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云罗

【江山云罗】第七集 弦歌雅意 第十四章 决机于地 欲所何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林笑天 本章:【江山云罗】第七集 弦歌雅意 第十四章 决机于地 欲所何为

    作者:林笑天

    字数:8705

    20190405

    第十四章 决机于地 欲所何为

    三天后的午时下了朝,即使刻意压制,吴征的眉头仍有若隐若现的阴霾一片。

    朝议上的大事便是定下了三国会盟的日期,依燕皇所求明年开春三月于燕国

    五原关向凉州一百五十里的饶丘会晤。燕国定的时间,秦国的地点,也算是符合

    了两国目前在整个中土的地位。这三日来祝雅瞳不时被秦皇召进宫中议事,祝雅

    瞳思来想去,终究按照栾广江的意思促成了此事。吴征与她商量了几回,终觉真

    有什么事情躲是躲不过去的,不如在凉州摆开军马大大方方地打一架。毕竟到了

    凉州,吴征作为副使有充分的自主权,韩归雁手中又有大军,摆开车马大战一场

    更来得好些。

    祝雅瞳心中不免有些感慨,她对韩归雁一向不太满意,对此前的名声始终颇

    有微词,不想到了此时居然要依托于她。刨去天阴门的师妹们,己方的高手不足,

    且到了凉州离燕国极近,栾广江既然流露出了对付祝雅瞳的意思,柔惜雪大概率

    会出现在凉州。到时候师妹们至多是袖手旁观,帮不上忙。昆仑派的高手们未必

    会听吴征的话,对祝雅瞳倾力相助,如此一来,己方单就高手而言有些势单力薄。

    但韩归雁一定会听!

    薛文杰遣了八百里加急,快马加鞭将消息送回长安。而秦国的使节团在一个

    月的准备期过后也将启程。隆冬时节里远行路途艰难,一个月的时间有些紧巴巴

    的。

    朝政上别无要事,惹起大臣们各个心中存疑的还是秦皇明显不正常的脸色。

    潮红的脸色与虽刻意压制仍十分兴奋的态度,尤其龙目中放着亢奋的异光一

    片,大臣们俱都有些心慌。整个朝会不时听见秦皇大声说话,而大臣们则大都不

    敢多言,唯恐惹恼了喜怒无常的秦皇。

    一月后就要启程,吴征要筹备的事情还很多,首要就是玉茏烟。自从打开僖

    宗遗藏之后,玉茏烟身怀的秘密之大比她胸前两团妙物都要广阔。吴征恨不得把

    她按在床上,掏心掏肺地把秘密给挖出来。可惜身份的特殊以及敏感的神经让他

    不敢冒险,徒呼奈何。

    "赵兄,来讨杯酒喝。"

    吴征笑吟吟地进门,惹得神情正不郁的赵立春腾地跳起来,打发一干正被训

    得狗血淋头的小太监出去,关上了门向吴征拱手道:"吴兄要来怎地不知会一声,

    小弟好生失礼。"

    "刚下了朝来坐坐,冒昧了。"

    "哪里哪里。吴兄快坐,小弟还要恭喜吴兄又领重责。年前出使长安犹在眼

    前,这一回吴兄又要远行,待再见面时不知又要多久。小弟先预祝吴兄马到功成!"

    "谢兄弟吉言。都是些苦差事,大冷的天出远门,啧啧。"吴征不住摇头,

    这一回是打心眼里不愿意去,却又不得不去。

    "理会得理会得,那一位小弟已安排妥当,日常所需短不了。吴兄放心。"

    吴征历来顺顺当当,出使回来眼见又是大功一件,赵立春更要把牢了,居然"心

    领神会"。

    "额……哈哈,有劳赵兄帮衬。"吴征一愣呵呵笑了起来,凑近压低声音道:

    "还有件事情,赵兄也要上心。"

    赵立春面容一整道:"吴兄请说。"

    "小弟方才说这一趟不愿意去不是虚言,倒不是推脱懒惰不尊圣命,实是要

    事都凑在一起,难以取舍。"比起从前冒险去见玉茏烟,吴征更加严肃甚至毫不

    掩饰紧张道:"那一位身上负着极大的干系,目前所知者加上赵兄也不过一掌之

    数。第一,无论任何人问起,赵兄只推说不知,即使陛下与屠公公也是一样。第

    二,小弟总觉近日将有大变故,小弟远行不在京城,若遇急事,不知赵兄可有什

    么方法暂保那位的平安?"

    "咝 "赵立春倒抽了一口冷气,躲躲闪闪着目光,不自然地伸出手去端茶

    杯,连手都在发抖,十分为难道:"吴兄这话从何说起啊……这……小弟心惊胆

    寒,吴兄是说陛下……"

    "我实话实说,陛下的身体着实不好,说不准哪日突然就薨了。这件事是小

    弟一手交办的,届时怕无人照料出了岔子。"吴征深吸一口气道,双眉皱的几乎

    拧成了一团。

    "呼 "赵立春又吐了口长气,抓耳挠腮在房内连连踱步,急得左右为难道:

    "兄弟啊,不是小弟不肯帮忙,这两件事干系实在太大,倘若有人来问又下了手

    段,小弟未必能熬得住!着实不敢满口应承下来!"

    "原来如此。"吴征心头一阵暖意,赵立春虽是个阉人,于自己相交之时也

    以利益开始,倒是个言而有信之辈:"我的不是,和赵兄陪个罪。"

    "啧,吴兄说这话就不好,小弟难以承受重托是一回事,和吴兄的关系又是

    一回事。吴兄将如此要事告知,小弟感激还来不及,哪里来的赔罪!小弟……小

    弟……有个想法,若是应急倒是还可。"赵立春见吴征露出疑惑之意,连连摆手

    极为不安道:"吴兄,只是个应急之法未必能成,或许让人看了出来也未可知。

    小弟已是尽力而为……"

    "赵兄肯尽力定然是了不得的办法,快请说说看。"吴征大喜。宫廷里步步

    惊心,人人未思进,先思退,赵立春这是要把压箱底保命的东西都拿出来了。

    "吴兄啊……也罢,小弟就舍命陪君子,这一回把什么都赌上了!"赵立春

    摇了摇牙道:"天泽宫附近原有一处排水道,年久失修已是堵上了。排水道里黑

    咕隆咚什么也看不清,嘿嘿,不怕吴兄笑话,原本小弟准备危急时刻自用,吴兄

    既然说了,小弟若遇紧急时将那位藏在此处!只是能否捱得到吴兄回来,小弟实

    在无法保证。"

    "妙极,妙极!"吴征欣慰地大赞一句。赵立春既然早就准备了后路,内里

    必然已做了安排。只要能先保住玉妃,一切就都有转机:"里头能过三个月么?"

    "大半年的不成问题,只是日子就苦了些。"赵立春再次压低声音道:"小

    弟自任此职,又得吴兄吩咐照料那位开始就着手准备,当时借探查为名召集几个

    匠人挖了个隐秘的洞窟,想找出来可不容易。内里食物清水俱备,若能隐忍,当

    能存下一条命来。"

    "现下方便去看看么?"吴征心痒难搔,忍不住想要亲眼去看一看。这一条

    后路不知道赵立春又害了多少条人命才做了出来,吴征却生不起半点厌恶之心。

    "可以!小弟这条保命的后路本就是随时可用,吴兄要带那一位一同去么?"

    赵立春打起精神,像去一场决死之行。

    "赵兄大能!"吴征略感意外,即使手头有职责的便利,毕竟是在森严的皇

    宫里,要完成随时可用四字可不容易。

    见吴征有疑惑,赵立春解释道:"这条水道百年前宫中修缮时废弃了不用,

    另挖了新的水道。小弟也是在此闲来无事偶然间看见记载才得知,也亲自下去探

    查过。莫说这条水道,就是记载的册子都不知道多久没人翻过,若不是小弟偶然

    所得,宫中的人当是都遗忘了。至于如何使用,吴兄前去一看便知。"

    "走!"赵立春当机立断,取出个包裹领头带着吴征便走。冷宫一带白日里

    人迹罕至,午后休憩时间更适合不过。

    两人到了天泽宫,赵立春指着相邻的沐春宫,将包裹递与吴征道:"这里无

    人居住,吴兄自去与那位换上衣物,带那位翻墙过来,小心在意些,动作要快。

    水道里的味道可不怎么好,吴兄早些提醒那位。"

    "理会得。"

    吴征取了包裹奔入天泽宫,玉茏烟也在牙床上午休,被吴征唤了起来,嘱她

    换好衣物带她去个地方。

    玉茏烟迷迷糊糊,揉着睡眼晕头转向道:"要去哪儿?你与我一起不成的,

    被人看见了要糟。"

    "预防万一,保命的地方。"吴征除了外袍,将一件衣物兜头罩好,一副头

    套暂时拿在手中。

    "唔……"玉茏烟一脸疑惑,拗不过吴征,保命又有足够的诱惑力,起身下

    床穿起衣服来。

    她慵懒地坐起身体,以臀儿为轴转了小半圈双足踏地,弓背挺胸站起,一袭

    纯白里衣透着肌肤上玉质光泽与胸脯腿心的三点异色。玉茏烟见吴征看得直勾勾

    的,面上一红却不躲避,低下头垂落一头青丝,又不是直直落下,而是卡在乳廓

    两沿被别出两抹弯弧……吴征直抽冷气,捧住了发疼的额头。

    韩归雁,陆菲嫣,冷月玦与瞿羽湘各具特色,玉茏烟也比众不同。奉迎之念

    已深入她的骨髓神魂,即使身上走光让她一时不适,自然而然的娇羞却不抗拒,

    散发出一股发自内心的欲拒还迎魅力。何况这具娇躯又是如此丰满性感!

    "走吧。赵公公姐姐知道了,在这宫里唯一能信任的就是他!沐春宫里有一

    处地下水道已荒弃了的,赵公公打造了一处密室,若遇危险,姐姐可先藏在密室

    里保命。"吴征一手拉起玉茏烟,一手拿起条绳索向天泽宫院子北面走去。赵立

    春不敢探查吴征与玉茏烟的实际关系,两人若是太过亲密了反叫他生疑。

    寻了处林木茂密处,将绳索在玉茏烟腰间系好,吴征爬上墙头确认左近无人,

    又轻轻一挣绳索。内力到处,玉茏烟腰肢一紧,腾云驾雾般飞了起来。又将玉茏

    烟轻轻放下,赵立春才从树后转出身来跪地请安道:"赵立春见过娘娘,娘娘万

    福金安。"

    玉茏烟面上发窘,已不记得上一回被太监请安是什么时候了,总算还记得从

    前的威仪,略一思量扶住赵立春手腕道:"赵公公快请起,向来得公公照料感恩

    在心,一直苦无机会向公公道谢,怎当得起如此大礼。"

    赵立春起身躬着腰不敢看玉茏烟,对这位冷宫妃子还是有些惧怕与担忧,转

    身道:"两位请虽我来。"

    "赵兄不必如此拘谨,娘娘确实一直承您的情,这一份情意小弟也要报答的。"

    吴征打破尴尬的气氛,轻松向玉茏烟笑道:"娘娘随我们来。"

    沐春宫院子里有一口井,空荡多年的宫廷让井里也落满了残枝败叶,不过取

    水的木桶与摇轴倒还结实。赵立春指着井中道:"小弟从这里下去接应,请吴兄

    一会儿照应娘娘下来。"

    赵立春攀着绳索缓缓下降,临近水面时扶着墙面一推,登时推开一道石门,

    他抬头打了个手势,横着身子从小门里钻入。井中回荡着他的低声:"吴兄速让

    娘娘下来。"

    吴征将玉茏烟放在桶里,降下绳索,赵立春见了玉茏烟先告了声罪,才半拉

    半抱将她拽入小门。片刻后吴征顺着绳索壁虎一般滑下,双臂一振游鱼般滑入小

    门。赵立春见他功夫如此高妙,身法赏心悦目,掩上石门由衷赞道:"吴兄这一

    身功夫当真让人艳羡。"

    吴征微微一笑,见石门后别有洞天,赵立春点燃一盏烛火道:"这里原本就

    存留有通路向水道去。娘娘,吴兄,请随我来。"

    洞穴不算小,弓着身子尽可行走,转过两个弯道,便有个一人高,两人宽的

    通道,想来就是原来宫中的排水道了。虽已废弃了多年不用,腐气全去,仍让人

    感到气闷,烛火也暗淡了许多。

    "两位请速行,此地不宜久留,身子易不适。"到了这里赵立春说话声音才

    大了起来,举着烛火当先引路。

    排水道四通八达分支极多,让吴征暗喜不已。就算真有人记得这一处秘密所

    在,真要找起来花费的功夫可不简单,的确是一处藏身的好所在。赵立春左弯右

    绕,在一处石壁前停下以手敲击,寻着空洞处又摩挲着石壁扣着裂隙掰开一块石

    板。三片大石板落下后露出一间密室来。

    三人一同进入密室,赵立春道:"便是这里了。"只见密室中存放着不少食

    水与风干的肉,还有些干粮,左右各有两进。赵立春点起火把道:"小弟每两月

    就找机会来换一回食水,干粮干肉倒是不怕坏。若是紧急时水不新鲜,也只得将

    就喝了。这里挖了气孔连到地面,倒是比外头的排水道要舒服些。"

    "赵兄准备得好细致。"吴征大赞了一声,有了这么一处地方就是最好的退

    路!忽然想起一事又问道:"这排水道通向何处?"

    "直入浣花溪里。水道口设了九道精铁大闸,尽数嵌在土里纹丝不动,要借

    此进出那是不必多想了……"赵立春有些遗憾,若能连通外部才是尽善尽美。

    吴征在心中默默记下,道:"既如此,我们速回。娘娘,若有疑难处,记得

    写明之后在宫里墙砖处藏好,赵公公自会想方设法帮忙。"这一节大家早就心中

    有数,吴征当着玉茏烟的面重复一遍,是表明两人都是自己最亲近之人,无有隐

    瞒,全权交托的意思。

    "谢过赵公公与吴大人。"玉茏烟十分乖巧,进入水道后就不发一言,一切

    听从安排。

    "娘娘言重了……唉,小的将身家性命全数交于两位,还请万万莫要泄露出

    去。"

    "必然!是你的退路,也是我们的。"

    说话间返回石门爬上井口,赵立春识得眼色先行告退,嘱咐吴征速去速回。

    吴征笑道:"咦,小弟早从赵兄那里离去,这不闲来无事在宫中逛逛开开眼界,

    既已见过叙了旧,还回去干什么?"

    赵立春恍然大悟,点头离去。

    吴征与玉茏烟翻过院墙回到天泽宫,这一回没人在旁,吴征大喇喇地搂住一

    抹细润又不失丰腴的腰肢,又是一阵腾云驾雾。比之此前用绳索绑定,坚强温暖

    的身体在旁,玉茏烟倒觉踏实得多。

    "为什么带我去密室?"玉茏烟心中疑问重重憋了许久,终于得空说了出来。

    "一月之后,我要去一趟凉州,前后怕不得大半年之久。上回宫里来了恶人,

    我怕姐姐又遇险情,特地托了赵公公照料姐姐。"吴征轻描淡写,实在不忍吓她,

    至于一些猜测也说不出来。

    "是么……奉了旨意?"玉茏烟迅疾回过身倒水,唇瓣却嘟了起来。比起上

    一回北战燕国,这一回没有战事,玉茏烟不至于提心吊胆。可两人情义比前已有

    不同,乍听又要分开许久,心中十分不舍。

    "无可奈何,我也不想去。"吴征眼尖看得真切,从后一把将玉茏烟捉进怀

    里抱好轻声道:"姐姐舍不得?"

    玉茏烟满面通红,垂头半晌才猫儿般轻哼一声:"嗯。"

    吴征别无他法,正想着宽慰的办法,玉茏烟回身靠在他肩膀道:"这一回是

    什么事情?可有危险么?"柔腻绵软的臀儿坐实了,在腿上一旋,触感妙不可言,

    胯间的坏家伙登时挺了起来,将半片臀瓣抵出一个深涡。玉茏烟微微一缩,又慢

    慢回复坐姿,任由热力丝丝,直透心尖。

    "呼 秦,燕,盛三国会盟,共宣讨伐前朝贼党一事。危险倒是没有,小心

    应付些不要出错,不辱没了国体就是。"吴征撇了撇嘴着实难熬,又不得不咬牙

    忍着。

    "你真的有本事,莫怪挂念我,办完事早些回来便好。我在宫里帮你焚香祷

    告,祝你一路顺心。"玉茏烟主动转移了话题,说着说着声音却越发哽咽,落下

    泪来。

    冷宫一向寂寞,吴征在成都虽到访不多,时不时也是个惊喜,也是个实实在

    在的念想。一旦远行,大半年的日子可就没了盼头。玉茏烟柔肠寸断,又暗暗心

    惊,自家的心思似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从前的心如止水已被打破,开始变

    得渴求起来。

    "姐姐先莫难过,我有话对你说。"吴征扶起玉茏烟的香肩与她四目相对,

    正色道:"我知道姐姐不愿离开皇宫,现下想带你走也是难上加难。你呆在宫里

    说安全也安全,比如上一回那个恶人就不敢对你动手。可近来形势微妙,说不准

    会出什么乱子。姐姐切莫和从前一样听天由命,凡事俱不关己!这一带来往的人

    少,姐姐大可与赵公公多加联络,有些风吹草动也好早作准备!赵公公心思细,

    料想不久后会送只梯子来,姐姐好生藏好了,若遇危难也不必等他,自去密室里

    躲避就好。姐姐万万放在心上,今时不比往日,小心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形势微妙?"玉茏烟见吴征目光灼灼严肃的很,

    有些惊慌道。

    "上一回来的那个恶人,我猜测是暗香零落首脑!这一回三国会盟要将贼党

    斩草除根,那个恶人指不定要搞出什么事情来。姐姐与他既有了照面,难保不受

    牵连,事涉前朝余党,到时候百口莫辩,不存任何侥幸之理,总之姐姐万万小心

    在意。"

    "我知道了,你放心,我……呵呵,谁会来刻意于我为难。"玉茏烟苦笑一

    声,被吴征的热辣目光盯得久了,不由又低下头去。

    那羞态让吴征大为意动,又是好一番搂抱轻薄,实在不敢久呆,才依依不舍

    地放开美妇离去。玉茏烟魔怔般跟着直送到宫门口,望着他远去的身影泪洒衣衫。

    离了宫城,吴征打马回府。近日来府上每日都关紧了大门,府内却是一派繁

    忙,明里打点行装的,收拾东西的忙得不可开交。暗地里祝雅瞳也是没一刻闲暇。

    吴征火烧火燎地奔进府中,祝雅瞳听声识人,回头揶揄一笑道:"忙完了?"

    "没工夫与你说笑,快来!"

    招呼祝雅瞳去了书房,吴征将宫中废弃的水道说了一遍,急急问道:"有没

    有什么办法?这一条路径倒是可以把玉妃神不知鬼不觉地带出来。"

    "不知道。"祝雅瞳出神道:"不论怎么说,总要试一试罢?"

    "务必小心在意,万万不可露出端倪啊。"事关重大。这和赵立春在水道中

    开凿出一间密室不同,要挖掘通道还要掩人耳目,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我当然会了。"祝雅瞳极为不满地白了吴征一眼,似在怪他厚此薄彼,又

    似怪他居然不信任自己,这点小事还需要交代。

    "额……那是那是。祝家主武功智计天下无双,又算无遗策,嘿嘿,小子多

    虑了。"吴征尴尬一笑,忙把奉承之言送上。

    "哼,这还差不多。"祝雅瞳撇了撇嘴道:"玉妃是一定要带出宫来的,原

    本我也有些想法,但是不如这一条好。我让人去试试吧。"

    "好极,好极。"吴征抚掌大笑,又好奇道:"大张旗鼓为免太过张扬,不

    知道让什么人去合适?"

    "瞧你那模样,哼。"祝雅瞳一撅唇,又得意道:"安排什么人去我已想好

    了。大张旗鼓?这事情你还能神不知鬼不觉不成?当然要大张旗鼓了!"

    "有理!"吴征低头一想恍然大悟,竖起大拇指赞道:"原来要落在他们身

    上,了不起!了不起!"

    两人一言一语地计议未完,陆菲嫣却急急赶了过来道:"韩老侯爷与雁儿来

    访,你快去。"

    吴征双眉一颤,韩老侯爷来了?稀客!这位可半点怠慢不得,吴征慌忙赶去

    前厅,一路小跑又想:不知道韩侯这一回在成都呆多久?若是久居韩府,不知道

    夜半与雁儿的幽会她让是不让?再一想韩归雁性喜刺激,多半还是要自己过去。

    这一下可真要提心吊胆,刺激得不成了……

    小半年不见,韩克军又苍老了些许,皱纹横生满鬓斑白,不过精神依然矍铄,

    双目炯炯放光,扫过时仍让人心头一惊。吴征慌忙上前拜见:"见过韩老侯爷。"

    "为什么要加个老字?嫌弃老夫了么?"韩克军声若洪钟震得耳膜发麻,语

    气倒不见威严,倒似与晚辈调笑。

    "没有没有,韩侯来小子府上,蓬荜生辉,扫榻相迎还来不及,哪敢嫌弃。"

    "掉书袋子就以你有本事!嘿嘿,还不错。"韩克军瞟了吴征一眼,朝韩归

    雁捋须微笑赞许道。

    "一肚子油腔滑调的本事,哼。"韩归雁板着脸扭过头去,进了吴府一想后

    院里藏着几只莺莺燕燕,气就不太顺……

    韩侯面前不敢放肆,否则现下已把女郎捉在腿间响亮地打上几下屁股。吴征

    缩了缩脖子亲手奉茶,寒暄了几句,谦恭道:"不知韩侯大驾光临,有什么指教?"

    "指教就没有,倒有事情要求你赏个脸。"韩克军来前也不露声色,此言让

    韩归雁露出疑惑。

    "韩侯请说,小子水里水去,火里火去。"

    "那也没那么麻烦,听闻你们要去凉州?老夫想随行。"韩克军眯着双目,

    笑吟吟道。

    "啊?"吴征与韩归雁一同诧异出声,韩归雁急道:"凉州路途遥远,地处

    荒僻,爹爹去干什么?"

    "求你又没用,又没求你。爹爹求吴大人,怎么,这也不成了?吴大人还没

    拒绝呢!"

    吴征耷拉着头,迎面就是韩归雁警告意味甚浓的眼色,斟酌着道:"韩侯啊,

    这个这个……雁儿说得没错,凉州地处荒僻,现下又是酷寒难耐,远行不易啊…

    …韩侯现下当颐养天年,这个这个……这一趟出行就依小子看,也不是必要。"

    "你看,就知道要嫌弃老夫老了……"韩克军叹息一声,捋须摇头,意态萧

    索。其实就是十分不爽!

    "不是。"吴征险些给自己一个嘴巴,没事喊什么老侯爷,给人抓了语病想

    起来就打两拳,根本还不了手:"小子是真的为了韩侯着想。这……好吧,老爷

    子,路途颠簸,小子都不想去,圣命难违而已!老爷子为什么想去?"

    "我老了呀。"韩克军终免不了感慨起来:"老夫第一次去凉州,可比你的

    年纪都要小上几岁。此后征战频繁,大大小小打了不下百战!早想着趁这两年还

    能动晃再去走走看看。偏巧甲儿也在凉州领兵,他们兄弟俩驻兵在外,今后想见

    一面是越发难了。你们既要出使,老夫就动了故地重游的念头。老夫去求霍永宁

    万一他不答应可有些丢份儿,这不倚老卖老,找你商量来了。你看看再斟酌斟酌,

    咱们再商量商量?"

    还商量个啥?老爷子这是打定了主意要去,死皮赖脸要跟着了。你不答应他

    回头就去找霍永宁,说不准还去求见陛下。真要不行,他就带着人跟着使节团,

    还有人敢赶他走不成。

    "啧。"吴征一个头两个大,瞅瞅韩归雁撅唇,也是无奈道:"去见霍大人

    那是不成。小子还能带些随从,韩侯一定要去,就委屈委屈如何?韩侯见谅,小

    子就这么一个要求,丑话说在前面,韩侯若不答应,小子保证韩侯去不成。"

    这位爷要同行,那肯定得在自己眼前供着,哪能怠慢了他?

    "嚯,长本事了?口气倒不小!也成,随从就随从,反正跟着你吃喝不愁,

    老夫没那么多规矩。"韩克军爽快地答应下来,还轻拍吴征的肩膀示意赞许。

    敲定了此事,又寒暄客套了几句,吴征留两人用饭,韩克军却不准:"府中

    还有些事要打点。雁儿也不许在此,随老夫一同回去。"

    吴征无奈,只得送两人出府,韩归雁落后几步与吴征一阵交头接耳,又在吴

    征胸口拧了一把,才羞红着脸踢踏着脚步跑了。

    送走两人,吴征呆立在府门口一阵晃神。韩克军非要去凉州,其意既坚又诚,

    当是和他说的一样。这么着急着要同去,除了见一见大儿子韩铁甲,帮一帮韩归

    雁之外,怕不是预感自己天年将近,才会不容二话……又一定要带着韩归雁回府,

    不知是什么缘故?

    原本不错的心情被搅得郁闷,吴征再回后院时眉头一展,复又缩起。一月时

    光看似有些长,实则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比如正在含笑等候的冰娃娃!离开

    吴府是她最不愿意的事情,这一回却不得不走,而她将要面对的难题,也不比祝

    雅瞳潜藏的危机要小。

    "玦儿,正想着要去找你。"

    "嗯,所以我在等你。"冷月玦忽闪两下眼眸,一指凉亭道:"今天不太冷,

    我们去那里坐?"

    "好,你想吹箫?"冰娃娃掌中握着玉箫,向来又爱在凉亭弄曲,吴征当然

    猜得到她的心思。

    "嗯,很想。"

    两人在凉亭坐好,冷月玦摆好玉箫道:"我先吹一曲,咱们再说。"

    箫音的起始有些低沉,音调的转折却快,冰娃娃修长的手指一抬一按,吴征

    闭目任由绕梁之音入耳,心头哼唱起《追梦人》……

    一曲终了余音袅袅,玉箫离唇,冷月玦道:"不知不觉来了成都近半年,我

    近来心情好,也爱笑了许多。你说,成都城里记住我的笑容了么?"

    "不知。但是吴府里一定记住了。"吴征心头怜惜,这一回去凉州吉凶未卜,

    吴征也不知道要怎么去应对柔惜雪的师门谕令。至于太子殿下要领衔使节团,那

    么燕太子也一定会来!届时又如何把可人的冰娃娃留在自己身边?

    "那就好。"冷月玦展颜一笑道:"这一回真要从成都城去凉州荒漠,你当

    时写词时莫不是未卜先知么?"

    "不是,恰巧而已。"吴征摇摇头叹息道:"真是,想不到这么快,我心里

    乱得很。"

    "我自己的事情不敢去烦义母大人,只好来找你。你有办法了么?"冷月玦

    复又恢复清淡面容,仿佛事不关己,只是随口问起。

    吴征知道她不想给自己压力,可这些事情是迟早要面对的,不得不相商。他

    诚恳道:"还没有妥善的办法。总之我不会让你回燕国和天阴门,你给我些时间,

    总会有办法的。"

    "嗯,我相信你。"冷月玦偏了偏头,目中露出喜色道:"其实我可以回天

    阴门,哎,不回怕是不成咯。只要别让我嫁入宫里就成。在你这里自在惯啦,去

    宫里非得发疯不可。"

    "呵呵。"能让冰娃娃说出这种话,吴征成就感满满,勾着她的发丝道:

    "栾楚廷不会放过你的。若是入了宫,莫说有没有和我这一段情缘,你也会生不

    如死,至少好几年!其实我一直在想的是,天阴门一贯独立,以你师傅的能耐与

    志向,为何一定要逼你嫁入皇家?天阴门历代未曾听说过这种事情。"

    "我也很奇怪,义母大人也想不明白。"冷月玦沉吟着道:"天阴门中虽都

    是女子,历代与皇家走得也近,倒从未听说有皇家逼娶天阴门人之事。这件事…

    …其实栾楚廷也是不断争取,早先还未过分强求。直到我师尊表明将我嫁入皇家

    后,栾楚廷才咄咄逼人,迫得我无处可逃。"

    "这就是不合常理的地方了。就算你当了太子妃,今后又成了皇后,天阴门

    一个清心寡欲的佛宗,人丁稀薄,难道还能压得过长枝派去?除非长枝派自行没

    落了,否则天阴门势力再怎么涨也是不成的。再说了,长枝派没落对燕国而言不

    是好事,栾楚廷肯定明白的。"吴征瞄了眼冷月玦,不客气道:"都说女人多了

    是非多。你们天阴门啊,我越接触越发觉得不简单,女人耍起小心思来,可比男

    人可怕的多。"

    "去,胡言乱语!"冷月玦驳斥一声,却说不出合理的理由,只得闭上了嘴。

    吴征鄙薄地撇了撇嘴道:"索前辈死得蹊跷,里头有多少隐秘还不知道。你

    别怪我口无遮拦,我就觉得这事情和你师傅脱不了干系。天阴门上下,除了她就

    是祝家主,其余谁还能让索前辈甘愿一死?总之这里头古古怪怪的,若能让我想

    明白了其中关窍,你师傅不说话了,你娘亲就不敢多言,栾楚廷总不会强抢民女

    吧?于他的身份而言,实在划不来。这事情,最终得落到你师傅头上。"

    "打小师傅就对我甚好,只这一件事我想不明白……"冷月玦叹了口气道:

    "你不知道她待我有多好,对我的期望有多高……她尽心尽力的,所以我不相信

    她会害我。你不要再说这个了,先说到了凉州,你要怎么办才能不让栾楚廷召见

    我?我不想见到他。"

    "那个倒是简单。"吴征将冰娃娃抱进怀里,鼻尖贴着鼻尖道:"本官到时

    就下一道禁令,声言你们天阴门在秦国呆的久了,怕有些机密消息被你们得知。

    现下不准你们回国,不准你们见人,待一切尘埃落定,再放你们回去。本官这不

    是刻意为难,总之会善待天阴门人,只是一时半会儿不便放回而已。他就没话说

    了吧?他若还敢婆婆妈妈地纠缠,嘿嘿,就莫怪本官不客气,好好地让他出一顿

    糗!"

    冰娃娃展颜一笑道:"那是个好办法。你这个办法和义母大人商议过了吧?

    否则柳师叔她们可不会乖乖听你的话。"

    "祝家主要是不答应,我可一点办法都没。你看,祝家主待你,可不比你师

    傅差。"

    "嗯。但是她们不太一样。"冷月玦出着神,悠然道:"师尊待我,如同对

    一个寄予厚望的晚辈,疼爱但不溺爱,甚至对我严格得很……义母大人认我做干

    女儿就有些奇怪了,我总觉得她……好像不仅仅在怜惜我,有时候她看着我,就

    像在看……在看……那种目光很奇怪。有温柔,有爱惜,也有不忿与惋惜,我说

    不上来。但是她对我就宠得多,有时候不分青红皂白,只问我想怎么做……我真

    的分不清她们谁更好些。嗯,还有一件事,义母大人很久没用那种目光看我了。"

    "那是你该得宠爱。"吴征也说不出所以然,随口赞了一句。被冷月玦一说,

    顿时也觉得祝雅瞳对冷月玦的喜爱不太像母女之情,至少比较从小看惯了的陆菲

    嫣与顾盼就大有区别:"你看你自己都这么说,你们天阴门是不是古古怪怪的!"


如果您喜欢,请把《江山云罗7》收藏,方便以后阅读江山云罗【江山云罗】第七集 弦歌雅意 第十四章 决机于地 欲所何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江山云罗【江山云罗】第七集 弦歌雅意 第十四章 决机于地 欲所何为并对江山云罗7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