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美人图 高H 1V1

【花隐红】前尘(二)h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京墨 本章:【花隐红】前尘(二)h

    吃饱喝足还洗泡了个温泉,璟佳瘫倒在绵软的床榻上,紧绷的身体和精神终于松懈下来,“明天就回去吧。”

    闭上眼睛,却始终没有睡沉。

    迷迷糊糊的听到有动静,她睁开眼。

    却不是在房间里。

    很奇怪,她看到自己赤足走在一条开满木芙蓉的小道上,四周安静到死寂,一个人都没有,甚至动物都没有。远处有一道光源,她顺着光走,一直走一直走,摔跤了,脚划破了,也不疼。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光源越来越亮,周围有了风吹过沙沙的声音,有雾气升起,窸窸窣窣,忽远忽近,又好像有窃窃私语,从看不清的雾里传来。

    她停下脚步,呆呆的站着。

    有人拉住她的手,说:“快回去,快回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她使劲的睁大眼,想要看清楚拉住她的是谁,可是什么都看不清,璟佳疑惑的问:“为什么我不能来?”

    “因为你啊,神格坠落了。”声音低得像耳语,带着幸灾乐祸。

    “神格坠落?什么是神格坠落?”

    那人指着前面巨大的光源:“你看,你看,那就是神格坠落的人,他们都是早夭之相哦。”

    她顺着手指的方向,那巨大的光源其实是一块茧形的石头,散发着丝丝凉意,鬼使神差的,迈步走向前。

    贴近石头,看得更清楚了,所谓的石头其实是一块半透明的巨冰,冰里有人,乌鸦鸦的发长及股间,遮住大半张脸,没有腿,腰以下是白色的尾。

    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很熟悉,好奇的伸出双手贴在入镜的冰面上,凑近了想要看清楚。

    一瞬间的事,那些熙熙攘攘,模糊不清的,统统都消失了,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身体的知觉恢复了,那块冰像有生命一样吸收着她身体里的热量,从头冷到脚,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想要把手从石头上拿开,怎么都拿不开。

    她急得满脸通红,这时候,她看到冰里的人似乎动了一下,露出被长发遮盖的半张脸来。

    轰隆--

    璟佳头皮发麻,呼吸也急促起来,从她的角度可以看得清楚--

    她看到的,是自己的脸。

    ---

    冷,体内蔓延的阴寒之气仿佛要撕裂五脏六腑,裹紧被子还是冷得发抖,牙齿咯吱乱响,死死的咬住被子的一角,强忍住不让自己呻吟出声。

    “璟佳?”方子路梳洗完回来,还带着温热水气,听到响动,看到的就是这幅景象。

    锦被里裹着的女孩儿眼帘紧闭,七月的天气,浓密的眼睫上挂着不应该存在的细碎冰碴,漂亮的唇瓣被冻成惊心的紫黑色。伸出手去摸她的额,手掌接触到的皮肤冰冷刺骨,她浑身都在发抖,手指凑到她的鼻端试探,气息微弱。

    方子路去掐她咬紧的下颌,迫使她松开口:“松开,你这样会伤到自己。”

    “我冷,好冷……”她呜咽着,贪婪的抓住那一处温热,不够,不够,内心的渴望更甚,松开被子,扑入他的怀里汲取温暖,死死的缠住散发着温热气息的身体:“抱紧我,抱紧我……好冷……阿妈我好冷……”

    “小乖,我可不是你阿妈。”方子路苦笑:“等我先给你找大夫。”

    用密室传音叫青鸾请大夫的当口,璟佳已经不满足隔着衣服的拥抱,他的热量对她来说有着致命吸引,方子路捉住她乱摸的手想制住她,被她一口咬住唇,小舌快速窜入他的口中,带着她诱人的甜香几乎贪婪的与他纠缠,她的手指穿进他的发间,不住的摩挲,青涩又诱人的撩拨他的情欲之弦。

    算了,一会儿再说。

    身上挂着的女体不着寸缕,饱满胸乳摩擦他的胸膛,他的衣衫已经被扯得凌乱。璟佳在和他的腰带搏斗,怎么都解不开之后立起身,又低头用牙齿去啃咬那个结,小脸上挂着泪痕:“解不开,阿妈我解不开……”

    方子哭笑不得,又不能和没有理智的人讲道理,认命的解开腰带,璟佳蛇一样缠上来紧贴着他的身体,她身上的寒意透过皮肤传遍四肢百骸,翻身把她压在身下,摆正她的脸,问她:“我是谁?”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近乎疯狂的挣扎,眼泪更加汹涌的流出:“阿妈我好冷……”

    “睁开眼看着我。”方子路强迫她睁开眼:“睁开眼!告诉我我是谁?”

    “高阳……”长睫轻颤她终于睁开迷蒙的眼:“你是高阳。”

    “乖。”得到满意的答案,安抚她:“我在。”一件件的脱掉身上的衣服,他低低一笑,右手贴着她的腿线往上,肌肤娇嫩又冰凉,最后停在两腿之间。

    今天就算你求我,我也不会放过你。

    含着她的乳尖,灼热的气息喷洒在胸脯之上,引来她一阵轻颤,一手在她纤细的腰背处反复滑动,想要温暖怀里冰冷的女孩儿,插身进去分开她的双腿,勃发的欲物抵在那细缝口,慢慢的摩擦,等待她的情动。

    “高阳……高阳……”

    “我在,乖。”

    湿得太慢,方子路皱眉,握住胸前的乳,尽可能的张嘴含住,像是要吸出奶一样。另一手指伸到花穴口,揉搓隐藏的小珍珠,她想要挣脱,被圈进他的这一方天地里,无助的承受。感受到指尖的湿意,将她的双腿分得更开,硕大欲物蹭了几下沾上她的蜜汁,缓缓又坚定的深入。

    “不舒服……疼……出去……”璟佳踢踢腿,被填满撑开的感觉太过难受,哭声中带着娇媚的哀求,

    “你要的。”语气是坚定的不容置疑,插入撤出,冰凉的皮肤紧贴着他温热的胸腹,穴内温度很高,但是水不多,她容纳得艰难,两种刺激之下,给他带来一种难以言喻的刺激,他慢慢的抽出肉棒,感受她紧窒内壁的对它的依恋和不舍,快要脱离时又重重的挺进去,深深的往紧闭的花心钻去。双手握住她软嫩的双乳抓揉成各种形状,手指捻上已经娇挺的蓓蕾,拧转不休。

    “啊……唔唔……”璟佳鼻息紊乱急促,颤抖的身体更是紧缠身上的热源,发涨的双乳被揉捏得无比舒服,下身涌出一股黏滑热液,滋润了蜜道,身体软下来,硕大的欲物在体内进出得开始顺畅起来,水嫩嫩的花径被撑开,层层媚肉不停收缩,密咂咂的包裹浸透着阳物,被千万张小嘴一样吸吮,浑身说不出来的舒爽快意。

    小腹里的火焰熊熊燃烧,烧灼着神智,她像一尾脱水的鱼,张大嘴巴去呼吸,又被含住,那根舌伸进口腔里搅弄,游走在贝齿之间,大力的翻搅吮吸,身体被禁锢,沉甸甸的双乳也被揉捏着,最麻痒空虚也是娇嫩的地方被激烈的填满,疼痛在抽送中消失,剩下的是巨大的空虚,还有蚀骨灼心的快感。细嫩的脖颈高高扬起,嘴里逼出一串串呻吟:“啊……啊……好舒服……重一些……”

    “如你所愿,小乖。”

    全根迅猛插入,火热肉棒擦过娇嫩肉壁,硕大的龟头恶狠狠撞上花心,野蛮的挤入已经松软的的宫颈口,第一次捣在最娇嫩的宫壁上。

    “啊……不要了……不要了……”撕裂的剧痛和可怕的酸软在小腹炸开,璟佳尖叫出声,手指在方子路背上留下数道抓痕,方子路却不给她任何适应的时间,腰臀发力,狂抽猛送,次次都捣入宫壁。

    强迫她在自己身下绽放,捣弄她的嫩蕊,带出一波波花液:“你看,都湿透了。”

    赤红肉棒在她腿心全力进出,不顾一切的占有她娇嫩的身体,安抚自己爆炸的欲望,塞满她湿透的花穴,一次比一次深入,原本粉红的贝肉随着他的进出翻进翻出,磨成了水艳艳的红色,带出的汁液飞溅,濡湿了一小块被褥。

    酥麻的快感在强烈的抽插中生出,开始只是浅浅的一丝,慢慢的升腾,越来越强烈,将巨大的疼痛掩盖下去,甬道的媚肉急剧收缩,绞紧那根在体内做乱的凶器,璟佳身体动弹不得,粉嫩女体染上一层绯红,泌出一层薄汗,难耐的哭泣:“太深了……不要……不要了……”小屁股却做出和哭喊完全相反的动作,扭动着迎合他猛烈的抽插。

    “摇得这么欢?真是不诚实的小姑娘~”方子路轻舔她额间薄汗,眼角泪珠,汗水一滴滴落在她的胸口,一只手滑到她的两腿间,捉住冒头的小粒粒,拧转抠刮:“小乖,水真多,是不是被我肏得很舒服?呵。”

    “啊啊……呜呜……高阳……”璟佳软声哀求眼泛泪花,已经被干得松软的花心被大龟头使劲蹭磨,累积的快意瞬间冲上一个制高点,眼前仿佛有白光闪过,浑身剧烈的颤抖,双腿蓦的绷直,大股大股蜜液从深处涌出。

    “这就到了?”方子路快意的粗喘,臀部贴近璟佳腿心,顶着穴内剧烈的痉挛,抖动着在她最深处喷射出滚烫浓稠的精液:“哭什么呢?这可是你要求的哦。”

    ----

    明天我有事,可能会来不及更新,小主们稍安勿躁,收藏超200就双更吧,也给自己一点动力。感谢留言和送珍珠的小可爱们,你们是我继续写作的动力。


如果您喜欢,请把《十方美人图 高H 1V12》收藏,方便以后阅读十方美人图 高H 1V1【花隐红】前尘(二)h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十方美人图 高H 1V1【花隐红】前尘(二)h并对十方美人图 高H 1V12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