎么觉得每次听老婆喊宁煮夫都是一声厉吼捏?老婆你就不能温柔的叫一

    声宁煮夫哇?想想咱宁煮夫同学在宁公馆过的是一种多么苦逼的日子。

    "不急,老婆你不急嘛,听我说完嘛。"见宁卉恨不得冲过来要跟我来一把

    爆烈的掐死我的温柔了,我这才把计画和盘托出:"我说的杀死,是一种比喻哈,

    是说想办法把牛夫人跟她那歪果男朋友拆散了,你想啊,如果牛夫人跟她的歪果

    男朋友闹掰了,牛导是不是就有机会了?我想了一下,这么短的时间,也只有找

    到一种外力介入,先让牛夫人改变回国准备离婚的想法,能暂时拖延一下也好,

    这样至少才能为牛导赢得最后去挽救的机会!而这个外力,或者说我们能找到的

    入手的机会,就是她那歪果男朋友了! "

    "你也真能想,人家远在加拿大,怎么拆散人家?"估摸着宁卉这下是明白

    了宁煮夫为啥要把这个疯狂的计画命名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第六集了,明面上,

    但凡正常一点的人听来这都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唉呀,牛夫人歪果男朋友不是装逼要来中国示威吗?我们就叫他装着进来,

    躺着出去。 "我边说,边用手做了个哢擦的姿势。

    "人家来到中国你又能把他怎么样呢?"宁卉完全不解。

    "在中国的地盘上,帝国主义还不陷入到我们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我

    们就不能在我们的地盘上给他挖点坑,撒点药? "

    "啊?我告诉你违法的事情别干哈,又是涉及外国人,惹出什么外事纠纷来

    我看你吃不了兜着走。 "听我又是杀人又是挖坑的,宁卉有些急了。

    "不能,咱中国也是法治社会哈,我们怎么会干那些违法乱纪的勾当。"

    "问题是你要怎么拆散啊?我还是一点不明白。"宁卉没有昨晚看穿我戏码

    的劲了,有的还是一脸雾水。

    "你想想,要让一对情侣出问题,最有效的方式是什么?"我故弄玄虚的咂

    了下嘴,然后我眼睛眯着盯着宁卉,我必须要让老婆这时候看到咱宁煮夫眼里闪

    烁的都是智慧的光芒。

    宁卉还是懵懵的摇了摇头。

    "笨!就是有一方犯男女关系错误啊,这难道不是最有效的洗白方式吗?我

    们设想一下哈,要是牛夫人歪果男朋友就是一个渣男,在中国犯下男女关系的错

    误,比如嫖个娼泡个妞啥的,又巧不巧的被牛夫人晓得了"啪!我拍了一下大腿,

    "牛导这时候再在旁边点把火,妞妞跟妈妈哭两声,我就不信牛夫人还能把自己

    的下半生托付给歪果渣男? "

    "切!你怎么就肯定人家歪果男朋友是渣男?就一定会在中国沾花惹草?"

    "对了,这才是问题的关键,老婆,你终于有点上路子了,我之所以自己也

    觉得这个计画有点疯狂,有多大把握我心里也一点没底,是因为现在我对牛夫人

    歪果男朋友的情况一无所知,他真就是一个五好男人,百毒不侵,从不在外面沾

    花惹草,这个计画基本就歇菜了,但我愿意赌一把。 "

    "赌什么?"

    "赌一个大概率事件,偷腥的男人总是大概率的。"

    "呵呵,你自己的切身体验吧?这个我同意,你们男人都是坏蛋。我就没见

    过不偷腥的猫。 "宁卉瞪着我哼了一声。

    "唉唉唉,在说歪果渣男哈,什么叫我们男人都是坏蛋,俺大老婆二老婆都

    是明媒正娶的。 "

    "脸皮厚!"宁卉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

    "所以,我们首先要做的是必须想办法掌握牛夫人歪果男朋友现在的生活状

    态,重点考察他存不存在男女关系作风问题。 "

    "你脑洞也太大了吧?这么隐私的问题你怎么能知道?听说牛导老婆在多伦

    多,多伦多你怕连猫都不认识一只,你孙悟空飞过去跟踪人家啊? "宁卉边说边

    摇头,"你能不能想点靠谱的?你是跟眉媚待久了自己也成么蛾子了?"

    "唉老婆,你不知道有种跟踪叫私人侦探吗?我们不认识多伦多的猫,不代

    表别的人也不认识,私人侦探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行业,世界哪个旮旯都会有,你

    放心,拿钱还怕办不了事? "我顿了顿,思忖了一会儿,"这样吧老婆,我明天

    把牛导,曾眉媚两口子都找来,人多么蛾子多,大家把我的计画合议一下先,看

    看大家的想法。 "

    "你还当真要这么做啊?"这下宁卉有点觉得宁煮夫是玩真的了。

    "你还当真你老公很闲啊,老婆,你就说为了妞妞的幸福,为了牧童的幸福,

    为了……这一票你跟不跟我干吧? "老子差点把为了你跟牧童的幸福都整出来了,

    最后还是刹了一脚车。

    "我……我只是觉得怎么在听天书,完全没边没际的,那你叫牛导眉媚他们

    一起来先商量商量吧,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如果大家都觉得可以做,我就入

    伙,但有一点老公,违法的事情可千万不能干啊! "

    "这就对了撒,"说着我伸手把宁卉一把搂在怀里,"有老婆入伙保驾护航,

    你老公这下信心倍增,必须帮牛导把牛夫人抢回来! "

    "我其实还不是不想你跟你的牧童哥哥的春梦了无痕啊!"这话老子是在心

    里说的,没敢说出口。

    第二天晚上,宁煮夫果真把牛导,曾眉媚两口子叫到家里来了。为什么要叫

    曾眉媚两口子,是因为我觉得有天生不怕事大的曾么蛾子在我心理踏实,再加上

    人熊雄同学是海归人士,说不定还真认识多伦多的猫。

    这回我没摆谱使唤皇后娘娘给我削脐橙,因为皇后娘娘在跟今儿宁公馆家里

    的客人削脐橙。等我把我的计画跟大家伙说出来,我面前仨人全部把我好好看到,

    我晓得我再次被当成了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病人了。

    "卉啊,你家宁煮夫脑子是不是坏掉了?"事妈曾眉媚哪里能放过这种埋汰

    我的机会,跟着就是一阵咋呼。

    "他本来脑子就坏掉啦,来来大家先吃点水果。"宁卉把削好的脐橙用果盘

    装好放在茶几上,"还是昨晚我去牛导家给妞妞补习英语妞妞奶奶买来送给我的,

    多甜的。 "宁卉这分钟完全是贤淑主妇模式,热情的招呼着客人。

    "这样做不好吧,"坐在旁边牛导的接过宁卉用牙签叉着的一瓣脐橙,看着

    脐橙想了半天终于吱了声。

    "有什么不好的,为了妞妞的幸福,为了你自己的幸福,我觉得,值得去赌

    一把。 "说你的幸福的时候老子特别加重了语气,我晓得牧童自然懂得起你

    不把你老婆抢回来,你又如何有机会泡我老婆?

    好嘛,老子承认这是一个绕口令。

    牛导没说话,看得出仍然有些犹豫,话说这事他是皇帝,我们都是太监,他

    不急我们急也没用。我赶紧跟一旁的宁卉使了使眼色,宁卉一下子就明白了是要

    她劝劝牛导,在坐的大家都心照不宣,现在对牛导说话最管用的就是他的宁女神

    了。

    在大义面前,我老婆还是拎得清的,虽然宁卉肯定有些不好意思,但为了妞

    妞的幸福我们姑且假定,宁卉只是考虑了妞妞的幸福宁卉最终还是开了

    口:"牛导,尽管我也觉得这事听起来是有些不太靠谱,但为了妞妞,你总不希

    望妞妞要么跟妈妈,要么跟爸爸这样天各一方吧?为什么不试一把呢? "

    bingo!老婆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宁卉此话一出,还不等于跟牛导打

    了鸡血?

    牛导同意了,接着我把如何操作这个计画的节点与步骤以及各位的职责任务

    跟大伙告知了一遍:一,牛导想办法提供更多的牛夫人歪果男朋友的身份资讯,

    最好弄到照片资料;二因为海外关系多,由熊雄负责在多伦多找一家可靠的私家

    侦探,我们需要私家侦探提供关于牛夫人歪果男朋友如下情报:他是否跟牛夫人

    已经同居,除牛夫人外有没有其他情人或者性伴?平时在外面有没有诸如一夜情

    等不轨行为,私家侦探的费用由牛导自己承担。三如果从私家侦探那里得来的情

    报可以判断出牛夫人歪果男朋友存在渣男属性,那么等他来中国,我们就必须给

    他创造一个沾花惹草的机会,就是我昨天跟宁卉说的给他挖坑撒药。

    "这个环节是整个计画是否成功的关键,我们必须要派一个女特工去勾引他,

    而且要拍到他跟我们的女特工进酒店房间的照片。 "我特别对这个环节做了详细

    的说明,"我想了一下,这个女特工的人选必须符合三个条件,一有姿色,二会

    外语,三必须是个么蛾子。 "说完了我就直愣愣的把曾眉媚看到。

    "你把我看到做啥子?"曾眉媚刚把一瓣脐橙塞进嘴里正在咀嚼,两只狐眼

    登得鼓圆,"未必你们觉得我长得很像女特务卖?"

    "嗯!"就见旁边的几位跟我都把头点得跟摏蒜似的,老子看到熊也跟着在

    点头。

    "你老婆比我漂亮外语也比我好,为啥子不叫你老婆去?"曾眉媚朝宁卉努

    努嘴,试图在做无谓的挣扎。

    "因为论么蛾子,没人能与你争锋?你就别推辞了,这个光荣的任务非你莫

    属,事成了一顿大闸蟹没得跑。是不是牛导? "大闸蟹就是曾么蛾子的么蛾子,

    这娘们没有大闸蟹收不了的。

    "好嘛,这个女特务我去当嘛,先说哈,我也是为了妞妞的幸福哈,大闸蟹

    嘛,两顿! "说着曾眉媚朝牛导伸出了两根手指头。

    "没问题,你一年的大闸蟹我都包了!"牛导赶紧应和到。

    "ok!现在大家分工都明确了哈。"

    "等等等等,一下,"曾眉媚又往嘴里塞了一瓣脐橙,"你还没说

    进了房间怎么办呢?我是只管杀不管埋,只负责把他引诱进房间就行了撒,未必

    还要真的要牺牲色相哇?他在房间里要对我动手动脚怎么办? "

    曾米青,你的色相还用得着牺牲哇?我心里碎了一口:"这个你不用担心,

    我们会充分考虑到我们女特工的名节的,怎么埋你用不着负责,我设想好了,到

    时候找两个员警叔叔以查卖淫嫖娼为由来敲门进入房间,然后表示是个误会,而

    你可以以员警叔叔坏了你的心情为借口趁机脱身,当然……"说着我瞟了一眼曾

    眉媚,"你也可以选择留在房间。"

    "我呸!你不知道本姑娘视名节为生命啊?"曾眉媚把脐橙一口咬下去,本

    来就猩红翻翻的嘴皮这下更流汁欲滴,惹得老子顿时就想上去咬一口。

    "好了,这下大家的职责都清楚了,我跟宁卉就负责找员警叔叔,然后我们

    会把这次学术论坛举行的地点,住的什么酒店都了解清楚,以便我们到时候根据

    具体情况制定行动方案。这事成不成,大家尽人事听天命吧! "我最后进行了总

    结陈词。

    完了牛导表示辛苦大家了然后提出了要告辞,说他不回去妞妞大老晚的都不

    会睡觉的,牛导这话音刚落,曾眉媚像早就盼着牛导走似的一阵咋呼:"好的好

    的,牛导你慢走啊,我们再坐会儿,我跟卉还有些话没说完呢。 "

    接着这两口子好好的在宁公馆把我又泡的几壶茶喝完了,曾眉媚拉着宁卉把

    七大姑八大卦的嗑都唠了一火车,而我跟熊热烈滴讨论著奸20试飞的重大意义

    ……十点来钟了,这俩口子完全看不出有一点要走的意思,突然,跟宁卉还聊得

    正欢的曾眉媚转过头来问我:"前天晚上我跟熊用的毛巾牙刷你还没丢吧?"

    那毛巾牙刷是前晚上这两口子住宁公馆临时在社区门口买的我日,原来

    今晚这娘们压根就没打算走!

    见过蹭饭的,见过蹭车的,你见过蹭睡的没得嘛?狗日的曾么蛾子带着男人

    来蹭睡,算是把蹭睡蹭出了新境界。

    宁卉这下是秒懂了曾米青放的这只么蛾子,看着曾眉媚怔了怔,还没等开口

    其实宁卉开口也不晓得要说啥子曾眉媚倒是先咋呼起来:"亲,前天晚

    上睡你家大床睡出瘾来了,我昨天都跟熊说了,我们家也要去换这种两米宽的大

    床,今儿我们想再来体验体验。再说了,女特务我都帮你当了,再睡你家一天大

    床床不过分吧,嘻嘻。 "

    "什么叫帮我当女特务啊?"宁卉伸手拧了一下曾眉媚的胳膊,说着站起身

    来朝客房卧室走去,其实宁卉也不是不清楚,牛导这事跟自己的干系怎么说也比

    曾眉媚要大得多,说人家帮她当了女特务也不是没得道理。所以这曾眉媚今儿要

    在宁公馆蹭睡,作为女主人你未必好意思撵人家?

    "亲,你要干啥子?"曾眉媚赶紧拉住宁卉的手。

    "我去客房铺床啊,平时那里都没人睡的,你跟熊今儿就睡我们房间吧。我

    跟小南睡客房。 "宁卉觉得这么简单的问题还用得着问嘛的表情。

    "哎哎,铺啥床啊,你们卧室那床这么宽,我们四人一起睡啊!那床上还没

    睡过四个人吧? "

    好了!曾米青的狼子野心这下终于昭然若揭,男男女女的睡一张床上,不穿

    衣服不穿裤子……

    这mmp妥妥的集体淫乱啊!曾米青,我爱死你鸟!老子一阵激动,话说老

    婆有多久没被奸夫日了?今晚奸夫老公大被同眠,未必还逃得过熊鞭的魔掌?

    要不是浴缸雀湿摆不下四个人,老子打赌曾么蛾子一定会喊大家来洗个四p

    澡。而当宁卉去洗澡的时候,曾眉媚还是硬生生的把熊雄推着塞进了浴室。

    完了这娘们转过头来跟我先来了一个法式波尔多香吻,因为曾眉媚嘴里的脐

    橙此时跟唾液鬼魅般中和出了一种葡萄酒的味道,老子亲上去就有一些醉其

    实宁煮夫是为今天这场不期而来的集体淫乱未淫先醉了。

    "我家熊吧,平时也很少有跟你老婆在一起的机会,不像你啊,想操人家老

    婆了随时都能操,"曾眉媚在老子嘴上把淫欲发泄够了,才松开粘糊糊的嘴皮说

    到,"所以啊难得有今天这么好的机会。"

    "老子听起来你怎么像个拉皮条的呢?"

    "恭"这下曾眉媚开始卖嗲了,"你这么有文化的人,怎么忍心用如此

    龌龊的字眼来破坏今天这么美好的夜晚? "说着这娘们整个身子都几乎黏糊在我

    身上。

    我跟曾眉媚后来一起洗的澡,在浴室里曾眉媚倒没有跟我过多纠缠,在浴室

    对我只管杀不管埋,哦说错了,是把老子的鸡巴搁在嘴里吮吸了一会儿,吮硬了

    又不管了,只是催促我赶紧洗,估摸这娘们心里的淫夫欲已经在熊熊燃烧,等不

    及想看她男人如何操别人的老婆了。

    曾眉媚是威逼着我把她从浴室里抱出来的,穿的一件宁卉的白色睡衣,出来

    的时候,见宁卉趴在床上,熊坐在旁边在给宁卉正揉着肩。

    "我跟嫂子说我专门到我们社区一家按摩诊所的盲人按摩师傅那里学的手法,

    就跟嫂子试试效果。 "熊见我们出来嘿嘿一笑。

    "呵呵,亲,怎么样?舒不舒服啊?"见熊已经在我老婆身上上下其手,明

    显宁卉跟熊已经没有前几次最开始在一起的那种生分,曾眉媚一张盛开的花痴脸

    就朝宁卉凑过去。

    "嗯嗯,还行吧。"宁卉转过头来看着曾眉媚,眼神舒慢,声音娇缓,兹妙

    的身姿与一袭淡紫色的睡袍凸凹相贴,匍卧的背姿下微翘的两片臀瓣各生安好,

    又浑然一体,睡袍却正好在臀缝处映射出一道若隐若无的褶皱来,那褶皱好似在

    唱着一首歌儿:小内内你去哪儿了?

    宁卉才洗完澡澡的脸蛋就是一道白里透红的三色绘,红白之间还透着粉。女

    人身体色彩学告诉我们,女人的身体自带粉系,所以美丽的女人在哪里都是粉色

    的春天。

    胭脂褪却还粉来,,一卉桃花始尽春。一枝宁卉就已经让宁公馆满屋春香,

    这会儿旁边又开了一朵叫曾米青的妖花这花不常见,性淫,号称男淫斩

    此花既出,这满屋的春香成淫香鸟。

    "卉啊,让熊给你按下胸嘛,他的手法去学了很有进步的哦。"曾眉媚躺在

    了宁卉身边,伸手揽了揽宁卉的发梢,笑滋滋对宁卉来了声。

    mmp,这就赤果果给自己男人拉起皮条来了?你见过盲人按摩师教按胸的?

    说着曾眉媚嚷嚷着让我从后面抱着她,我怯生生的看着宁卉嘟囔了一声:

    "老婆,她叫我抱她,可不可以嘛?"

    "装!"宁卉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粉唇皓齿,诈怒还嗔,那个装字儿就是

    口里吐出的一朵莲花。

    我就喜欢老婆这种看着宁煮夫耍着无赖没有办法却又要装着生气的样子。此

    时我只穿了条裤衩,从后面抱住曾眉媚那一身白花花的嫩肉的时候就像抱住一块

    热乎乎的雪糕。

    老子这刚一上身,就见这娘们把手绕到后面朝我的身下摸来,拉着我的裤衩

    就要往下扯,我赶紧配合着把自己的裤衩脱下来从了这娘们,小宁煮夫一艾蹦跶

    出来便紧紧的隔着睡衣贴在了曾眉媚的臀缝中。

    "嗯啊"曾眉媚非常舒服的来了一声一贴酥但凡有男人鸡巴贴上身,

    这娘们总是要这么舒坦的叫唤一声。

    nnd鸡巴还没插入这声音已经酥得老子肉麻,不吹牛哈,等这娘们的屄屄

    被男人的鸡巴插进去那叫声方圆百米的软体生物都能被她叫硬了。

    估摸着宁卉都听不下去了,加上完全受不了眼前曾米青一幅用着你老公还撒

    欢卖乖的嘚瑟劲,嘴皮一咬一副我不看你嘚瑟还不行啊的表情头就别到一边去,

    这刚一别过去看着曾眉媚要厚着脸皮的凑过去哄宁卉来着,就听见宁卉跟着"嗯

    啊"的也来了一声。

    而这一声更酥,那声音肯定是李斯特的手指在我老婆心房上,把心瓣当琴键

    弹奏出来的,经过胸腔微微的颤鸣,那醉氧般的音符轻轻划破空气,留下绵长的

    气息如同水墨画上的美学留白,让你欲忍不禁,让你的耳膜连同你的骨髓一击而

    化,再击成渣。

    话说二老婆来一声让我身子软,大老婆又来一声让我骨头酥,这架势就单单

    跟两个老婆的声音做爱,鸡巴都不带插入屄屄里,这一波见啥杀啥的声波流今晚

    再来一个宁煮夫也是挂。

    宁卉这声确实有点天外飞仙,我还以为老婆是憋着劲故意整出来跟曾米青使

    气的,就听见第一声刚刚穿堂而过,这第二声已经追魂而来。

    这下我明白了,这不是演戏,哦不,这不是演习,老婆的领土上果真有淫贼

    开始行动鸟刚才还在跟宁卉按摩肩的熊不知啥时候已经将宁卉的睡袍从后掀

    开,这手法真尼玛盲人按摩师傅,能悄悄的干活就把你的衣服脱了,而宁卉的裸

    背与雪臀就像剥开的荔枝纤毫毕现的暴露在熊口之下。

    一般来说猎物在自己的魔爪之中,下口之前总要把玩一番,今儿这头熊却有

    点反常,估摸是眼前的荔枝臀肉太过诱人,这头熊此刻已经将自己的脸贴在宁卉

    的背上摩挲而下,一副急不可耐就要下口的意思,那熊口顺着宁卉的裸背滑下去

    一直到臀缝熊盆大口终于张开,熊舌伸出,那厚实的熊舌裹挟到宁卉臀缝的

    一刹那,宁卉心瓣上李斯特弹奏出的天籁之声响起,随着绵绵而落的气息,我看

    到宁卉的臀部收紧,整个身体不由轻轻颤抖起来,如同一次地震波荡涤全身

    在距离老婆体表一公分的震源深处,熊舌如同遇见了一罐蜂蜜,正在对老婆臀缝

    间上下翻飞的裹挟着。

    后来曾米青才告诉我他男人对我老婆的臀缝有一种神圣如原教旨般的迷恋,

    那种迷恋,如同老鼠之于大米,大叔之于萝莉,熊,之于蜂蜜。

    "嗯嗯,啊啊……"此时宁卉呻吟已经不是三两声,是李斯特浪漫主义的春

    曲,关于身体与欢乐,关于灵魂与爱情。

    身体的欢乐在臀缝之间,灵魂的爱情正抱着人家的老婆。

    说实话,我抱着曾米青见此情景有些神不由己,我没想到原来一直在我老婆

    面前以小清新示人的熊大侠今儿忽然就这么来了重口味,如果宁卉的身体是美丽

    的禁地风景,这头熊今儿是越过山丘,越过沟壑,越过上面的葡萄与丛林,直接

    扑向了菊花之禁。

    地震之波带着熊舌舔弄菊花之禁的快感一波波侵袭着全身,宁卉的臀部开始

    翘起,似乎要给予在臀缝之间深耕作业熊更广阔的空间与更深的吸纳。宁卉的一

    只手紧紧攥住床单,身体的渴望通过攥紧床单传递给了旁边自己的男人和女人。

    我当然是宁卉寄放灵魂与爱情的男人,而曾眉媚,从那次跟我老婆实质意义

    上的拉拉偷欢后,说是宁卉的女人似乎也非常的政治正确。

    有一种爱情叫闺蜜。

    有一种爱的奉献叫曾眉媚伸出手抓住了宁卉攥住床单的手而曾么蛾子永

    远是么不死人死不休,我以为拉着我老婆的手以示温暖与鼓励就行了,没想到这

    娘们居然悠地挣脱了我的怀抱,让宁卉微微侧身面对自己躺着,而同时,熊舌在

    宁卉身后臀缝间的作业仍然在如火如荼,毫无影响的继续进行着。

    曾眉媚面对已经眼神迷离,微汗轻熏的宁卉以反向的身姿将自己的脸朝宁卉

    的身下埋去,并没等宁卉有时间做出抗拒当然只是假设哈,万一我老婆本身

    就一点不抗拒呢这娘们已经分开宁卉的双腿那里一簇黝黑一闪而过一如

    既往如同电流穿过了我的心脏让我顷刻有腾云驾雾的快感,老婆的阴毛在淫情勃

    发之时总是让我如此迷醉将自己的脸深深埋进了宁卉的双腿之间,伸出猩红

    之舌舔向了宁卉那一簇黝黑覆盖下的花蕊。

    "啊哦……"宁卉再一次不能自禁的呻吟起来,美妙的李斯特独奏曲现在变

    成了重奏,不知哪里是菊花之歌,哪里是桃花之吟。

    然后我看见宁卉的双腿几乎本能紧紧的夹着曾眉媚的脸,似乎唯有这种夹紧,

    才能将此刻复加的快感紧紧的攥住在自己的身体里不让它流走。

    此刻的宁公馆两米宽的大床上上演的画面是如此的淫猥而温馨,曾眉媚俩口

    子一前一后用口舌之浴同时爱抚着我老婆的菊花与桃花禁地,像曾米青两口子也

    是世间可遇不可求的奇葩,得一闺蜜,还送一奸夫。

    宁卉在曾眉媚两口子前后口舌夹击下开始身心失据,而恰好在自己眼前触摸

    可及曾眉媚的蜜穴之地终究是难以抗拒的诱惑,此刻欲情勃发的宁卉在开始还很

    犹豫的反复中终于嘴皮一咬,头朝曾眉媚双腿之间伸了过去……

    我看到宁卉的嘴贴上曾眉媚的蜜穴之处时是闭着眼睛的,完全一副上刀山下

    火海的壮士表情,后来曾米青告诉我,那是宁卉第一次舔她的屄屄。

    "哦哦啊"宁卉的嘴贴上曾眉媚的蜜穴的那一刹那,这娘们的燕啼嗓果

    真就来了骚气回肠的一嗓,那一嗓老子似乎感到整个宁公馆的空气都在勃起。

    爱真的需要勇气,如果要女人舔女人的屄屄……其实每一次的成长就是从零

    变成一……

    这下好了,大老婆跟二老婆在69,二老公在给大老婆舔菊花,那么,今儿

    这四p大淫趴作为今天宁公馆的男主淫加大老公,未必老子就在旁边打干瞪眼?

    古人云,来而不往非礼也,其实此局面下给宁煮夫留下了一个灰常恰当,毫

    无争议的去处你猜对鸟,曾么蛾子的菊花!

    抱着淫我老婆我必淫你老婆的感激之情,抱着对曾米青菊花红烧肉口舌生津

    的向往,以及,看着老婆在桃花跟菊花之浴的安抚下已经泛滥的春情让我勃发的

    满格兽血,老子一头栽下去,掰开曾眉媚的臀缝,一舌头就朝着臀缝中那一团菊

    花状的暗红色褶皱裹挟了上去。

    nnd,这菊花红烧肉果真好吃!难怪那头熊埋在我老婆的菊花上到现在一

    刻也没松口。

    "嗯嗯啊啊"……

    这时候俩妮子的呻吟开始此起彼伏,顿时让人难以分清谁是谁的叫声,间或

    伴随着汩汩的水流与咂咂的舔吸声。

    我的脸完全埋在曾眉媚的臀缝之间,这娘们几乎把全身的重量都挤压在我的

    脸上,恨不??得老子能把她的菊花都吞进肚子才过瘾,而我在舔菊作业中视线只能

    看到宁卉埋进曾眉媚的双腿之间露出的脖子部分,我忍不住将手伸了过去,正好

    摸到宁卉微微翕动的喉结,我不确定那一刹那是不是老婆正在吞咽曾么蛾子的淫

    水。

    话说这男女淫乱,加上宁煮夫跟熊这样充满绅士风度的绿妻狂魔,女人们总

    是更多的处于被爱抚与享受的地位,比如现在,宁卉跟曾眉媚的蜜穴跟菊花都被

    同时安抚着,而老子的鸡巴跟熊鞭此刻却勃起着正裸露在空气中,正可怜的只能

    跟空气分子撸管。女人们,这才是男人的大爱哈!

    mmp,宁煮夫总是在淫乱的时候喜欢进行哲学思考,但今天这个场景也可

    以换过来,俩老婆帮你跟熊舔菊花,你跟熊69……

    算了,老子还是让鸡巴跟空气撸管算了,宁煮夫这个逼装得老子依然给满分。

    "啊啊啊……"突然,宁卉的呻吟变得高亢起来,那种突然从c大调转到d

    大调的方式我太熟悉不过了,我晓得宁卉此刻声音的突然变调意味着身体的快感

    快要冲过阀值,果真如曾眉媚所说,纵使曾米青有一颗更淫荡的心,但架不住宁

    卉有更敏感的体质,宁卉的高氵朝今天依然先期而至。

    "啊啊啊……iinging!"今儿应该是宁卉第一次

    体会口浴之爱之二花拍门,桃花与菊花同时盛开的高氵朝,我不是人,哦不,我是

    说我不是女人,我这辈子是无从体会女人的这种高氵朝带给人身体的快乐和心灵的

    放飞是何种体验,我只听到李斯特在宁卉心瓣上弹奏出来天堂般的乐章,此刻正

    被宁卉iing这人间最美妙的音符一遍一遍推向珠落玉盘,伯牙不语,

    嵇康弦绝的最美华彩。

    伴着美妙的天籁之音,宁卉在高氵朝的天堂飞翔的时候,我还是坚守着一个奸

    夫应有的职业道德,一刻木有离开过自己的工作岗位,尽管宁卉高氵朝的娇姿媚容

    每每是一道让我无解的春药,我还是忍住没起身继续吃着二老婆的菊花红烧肉,

    特别当宁卉的在高氵朝的呻吟中无法继续为曾眉媚舔吸的当儿,我不仅显示了一名

    奸夫的职业道德,更体现了一名奸夫坚强的职业素质,我把手伸到前面,凭着奸

    夫对淫妇身体早已了然在胸的熟悉准确找到曾眉媚蜜穴上的花蕾开始柔弄起来,

    这一柔弄带来的直接效果是这娘们的身体也开始一种不可逆转的痉挛,在宁卉绵

    长的iing终于慢慢落下的间隙,这娘们的燕啼嗓终于开始闹腾了,

    当曾眉媚的双腿像钳子一般紧紧将我的双手夹住的当儿,曾米青嗷一声白狐啸西

    风宣告自己的身体追随着宁卉的痕迹在天空也开始了飞翔。

    做奸夫容易,做一名德才兼备的奸夫不容易。

    约莫十来分钟的光景,俩妮子算是身子透着心的好好爽了一把双花拍门,才

    恹恹的归复到刚才半躺的姿态,俩妮子的嘴边还挂着些许微微泛光的潮湿,无疑

    大老婆嘴上挂着的是二老婆身下的蜜液,二老婆嘴上挂着的是大老婆身下的蜜液,

    宁煮夫自带的暖男属性使然,我赶紧在床头柜拿过几张纸巾,等我转身正欲递两

    张给曾眉媚,老子顿时就被曾眉媚两口子的表演石化了。

    已经从宁卉的屁屁下起身过来的熊一把抱住自己的婆娘,俩口子不由分说的

    就来了个法式热吻,哪里还用得着我的纸巾,熊把自己的当成了纸巾,在我跟宁

    卉的眼皮底下硬生生的把沾在曾眉媚嘴上宁卉的蜜液结结实实的舔了个干净!

    好嘛熊,你才是暖男。

    等我回过神来看着旁边对熊的行为也有些不好意思的宁卉嘴上还挂着的二老

    婆的蜜液,心说要不也横下一条心?但最终老子还是没下得了这个口,乖乖的把

    纸巾递给宁卉,边伺候着宁卉擦拭着嘴嘴边将宁卉半抱在怀里,然后拉住宁卉一

    只手摸到自己胯下的竖着也是跟小铁棍的小宁煮夫身上,满是委屈的来了声:

    "老婆,你们倒是爽了,你看嘛,小宁煮夫硬成这副样子咋办嘛?"

    "哼!"宁卉顽皮的用手指轻轻弹了一下我的鸡巴,然后嘴皮一咬,"找你

    的曾卉卉去! "

    "啊可以呀可以呀!"这下曾么蛾子果真开始放飞了,见我满腹委屈便咋呼

    到,"你跟熊还没过瘾不是?只要你跟熊来个69,我跟宁卉也可以舔你们的屁

    屁啊! "

    mmp,老子就晓得这娘们是这个套路,老子一宁折不弯的直男,这还能愉

    快的玩耍不?

    到底我还是没有屈服于这娘们的淫威,跟熊表演69,除非把老子杀了。而

    让我感到心酸的是,宁卉今晚拒绝了小宁煮夫,但却张开双腿迎接了熊鞭的插入,

    并在熊鞭的抽插下迎来了第二波高氵朝,第二幕李斯特牌iing很快在

    宁公馆的上空回荡开来……

    接下来的一周多的时间,关于牛夫人的拯救计画传来都是利好的消息,牛导

    从牛夫人机构网站上找到了她歪果男朋友的照片,那人四十来岁,其实是牛夫人

    学术上的导师,熊不负重望,果真也在自己的海归群里找到了在多伦多的朋友并

    通过朋友找到了私家侦探,在商谈好一个非常丰厚的价码后私家侦探接受了这一

    笔业务。并提供了如下关于牛夫人歪果男朋友我们需要的资讯:牛夫人跟歪果男

    朋友并没有同居,只是一周之内相互到对方寓所过了一次夜。而最有价值的资讯

    是,虽然没有发现这位歪果男朋友有其他固定的情人或者性伴,但此人一周的时

    间内泡过两次吧,并且在其中一晚领回了一位陌生女子回寓所过夜。

    天助牛导!机会来了,这歪果佬妥妥的渣男属性啊,曾眉媚当女特务的梦想

    看来终于可以实现鸟!

    而我跟宁卉也查询到了此次学术论坛是在市中区的一家五星级酒店举行,现

    在剩下要做的,就是找员警叔叔了。我正琢磨着从自己的朋友圈搜寻可能的员警

    朋友的线索,宁卉却来了个神助攻,说以前听黑蛋在公司说过他有战友正好在市

    中区一家派出所当所长。我赶紧叫她约黑蛋,毕竟要找员警叔叔做的也不是特别

    摆得上台面上的事儿,这事我怕宁卉说不清楚我必须亲自向黑蛋陈情并求助。宁

    卉答应立马跟黑蛋联系。

    这天有点闲,晚上我跟宁卉在家享受着温馨的二人世界,一起看着才出来的

    谍战神剧《悬崖》,因为老婆最近说有点迷那位钩着背走路还甩手甩手的张嘉译

    大叔。闲聊中宁卉突然说北方跟婷婷现在也好上了,北方奶奶送给自己的手镯该

    物归原主了,我想也是这个道理,我说那天约那小俩口出来一起吃个饭,正好大

    家有一阵没见了。

    等老子电话跟曾北方打过去说起这事,这小子嗫嗫嚅嚅的一个劲的推脱我就

    晓得出了啥子问题,我赶紧又给婷婷把电话打过去问情况,这姑娘到干脆,一句

    话回过来:"我跟他分手了!"

    我日,神马情况?我赶紧问为啥分手,这回婷婷到干脆不起来,我赶紧说到:

    "到底为什么分手啊?他欺负你我给你做主,他小子还能反了不成。"

    "我……"婷婷明显欲言又止的样子,半天不肯说,而且我明显听出来婷婷

    电话里已经开始抽泣起来,这让我心头一紧,突然有一种莫名的预感。

    "这里没有其他外人,有什么跟你南哥不好说的?"那种莫名的预感让我心

    都提到了嗓子眼。

    果真,婷婷终于在南哥哥知心姐姐般的劝导下把真相说了出来,这一说不要

    紧,那一刻纵使有种预感成真的快意,但老子还是在心里碎了一口,mmp,你

    们曾家一家都是么蛾子。

    婷婷说,带着抽泣滴:"他……他就是变态!"


如果您喜欢,请把《情天性海127》收藏,方便以后阅读情天性海【情天性海】第一二七章:牛夫人拯救计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情天性海【情天性海】第一二七章:牛夫人拯救计画并对情天性海127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