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君为凰(H,重生囚禁)

26.她说了不算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米缪灵雨 本章:26.她说了不算

    “放松,乖。嗯……”

    秦尧玄喉中的低吟并不遮掩,叫本就羞怯想哭的桃华更是窘迫。她抓着秦尧玄的衣襟,整个人紧紧缩在他怀里,连脚脖子也缩起,生怕被陆天行看见一分一毫。

    包裹肉柱的柔嫩花穴不断锁紧,肉褶一张一合地吮吸着,秦尧玄不禁眯起眼,对上桃华蒙着水雾的眸子。

    “别咬那么紧,都快把孤咬断了。”

    秦尧玄的手搂着桃华的腰肢,本就敏感害羞的人只觉得被抱在火炉上,进退两难。

    而陆天行就隔着小桌,低垂眉眼布菜,分明是落在桌上的视线。桃华却总觉得仿佛被人全部看得清楚,两人的交合处似乎正展露在他面前,自己正吞着秦尧玄的龙根在体内不受控制地绞合。

    “别……别这样……”

    桃华开口便是泣音,体内的欲根又大了一分,肉棱分明的龟头碾在花心酥麻微疼,还有秦尧玄轻抚腰肢的手,分明是在点火。

    太羞人了,桃华不住摇头:“不要了,放我下去。”

    “华儿含得那么紧,怎么下去?”

    毫无压低的嗓音低沉又魅惑,秦尧玄将桃华的脑袋按向肩头,伸舌舔着她因害羞而发红的粉嫩耳垂。

    小巧的肉珠被吮得咕唧作响,强烈的快感从那丁点儿肉直传脑海,桃华张着嘴呻吟出声。

    “出去,出去呀……我不要……”

    “我出去,还是他出去?”

    腰肢被狠狠地顶了一下,明显的抽插声在房内响起,桃华分明看见陆天行的手抖了一下。

    “华儿身下的嘴可没说叫孤出去,那是要陆天行出去吗?可他还要布菜,华儿又说肚子饿。”

    秦尧玄浅笑着,双手攥着桃华的腰肢上下抽插,穴肉被肉柱贯穿的声音,还有暧昧的击水声根本隐藏不住。桃华摇头,想说让陆天行出去,可刚张开嘴便是喉中呜呜啊啊的暧昧呻吟。

    将脑袋埋在秦尧玄胸膛不敢抬起,紧闭双眼。可身下抽插的幅度却猛然加剧,突然整个屁股被抬起,被带出的水液淅沥地往外流,只剩硕大的莽首将嫩穴口撑得酸胀无比,又突然被整个儿放下。

    炙热的肉柱彻底贯穿身体,桃华再也控制不住地呻吟出声,掉着眼泪求饶:“尧玄……不要,不要……”

    “嗯?”

    被方才那波欢爱满足的秦尧玄又将她托高,舔了舔下唇问:“先吃点开胃菜,不喜欢?”

    桃华才不想吃他的龙根当开胃,开穴还差不多。

    “不要……真的不要了!”

    被按着重重插了几回,被干出的淫水粘在腿根,桃华觉得自己就像是被秦尧玄攥在手中的碎片,上下耸动间被干得极深极重,娇小的穴肉被撑开,又在抽出时迅速收拢,再被插入,如此往复竟是酥麻无比。猛烈的快感在干上花心时到达顶峰,秦尧玄忽然对准了她那块儿干,扑哧扑哧的插弄声混着椅子的咔哒声,桃华浪叫着泄出水来。

    “身子都丢了,还说不要。口是心非的华儿真淫荡。”

    “别说了!”

    桃华分明是严厉反驳,可嗓音却软得又媚又酥,落在耳朵里就跟挠痒痒似的勾心挠人。欢爱高氵朝后的脸蛋满是绯红,吐息间还有不自觉的哼声,秦尧玄低头吻住她的唇。

    食盒内满满的菜终于被摆好,瓷碗象筷布置细致,陆天行依旧没有抬头,躬身道:“圣上,娘娘,请用膳。”

    “华儿吃吧,孤吃你。”

    轻笑间,秦尧玄捻起果盘里的红果,磨蹭在桃华被吻得潋滟欲滴的双唇:“这儿更甜。”

    桃华羞得张嘴就将果子咬住,不再管秦尧玄说什么荤话,“下去吧。”

    陆天行刚转身,秦尧玄又将他叫住:“孤许你走了?”

    “臣下不该,敢问圣上还有何吩咐?”

    他索性就地跪下,视线只盯着地面。

    “待孤将华儿喂饱了,再撤下去。”秦尧玄拿起一颗红润的樱桃,却不是伸向桃华的嘴,而是从她侧边探入衣襟,划过腰肢,最后停在臀瓣中间的穴口。

    “唔?”

    桃华瞪大了眼睛,可秦尧玄却满是玩味地将那颗樱桃往她的后穴里推,“华儿乖,再流点水出来,否则吃不进去多着急?”

    一根手指细细描摹着被撑开的花穴口,哄骗出更多的淫液,然而只留出丁点儿,更多的被粗大的欲根堵在穴中鼓胀难耐。

    粘腻的白沫与春水被樱桃带走,微凉的感觉滑在交合处的皮肤上刺激极了,桃华一个放松,第一颗樱桃就整个儿被推了进去。

    “好好含着,别掉出来。”

    没往里塞一颗,桃华就唔一声,花穴咬得他舒爽无比。

    “不行了……吃不进去了……别塞了……”

    本就个大的樱桃被塞了整整十个,前后两穴都满满的,桃华羞耻得浑身泛红,哪怕裹着外衫也能看出她此时的窘态。

    “前头要不要?”

    忽然抽出还有挽留的咕唧一声,桃华吓得赶紧抓他的衣服,生怕从他身上下来被跪在地上的陆天行发现丁点儿。

    “啧……”

    秦尧玄刚抽出,又整个儿插了进去。漆黑的眼中满是无奈和情欲,“更喜欢含着孤的东西?”

    “嗯……嗯嗯!”

    她才不要前后都被樱桃塞满呢,桃华憋着嘴委屈极了,“陛下,华儿不吃了,我们聊点别的好不好?叫陆天行出去嘛,就我们两个人好不好?”

    手指轻轻地勾在秦尧玄的锁骨处,他似是满意了才点头:“出去。”

    陆天行慌忙告退,连话都没说一句。

    随着门重重合上,桃华刚松一口气,忽然被秦尧玄整个儿抱起来,桌上的餐盘被他大笔一挥尽数扫落。噼里啪啦的清脆响声中,桃华被整个儿放在桌上,双腿被攥住,憋涨许久的猩红肉柱对着花穴用力贯穿。

    啪啪啪的抽插声中桃华呜啊地呻吟出声,双手想抓些什么,却什么都抓不住。一对乳儿被撞得上下颤动,秦尧玄伸手抓住一只掐弄,胯下重重地撞进她的深处:“喜欢么?”

    “呜呜……喜欢……喜欢的呀……”

    脚踝就挂在他的肩头,濡湿过分的水穴被肉柱插弄的越来越饿,淫水在两人交合处淅沥翻飞,淫靡一片的光景间桃华感觉自己真的成了一口餐食,而秦尧玄正在细细地品尝享用。

    只隔了薄薄一层肌肉的后穴不断收缩,随着快感蠕缩的肠道被樱桃碾处奇异的刺激与羞耻。

    秦尧玄故意停下片刻,抽出沾满淫水的欲根,眼神炙热地看着桃华被他干得合不拢腿的模样,艳红的花穴嫩头收缩吞吐,后穴流下一丝红。

    “华儿这张嘴,还没被孤喂过呢。”

    龟头顶在后穴处作势挺了几下,桃华不住地摇头哭叫:“不要!不行!会痛死掉的!”

    “当然舍不得就这样给华儿开苞。”

    扑哧一声没入穴中,秦尧玄心满意足地喟叹一声:“过些时日华儿再长开些,再谈这事。孤等得起。”

    桃华总觉得,他似乎在说,为了将她压在身下占有贯穿等了许多年一样。

    “专心点儿。”

    坏心地往她敏感处一顶,秦尧玄将她拉入欲海,自己却忽然拉开话题:“刚刚被陆天行看着的时候,华儿分明咬得那么欢,怎么现在穴儿那么乖地让孤操?腿儿放松,对,就这样分开些。”

    “欺负人……”随着身下抽插的动作,桃华的话语也断断续续,“华儿不想给……啊……给别人瞧啊……”

    “他没看见。放心。”

    抵在最深处将精液倾洒而入,秦尧玄没有去拿玉势,而是坐回椅上,看着桃华躺在桌面双腿大开,嫩穴吐精的模样,伸出手轻轻扣弄着问:“华儿该解释了。”

    已经被干的神志不清的桃华不断扭腰,不知道解释什么。

    “怎么就留个来路不明的侍女,也不向孤说。”

    见她着实被欺负的狠了,嘴巴里嗯嗯啊啊的除了呻吟什么都没有,食髓知味的秦尧玄叹了一声,终于放宽几分,提醒道:“还和她谈那么久,不吃晚膳。”

    “嗯……华儿觉得她很有趣,就留下了……”

    精液被抠出去,又被手指堵回来,进进出出间又被秦尧玄指奸了一回,桃华是真的丁点儿力气都没有,只想赶紧认错好放她休息。

    “以后有什么事,华儿肯定先和陛下说。”

    “乖。”

    秦尧玄眸光一闪,唇边的笑意却是凉下一分,“今日华儿自作主张,该罚。”

    果然还是连丁点儿自由都没有吗。桃华心涩得厉害,连腿都不敢合拢,任由秦尧玄视线奸淫着下身,微微瑟缩。

    “便罚华儿今晚饿肚子。”

    轻飘飘的一句话,叫桃华整个人都呆愣了。

    老实说她现在浑身酸软,一点都不饿,只想喝口水润润呻吟得近乎沙哑的喉咙,再泡个澡睡觉。

    “水还是可以给华儿喝的,孤可舍不得对华儿那么狠心。”

    又被抱进怀里,唇舌渡来一口香茶,他身上的味道竟然格外舒服。桃华眯起眼睛,困倦极了。

    “好不容易把华儿养了几斤肉。”

    “华儿以后一定多吃,多睡。”

    秦尧玄下巴轻点她的脑袋,算是应许。收拾完两人身子后躺进床榻,桃华被秦尧玄吩咐趴着,两根手指沾了些软膏钻进屁股里涂抹着。

    “都把樱桃挤烂了,果核伤到没有?”

    “有点疼。”桃华趁机撒娇,“轻点嘛。”

    “好好好。”

    一连说了三个好,秦尧玄煞是心疼地放缓动作,直到抹完药膏后才替她拢好被子。

    他竟然不睡在这儿。桃华讶异地看着穿衣的秦尧玄,都折腾得深更半夜了,屋外听着也没侍卫侍女等候,此时他去哪儿呢?还有事忙吗?

    “既然华儿想留下,孤也当尽心力,查查清楚。”

    秦尧玄轻点她的鼻尖道:“真是叫人不放心。”

    “我已经查过了,而且……而且陆天行也说没问题!”

    “孤说没问题了?”脸色倏地变冷,秦尧玄将手指按在她的脖颈上,淡淡道:“华儿,你的每件事,都得孤亲自过目亲口答应,才可以。”

    “为什么?只是一件小事啊!我又不笨!”

    “孤的华儿自然不笨。”看她大大的眼眸里满是委屈和不甘心,秦尧玄轻轻地叹了一声,“只是孤,着实不放心你。”

    桃华憋着嘴,揪着被子喃喃:“有什么不放心的,我又不会逃……况且你勾勾手指,我不就又回你掌心了?我又不是傻子,干嘛要逃……”

    秦尧玄眉头一挑:“真有那么乖?”

    是真有那么怕。

    “就算华儿不逃开,孤也担心有人哄你骗你逼你离开。”他又坐回床边,将桃华紧揪被子的小手整个儿握在掌心里,“万一有人骗华儿去南疆,或者千云,现在的孤可是鞭长莫及。”


如果您喜欢,请把《欺君为凰(H,重生囚禁)26》收藏,方便以后阅读欺君为凰(H,重生囚禁)26.她说了不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欺君为凰(H,重生囚禁)26.她说了不算并对欺君为凰(H,重生囚禁)26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