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聊斋

第四百零七章:兵乱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陈留堂 本章:第四百零七章:兵乱

    (很久没有更新这么多了,能求一票否?)

    天黑欲雨,风大了起来,呜呜作响,仿佛鬼神在哭嚎……

    将军府。

    谭元今日心情不好,饮了一天酒,此刻正在酒疯。之前好几个侍候的丫鬟都被其用鞭子抽打得皮开肉绽,其中一个伤势较重的,昏死着被抬了下去。

    打完丫鬟,谭元又下令押了六个在军中犯了过错的兵丁上来,继续鞭挞。

    这是谭元的一个嗜好,美其名曰:助酒兴!

    军中对此,早有怨言,这也是谭元不得军心的一大原因。他身为嫡子,如今兄弟争权,反而最弱。如此一来,其心中更觉烦躁,但有空暇,便是喝酒。

    今天,他喝得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多。部下倒希望他喝够了,醉倒在地,沉睡过去。然而谭元看着,越喝越是癫狂,浑然不同寻常。

    “你这贱奴,抽不死你!”

    谭元一手捧着大碗,一手把持牛皮鞭,啪的一下,就抽在那个兵丁身上。

    兵丁盔甲都卸了,只穿单衣,被浸过水的鞭子打中,只觉得火辣辣的疼,忍不住惨叫起来。

    听着惨叫,谭元哈哈大笑,痛饮一口酒。

    忽然一名心腹跑来,低声道:“将军,有小将军的人在外面探头探脑,似在窥伺。”

    小将军,指的是谭钊,在不同阵营,称呼就不同,冠之“小”字,表示蔑视。

    谭元勃然大怒:“狗奴才敢尔,来人,去把他抓进来。”

    “是!”

    当即有两名贴身侍卫扑了出去,过不多久,就拿住了一个人,看其面目,正是谭钊的手下,名叫“张祎”来着。

    谭元面露狞笑:“说,是不是老三派你来的,在外面鬼鬼祟祟,莫非想要刺探军情要务?”

    张祎叫起撞天屈:“元将军明鉴,小的只是路过……”

    听到“元将军”三字,谭元更为不喜,大步过来,劈胸将张祎抓住:“你这狗奴才……啊!”

    猛地就出一声惨叫。

    但见张祎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柄半尺多长的利刃,不偏不倚地刺进了谭元的胸口处:“我的确不是路过,是特地来杀你的。”

    说毕,一个地打滚,趁着众人没有醒过神的时候,一溜烟就跑掉了。

    “将军遇刺了!”

    “是小将军派来的刺客……”

    “快,快救将军。”

    屋内顿时乱做一团,过得一会,就有人大叫:“将军死了,走,我们替将军报仇!”

    谭元手下,还是有几名忠心的部将,眼睁睁看着谭元被杀,哪里按耐得住,立刻便要返回军营调兵遣将,寻谭钊报仇。原本的时候,三家之间便常有摩擦,争斗不休,只是近期才渐渐平息下来。眼下谭元横死,等于点燃了导火索,将所有的矛盾都激出来了。

    ……

    “什么?张祎刺杀了大哥?”

    屋中,谭钊变了脸色。

    “是的,很多人都看到……”

    那心腹一边汇报,一边偷眼瞥来,心里想着会不会是自家少将军下的命令,毕竟谭元一死,谭钊明显得益。不过这等弑兄之事,名声不好听,谭钊自然不可能承认。但转念又一想,如果真是谭钊下令,又怎么会让张祎动手?那不就等于不打自招了吗?

    谭钊一脚将小桌踢翻,怒道:“张祎此贼害我!来人,披挂牵马,随我去军营。”

    “喏!”

    一众部将得令,立刻行动起来,出到外面,就见到军营方向有火光冒腾,冲天而起;兵戈之音不绝于耳,杀声震天,很明显,那里已经作乱,厮杀起来了。

    得得得!

    有快马奔来,口中报道:“少将军快走,元将军的部将带领人马,正朝这边杀来,说要寻你报仇……”

    谭钊听着,倒不惊慌,双眼一眯,望着那边乱作一团的军营,脸色冷峻,猛地想起陈唐所言:血祭,必从谭家起。

    只是这事,究竟是怎么生的?

    神莲教,一定是神莲教在搞的鬼!

    事到如今,谭钊一下子想明白了些事。他早就知道大哥二哥两个,,都与神莲教有来往。对于此教,谭钊嗤之以鼻,认为便是招摇撞骗的货色,成不了气候。两位哥哥与对方结交,没有益处,只有坏处。对此,谭钊乐见其成,也不点醒,任由他们去折腾。但万万没想到那神莲教处心积虑,竟有这一手,不出意外的话,张祎就是神莲教的人,潜伏于此,就等着刺杀谭元的那一刀。

    那么,身边有没有别的人,也被神莲教给洗脑了?

    想到此处,谭钊暗生警惕,看着周边,都有点怀疑了。

    张祎击杀了谭元,等于一下子挑起了战争。军营已乱,谭氏兵甲互相残杀,不用过去,也能知道里头的状况。如果不及时制止的话,只怕会血流成河。

    关键就在于血。

    血祭!

    谭钊心头凛然,此事竟被陈唐言中,哪怕自己提前回来,却还是挡不住事件生。只是现在,这来历神秘的顾家门客死哪里去了?怎不见人影?

    “少将军,元将军的人马都认定是你派张祎行刺,他们都疯了,没办法讲道理。该如何处理,快做决定吧。”

    一名部将急声说道。

    谭钊一咬牙:“还能如何?集结人马,把他们全部围起来,胆敢反抗者,格杀勿论。”

    事情到了这一步,百口莫辩,没什么好说的了。唯有依仗兵力上的优势,生生镇压下来。后面的事,过了今晚,一切好说。

    “得令!”

    几名部将领了军令,赶紧去召集人马兵甲。

    得得得!

    马蹄声大作,一队人马涌现,约有一两百骑,盔甲明亮,打着的旗号,是一个大大的“谭”字。

    谭钊看去,正是一天都找不着人影的二哥谭恒,如今披戴整齐地出现了。

    “三弟,军中传言,你的人刺杀了大哥。”

    谭恒骑在马上,大声喝道。

    谭钊忙道:“二哥,这都是神莲教的诡计,他们要我们谭家内讧自相残杀,完成血祭。二哥你可要明鉴,以大局为重,不要上当。”

    谭恒沉吟片刻:“我就是不信你会做出此等事来,特地来当面问过。也罢,既然说要大局为重,那你就下马来,随我入营,跟大哥的人马解释清楚。”

    谭钊心道:这般时候,跟二哥进营,那岂不是作茧自缚,万万不能答应。

    就摇头道:“二哥,恕难从命,这个时候,大哥的人马都失了理智,很难说得清楚了。”

    谭恒脸色一变:“不敢去,便是心虚。好个老三,我真是看错你了。你弑兄夺位,罪大恶极,左右来人,将他拿下。”

    轰!

    兵甲催动,卷杀过来。

    谭钊黯然一叹,就知道这位性情阴沉的二哥不可能会放过如此良机,恶战难免。

    一时间,两边人马冲杀在一起,厮杀声,兵器碰撞声,惨叫声,混杂成一片。不断有人倒下,鲜血流淌,把地面都染红了。

    没有谁注意到,当鲜血渗地,便有一丝丝肉眼不可见的黑气袅袅而生……


如果您喜欢,请把《不聊斋407》收藏,方便以后阅读不聊斋第四百零七章:兵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不聊斋第四百零七章:兵乱并对不聊斋407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